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指挥精神号登陆火星 首席工程师李炜钧

指挥“精神号”登陆的首席工程师李炜钧。他的身边是1月3日晚成功登陆火星的“精神号” 探测器模型﹐身后是火星表面景观图。 (大纪元记者季媛摄)

指挥“精神号”登陆的首席工程师李炜钧。他的身边是1月3日晚成功登陆火星的“精神号” 探测器模型﹐身后是火星表面景观图。 (大纪元记者季媛摄)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季媛﹑王清华洛杉矶采访报导)美西时间1月3日晚﹐美国“精神号”(Spirit) 探测器成功登陆火星﹐为人类探索宇宙奥秘又迈出了一大步。在这项举世瞩目的航天工程中﹐指挥“精神号”登陆的首席工程师是来自台湾的李炜钧(Wayne Lee )。年仅35岁的李炜钧能担此重任﹐引起无数人的好奇。1月4日傍晚﹐记者怀着同样的好奇﹐访问了已经投入下一个探测器“机会号” (Opportunity) 登陆火星工作的李炜钧。

*指挥世界顶尖人才团队的年轻人

初见李炜钧﹐牛仔裤﹑皮夹克﹑短短的头发﹑清秀的面庞﹐看上去很像是哪位老教授的博士研究生﹐而他已是指挥由50多位世界顶尖人才组成的团队的首席工程师。

他的团队负责的登陆项目﹐是探索火星计划中﹐最危险﹑最关键的一关。此前世界上多次火星探索计划都是在登陆过程中失败。“精神号”的登陆成功﹐使李炜钧名声大振﹐许多媒体追着他要求采访。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时间享受成功﹐他说﹐当天晚上大家非常高兴﹐就像赢了Super Bowl 一样庆祝了一番﹐但第二天起来﹐为“机会号”的安全登陆﹐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现在还不能松劲。

JPL (美国宇航局推进技术实验室) 座落在洛杉矶东北郊的帕萨迪纳﹐这里集中了大批全美﹑甚至全世界最顶尖的航天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当被问到“为什么这么年轻就被挑选出来担当如此重任”时﹐李炜钧轻描淡写地说﹐“因为我在JPL已经工作10年了吧。”

他说﹐从被美国宇航局委以重任以来,他们的团队在一起已经合作了三年半。在JPL有经验的工程师中﹐他的确是最年轻的﹐但在他领导的团队里﹐还有几位从大学出来不到4年的比他更年轻的工程师。

“其实﹐工作都是大家做的﹐我只不过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李炜钧说﹐“很难想像﹐如果没有这么多绝顶聪明的人在一起合作﹐我们如何能完成这么艰钜的任务。”

*惊心动魄的6分钟

航天史上﹐各国发射的30多个火星探测器多以失败告终。“精神号”是有史以来第4个成功登陆的火星探测器。自1997年“探索者号”(Pathfinder) 以后﹐没有一次火星探测器登陆成功。俄国﹑日本﹐以及美国宇航局1999年的两次试验都相继失败。尤其是在圣诞节当日﹐欧洲航天局(ESA)发射的“猎犬-2”( Beagle 2) 火星着陆器﹐着陆后至今杳无音信。虽然欧洲航天局还没有宣布失败﹐但已希望渺茫。这些都使“精神号”的成功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

李炜钧介绍了“精神号”经过近7个月﹑3亿英里的飞行后﹐从进入火星大气层到着陆的约6分钟的过程。这是生死存亡﹑惊心动魄的6分钟﹐稍有不慎﹐就会使之前的几亿英里的太空航行功亏一篑﹐整个火星探测计划毁于一旦。

“精神号”以12,000英里的时速冲入火星大气层后﹐表面温度可高达摄氏1,600 度﹐此时隔热层将保护“精神号”不被高温解体。进入大气层4分钟后﹐降落伞被打开﹐同时向火星地面发射3颗火箭﹐使探测器的速度降到每小时120英里着陆。着陆时巨大的冲气气袋触及火星表面﹐保护“精神号”不被撞毁。

李炜钧解释﹐由于火星大气层稀薄﹐即使打开巨大的降落伞﹐下降速度仍能达到1000英里的时速﹐比在地球上跳出飞机﹐不用降落伞的下降速度还快﹐所以必须用火箭来减速。

火星表面的岩石非常尖利﹐类似火山石﹐到过夏威夷火山的人可以想像到有多危险。所以气袋是由6层Kevlar 做成﹐Kevlar 就是制警察防弹衣的材料。

精神号在接下来的3个月中﹐将在火星上漫游和探测﹐将火星的照片传回地球并分析土壤样本,以解开火星上是否有水或是生命之谜。

李炜钧说﹐“精神号”和“机会号”共耗资约 8亿5千万美元﹐而欧洲的“猎犬-2”才6千万美元。火星探测计划包括无数的设计﹑试验﹑分析﹐是非常昂贵的工程﹐所幸美国有这个财力﹐才保证了计划的顺利实施。

*车牌就是“ JPL MARS”

李炜钧的父亲李瑞木教授透露﹐炜钧对他的工作非常投入﹐非常热爱﹐他汽车的牌号就是“ JPL MARS”。

1968年11月生于台湾的李炜钧﹐3岁多就随父母来到美国。父亲在圣地牙哥州立大学当教授﹐炜钧在圣地牙哥长大﹐小学和中学时代都在圣地牙哥度过﹐大学在柏克利加大取得“EE”学士学位﹐本来母校及MIT (麻省理工学院)都已为他提供了进一步深造的奖学金﹐但大学三年级暑假的一次机会却使他与航天事业结下不解之缘。

那年他得到一笔暑期奖学金﹐到佛罗里达州甘迺迪航天中心学习﹐使他对航天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大学毕业后﹐就选择到航天科学领先的德州大学念研究生。结果硕士还没念完﹐就被JPL慧眼识才﹐邀请加盟﹐于是李炜钧在拿到硕士学位后﹐征得教授的同意﹐成为JPL的一员。

在JPL﹐李炜钧如鱼得水﹐得到大显身手的机会。他在著名航天科学家﹑组织者Robert Manning的手下工作﹐参加了1997年“探索者号”最后几个月的工作﹐也参加过火星探测计划中多个不同项目的工作﹐很快就成长为顶尖人才。

与大多数事业成功的人一样﹐李炜钧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太太同在JPL工作﹐儿子4岁﹐女儿半岁。不过他实在太忙了﹐无法常常和孩子们在一起。他说﹐由于着陆火星所需的设备﹐如降落伞﹑气袋等﹐生产基地分布在全美各地﹐他差不多每隔一个星期就要旅行一次﹐到各地去检查﹑测试。

对于3个星期后即将登陆火星的“机会号”探测器﹐李炜钧充满信心﹐“我们有最好的设计﹐最好的团队﹐如果这样的团队不能成功﹐那谁还能成功呢﹖”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1-05 9: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