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洲移民生活:非洲的外来人(3)

温哥华小男人

(PARK JI-HWA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说完了印度人,再说说我们那有趣的的邻居,朝鲜人和韩国人吧!朝鲜跟中国一样,在非洲派驻有数量很多的公派人员,大部分以专家的身份从事援外专案。朝鲜人虽 然跟中国人长相颇为相似,可是要辨认他们实在是一点都不困难 –看看他们胸前的金日成像章就知道了。

可是我刚去坦桑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诀窍,还真是犯了一个小错误。话说有一天我在达市海边的鱼市上为我们专家组买鱼,看见两个极像中国老大妈的中老年妇女也在旁边选购,就用中文跟她们打招呼。未曾想,这两位老大妈惊恐的看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然后扔下手中的鱼,转身就走!

后来跟我同去的同事指点我看她们胸前的像章,我才明白她们原来是“阿玛尼”。我想大家应该能从这件事上看出很多东西,我也就不多说了。只是从此以后,我再 也没有主动跟我们的“同志加兄弟”打过招呼,大家都是视对方为无物,也就不会给他们惹任何麻烦。

相对于朝鲜人,在非洲的韩国人就要少很多,但是还是有一位韩国老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忘记他。我跟他是在尼日利亚的马库尔迪市偶遇的。

马库尔迪市是贝努埃州的首府,我在前面也说过我们最大的一个工地项目也在那里。那天我很几位同事开车经过一栋普通的房子时,门口站着一位很像中国人的老头, 于是就停下车上去攀谈,得知是韩国人。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老头非常热情的邀请我们到的家中小坐。盛情难却,我们也就进去了。老头先是为我们几个每人沏上一杯茶,沏茶之前还将茶具反复的仔细清洗。然后大家就坐下来慢慢闲谈。老头自我介绍是一位农业学家,一个人生活在尼日利亚,然后让我们看堆满了满满一面墙的藏书。

然后老头又提醒我们看他家里并没有电视,音响设备等,然后声明这些东西他原来也都是有的,但是后来被当地窃贼偷去,他也就不买新的了,“正好 可以专心做研究”。然后老头又介绍说他刚来的时候对非洲是多么的不习惯,每天都用啤酒刷牙,因为不敢用当地的自来水。我们告辞的时候,老头站在他的门口,不断的鞠躬来送我们。自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挂着微笑。而他的得体的微笑,也赢得了我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你看,多么慈祥的微笑,多么让人敬仰的科学家啊!

后来老头就不时的到我们的驻地来拜访我们。他似乎没有车,因为每次来都是花10个奈拉(约人民币一元钱)搭乘当地人开的“摩的”。而他每次来我们也都很热情地欢迎他,再忙也抽出时间陪他闲聊。后来有一次,老头带了一个很漂亮的当地年轻女孩一起来。刚一坐下,老头就反复声明该女孩是他的朋友,但不是他的女朋友。又说他之所以带女孩来,是想让女孩学习中国人的文明礼貌。于是我们几个就请他们在桌子旁坐下,一起闲聊。老头谈笑风声,从来就不缺少谈资,所以也就不担心冷场。突然,老头收起他的笑容,厉声警告那个女孩谈话的时候不应该将胳膊放在桌子上,“这样太不礼貌了”。可是你猜怎么着?此时我们几个中国人无一例外的也将胳膊“不礼貌的”放在桌子上!而老头对此似乎视而不见,又开始满脸笑容的跟我们谈起了一个新的话题。

从此以后,我对这位老先生就有了一种怪怪的感觉。虽然他还是不时地来拜访我们,我却是能躲就躲了。到今天,这段邂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是我每次想道这位老先生的时候,仍然搞不明白他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甚至连他是干什么的也都不是那么确定的了。我的心中对他有各种各样的猜测。但每当我做猜测的时候,我总是惴惴不安。因为我总是害怕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就是说,因我的鲁莽和粗鄙,冤枉了这么一 位德高望重,胸怀坦荡,兼举止优雅的科学家。@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4-18 9: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