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

【九评征文】论中共是天下第一邪教

三人行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2日讯】自从江泽民这个癌细胞轻松愉快的混入中共脑中枢,就向真善忍举起了屠刀,将流氓愚蠢与邪恶发挥到极致,害得中共与他一起走向那不可救要的生命尽头。

一,众里寻它千百度,豹皮一袭裹邪魔

当此人命危浅之际,专家学者们加强了查考琢磨中共的力度:到底是什么孽种暗结祸胎?究竟是何方妖魔兴风作怪?说它是共产幽灵附体,是流氓无产者发家,全然无错,但是很难说已经击中了要害。须知它久经锻练,深得厚黑学之精要:祖上不德?名誉不彰?嘿!朕即党国,即三代表,它不仅作如是想如是说,而且白纸黑字写到党章宪法上,绝对不怕拿它当笑料,不怕戳它的脊梁骨。

依笔者之见,中共的邪教性质才是它的要害,它的最怕!不戴上这顶量身打造的帽子,尽管罄竹难书却也丹青难画;戴上这顶匹配精准的帽子,才真正撕掉了它那易容善变的画皮,定格了它的庐山真面。讨伐起来才堂堂正正,师出有名;千夫所指之下,才人人恨得起来,人人得而诛之为快!此一揭露还可促使中共体制中人猛醒:‘哎呀!原来上了贼船,快快弃舟登岸叛教逃生去罢!’ 在这里我们还要向邪教船上的头头脑脑们喊话,包括大副二副新任船长们:纵然是‘才自清明志自高’,怎奈何‘红朝未世运偏稍’!纵然是不惜玉石俱焚甘愿尽忠孝,怎奈何这邪教红朝,非驴非马,不明不白,进退失据真荒谬!

现在一提‘奥姆真理教沙林毒气杀人’,‘科学神殿教自杀升天’,人人不寒而栗,恨之入骨。对中共就不见得了!尽管,这个国家级的邪教妖言惑众花样翻新,洗脑换心移植凶残,以社会精英为原料加工制造狼人和邪教骨干,建立虎狼共和邪教共和;一路杀来,逞凶作恶大半个世纪。试问:中共残害了多少人?‘奥姆’ ‘神殿’才残害了几个人?充其量,后者不过是前者的一个零零头。如果说‘奥姆’ ‘神殿’是小妖魅,中共就是大魔头。那么,世人对待中共,何以反而远不及对待‘奥姆’ ‘神殿’那样深痛恶绝?原因就在于:世人被中共的世间相迷惑住了!

北宋邵雍字康节在一千年前曾经预言了中共的必然灭亡的命运,其中有一句白描今日之中共,‘豹死犹留皮一袭’,可谓惟妙惟肖,入木三分。我们郑重指出:中共的世间相正是这张皮。中共于山穷水尽进退无据之时,之所以拚死撑著这张皮,就是因为野兽皮虽不如羊羔皮显得可爱可亲,但是总比狰狞的邪教真容强。

奥妙还在于:披了这张豹皮,它的世间相就是一个政党,就算是噬人无算,也是为了‘解放人类’;退一万步,‘执政能力’有待提高而已!何况‘科学’的幌子也很唬人,就算是惑人心智,也不过是理论有误,情有可原罢了!顶着这张豹皮简直是进退裕如,它是画皮,是盾牌,也是没顶之灾前的一根救命稻草!

那么,中共以科学与革命的名义,要从谁的手中‘解放’人类?要将人类‘解放’到哪里去?答曰:要从造物主的手中‘解放’人类,并将人类‘解放’到共产乌托这个人造地狱中去!这一结论饱含着诸多民族长达大半个世纪的血泪教训;特别是我巍巍中华,这个天之骄子,这个曾经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灿烂辉煌文明的伟大民族,直到现在仍在为这个红魔祸水痛苦挣扎流血买单。更不要提北朝鲜的地狱惨景了。

中共历来对‘邪教’二字讳莫如深;直到至蠢至恶的江泽民玩火玩过了头,急切间将‘邪教’帽子当做魔杖祭上天空,这才提醒世人:对中共而言,还是这一个‘邪’字贴切,这一个‘教’字准确!正是:

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天下第一邪教,却在灯火栏栅处!

