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朴石:澄清被共产党混淆的几个概念

朴石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2日讯】新中国成立以来半个多世纪的颠倒宣传和创造偶像运动,使人们对一些基本的概念混淆不清。在此,有必要对几个问题作一番探讨。

什么是国家?什么是祖国?国家和祖国是不是一回事?

国家这个概念,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是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政治组织。它的目的是保护现有的经济制度和镇压其他阶级的反抗。”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书中对“国家”的解释是:“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是维护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的机器。”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写道:“因为国家是应控制阶级对抗这种需要而产生的,因为它同时又是在这种阶级冲突中产生的,所以,它照例是最强大的,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国家,这个阶级籍助国家而在政治上也成为统治阶级,因而获得压制和剥削被压迫阶级的新手段。”

从以上的解释中,我们可以看出,马列主义的国家学说是把国家当作一种“政治组织”,一种人造的“机器”,一种由一部分人来维持统治的“手段”。

而“祖国”则是具有一定地理概念,一定的历史概念和人文概念的统一体。具体来说,“祖国”就是养育我们的国土和人民。用英语Motherland来表达“祖国”这一个词,似乎更具有感情色彩。

当然,一般人们提到“国家”,也包含有地理上的概念。按非马克思主义的“国家三要素”学说或“国家四要素”学说,“国家”和“祖国”的概念差别就显得模糊了。国家三要素说认为国家是由领土、人口、主权三个要素构成的;国家四要素说认为国家除上述三要素外,还有政府这一要素。

按笔者看来,国家和祖国的概念应该是有区别的。国家—-是一种在一定地理范围内的政治组织。它可以是维护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专制统治的工具,也可以是该地理范围内的民众管理自身社会的工具。前者是专制国家的特征,后者是民主国家的特征。

由此我们可以说:国家是由人构造的,而祖国则是大自然赋予人类和人类自身发展历史所形成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工人没有祖国。”这不过是一种无稽之谈。工人可能没有自己的国家,而绝不会没有祖国。

我们提倡爱国主义,就是要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养育我们自己的土地和人民。并且这样的爱国也不是狭隘的,不具有“排他性”,其他外国国民的祖国也值得我们去爱。

然而爱国不一定是爱“国家”—-这个政治组织。“国家”作为人的构造物和工具,没有权力要求人们去爱它自身。作为国家机关及工作人员,只有义务热爱人民,并且为人民服务,受人民的监督,没有权利作人民的“父母官”,让人民来顶礼膜拜。

一个公民,没有权利不热爱自己的祖国。但是,任何公民都有权利不爱欺压他(她)的国家。

几十年来,在宣传爱国主义的问题上,一直把祖国和国家这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似乎热爱祖国就必须爱国家,否则就是背叛了祖国。这实际上是使“国家本位”蒙上了一层合理的面纱,使国家成为高踞于民众之上,不受民众监督的统治体。象这样的爱国主义,在历史上并不鲜见。德、意、日法西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就是用“爱国主义”的口号来欺骗国内民众的。

任何专制社会,都需要不断地制造偶像来蒙蔽人民,否则他们就无法维持统治。不同的专制社会,需要不同的偶像。以“祖国”面目出现的国家,只是所有新偶像中的一个。下面我们来看另一个偶像。

什么是“党”?在中国大陆,“党”一般是特指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也是一个政党。政党是一种政治组织,是进行阶级斗争或进行社会政治、经济活动的工具,是维护自身群体利益的团体。任何政党都是由人群产生的。不同的政党代表了不同的人群。政党可以使分散的社会政治力量形成一个有组织的整体,有利于开展社会政治、经济活动。一个政党能否代表某一群人,不是由这个党自己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而应该由那些“被代表”的人群来确认。另外,一个政党的某些政策和主张代表了某一群人,不等于这个政党的全部政策和主张都代表了该群人。归根结底,一个代表人民的政党,必须时时刻刻地接受人民的监督和检验。人民有权利在几个政党的竞争中来选择自己社会的执政党,并且有权利在必要的时候撤换他们。人民选择执政党的过程,就是对各政党的政策和主张进行检验和选择的过程。

