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健时事访谈系列(二)

张健回应吴弘达等对活摘器官的质疑

张健接受采访(大纪元记者章乐 摄)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章乐、甄百合巴黎报导)最近发生了一系列事件﹕法轮功学员在全球范围大力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制止中共当局大规模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机长袁胜因在中国大陆讲《九评》、大量民众退出中共等遭威胁而在海外申请避难及中共逮捕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这些事件与中国局势的现状及其未来走向都有着重大的关系。

日前,本报记者采访了旅居法国的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法国代表、中国民主阵线法国负责人张健。我们将陆续发表张健就上述一系列重大时事的看法,以飨读者。本文是采访的第二部分:张健回应吴弘达等对最近揭露出来的中共大规模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骇人听闻的罪行的真实性的质疑(根据采访录音整理)。

吴弘达前后矛盾的过程

关于前一段披露的活体摘除器官的事情,也有一些人提出疑问:会有那么多人吗?会有这个可能吗?我开始也曾经怀着质疑的态度。但是,当我真正的看到一篇文章,关于二战的时候在犹太人被迫害的时候、在被杀戮的时候,外界几乎无人可知,当杨‧卡思基(JanKarski)揭露纳粹大屠杀的消息时,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弗兰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对一名波兰外交官做出的反应是:“我没有说这个年轻人在说谎。我只是说我无法相信他告诉我的话。这两者是有区别的。”类似的,今天中共已经做出这么多杀戮的事情,那么多器官活体摘除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关于吴弘达先生呢,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是“劳改基金会”的负责人。那么他创立这个基金会的目的呢,本身是想揭露中国在劳改的过程之中,在监狱里是如何虐待人权、践踏人权的事情。以往他也作了一些事情,比如说关于一九八九年的时候,重庆有几个纵火犯被抓起来,被枪毙了。那整个被枪毙的全过程的照片呢是我们在法国的叫高原的朋友提供的,他也全部登出来了,也介绍了被枪毙的情节。

他也在美国揭露了一个关于活体扒皮的事件,也就是304医院,北京创伤医院。这个创伤医院是做什么的呢,被烧伤,被灼伤,被植皮的,哪有那么新鲜的皮可以植呢,就是和监狱联系好,或者是枪毙的死刑犯的执行机关联系好。那么在枪毙过程之中他们这些人准备好,然后304医院都做好准备了,刀具都带上了,人刚刚被枪毙,然后迅速把尸体拿过来,把他们需要的皮,可用的那些皮,比如大腿内侧,把它们全部割下来,把它们放到培养液中,然后赶紧送到医院,在规定时间内植皮。那么这过程呢,其中有一个304医院的医生跑到了美国,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他公然站出来指出了这一点,而且吴弘达呢,带着他做了一个很好的报告,还到美国国会作证。这个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那么当《大纪元时报》将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披露出来的初期,吴弘达也接受了采访,他对关于那些中共移植器官,包括在监狱怎么虐待犯人,这些事情他也作了系列的解说,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们突然反口,偷偷的给美国国务院写了一份报告,他的目的是说这件事情根本不存在。他觉得他自己那么多年做一个案例都那么费劲,你们一下就推出来了上千例。他认为这是谎言,不存在。同时,他也到欧洲一些人权组织作了这样的言论,说这件事情不存在。由于他过去多年一直从事这些事情,他的言论起到了很多作用。那么,他为什么从最开始支持到最后反对呢?