鉴于九评中共已就邪教定义与中共特征作了全面的比照,本文不再重复。作为本文的开端,我们要进一步阐明:在人类历史上,中共为什么是绝无仅有的天下第一邪教?

自从盘古开天地,以无神进化立教,以共产乌托欺世,以邪教教主身份执掌国柄,合政教为一,国教为一,从苏联算起居然苟延残喘凡一百五十余年,纵观世界文明史,这还是头一回!现在苏联垮了,这天下第一邪教的名头自然非中共莫属!

一,无神进化,共产乌托,这‘无神两论,双伪科学’乃是人间第一摄魂夺魄之毒药,天下第一欺天叛祖之谎言!它定义人从细菌来,断言人归乌托天堂去,这就从根本上切断了人类心灵的精神脐带与源自造物主的道德滋养,从根本上摧毁了人类的出发点立足点和生命的归宿。

二,圣人以神道立教教化生民,用心良苦而意味深远:持无神之论则人心肆,暧昧难知之处则无不为矣;以无神立教,共产立国,则国家无道,民族良心泯,光天化日之下无不为矣!这实在是当今中国上下无所不溃,里外无处不烂的根本原因!

佛道神魔,以相克相生的方式,从正反两方面共同维护了宇宙特性。有神邪教不否认神的存在,只是以魔代神,将神的儿女引入魔道;无神邪教则从根本上欺天叛祖。特别应当指出:既然生命和宇宙都是佛法建造的,无神邪教之魔必是反佛法反宇宙的邪恶之魔,不仅是人类的公敌,也是佛道神魔的公敌,这就从根上注定了它的万劫不复之命运。

三,和邵雍的梅花诗中‘火龙蜇起燕门秋’的预言相佐证,在圣经启录中约翰使徒也真实看到了:在另外的空间,在末法时期,有一条红色恶龙为祸人间,从而证实了赤龙在另外空间的真实存在。

当今邪教肆虐,其实就是赤龙附体。灵台不明的人可能人会说:附体就附体,只要当官只要有钱,怕什么呢?答曰:可怕极了!附体控制了你,你其实不是你;附体吃了元神,好像是你其实没有了你!

四,佛家指称人类处迷空间,不见宇宙之真相;法轮功创始人更在《转法轮》 ‘论语’篇中告诫众生:‘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点。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的框框里爬行。’

现在,在地狱进口处,中共邪教以八十余年的功力划下一个欺天灭祖反宁宙的‘无神两论,双伪科学’之框。任何人只要一认为它有道理,就背弃了神,就堕入框中,就被魔化,就赤龙附体,就得到一张中共颁发的地狱通行证,美其名曰:‘去共产天堂’,其实是向赤龙报到。

五,中共强调‘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强调‘工农兵学商,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以保证邪教的香堂一直延伸到连队街道,直至每一个社会细胞。至于国家和政府,只不过是中共邪教手中的两个小道具罢了!在‘解放全人类’的美梦破碎之后,仍然以‘奔小康’的名义,强力推行邪教的理论与实践,下决心将炎黄子孙魔化到底。可见国教合一,政教合一乃是邪教中共的生存方式,更是赤龙恶魔的生命线!这就是中共宁可自取灭亡决不开放党禁与言论自由的真正原因。党禁开放了,言论自由了,邪教的魔咒就解开了,赤龙的邪恶生命大限也就到了!

验明正身,将中共这个天下第一邪教送上人类的公义法庭,现在是时候了!

