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全球七一退党日(二)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6日讯】 (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安娜:那说到这个我们知道去年年底推出的《九评共产党》,是《大纪元时报》的系列社论,谈到了这个中共的历史、中共的性质和中共的一些特点,它对中国和中国人民都做了些什么?但是很有意思是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政府一方面在抓捕、传播《九评》的人,甚至可以给他们判刑;那另一方面在推出一个运动就是叫“保持共产党先进性”的运动。那我想问一下韦实,你觉得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连接收看

韦实:其实中共现在做的也是就它来讲是最好的一个举动。为什么这么讲呢?对于《九评》而言,它最好的办法也就是不回应。如果中共以任何方式提出《九评》这两个字的时候,人家就要想《九评》到底是什么?那么人就会有一个愿望去了解,那么其实这个260多万退党大潮,很多人是读了《九评》之后,真正发现共产党是什么以后,他从道理上明白,做了自然而然的绝断。

比如说:像一个苹果烂了你把它扔掉,一个东西腐烂了你不吃。又比如说水很脏了离他远一点;不好动物你把他关起来,就这么简单。实际上是看了《九评》以后一个自然而然的行动。如果说它来评价《九评》或者说像以前炮火指向《九评》拿出一段话一评一点,那中共的东西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使用保先运动也是它一贯的手段,是什么呢?就是说在问题中去解决问题。那么它还是用共产党一套理论和思维方式的体系,来增强它们自己认为自己凝聚力,殊不知实际上根源就是说共产党本身是没有什么信仰的,在现在已经是崩溃、土崩瓦解了。

而且到现在当政那些官员,你比如说像沈阳市最近原司法军局长出逃,就知道中共官员根本就不信仰这一套,你回头还拿这种很假道功利一套党章给人学习,只会把人越推越远。所以说保先运动,现在《
人民日报》社论不也讲了,它说还需要第二轮的保先运动,那事实上就是说第一轮根本就不成功或者说完全是一个失败的东西。

安娜:凌锋先生,您曾经研究中共共产党党史,也在中共的这个部门做过一段时间,从您的亲身体会和对中共共产党党史的研究,您觉得中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党、一个什么样的政权?

凌锋:它讲自己是工人部队的先锋队,实际上我看是不但是资本家先锋队,而且是官僚资本家的先锋队。就是捞钱比任何一个人都捞的快。这个组织也是一个黑帮的组织。我想这个黑帮的组织就是跟它成立的时候有关系的。当时成立的时候,我们知道孙中山成立组织国民党的时候主要也是招纳这个红门,都是当年有些黑社会性质,因为搞什么秘密革命嘛!

共产党后来也是搞这一套,所以到现在我们看共产党所谓反腐败,搞什么双规,就是说要自己清理门户,用那个帮规来榨些逼供性出来。所以这样一个政党,根本就完全不可能代表什么广大人民群众的意义,也不是代表什么先进生产、什么先进文化,中共代表是中国一种落后的帮派思想,代表它们一小撮这种帮派势力,所以因此到现在人们是看得越来越清楚,为什么有这样多人要退党就是因为看清它的真面目。

特别是《九评》发表以后,唤起了很多老一辈人的记忆,因为共产党把新闻封锁,大家的记忆就慢慢的淡忘,这九评出来就唤起老一辈人的记忆,又启发了年轻的一代,喔!原来共产党是这么一回事。因为那《九评》里面是等于很全面把共产党那种性质、那种作风,所作所为全部都给摊出来。就等于是把黑帮黑的东西在太阳光下一晒,它就很难站得住脚,所以有这么多人退出中国共产党。

就像我刚才讲的,共产党初期的时候是靠是苏联一手帮它们成立的,再扶植它们长大的,现在它快灭亡的时候,想到还是要找俄共来帮忙,让它们维持生存下去。

李天笑:如果说时钟倒拨84年的话,那当初共产党是在俄国的共产国际扶植下成立的。那现在又投到它的怀抱,说明可能跟苏联共产党走的命运可能会非常的相似。

安娜:可是现在苏联共产党也是属于强弩之末,它也不是一个共产党国家了。苏联现在当然不是苏联,俄罗斯已经是一个民主国家了,它这样做有什么用处呢?

