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栏】曾仁全: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调查大陆司法内幕之一

曾仁全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7日讯】(从这一期开始﹐笔者将在大纪元不定期地针对中国司法黑暗内幕和个案展开调查和解剖﹐及时反映民众的呼声的愿望﹐反映最低层民众的冤情和呐喊﹐追踪调查﹑报导各类司法案件的处理过程和处理程序﹐通过这种形式向世人昭示中国司法体制的真相。)

三年前﹐湖北省钟祥市曾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投毒案﹐然而三年来﹐案件不仅没有告破﹐真凶逍遥法外﹐而且﹐四个“犯罪嫌疑人”沉冤未雪﹐受辱含冤﹐四个铮铮汉人﹑人民教师整日以泪洗面﹐迟迟得不到一个公正﹑合法的判决。他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明。这不是发生在那拉兰儿时代的杨乃武与小白菜﹐而是发生在二十一世纪今天的中国大陆。

三年前﹐湖北省钟祥市发生了一起当时震惊全国的投毒案。一所中学里的135名师生在吃过早饭后集体中毒。警方在经过12天的侦查后向公众“宣布”破案﹐犯罪嫌疑人就是以副校长为首的四名教师。随后该案被全国媒体广泛报导﹐几名犯罪嫌疑人被称为“虎狼教师”。但是﹐在四个月之后的庭审中﹐四名被告却全部当庭翻供。他们悲哀地告诉笔者﹐当时的有罪供述是在警方的刑讯逼供之下作出的。不久之后案件撤诉﹐由检察机关继续侦查。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三年已经过去了﹐司法部门不调查举证﹐也不进行补充侦察﹐案件在公安﹑检察﹑法院传来传去后被搁置一边﹐四位老师一直以见不得人的“犯罪嫌疑人”的黑色身份生活。

投毒案发生地是在湖北省钟祥市贺集二中﹐现已改名叫石牌三中。四名犯罪嫌疑人分别是潘楷﹑邓宗俊﹑王克政﹑毛守雄﹐当时贺集二中的老师。据钟祥市公安局副局长安虎城介绍﹐当时确定四个人为犯罪嫌疑人﹐是使用了“先进”的“测谎仪”和从北京请来的“测谎专家”﹐在对十三个写信举报学校有经济问题的老师进行“测试”后﹐确定潘楷等四个犯罪嫌疑人的。(1991年测谎技术被引进中国后﹐曾经为多起案件提供了参考依据和线索﹐准确率达98%﹐但由于测谎技术仍然存在着偏差﹐其结论不能作为法定证据使用)。但是﹐按照公安局副局长安武城的说法﹕“测试的结果当时只是排除了一批﹐有些是不能排除的这些人﹐就把他们留下来了。”

在四名教师全部“招供”的当天﹐钟祥市公安局迅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震惊全国的5.6校园投毒案成功侦破。同日﹐潘楷等四人被刑事拘留。随后﹐5.6投毒案被全国媒体广泛报导﹐四名“虎狼教师”被却定为犯罪嫌疑人。而侦破此案的钟祥市公安局及参加侦破工作的警察则受到了省﹑市公安部门记功表彰。

在贺集派出所里﹐这四个人遭受到非人的折磨和毒打﹕打嘴巴﹑踢肚皮﹑警棍电击﹑三天四夜不准睡觉﹐在诱供﹑逼供的情况下最后屈打成招﹐2001年6月﹐检察机关开始对案件进行审查起诉。就在这个时候﹐王克政﹑毛守雄﹑潘楷三人将之前所作的有罪供述全部推翻。毛守雄﹑潘楷﹑王克政分别陈述了他们在贺集派出所遭到公安人员诱供﹑逼供的情况。然而﹐钟祥市检察院面对四个人的“翻供”并没有根据四个嫌疑人提供的逼供﹑诱供最后屈打成招的供拆进行认真地调查﹐钟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张定益面对媒体公开的撒谎说﹕“四个人在审讯中的供述的情况还比较客观﹐有全程的讯问录像。录像带的录制全过程是比较客观真实﹐对他们这个刑讯逼供不予确认。”钟祥市的法院的法医“鉴定”也不认为四个人有屈打成招的证据﹐这些执法部门沆瀣一气﹐为他们的失职渎职千方百计地进行掩盖。