二,闻咒起舞炎黄泪,魔音不绝绕神州

只要一有机会,开国大典的录音录像就要拿出来放放,第一代邪教主的魔咒就在华夏大地的上空一次次回响!实在是旷古未闻的魔音,谁曾见识过籍著舌头在口腔中打滚,就能制造出来这种高频率高分贝的噪声?一种非男非女湖南太监式的妖腔怪调。‘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的声声叫唤,赢得昏趴在地上的中华阿0的阵阵满足,他亢奋,麻醉,然后沉入梦幻之乡。

在魔声催迫下,这迷失了本性的中华阿0,他的思维和他的脊梁一样断裂,‘站立起来了’五个字使他欣欣然。却判断不清这五个字的主语,究竟是那个站在天安门城楼施放魔咒的邪教主,还是昏趴在地的自家身?不错,破碎的记忆片段偶尔在他的脑中如沉渣泛起,‘打翻’与‘踏上’别一个的快意让他飘飘欲仙,以至于浑然忘却一个最基本最严酷的事实:往日的辉煌,充其量不过是一只牵线木偶闻咒起舞的凄怆;现实中的中华阿0,正以奴隶戴罪之身,真真实实地蹂搓在邪教主的脚板底下!

在这魔幻世界中,谁能货真价实的直起腰来?甚至贵为教主或教主钦点的接班人,亦不可得,其余不足观也矣!明白了这一点就能明白:这魔咒之音魔人心智是何等了得!仅仅这一句‘十一字咒’就蒙了一个国家,诓了一个民族,欺瞒了半个多世纪,上当受骗几代人!

更何况,邪教的长舌从未停止过转动翻滚,历五十余载而‘与时俱进’,魔咒新语日复一日推陈出新,包括‘三代表’和新出炉的‘新三民主义’,疯魔了多少人?麻翻了多少人?醉生梦死了多少人?诚不能以数计。

灵台不明的人可能想:说中共的电台报纸文件报告言论口号是魔咒,是否言过其实?我们严肃指出:中共的魔咒确实魔力非凡,效应经久,有如毒品,一次吸毒,终身难忘;作用范围广阔,具有跨越时空的超距作用;旧咒露馅失效,记忆自动清零,再储新咒;闻咒起舞,身不由己;等等。

否则,如何解释:在围剿法轮功的高潮中,一些搭著拖鞋穿着裤衩逃出柬埔寨的华侨,在远离魔力场的情况下,照样捐抛弃父兄姐妹惨遭屠杀的前嫌,为江泽民背书?更遑论国内了。在那里,近半数家庭被迫害受牵连,但是持‘爹妈打错孩子’这种护魔论调者俯拾即是到处可见,若不是中了魔咒又怎能说得通:认贼作父变得如此轻而易举,助纣为虐也只在一念之间?

否则,又如何解释:在围剿法轮功的高潮中,只是中共一个眼神,连那个可悲可叹被毁掉一生逐出国门数十年,至今帽子还戴在头上的‘大右派’,也以‘知名人士’ 的身份乘风挟势咬上两口?当我们真诚指出她助纣为虐做了亲痛仇快的事之后,她似乎明白了一点点,其实仍在梦幻之中。她口吐心声语出惊人:‘我觉得还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好’ , 那种说话神气与和阿Q临刑前在判决书上严肃认真端端正正画圆圈的神韵何其相似乃尔!实在令人不胜唏嘘,这是怎样的一种民族伤痛与民族沉沦!笔者为此曾作‘狼国之恋’以记其事。通过这个例子,相信读者必能领略中共魔咒跨越时空超距作用的厉害。

忍睹一瞥这天下第一邪教治下昏天瞎地妖雾迷漫血泪斑斑的惨景吧:

邪教的魔音,上穷碧霄,下及黄壤,幻化为一片魔天魔地。在这片邪恶的能量场中,乾坤反转,阴阳错位;人妖颠倒,是非混淆;黄钟弃毁,瓦釜雷鸣。以邪恶为真理,视无耻为光荣;尊疯人为圣贤,奉豺狗为凤凰!