李天笑:就像刚才凌锋先生讲的,实际上它这么做当然有很多政治上的目的。譬如说他国内现在出一种内外焦困的一种情况。另外确实还有石油的问题,也是暗中要谈的一个问题。另外最近在美国,很多杂志上都登了关于中国可能会非和平的崛起,特别是在台湾海峡地区,海军的发展。同时中国一路的叫嚣,要用武力来对付台湾等等这些事情,就说明这个中国这个经济的增长,随之带来军事上的扩张、威胁,实际上包括西方国家,也包括东南亚这些国家都实际上感觉到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中国自己感到受到了这种遏制或者是包围,这样的话,它就要投靠或是拉一个战略的伙伴。那么俄国在历史上,当然是在中国共产党这方面跟它有相当大的联系,当时可说是一个老子党、儿子党的关系。那么现在虽然苏共不存在了,但是在国家利益上,如果借用苏联的原来俄国的这个军事力量的话,可能造成一种印象,就是像能够在其它方面解脱对它所造成的这种遏制。

凌锋:我再补充一下。就6月28日俄国的国防部宣布:在8月中旬到8月下旬,中共和俄国要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在今年2月宣布的时候是说是每一方都派100个人参加,加起来200个人,但是28日宣布的时候就突然扩大到8000人,而且8000人的这个演习叫“反恐演习”。我们知道这反恐不管是俄国或者是中国,如果那个恐怖分子是在中亚、西亚、还是在新疆,那这个演习在哪里呢?在黄海辽东半岛上、山东半岛根本就不是恐怖分子所在地,而且出动这个战略轰炸机、长程轰炸机、运输机、潜艇,你说中亚、西亚,用潜艇有什么用啊?

安娜:所以您认为真正的用意在哪儿呢?

凌锋:真正用意,我觉得既然出动到海军,它真正用意不可能对付北朝鲜是吧?北朝鲜跟中国是所谓唇齿相依,中共所要对付的就是南韩、日本、台湾。南韩和日本是有美国的驻军。而且它演习里面有个项目叫抢滩登陆,这个滩不是戈壁滩,这个滩是海滩啊,所以它这样做的目的,我觉得就是中国要拉拢苏联,拉拢俄国给美国一点颜色看看。

而俄国收了中国很多好处,我们知道那最大好处是那个300万平方公里送给了俄国,那俄国要报答一下吧!还有每年几十亿美元向俄国买武器、还有未来还要买很多的石油,所以俄国收了这样多的好处,如果不出兵跟中国来玩一下,觉得可能太对不起中国共产党了。

安娜:我们现在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现在这位观众朋友是新泽西的王女士。王女士您请讲。

王女士:我姓王,我正在看你们的电视。请问一下那个刚才凌锋先生讲的,中国共产党当初是一个搞秘密组织,那它刚才又讲了孙中山先生也是搞秘密组织,怎么混在一起了?还有我再问一个问题。如果共产党与国际共产党灭亡了,是不是法轮功这些人来当政呢?就是中国人民的希望是什么?

凌锋:这个秘密组织是一个秘密组织产生,但是适当时候它就公开出来进行活动了,它活动的时候也不完全是公开的,在活动的时候还有一些秘密。比如说,中国共产党党员加入到国民党里面,国民党自己都不晓得,哪些人是真正的国民党、哪些人实际上是共产党?所以后来1926年蒋介石通过党务整理,就是要共产党把你的名单交出来,让国民党算算到底有多少共产党员,共产党就不肯交,所以后来为什么闹翻就是这样。

到现在为止我们才知道,在香港,共产党还是地下党,还是搞秘密活动。中国共产党里面的一些民主党派的、一些宗教界、那些第一把手差不多是共产党的地下党员。所以即使它掌握了政权,它还是搞这个秘密活动,只有这样子它觉得才能够骗人、才能够打到你的内部,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对自己没有信心才这样子做的。所以我讲的秘密活动是这样子。