我们看最近一系列的报道,包括加拿大一些相关的人权人士,人权律师,一些中立人士发表了调查报告。中共近五年来已经公布出的移植器官案例有几万例,绝大部分没有证实这些器官的来源。如果说是有少部分是亲属捐赠肾或其它,那么更多的那些器官是从哪里来的呢?所以说这种事情是一定存在的!需要被调查!那么在苏家屯和其它各种监狱这种事情都是发生的。以前吴先生都承认发生了这些事情,但他后来突然说没发生这些事情。从他前后矛盾的这个过程足以证明他说谎,他在说谎。

吴弘达是为了他自己

就吴弘达个人而言,自一九九五年的时候,他曾经去中国大陆,说是调查一些监狱情况,被捕了,而且被判刑了。但怎么很快就放出来了?他真是什么着名异议人士吗?我们看当初长期关在监狱里的有许许多多异议人士,但他却很快就被放出来了。因为他在里边写了所有的投降书,甚至诅咒发誓。后来他被放出国外反口的时候,中共把这些投降书公布出来了。

我想这样一个被抓捕后面对中共如此软弱、做了叛徒投降的这样一个角色,今天他说的话人们有什么理由去相信吗?有什么可值得咨询的吗?人们会认为他今天所做的是为今天的中国自由民主运动、为了今天中国人权发展吗?不,是为了他自己!

前一段,我们一个同学他叫韩少华,是我们的好朋友,他的父亲去世了,他也没有见到他。我们这些同学只要写一个投降书,认罪书,违心的都可以重新回到他们从前的好地位,甚至会更好。为什么不去这么做呢?所以说吴弘达先生所做的这个行为,我认为是可耻的。这样的人是不值得尊敬的。他今天所做的任何事情也不能代表中国民主运动,更不能代表任何有正义和良知的人所做的事情。那么今天,我也正告他,他对这三大媒体所做的事情并不是在寻求事实的真相,而是在为他个人的利益。我也正告他,他这样的行为,只能是帮那些打压、伤害这些弱势群体修炼者的人的忙。我们希望他能够有所更改。

关于余杰最近的一些言论

关于余杰最近的在苹果日报的一些言论,我也跟他沟通过,关于他所举出的一些例证、一些想法,都是自己的主观想像。我也跟他交流过,希望他能够了解更多事情,应该更多的、更广泛的了解再做出结论。当然,我也非常的佩服他,在以往的那些年他写了很多的文章,包括对社会弱势群体、包括对法轮功的迫害公开发表文章,我希望他今后能够更多的站在真实之中,而不应该由于自己这些事情没有实实在在地知道、没有实实在在地了解,而发表一些言论,这些言论我想超过一个自由知识份子所能够表达的。这里不是上纲上线。

我认识许多朋友我经常对他们讲,他们也经常和我沟通,比如说大纪元时报什么地方报导的不真实,什么地方怎么怎么样。但我问他你具体地说哪一点不真实,但是他们说不上来。

许多人凭着主观想像

我说:如果你认为共产党报导的是真实的话,那么这三大媒体(编注﹕指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报导的一定是虚假的。如果你认为共产党报导的不是真实的,那对其它的媒体你是不是应该尊重一下?!面对这样一个值得爱护的三个媒体来说,我们更多的应该是爱护、更多是关心、更多是帮助、更多的可以是善意的建议,而不是指责、歪曲、甚至漫骂。那么所有这样做的人、这样居心叵测的人,我想是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中国民主阵线所唾弃的。

我曾经认识一个华侨,也是我一个同事,他说大纪元报道的那些酷刑像国民党渣滓洞一样,这种时代根本就不可能。我说你进过监狱吗?没有。我说,好,那你就随便问问国内进过监狱的人,我说这些叫刑法,报导还不够全面呢。于是他就无法可讲了。许多人根本就没有经历过这些事实,完全凭着自己的主观想象,对中国现在的执政者所制造的监狱之外,或者是它所制造的黑幕之外的那个太平盛世充满着幻想。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当然这里有一个情况,包括魏京生先生不只一次说,海外的民主运动有海外的民主运动的方式,国内的自由民主有国内的自由民主的方式,这种方式我们要尊重的。

但是同样的,国内的自由民主运动的人士,包括维权,包括自由派知识分子也要充分认识到海外自由民主运动的表达方式,不能凭自己主观和对许多实事了解不够而去表达自己的观点,我想包括余杰先生他也知道今后他应该用什么样的观点去表达。因为我认为他还是捍卫真理的,还是敢于直言的。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8-31 3: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