中共第一代邪教主当年吟唱‘百年魔怪舞蹁跹’,竟一语成谶,成了中华民族跌落人间魔窟的真实写照。如此一个庞然妖物,超级幽灵,从降生人世那天起,就兴妖作怪,搅得周天寒彻。执政五十余年,竟吞噬我炎黄子孙凡八千万。此一血腥数据,远远超出世界两次大战战亡人数总和,远远超出五千年来中土非正常死亡人数总和,堪称华夏历史上空前绝后之浩劫。和平时期生灵涂炭居然超过外祸内乱,实乃旷世未闻载籍稀睹也,若不是邪教为祸,如何解释得通?!

何况,祸水流到哪里,哪里就浩劫连连。君不闻:柬埔寨数百万骷髅哭泣不已,北朝鲜数百万饿脬哀嚎难禁,正是: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三,魂魄双飞浑不觉,心脑俱换犹自乐

法轮功创始人在《转法轮》第十九页中指出:‘站在常人这个层次,这个角度,这个思想境界中,理解不了真正的东西。’仅仅局限在我们这个物质空间,难以看清邪教中共邪恶的本质,以及虐杀嗜血的真正原因。难怪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慨叹人类解释历史事件常常是:历史的果硕大无朋,历史的因细若游丝。

中共的邪恶本质以及残害生命的真正原因,是在另一空间中存在着一个控制邪教中共的恶魔。这一结论得到先知们诸多预言的佐证,他们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约而同的指出:在未法时期,存在着一个反宇宙反人类的赤色恶龙。

与上述生命剥夺的恶行相比较,道德精神之毁损与灵魂人格之递夺更为惨烈。邪教中共从不以虐杀嗜血为满足,更以勒杀人性与道德精神,摄夺魂魄为要务,中共号召‘批判人性论’,魔化神造儿女,使之赤龙附体,正是为了满足恶龙的生理需要。

灵台不明的人可能想:说中共魔化神的儿女,是否言过其实?我们严肃指出:中华民族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处境凶险遭际悲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神志混沌,人性渐失!岂止是魔化?简直是魂不守舍,灵魂丢了!

现实中的中华阿0,这个剪去了辫子的阿Q子孙,确实病入膏肓,名医束手,药石难投。他丧智失忆,浑浑噩噩,无耻无羞;他伺服传声,说邪教中共之想要说,如鹦鹉学舌,做邪教中共之所要做,如牵线木偶;他目光呆直,凶光内敛;他幻视幻听,黑白颠倒;他逻辑混乱,概念偷换;他狼性羔性集于一身,时而歇斯底里,时而狂燥疯魔;他冷血凶残如食肉动物,不知同情爱心为何物!他以护魔为己任,不惜在真理流血的伤口上撒盐舔血;他爱恨无常,恩仇反串,甚至认贼作父,助纣为虐,与狼共舞 ;他熙攘劫夺,泛滥贪黄毒赌,‘十亿人有九亿赌,还有一亿是酒徒。’‘嫖娼扶贫君子意?抢钱圈地盗柘为!’一句话,‘奔小康’于魔世,辜负神恩与期待,不信生命之有将来!

试问: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了精神的寄托,没有了道德的追求,没有了生命的渴望,还称得上原本意义上的泱泱大国,大汉民族吗?!

最最令人可悲可叹的是:魂魄双飞浑不觉,心脑俱换尤自乐。他的自我感觉永远良好,闭着眼睛讴歌‘太平盛世’ ,唱颂‘教恩浩荡’ ;入虎狼之穴久而不闻骚臭,甚至产生一种难以言说挥之不去的‘狼国依恋’情怀:

狼国之恋,火爆疯狂。才下眉头,又上心房。红血胜酒,琥珀生光;人肉筵席,营养高挡。渴饮‘贱民’血,心神激荡;饥餐同胞肉,口舌贲张!

