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生态行旅(9)马达加斯加(四)

黄淑贞 撰文、摄影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另类的接触
Vakona的 Lemur island养著几种看起来非常快乐的狐猴,我们买了船票,上岛看望它们。

它们并未被关在笼子里,活蹦乱跳的活跃在一座小岛上,岛上植丛茂密,可以辨识的有尤加利、柠檬桉、蕨类、芋头、香蕉,这些分布在比较外围像是交谊厅,接待游客的欢乐场合,至于它们活动的内陆区域只能远望。

隔着一座湖,看它们自桥上奔驰而来,攀爬跳跃,拿我们的头当桥梁,戏耍的不奕乐乎,缺乏如此近距离接触动物的我们可真是惊叫连连,在接触它们手部冷凉的触感后,不再担心它们会利爪伤人。

高精度图片
狐猴从水的另一方奔驰而来

为了看另一种狐猴,我们再搭乘小船,沿着小岛的水路慢溯,细雨与阳光同时洒下,船夫娴熟的操作摇桨,在悠悠流水声及摇曳的香烛中,引领我们进入更深幽的世界。远远的,看到睁著大大眼睛回眸看我的环尾狐猴(Ring-tailed Lemur ),真是太快乐了。逗趣的表情,灵活的动作,忽前忽后的盯着我们几个人。船夫拿出香蕉要我们喂食时,它们已经激动的睁大眼睛,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高精度图片
兴奋的brown lemur

大部分的狐猴是树栖型态,环尾狐猴则大部分时间都在地上戏耍,拜访的这一群约有4、5只,有的高举著如雨伞节花色的尾巴,有的高坐在地上犹如帝王一般,当然,抱在一起玩是家常便饭。粗壮的后腿是它们重要的弹跳支点,比身体还长的尾巴兼具求偶与发布危险讯号的工具。看它们长长的尾巴经常蜷缩如棒棒糖,灵巧的生命力舞动在碧绿森海中。

高精度图片
环尾狐猴逗趣可爱

目前它们的数量还算多,但也是保育红皮书中的名单,马岛西南方的栖息地已遭迅速破坏,目前是马达加斯加动物区系小组监控的名单,而它讨喜的外型,也在世界各地动物园有圈养展示,台北木栅动物园就可以看到它们。

看着它们隐没在次生林中,大大的眼睛、高举的黑白环尾,依然能荡起我嘴角的笑。

变调的旋律
马达加斯加已经5天,高达50多种的变色龙仅见几种,尚未满足对它们的想像,驱车前往变色龙农场,希望有个美好的ending。

已近黄昏,匆忙进入园区,视线所及只有几间透光的建筑物,心中暗喊:“不好。”

在温室的养殖场中,业主要我们看着树上的变色龙,一时之间大家惊叫出声,按相机的声音不绝于耳,看着它们缓慢的移动,已经特化的手脚如隔热手套般!4趾相连与大拇指恰好虎口打开,可以抓握在树枝上。而蜷曲如盘的尾巴,在必要时能抓住树枝,固定身体方便移动。

高精度图片
忘了名字的大块头

就在我们专心的当儿,业主又指出另一种类的变色龙,之后一只又一只的出现在同一棵树上,密度之高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不禁怀疑是否是它们放上去的?不想只经由提示,想测试自己的观察力,自行发现它们的踪迹,向内走去,在一棵棵的树上分别又寻获了10多种的品种,不禁有在宠物店的错觉,不自然的可笑。

有人说变色龙可以随心所欲的变换体色,截至目前为止,所见的几种只看到2种变色。变色龙可以在20秒内变换体色,完全取决于皮肤三层色素细胞的作用,分别将黑、红、黄、蓝等色素加以调配,可以变化出隐敝或是警戒的色调;它们的皮肤会对光的强弱、温度的高低做直接反应,并不是会随时随地都与周遭环境相同;有时变色是一种沟通,可以将愤怒、害怕表现在体色上,也可以用来打败情敌,当然发动突袭觅食与躲避敌害,更是非使用变色的能力不可。

高精度图片
这里有两只变色龙,看到了吗?

进一步的,业者想让我们看舌头取食的经典画面,不料值班了一天的变色龙累了,完全无视于食物当前,只好作罢。

观察变色龙最有趣的莫过于看它的眼睛,眼睛圆滚滚的镶在左右两侧,可以上下左右各朝不同的方向注视,看它们缓慢移动且转动双眼扫视,时间会为之凝结不动。

之后的戏码实在扯到家,业者自抚育笼中拿出一只只的守宫、鼠妇、马陆等,向我们说明也逗弄它们,之后又关回笼子中,动物们不仅缺乏自主也不受尊重,十足宠物卖笑的模样,令人不想再看,原有的新奇与兴奋逐渐退去,不想再留连。

就这样,简单1个多小时,浏览了园区,心中响起走调的乐章。

不唱灭绝之歌
多多鸟也许曾经唱过歌,现在却已绝响。今日许多动植物已经因为人类的活动而濒临灭绝,在走过这些生态系特别脆弱的土地之后,除了扼脕,还是存着希望;在地球的不同角落有不同的人,他们以不同的方式都在积极的缓和灭绝的速度,我们同样是生境脆弱的岛屿环境,更是刻不容缓要有所行动,不要再让生物唱起灭绝之歌。(全文完)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73期 @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7-29 7: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