毛守群是受折磨最多的老师﹐在多次毒打后﹐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投毒者行为。警察就提出用“高科技”对付他﹐就在他身上绕电线﹐这种所谓的“高科技”就是“电触”。毛在接受采访中泣不成声地说﹕“过了一会儿﹐我只感到身上有一股强大的电流﹐这时候我的神经剧烈地收缩﹐头和脚几乎要收缩成一团。”“我大脑疼痛得非常厉害﹐几乎要炸了一样﹐我拼命地叫喊﹐我说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做这样的事﹐我向他求饶﹐那个姓胡的警官说如果你承认了我就不打﹐如果你不承认我就把你打死﹐打死了我就说畏罪自杀﹐谁也不知道﹐我们这个案子就结了” 毛守雄告诉笔者﹐在遭到公安人员的刑讯之后﹐他的右眼受到严重伤害﹐视力从原先的1.0降到了0.02﹐近乎失明。在多次毒打后﹐他不得不“承认”参与了“投毒”事件——为合伙人投毒放风。

毛守群不仅遭遇残酷的毒打﹐而且差点被折磨致死﹐送到当时的人民医院抢救﹐但是﹐当央视台记者进行采访时﹐钟祥市的公﹑检﹑法部门大做手脚﹐早就堵塞了“漏子”。钟祥市人民医院在央视记者采访时﹐询问是否有个毛守群的病人治疗的记录资料时﹐声称﹕“时间长了资料销毁了”。然而﹐人民大众的声音是堵不住的﹐当记者采访当时贺集派出所周边老百姓时﹐他们都听到了当时“投毒事件”前后﹐贺集派出所的夜里传出阵阵凄惨的哀嚎声﹐贺集乡一个叫马云华的医生也证实﹐当时﹐派出所曾叫他为一个全身抽搐的人进行治疗﹐见到毛守群身上明显的伤痕。并且﹐在关进看守所后﹐同号室的一个受审人员也证实看到毛守群身上一块一块的伤痕。面对记者的讯问﹐副局长安武城一直否认有过逼供现象﹐作为检察院的公拆人﹐依照法律程序﹐应该对现场周边环境和犯罪嫌疑人提供的证据进行调查﹐但是﹐副检察长张定益在面对记者的提问时遮遮掩掩地说﹕“当然不可能说对每一个居民进行调查﹐但是至少走访了部分人。”当记者进一步追问时﹐他反而又说“很多事情不清楚。”

按照中国目前的司法程序﹐案件审理过程中﹐最长一年的时间里就要“结案”﹐法院就要判决﹐但是﹐三年了﹐这个案件被踢来踢去﹐最后﹐案卷被踢到公安局“保管”起来了﹐一直不给四个当事人一个说法﹐四个人背着沉重的十字架﹐仍然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这就是高喊“以法治国”的强权们治理的国家﹖在那一百多年前落后的时代里﹐杨乃武与小白菜最后都还讨还了公道﹐而今天﹐自称具有先进科学﹑先进文化和先进生产力的庞大司法机关﹐却对一起简易的投毒案草菅人命﹐半途而废﹐真凶没有抓住﹐无辜的人屈打成招后至今得不到公正的处理﹐当地的公﹑检﹑法企图以“拖延”﹑推委的方法逃避责任和回避矛盾﹐忍辱媮生的四个老师千百次的上访都没有结果﹐他们强烈要求舆论﹑媒体进行呼吁﹐还他们一个公道。

2004年7月23日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7-27 10: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