狼国之恋,滋味悠长,才下眉头,又上心房。狼若犯我,舔血疗伤;狼同伐异,效命沙场。我为砧上肉,任宰羔羊;尔作釜中豆,冷血相向!

狼国之恋,刻骨难忘。才下眉头,又上心房。敌无常敌,轮流遭殃。内斗不已,狼主荣光。落井下石头,狼性张扬;人血蘸馒头,荣誉分享!

狼国之恋,黯然神伤。才下眉头,又上心房。铁血加骗,绝对权威,只认狼主,不认爹娘。一朝脊梁断,摇尾尊王;几番心脑换,人变人狼!

狼国之恋,相思梦长。才下眉头,又上心房。镜花水月,共产理想;人间魔窟,迷幻天堂。狼骚犹醉人,缺了还想;狼毒更消魂,终生难忘!

读者诸君请注意:邪教之国乃是一个全方位全天候的邪恶实体,在这里以‘狼国’喻之只是强调其非人性特征而已。

诚然,炎黄子孙的脊梁犹在,中华民族之魂尚存。可悲可叹的是,在法轮大法洪传之前,倘若要执意探询,须出国访问,须闯魔窟搜寻!

我们还要严肃指出:除了中共这个天下第一邪教,不信人世间还会存在任何别一种邪恶的社会力量或科技手段,可以做到:

一,让整个一个民族文化根断,直至背祖离宗;
二,让整个一个民族精神染疾,直至心智迷失;
三,让整个一个民族人性渐失,直至人狼进化;
四,让整个一个民族灵魂离体,直至邪魔附身。

从文化根断到背祖离宗,从精神染疾到心智迷失,从人性渐失到人狼进化,从灵魂离体到邪魔附身,对于一个民族而言,这一过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失去了根据,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未来;意味着势将必取而代之一个兽性化了异种族类!我们有太多血泪要控诉,太多的教训要记取,但是当务之急乃是拯救大汉民族之魂!正是:

不是妖氛冲牛斗,何必倚天抽宝剑?

四,谁拯‘框人’于水火,谁发地狱通行证?

天下第一邪教的魔音才回响了五十年,我们那个豪气干云笑傲历史的炎黄贵胄的丰彩哪里去了?不提唐尧虞舜也罢,不提汉风唐韵也罢!纵使在那苟且偏安奸人当道的南宋时代,君不见:炎黄子孙的英凤烈魄犹在。岳鹏举的‘满江红’壮怀激烈,闻天祥的‘正气歌’气贯长虹。纵使在那鸦片烧灼骨枯神萎的晚清末朝,君不见:龙之传人的民心正气尚存。林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趋避之?’,是何等的一种道义担当;谭嗣同的‘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又是怎样的一曲悲歌慷慨!

最最要紧的一点是:无论是怎样的山穷水尽大难临头,大汉民族的心智从未迷失,大汉民族的文化历久弥新,或化腐朽为神奇,或熔华夷于一炉,她总有办法难中脱困,柳暗花明!

然而这一回呢?又一次的生关死劫!不是外族入侵,也不是内乱频仍,而是史无前例的魔鬼缠身,魔难当头。在中共邪教张布的魔力场中,物欲横流,弱肉强食。华夏大地官吏率贪酷,豪强率横暴,民俗亦率奸盗诈伪,无所不至;互造恶因,共尝苦果,下积怨毒,上干天怒。一句话,中华民族被圈进无神两论之框,被驱向绝无生理的地狱进口!人们不禁要问: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还有机会死里逃生,还有希望凤凰再生,再创辉煌吗?!