我想我自己的理解“法轮功”是对政权没有任何兴趣,但是为什么现在比如说有些“退党”、《九评》跟法轮功也有些关系。我想是因为共产党镇压了法轮功,不但镇压了法轮功,也镇压了很多地下教会、镇压了很多异议人士。所以这种情况下即使是不问政治,也要被迫为了保卫自己的权利,也要表示一下态度、也要抵抗,所以事实上这些问题我觉得是可以理解。但是这个本身就希望共产党垮台,也就共产党垮台以后,这种镇压才能够减少或者消失。所以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是很理解这样子做法。

安娜:那说到这儿,我听到有一些人有疑惑说,“法轮功”说自己是修炼团体,但是看到法轮功去找一些个各种组织,政府的官员来听他们受迫害的情况,然后现在“退党”还有《九评》,他们也在传发这些东西,那他们是不是在搞政治、是不是在卷入政治,是不是跟他们自己说有什么不一样?

韦实:如果就这么讲,就先从法轮功他们自己那种讲法开始,就是创始人李先生也讲说法轮功对政权不感兴趣,那么这是今年讲的话。那么法轮功这个修炼书中,对政治也讲得很清楚。那么如果说从这个《九评》来看,如果说法轮功讲了什么九个代表、讲了在中国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那我想那就是搞政治,这没有什么谈的。

可是呢,《九评》里面根本没有涉及说中国要怎么样,给你什么样的诉求,这个没有。那么再反过来讲修炼,实际上你像古代老子《道德经》第三篇就开始讲了,就讲了政治了那就有关系了。而且里面还讲大概意思,统治者要愚民,你要不愚民的话,你那么多聪明的人国家没法管,这是老子这么讲。

如果你今天一说到孔子,我们中国人认为是至圣先师,你看论语里面动不动就是子路问政啊、子贡问政啊,他自己跑到了周游列国实际上是政治游说家,如果你用现在标准看。其实不是,为什么说政治是这个事情呢?你比如说,《九评》实际上是给中国人退党,是一个使中国人远离政治,为什么这么讲?

你在共产党里面今天搞一个保先、明天搞一个运动,你不想搞政治你也跟着搞政治,而实际上什么叫政治?那么李博士可能知道。你比如说在美国除了党派之外,什么东西你比如说我要建一座桥,对人权现象有什么看法啊?这个是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中国古人都讲是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么小的就是管自己家政,到大的决定一个社会怎么生活。

政治是给人服务或者说是管理人生活的手段,就是跟你吃饭、喝水是一样的,至于说中共把你搞成什么叫搞政治啊、抢政权啊。说难听一点,如果法轮功要抢政权,当年99年4.25就把中南海都围起来了,把江泽民一抓出来,那时候搞政治是最方便,何苦等到现在,我觉得很荒谬,这种说法。

李天笑:实际上这个关于政治,我觉得可能需要澄清一下,因为“政治”这个词在一般的民主社会里边并没有贬意,指的就是说公民参政的意思。

安娜:就是政治学的概念。

李天笑:对,政治学的概念。就是怎么通过这种选举和正当的途径来取得管理国家的一种形式。那么这个实际上比方说你参加选举啊或者通过议会,就像你刚才讲的游说议会等等,就是说完全合法,宪法权利所规定的。所以说这种政治呢,实际上政治在西方国家、民主国家里面是得到政府的保证的,也是保证人民的各种宪法权利的一种重要的形式。

但是这个政治形式到了中国,在49年以后被共产党完全的歪曲了。中共实际上是用搞政治做为一个棍子来打你,就是说中共把就是老百姓提出的批评建议,比方说对政府的不满通过报纸反应或者通过其它上述的维权运动等等来反应,完全把它做为一种就是说违法的这种行为来处理,扣上一顶帽子叫讲政治、搞政治。那这个搞政治跟西方这个政治是完全不同的。

至于说“法轮功”实际上维护的是自己自由炼功的权利,这种权利事实上也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保护的,完全没有超出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范围。而且《九评》也不要去推翻共产党,这不是一种行为,是对中共在历史上所犯下的罪行的一种揭露和议论,所以这完全不在搞政治的范围之内,所以这就应该已经澄清了这个问题。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7/6/2005 08:34:30 PM)(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7-06 8: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