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经历两次中共强迁 老中少一疯一残一亡

三代遭迫害 访民周敏珠香港真名退队

上海访民周敏珠拄着拐杖,带着横幅、厚厚的申诉材料,控诉她三代人惨遭中共迫害的遭遇,并以真姓名退出少先队。(摄影:李真/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3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导)3月1日抵达香港的上海访民周敏珠,是首位成功赴港参加中国冤民大同盟首次大会的访民。周敏珠2日拄着拐杖,带着横幅、厚厚的申诉材料声泪俱下的控诉自己三代人惨遭中共迫害的遭遇,希望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冤民的人权。她并在香港宣布真名实姓退出曾经加入过的中共少先队组织。

现年51岁的周敏珠,因为房子两次遭到强迁,4年前开始踏上上访路,期间经历了生不如死的生活。由于在07年被中共强行拘留关押了10天,周在关押期间遭受严重压力被迫害到中风,至今仍然不良于行,需要靠拐杖才能行走。而母亲则在中共迫害下致死,死前写下“冤”字等申诉状,死不瞑目,女儿被迫害到精神病发作。

因为遭受公安反复骚扰,周从05年开始就离家出走,也因为这样她才幸运的从公安监管中逃离出来,在几十名访民被拦截的情况下,独自一人成功前往香港诉冤。

谈起自己的遭遇,她哭诉说:“我从富裕的家庭走上贫困,再由贫困到难民,就是今天中国司法动迁造成我的恶果,造成我今天家破人亡。”

高精度图片
周敏珠经历两次强迁。(图片由本人提供)

从富民到贫民再到难民

周敏珠原本生活富足,在上海黄浦区农门路经营牛肉包子店,月入数万元,育有一子二女,家庭幸福。但好景不常,她先后经历两次当局强行拆迁。94年她所居住和经营门面所在地--农门路6号遭上海当局强迁,令她一夜间失去生活来源,生活陷入困境,其后更夫妻离异。周敏珠因为身患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后获发低保费,并以廉宜房价租住现住址黄浦区南街68弄6号。但因为附近兴建高级住宅“中福花苑”,周敏珠的房子再被列入强迁范围,05年8月20日,在110民警在场的情况下,动迁组包括李惠萍等十几人,强行拆掉了住宅的房顶,将周敏珠年迈的母亲周雪珍推倒在地,女儿3件重要物品也被偷走,从此一家人被迫过着担惊受怕、四处流浪的生活。

无数次被公安暴打昏死 中风看守所拒医治

被剥夺居住权的周敏珠从05年开始四处上访,至今上访数百次,但遭到的都是被打、骂、关押等迫害。2006年11月3日她被一伙人绑架,囚禁于黄浦区蓬莱路学前街77号四面无窗的一个房间4天。因为索要两类感冒药,被彭姓看守人员打耳光,拉头发撞墙以及被人身侮辱﹔07年6月19日和10月26日,周两次被上海市黄浦区半淞园区警署公安孙克刚殴打,导致周敏珠高血压、心脏病发作,昏死在警署门口达15分钟,但无一公安出来关注,其后在围观市民的呼救下,才被送往医院急救。周敏珠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被公安殴打的经历:“我被打到昏死过去,在第二、第九、人民医院都被抢救过了。”

最厉害是07年12月27日,周因为到北京上访,又被当地派出所以莫须有的罪名强送到张江拘留所关押7天,在严重压力情况下身体半边小中风其后又被取保候审一年。她气愤的说:“他们就是不让我们伸张正义,把我们控制在他们的手掌中。”

她还说,中风后,看守所居然不给她治疗,令她错过七天最关键的治疗时期,令她留下终身后遗症,至今不能正常行走。

周敏珠又说,一方面希望看守所给她看病,但一方面又害怕被看守所给她看病,因为治疗后的访民病更加重。“他们会在药水里面加东西,使你病更重,我们有访民就被他们搞人体试验,你说我怕不怕?经他们看过的病,他们都是给很毒的药。”

高精度图片

被公安打至昏迷的周敏珠在街道办事处前控诉。(图片由本人提供)

母亲含冤而死 嘱女申冤

为抗议上海当局强行拆迁,周的母亲,70岁高龄的周月珍于07年1月去世,在病床上仍被动迁组逼着签字画押。毫无反抗能力的周月珍,躺在病床上拿着大字写成的遗嘱拍照,委托女儿周敏珠在她去世后为她继续申诉。

回忆到此,周敏珠忍不住失声大哭:“我母亲被他们活活逼死,在我母亲被逼得最严重的时候,还要她签字画押,在我妈妈最需要我的时候,他们把我从她身边抢走,让她含冤而死,我妈妈在临死前留下很多的遗言,要我为她伸冤。”

高精度图片
周敏珠带着母亲的遗相去上访。(图片由本人提供)

高精度图片
周敏珠带同母亲的遗相去公安局上访。(图片由本人提供)

高精度图片
周敏珠带着母亲的遗相去公安局上访。(图片由本人提供)

高精度图片
周敏珠的母亲周月珍被迫害至肝腹水,含冤而死。

高精度图片
70岁高龄的周月珍于07年1月含冤去世,在病床上仍被动迁组逼着签字画押。

高精度图片
70岁高龄的周月珍于07年1月含冤去世,在病床上仍被动迁组逼着签字画押。

真名退队 叹杨佳太少

此外周敏珠的女儿跟着他们担惊受怕。第二次遭强迁后和父母去北京上访,其后被软禁。有看守人员就威胁她,要她告她爸爸。后来女儿被吓倒,最后患上精神病,甚至用剪刀刺她爸爸。

周敏珠表示,类似他们一家人这样的命运在中国太多了:“我觉得在中国我们的生命是没有保障的,随时随地都有给他们剥夺的可能性,甚至连一只蚂蚁都不如。”

在得知海内外民众有超过5,000万人退出党团队组织后,她宣布真名实姓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少先队组织。她说:“中共是为自己谋利,把我们老百姓的财产都搜刮去,让他们高干子女在国外享受高档的生活,不劳而获的生活。我坚决退出中共少先队等一切组织。我坚决退出中共少先队,我觉得杨佳太少了,我们中国这样的人都太少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3-04 5: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