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2008中国大事回顾(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月7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那么我们现在接一位澳大利亚郑先生的电话,郑先生您好。

下载收看

郑先生:嘉宾你们好,我想谈一下温家宝讲的这个“多难兴邦”,任何腐败的政府在没落的时候永远兴不起来,只有新的政府、新的政权才能兴起邦来,历史就是这样的,我讲完了,谢谢。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郑先生,那我们还有一位多伦多的戴先生在线上,我们听听看戴先生怎么讲,戴先生您好。

戴先生:我很爱看你们这个节目,今天这个算是重点新闻,我认为退党4,600万以上的人啊是一件大事。

主持人:戴先生,您是不是可以把声音稍微调小一点,有回音,好,请继续。

戴先生:我说退党这么大的数目,每个人吐一口口水都可以把共产党淹没掉啊,现在你们要退多少,这些人才能动起来啊?我就想每天有4、5万人,那造名册都来不及啊。那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把这些力量发出来,你们什么时候要大家通讯选举一个代表,选举什么人领头,怎么到现在人数这么多了,还不发出力量把共产党快点推翻?

我天天看着你们这个节目,我觉得共产党应该很危险了,可是现在不采取行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的发挥力量?每人吐一口口水,那个伍凡先生都讲。你们的节目我是天天看的,到底什么时候你们才能发动力量把共产党消灭,它现在是死皮赖脸,它是绝对不肯走的,它到死也是要争战到底的,我希望每个人能把这些怎么团结起来,每个人都有卡片,每个人都有登记,那名册到底准不准?把力量发出来,不要再等了,等不得了,等的话它更厉害了。

主持人:非常谢谢戴先生。我们现在有一位日本的吴先生在线上,我们看看吴先生怎么讲,吴先生您好。

吴先生:主持人你好,二位嘉宾你们好,我从日本打电话给你们。我觉的今年有三件大事,第一个就是四川大地震,我那时候在日本的媒体里做翻译,我感觉日本的媒体报导很正面,他们主要就报导救灾的情况,很少报导那些中央领导救灾的情况。第二个就是奥运会,奥运会给中国丢了脸,特别是那个小女孩假唱镜头。

主持人:林妙可。

吴先生:对,给中国人丢了脸,作假。给日本整个社会留下中国人喜欢作假的印象。第三个就是三聚氰胺奶粉,这个事情使日本国民更加不相信中国的产品,对中国特别是食品方面失去了信心。谢谢各位。

主持人:非常谢谢日本的吴先生,很感谢。刚刚有几位观众朋友提到,包括圣地牙哥陈先生提到大国崛起的事情,澳大利亚的郑先生谈到多难兴邦的问题,还有戴先生提到了退党,什么时候要有行动……等等。杰森是不是可以谈一下这些问题?

杰森:我先回应一下戴先生谈的退党4,600万什么时候行动。

主持人:我看今天好像是4,750万。

杰森:每天都在变化,每天都是多少万的数字在增加。事实上不是我们在搞一个什么组识,到哪一天我们集体一声令下,大家统一在哪一天推翻中共,好像不是这个概念。

这个道理很微妙,它跟传统历史上任何推翻某一个政党的方式都不一样。举一个例子,一个烂苹果,历来的做法就是把苹果扔了,但是这个苹果里有很多很好的老百姓在那儿,你扔了这个烂苹果之后,实际上是把整个中华民族都卷到一个灾难中了。所以这个事情要做的话,最好是把腐烂的部分变好,那么这个苹果就不会像大家起义一样,突然炸开了,爆火花了。

它需要通过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包括戴先生你也去努力,如果能让一个中共党员退出中共,你就把那中间的一个细胞,从坏细胞转成好细胞。当中国绝大多数人都认清中共的时候,那时我们还有必要推翻它吗?中共说:我们现在要怎么怎么做。每个人都对它笑一笑说,你真可笑。那中共还有没有权力,谁还敢说自己是中共?都形成这个气候的时候,实际上我们不用做任何事,它就是一个好苹果了。

