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

【画外思絮】大漠孤烟直

沙漠边缘,因风造成的砂砾地形,坎坷崎岖、寸步难行;零零落落的村舍笼罩在沉沉的暮霭之中;火红的夕阳,在地平线隐没之前,挣扎著做最后一刻的告别巡礼;那冲天而起的一缕孤烟,突破深浓的橙红暮色,在苍茫的穹宇里,在广阔的沙丘上,笔直、卓绝而坚毅,风吹不动,沙漫不迷,一如那支驼队坚忍的步伐,不畏艰困的迈向生之归途。

这是王维的诗中名句,长年咀嚼、细品,每每为之撼动、痴迷,因而动念,因而不自量力的,想以区区画笔重现那大漠粗犷、开阔、雄浑的意境。眼前呈现的这幅创作,除了远处那股孤单、醒目的炊烟之外,多了点人味儿,也增添了些许“生”气,却少了作者描绘的雄浑气魄、广大视野、空旷孤寂以及天地之间的博大浑茫与壮观。那是肇因于我仍在人间流连忘返吧,我还在红尘中轮回未已哪!

这张作品在我最后一次个展展出的首日,还发生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有个参观者在此画面前流连再三,又几次追着我问这种岩表地貌的独门表现手法,因得不到满意的答案而掏出一张名片,让我开个价码卖给他就匆匆离去。等我忙过之后一看,才知道他是个颇有功底的油画家,瞧那名片上印的静物作品,用色细致丰富,描绘精准无瑕,是我难望其项背的。我哪敢做那非分之想?当然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