作为一个把祖国、人民和全民族的利益当成自己的根本利益,并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的利益而努力奋斗的政党,只能把祖国和人民看作是自己的母亲,而政党和党的领袖也只能是人民的儿子。多少年来,这一本来十分清楚的关系却一直被颠倒过来。党成了民众的母亲,党的领袖被称作“慈父领袖”、“国父”,或者以“慈父”的身份出现在人民面前。

以“母亲”的面目出现的中国共产党,就是我们所说的第二个新偶像。政党是可以选择的;政党理应受人民选择;人民有权利来选择。而对于一个人来说,“母亲”却是不可选择的。

退一步来讲,世界上作“母亲”的,并不一定都是崇高伟大的,也有狭隘、卑鄙或残忍的母亲。即便是好的“母亲”,也有犯错误的时候,也决不会永远正确。与其把人改造成神,不如干脆创造一个“自由女神”、“民主女神”或“真理女神”—-作为人类精神的一种寄托,这样的“神”是值得信仰和崇拜的。

任何政党都是由人组成的,而人不可能不犯错误。当一个政党犯了错误以后,责任应该如何承担?作为一个党,对于全社会来说,即对于党的外部来说,责任应如何承担?—-这是一个长期被混淆的问题。

长期以来,中共把它在过去犯过的错误,往往推到一些党的领导人身上,或者推到一般群众身上,而极力维持“党”的形象的崇高伟大,这是一种欺骗性手段。

就拿“文化大革命”来说,“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不指出党在这场浩劫中所起的作用和所犯的罪恶,而是把文革推到林彪、“四人帮”头上,总结到毛泽东头上,再者就是推到“造反派”头上。

一个政党,对其外部社会来说,只要该党的内部意见形成了决议,形成了开始实际执行的政策,就表明这些决议和政策是代表党的,党就要对其决议和政策的执行后果承担一切责任。一个党支部的决议,这个党支部应对其负责;一个党委的决议,这个党委应对其负责;党中央的决议和政策,则全党都应对其负责。—-这也就是笔者所定义的“党”。它是一个实在物,是一个由人构造的政治组织,而不是什么功归己,过归替罪羊的纯洁、崇高、伟大的虚无之神。

如果党的领袖在党中央所犯的错误中,应承担主要责任,这只是党的内部责任承担问题。不应拿来遮掩造成错误的党内根源。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演化,现在的共产党已经由一个专制的政党,完全堕落成为一个贪污腐败、鲜廉寡耻、倒行逆施、麻木不仁,集人间一切邪恶及黑暗于一体的垃圾党,一个地地道道的政治流氓组织及人渣集合体,一个损人利己的先锋队。如果这样一个恶魔党能够长期霸占中国的政权及资源,那真是老天爷也瞎了眼!

有人可能会说笔者的这个结论太片面,打击面太大。不错,任何事物都不会是绝对的。垃圾堆里也有宝贝;粪便中也有营养;德、意、日法西斯队伍里也不是清一色的坏蛋,也有良知尚存的人。这个结论只是在大量事实的基础上,作出的一个整体性的结论。用哲学的观点来说,就是从“个别”到“一般”的过程,即从大量个别的事实,总结出的一般结论。从“个别”到“一般”是可以的,而从“一般”到“个别”就不行了,必须谨慎。你不能以一个一般性的结论,去断定一个具体的人或事,这样往往会出现错误,具体的人或事应具体分析。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一个政党犯的错误,其全体党员都是要对其负责的。不过责任有直接和间接之分,有广义的责任和狭义的责任之分。一个“随大流”、洁身自好的党员,至少他(她)在用沉默来默认组织的错误与罪恶,用党费来支持,用党员身份来增加它的社会份量,并从中获得执政党的特权和好处,那么怎么说你就没有一点责任呢?

