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家庭教会领袖退团 徐永海:六四那一夜

北京家庭教会领导人徐永海﹑刘凤钢于2004年8月6日被中共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有期徒刑两年和三年﹐徐永海2006年1月29日从杭州监狱刑满回到北京。图为徐永海和妻子李姗娜庆祝刘凤钢儿子的生日。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89年六四发生的时候,徐永海已经大学毕业在北京回龙观医院当精神科医生,那年他29岁。他和北京缸瓦市教堂的几十个年轻的教友,在刘焕文组织带领下,高举十字架走上北京街头,多次前往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血洗京城的那一晚,徐永海说:我颤栗着为伤员缝伤口到天亮。

高举十字向天安门进发

80年代那时候北京教堂刚刚对外开放,信仰基督教的人在社会人群中还是比例很小。我们缸瓦市教堂做礼拜的人也就是百多人。年轻人就更少了。即使少,我们也要尽我们基督徒的社会义务。于是89年的5月12日我们在刘焕文的带领下,以我们教会的名义举着我们教会的标志、高举十字架,走上了北京街头游行,声援大学生反腐败。刘换文当时是“工自联|”(首都工人自治联合会)纠察大队总指挥。5月20日北京宣布开始戒严,我们进行了最后的一次集体游行至天安门广场。

坦克车驶入天安门广场

6月3日晚上9点多钟我到了天安门广场上,看到第一辆坦克车驶入天安门广场。当时听有人说,西边(指长安街西边)警察和军队正往这里来,已经开始行动。于是我就往西边走,10点半到11点,我走到了西单路口,突然街上的路灯全都熄灭了。看不到一点亮光。大约有十来分钟后,我就听到了枪声,开枪的声音由远而近,声音越来越大。这时西单路口好几辆作为路障的汽车被人点着了,火光熊熊,老百姓都奔有火光的地方去了。

六四午夜12点到凌晨5点,邮电医院死亡23人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从木犀地方向跑过来很多民众,有的已经受伤了,鲜血淋漓,老百姓惊慌失措四处乱跑。我就跟着大家送伤员,我们把伤员送到西单附近的邮电医院。从六四午夜12点到凌晨5点,我度过了另我刻骨铭心的最痛苦的时刻。

我看到当时源源不断的伤员的被民众送到这个医院,背着、抗着、抱着、拖着、楼上楼下,楼里楼外全满了。200-300多张床位没多久在都挤满了。伤员血肉模糊、哀号不断。

徐永海哽咽着回忆起他当时目睹的惨状:一个人胳膊上一个大洞,连着一点肉,骨头已经断了;一个人后脖子上挨了一枪,已经死亡;有姐弟俩一起来,结果弟弟还没有等到救治就断了气,姐姐这个哭啊,她特别痛苦……我当时也很痛苦。到我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死亡23人。我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非常痛苦,我真的很不愿意去回忆……当时我是满身、满手都是鲜血……

为伤员缝合伤口

我没有想到一个向来标榜“共产党的军队是为人民的军队”、“人民的子弟兵”居然真的向人民开枪。看到这无比惨烈的事实,我的心在颤栗。我毅然决然留了下来救伤员,并找到邮电医院的值班医生,亮出我的工作证。说实在话,当时我在回龙观医院精神科工作,毕业后没做过外科手术。当初也只是在北医上大学实习时做过外科手术。因为值班医生人手不够,我就上了。

我负责给伤员缝合伤口。当时我的第一个伤员是头被砸伤,我剪去他的头发,洗干净伤口后缝合上。这时我发现他带着绿色的领带,再仔细看原来是一个武警!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旁边的人都跟他说,你快把领带摘了,不然会被打死的。

据当时有人说在木犀地第一波冲上来的是武警,他们都是手拿木棍,与阻拦的百姓对打,百姓用砖头砍武警,很多百姓被他们打伤。我面前的这个孩子可能就是这样受伤的吧。第二波才是手持冲锋枪的现役军人,他们向学生和民众乱扫射。把这些无辜的人当“暴徒”随意射杀。

我一个接一个的做着缝合手术。后来还帮助去安置作好手术的伤员。这一宿枪声不断。我的泪水一次一次夺眶而出。

凌晨5点了,我突然想起妈妈,她一夜没有见到我,她老人家一定着急呢!于是我急忙往家赶。妈妈惦记我和妹妹整夜都没合眼。

没几天大家都知道,北京很多医院救治了很多伤员,也有很多人死亡。因我母亲害怕,就不让我再出门。那些天,我们看到空中的直升飞机不停的往返于天安门广场。

六四后开始清查,很多人因此入监狱。

枪声击碎共产主义信仰 很多人去了教堂

徐永海说:六四老百姓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开始思索。共产党说得太好了,古今中外的好话都让它说了,可做的也太绝了。说与做完全不是一码子事情。老百姓怎么相信它?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人们放弃了原来的共产主义信仰。他们看到共产党不能救中国,不能改变人心。共产主义被人民抛弃。于是很多人去了教堂,走上信仰上帝的路。

据我了解:90年中国的基督徒大概只有几百万人,到2000年,中国信仰基督教人数已经达一亿人。人数增加十倍以上,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我是89年2月去的缸瓦市教堂,当时的教堂只有300过个座位,后来扩建到能容纳700人。去做礼拜的几乎都是上了岁数的人。那时候每星期四晚上才有青年人聚会。最多的时候有30-40人。六四后教会人数明显增加。93-94年做一场礼拜已经装不下那样多的人啦,需要做两-三场礼拜。到 2000年礼拜增加到5堂。后来教堂有加盖,每次礼拜能容纳1000多人了。

声援千万退党,公开退团队

徐永海表示:我今年46岁,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真心的相信共产党。共产党说共产主义是让大家过好日子,过共同富裕的日子。可是现实生活告诉我们不是那样。真正过好日子的上他们那些人,那些少数利益集团。广大百姓没有过上好日子。反而越来越贫困。拆迁问题,住房问题,农民失地问题、下岗问题,教育问题等等,层出不穷。贫富悬殊两极分化。他们是靠劳动所得吗?不是,过去的资本家是经过几代人努力,成为百万富翁。而中国的百万富翁、亿万富翁是一夜暴富。他们把劳动人民多年的劳动积累变成他们自己的了。花天酒地挥霍无度。我们都是共产主义信仰的受害者。人欺压人的现象太普遍了。这是我们基督徒所不容的。我们一直在维权。

我小时候加入过少先队,那个时候我还真信共产党的说教。为人民服务。到中学的时候我有自己的思想和主张,所以中学时代我没有加入共青团。79年我考上大学,全班除了党员就是团员,只有我一个人啥也不是,最后没办法,大家逼着我入团。我就入了。

《九评共产党》我已经看过。千万人退党的消息我从网上看到。共产主义在人民心中早已荡然无存!我已经是基督教,有了自己信仰与追求。

我现在郑重声明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少先队、共青团。(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5-26 10: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