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歪脖子树:纪念六四面面观

歪脖子树

【字号】    
   标签: tags:

“风波”是对屠杀的轻描淡写,
它解不开“六四”的政治死结。
每逢周年勾起千万人的锥心之痛,
统治者也总摆不脱六月的胆怯。
今年的纪念愈加悲愤,
蒋彦永上书把黑幕撕裂。
然而,
再肃穆的祭奠总会有冷漠的观众,
中国人不是个个热血。

有人把当局比做家长,
恶作剧的顽童在天安门游荡。
不懂事的孩子在地上打滚,
非吃那外国的民主软糖。
外国人居心叵测自会下毒,
教训了孽子是为他的健康。
……
好一幅天伦之乐的融融图画,
那坦克变成母亲的柔软巴掌。
这醉心的亲情令人昏昏欲睡,
邓小平竟流露母鸡护雏的慈祥。

猜测此公受教于孔孟学堂,
周游列国传伦理三纲五常。
又把君臣、父子关系,
套用得不是正确地方。
如果非套用孔氏的父、子学说,
那民众才是老爸,
儿子是政府和党。
孔子之徒应该骇声大叫:
怎么可以忤逆犯上,
共产党,你这个不孝子呀,
竟敢杀死你的亲爹亲娘!

还有一匹哀声嘶叫的老马,
他论证了子弹可以合法地开花。
普通子弹只能让多人伤残,
开花弹致命决不拖拖拉拉。
达姆弹虽然也属开花类,
但肉体撕裂的洞口过大。
国际禁止达姆弹生产,
中国的开花弹不受管辖。
普通人不解开花和达姆的区别,
使解放军的形象损害有加。
……
他不说射击平民就是法西斯,
反而论述政府是有道德的屠杀。
它避开镇压是否合法的难缠问题,
规劝群众接受快速的死法。

马某的高论令人惊诧,
绝响之音无有其他,
疯牛症不应当在驴马中传播,
老马不该撒开狂蹄在人头上践踏。

另有一位帅门闺女,
博学的脑袋却装了荒唐的逻辑。
她反思六四不是民主运动,
实行民主应当是政府的议题。
既然中央已经有开放民主的意向,
民主示威就是多此一举。
政治局是烹调政策的大厨,
民众只是初访的生客该懂规矩。
咋咋呼呼地叫汤点菜,
已经失去了餐桌礼仪。
本来备下了一道民主清汤,
你们越叫喊得响-我偏不端上去。
你瞧,你瞧!
就是天安门的运动,
使中国民主倒退了半个世纪。

帅门闺女的理论令我怀疑,
里面冒出一股救世主气息。
如果民主由上面赏赐,
那民主自由是否是生来就有的权利?
既是我的权利为什么你要封存?
我要使用还要看你的脸色和情绪!
就凭政府对待民主运动的残酷,
判断那碗民主清汤也没什么东西。
尽管帅门闺女舌如莲花,
我也就是听听而已。
……
六四事件不被平反,
就是社会不稳之源。
对民主运动的歪曲诬蔑,
难以治愈专制者的深夜惊眠。
理性和良知,
推动着社会向前。
六四死难的冤魂,
在盯着这个世界的变迁。

6-8-04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6-10 6: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