整个来说,4,600万是三退人数,不光是中共党员,还包括退团、退党、退队,所以这个人数还会往上扩展。我们的基数就是中国这十多亿人,这个数字会不断的扩展,我想到一定程度它还会加速度。那我们再看2009年,随着中共不断欺骗的种种招数…一旦奥运会这个经济神话消失了,人们认清中共的速度会加快,所以明年的变化会非常大。

陈志飞:我觉得这个问题肯定就是这样,我跟杰森的意见基本是一样的。我觉的还可以谈一下别的观众朋友提出来的问题,比如奥运会造假、三聚氰胺,我是把它排到第四位。虽然奥运会好像给中国人脸上贴了很多金,但那个小女孩假唱的确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虽然奥运会的场面非常宏大,但是它也给外界、给人制造了很多遐想,觉得你这个国家为什么不正经的把这些钱花在……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共是个发展中国家,你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来办一个没有任何实际经济功能的体育项目?

张艺谋本人在跟外国记者讨论的时候,他也一语道破了天机,他当然是在吹牛,他说:“世界上,我觉得除了我、我们中国,还有一个国家能够办以外,我觉得什么国家也办不了。”他说另一个国家是谁,你知道吗?他说的是北韩。

我们中国大陆来的人都知道,如果北韩办奥运会的开幕式比中国还宏大的话,我想大家都不会感到惊讶的,因为中国能够用5、6万人做奥运会开幕式,北韩领袖一发令,它用10万人、15万人,我都相信,它可以盖更大的体育场。

张艺谋说这句话,道出了中共政权是用奥运会的繁荣达到它所想要的目的,和它真实的性质是什么,所以我们能从他这句话里,看出这个造假其实是表现出它这个政权的实质。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现在有一个大陆的Skype语音发言,我们看看这个朋友怎么讲,您好。

Skype观众:你们刚才说的我就不说了,刚才有一个来宾说大陆奥运办的最辉煌,奥运会的辉煌怎么了?奥运会到处受到抗议,实际上它没有成功,这一点我意见和你不一样。再有一个,中共在09年最大的成功是什么呢?就是收买马英九卖台,这才是真正的、实实在在的中共2009年的成功。马英九为什么卖台,马英九是国民党太子党系,两岸联手起来把台湾人给出卖了,就是这么回事。那昨天大陆的民革中央也就是旧的国民党提出要和台湾的国民党合并,所以这是最重要的事。

主持人:非常谢谢这位大陆的朋友,那么我们现在在法拉盛还有一位颜先生在线上,颜先生还在线上吗?颜先生可能掉线了。我们再回头来谈一下,刚才这位先生提到奥运会办的如何辉煌或怎么样,但英国一接手以后,当时就表示他们不会花这么多钱来做,所以西方跟集权社会,似乎他们对于做面子这方面,观念上是截然不同的。

杰森:刚才大陆这个Skype的观众,他是中国大陆比较清醒的一群人,他看到中共实际上是拿人民的钱去给中共充面子,这是清醒的人。但是我确确实实也看到了大陆大多数人,比如说有60%、70%的人,他不清醒,他真的觉得奥运给他自己贴金了。而我们说所谓的辉煌是用他们的语言体系去说的,当然在我们心中,我们知道奥运是悲伤的。

当然这个人谈到的还有其他一些问题,比如说杨佳这个问题的性质,我的观点还是那样,如果有更好的方式,我希望有更好的方式,因为毕竟我看到杨佳给中共体制一个……(杰森做了一个“切断”的手势),所以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但是我真的希望中国人有这样的骨气。你可以用更有利的方式,你去讲真相,你去告诉周围的人中共是什么特点,你大胆的去说,整个把周围的人都改变了,那我们不用做杨佳这个事,中共就会垮。