还有些人喜欢玩概念游戏:什么共产党的党员“大多数”都是好的。这倒是怪了:一个大多数党员都好的党,几十年来却干了那么多的坏事,这么多的好人都到什么地方去了?实际上,这种观点压根儿就没有把“好人”与“坏人”的界线搞清楚。如果我们把是否杀人、抢劫作为区分好人、坏人的界线的话,那确实是好人要多;但是,如果要把是否具有正义感,是否敢于仗义执言,是否不损人利己作为好人、坏人的界线的话,那么共产党的党员“好人多”就大可怀疑了。所以说,标准界线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同。玩“多数”、“少数”的游戏是共产党的一贯伎俩。

在中国,“统治阶级”一词被巧妙地解释为是“无产阶级”—-即工人阶级。实际上,中国工人阶级到底是不是“统治阶级”?中国的农民阶级到底是不是国家主人?这些骗人的把戏恐怕小孩也清楚。中国真正的统治阶级是中国共产党中的各级党、政、军领导人,即在“官本位”体制下的各级官员,并且主要是中、高级领导阶层的官员,而不是普通的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真正能够左右中国的,是掌握军权的最高统治者—-这已是不言而喻的。

民主制和专制能否在同一个国家得到统一或共存?在有些情况下可以,而在有些情况下则不能。如果国民按等级或种族划分,则民主和专制可以同时存在,即在统治阶级内或某些等级的国民内或在某个种族内实行民主制而对被压迫阶级或其他等级国民或种族实行专政。如果全体国民在法律上和人格上都是平等的,在公民的自由权益上都是平等的,那么专制和民主制将水火不相容,两者不可能同时存在,取得统一。如果专制是真实的,那么民主就是虚假的。既要使工人阶级实现专政,又要使全体人民获得民主,这只是一种幻想。

另外,“工人阶级”这一个词的本身也是一个含混的概念,缺乏具体的标准和定义。什么样的人属于“工人阶级”?什么样的人不属于“工人阶级”?从来就没有当过工人的人是否也属于工人阶级?这些问题,连马列主义本身也从来没有认真解释过。

中国社会的偶像之多,不一而足。归根结底,都是用来欺骗和愚化人民,维护半封建的专制主义统治。统治阶级“惟恐其灭亡的那种教育,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把人训练成机器罢了。”—-或者说:是把人训练成机器上的齿轮和螺丝钉。

最后谈一下共产主义道德品质教育的问题。人类社会无论发展到哪个时期,狭隘自私,唯利是图和损人利己都是理应受到鄙视的。半个多世纪来,共产党进行了多少共产主义的思想品德教育?树立了多少共产主义战士的英雄形象?但时至今日,人们却不得不为世风日下、道德沦丧而叹息。一切人间的丑恶现象都在泛起—-这就是几十年来共产主义思想品德教育的“成果”。共产主义本身就是建立在一种谎言之上的理论,它的所谓思想品德当然不会是真实的。当人们发现那些崇高的思想品德教育后面隐藏着欺骗和愚弄以后,这一座光辉的大厦就在人们心中坍落了,永远坍落了。

舍己为人,助人为乐,公而忘私的品德,并不是共产主义者的专有物。把人类的美德都归于共产主义,把人类的丑恶都推给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实在是愚蠢、蛮横、自私、虚伪得可笑。一个满脑子马、列主义,口口声声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到头来却是一个极端自私的利己主义者,这实在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一个人从出生到成年,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但是,一个人在一生中应该首先学会什么?必须学会什么?应该说是学会自理,学会生活,学会最起码的保护自己并生存下去的能力。这是生物界物种个体得以存在的起码条件。在这个基础上,才谈得上学习知识、文化、科学技术等等,才谈得上为社会作贡献以及为他人服务。无论人类社会发展到什么“高级主义”,这一起码基础是不可能改变的。这也就是人类“自私”心理的本源,而社会道德则是对于人类个体“自私”心理的一种限制和规范。世界上绝不会有什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幻想把人教育成为完全无私,完全为他人服务的人,只能是专制狂们的愚蠢之举,而这一愚蠢之举,恰恰是为专制狂们恶性膨胀的自私服务的。

2004年12月12日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12 7: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