作者严肃地指出:若不是三生有幸欣逢佛法洪传于世,一个背弃神恩的民族企图依靠自身的力量摆脱邪魔的控制,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切均在造物主的掌控之中。中共邪教之兴也,如烈火烹油之盛烈;之灭也,似秋露冬雾之迅忽。从根本上说,二十世纪是人类丢失信仰,走上无神不归路的时代,也是恶魔逞凶人类受难的时代,必然也是人类为自己背叛造物主付出代价的时代,更是造物主教训幼稚人类特别是‘华夏框人’浪子回头的时代。

法轮功创始人作当代预言‘法正人间预’昭告世人:‘正法行于世间,神佛大显,乱世冤缘皆得善解。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余者人心归正,重德行善,万物更新,众生无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庆,同祝,同颂。大法在世间全盛之时始于此时。’

‘法正人间预’和一切古今中外的预言不同:

一,不必测字猜谜,一切开示明白如画;
二,不必千年等待,一切祸患预警于未燃,一切预言兑现于当代。

剩下的只是时间与选择故作者以‘当代预言’称之。当代预言者,当代有福之人可以亲见‘神佛大显’ ,亲见‘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余者人心归正,重德行善,万物更新,众生无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庆,同祝,同颂。’之谓也!正是:

法正人间预当代,荡荡天门万古开。造物吐哺天心归,法轮转动新三才。

法轮功创始人以预言的方式警示众生非比寻常:意在大事姻缘发生前夕,再一次慈悲劝善,勿谓言之不预也!我们岂可掉以轻心,甚至冥顽不灵,充耳不闻?难道真的甘以生命之代价为中共邪教殉葬,等待那‘真相大显天下茫’悔之无及的时刻来临吗?

夫佛法广大,容人忏悔,一切恶业,应念皆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况佛恩浩荡,许以‘乱世冤缘皆得善解’ 。举例来说,那个受第一代邪教主教唆而疯魔而杀戮无辜的宋彬彬要武,她只要真心忏悔皈依佛法,可以救赎矣!否则,一切恶人恶行纵然躲得了人间正义之剑,如何逃得过地狱犁泥之苦?

唯一例外的是‘对大法行恶者’罪不容诛,等待他们的只能是‘下无生之门’ 。那么可以想像,五年来受中共邪教蒙蔽而仇视大法者的处境何等凶险!这正是大法弟子不畏艰险苦口婆心揭露邪恶讲明真相的缘由。

从中共邪教处心积虑魔化炎黄儿女这一历史背景出发,我们更能深刻理解:

一,邪教中共仇视围剿转化扼杀‘真善忍’的一切邪恶之举,是其反人类反宇宙本性的大暴露,也成为它自取灭亡不可救要的根据。

二,大法子弟伟大的正法实践昭示:佛法真善忍是抗击一切邪教魔化人类归正人心的无上法宝,是人类净化身心同化宇宙特性的必由之途,是生命之本,是人类的曙光。

三,法轮大法的洪传乃是佛法君临大地,‘框人’是何等的侥幸与幸运:大汉民族的灵魂复归与‘框人’的得救指日可待,一切妖魔鬼怪的末日来临了!正是:

法轮常转动,众生免沉沦。
框人何侥幸,佛法何殊胜!

我们真诚地告诫‘赤龙附体,刀枪不入’者,‘无神两论’不无道理者,口头承认‘双伪科学’有错但下意识尊奉行事者,特别以吞食魔饵为乐甘供邪教驱策作恶者,以及海外华侨中的灵魂卑劣行为流氓自以为得计的人:千万不要拿生命开玩笑用命运当赌注,千万不要甘为天下第一邪教作殉葬,千万不要不自量力以区区蚍蜉之身与造物相抗衡,与佛法争高下。

邪恶的曾庆红在南非买凶杀人,在梁大卫的右足上制造了一个橄榄球般的大洞,筋断骨碎神经血管横飞,给现代医学出了一个大难题,结果又如何?!造物主复以神工妙绝,震惊世俗,在血肉淋漓的‘废墟’上,再造一个美轮美奂的大卫之足。此一神迹乃大法洪传中沧海之一栗也!然而仅此一例,还不足以教育‘框人’震醒觉悟,自觉挣脱邪恶的精神控制,皈依佛法,与神和好吗?

二千零四年十二月@

评论
2004-12-12 1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