主持人:广西的张先生现在又打回来了,我们听听看张先生怎么讲。

张先生:我想说的是胡锦涛对台湾同胞30周年纪念的话,我想中共要统一台湾的话,必需进行政治改革,否则不可能统一。马英九也说过,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那就是说,如果要统一的话,政治制度也要统一,不能一国两制。台湾就是这样,我相信以后,肯定是要政治上的统一,因为台湾人民是不可能接受一国两制,不可能接受共产党黑暗的统治的。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好,非常谢谢张先生,那现在法拉盛的颜先生也打电话来了,颜先生您好。

颜先生:08年大事之一是中国过渡政府诞生了,并且中国过渡政府的机关报,己经在大陆传真三十几份了,我的话讲完了。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您。那么颜先生还有刚刚几位朋友提到的就是共产党下台,我看我们有一首歌里面也提到了,共产党还在的话,好像明天永远没有看头,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就这方面再来谈一下?

陈志飞:刚才广西张先生说的这些话,其实很有深意,因为他谈到了,国家在分裂之后,以什么方式统一的问题。实际上,如果你看一下,世界上分裂的国家,它在统一的时候,都是一种经济、政治模式的统一,香港是一国两制,但是香港这一国两制,其实是默认了中共对它在根本上的经济、政治和军队的操作和控制,所以他提出这个观点,我觉得是非常值得大家考虑。

现在好多中国大陆的民众感到不是很理解,觉得台湾好像要从中华民族分裂出去,但是中国大陆民众应该考虑到,如果你把一个集权统治强加到一个已经享受自由民主有20多年历史的民主国家,或一个经济的独立体,对他们来说,肯定是非常不情愿的。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你要对比两地政治制度的先进性,哪一方面更好,哪个会给中华民族带来更多的好处。其实世界上的实践,己经非常充分的证明了,中共这套体制已经落伍了,绝对是不合时宜了,台湾和大陆如果要统一的话,应该是在民主自由的旗帜底下,我觉得这个是正确的。

主持人:对,因为今天没有台湾的观众朋友打电话来,那我就代表台湾的观众讲,其实台湾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我们跟中国人……不管我们的祖先什么时候来的,我想我们应该都是中国人的后代。但是我们今天有很多台湾人对中国很反感,他不是针对中国这个国家或是对于中国土地上的人民,而是对于它的制度,对于统治中国这个地方的共产党有意见,他不能接受这种方式,所以对中国或对那个地方产生了一种很模糊的反对,我想这是一个基本问题,也就是一个制度上的问题。好,我代表台湾的观众朋友发表这个观点。

那么,另外我想请问一下杰森,您刚刚谈了那么多,像您刚刚谈到《九评》,就是说《九评》基本上是让人能够了解共产党的本质,然后用一种很和平的方法来脱离它,而不是用武力或者其它方式来做。因为我觉得您刚刚一直提到杨佳的精神是可取的,但是他手段不是好的。那么这方面我们是不是可以在最后一分钟再谈一下?

杰森:事实上,2008年已经过去了,我们展望2009年,刚才提的那首歌里也谈到了,2009年中国人怎么能有希望?那我就说希望2008所有这些灾难性的东西的根源能让我们看清中共。

我说杨佳的精神非常可嘉,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中共很可恶、很可怕,但大家都怕中共,所以没有勇气站出来说:中共不好,我不跟随你。那么如果你把杨佳的精神用在这个地方,我非常佩服你,你就告诉你周围的人,中共是什么样的特点,事实上这个消息是传得越广越好,甚至我觉得在海外说都没有问题……

陈志飞:我觉得杨佳这个事情有他的局限性,因为杨佳是个人被激怒了以后,才做出这个行动的,我觉得大陆观众,应该比杨佳有更高的觉悟,他们应该主动的去脱离中共。

主持人:好的,非常谢谢各位观众朋友,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非常感谢在线上的观众朋友以及现场两位来宾,我们下次再见,谢谢。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1-07 7: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