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地狱门前的恶犬——司马南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3日讯】司马南是中共邪教党员,但向来不为中共所重视,但此人工于钻营,投中共之好,专抡党棍以弹压天下,帮中共发现“敌人”——今日一敌人,明日一敌人,藉以吸引中共当局注意。司马南由此摇身而为中共之“先知先觉”,堂然挺入五百万的豪宅,尸位于中共清华伪学府,无奈天性所赋,邪不能充正,犬不能装人,惟露大暴牙左右怒呲,竭力发挥其升斗小才拚命固宠,可惜的是江郎才尽已今是而昨非了。

目前中共邪教虽还能嚣张,而在政治上的合法性几乎摇摇欲坠,司马南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作为一个政治投机者,他也没有其它的什么特别的本事,加上作为中共邪教迫害法轮功的先锋,司马南已负罪累累,使他根本没有别的出路,因为一旦中共邪教终结,司马南必当以反人类罪被起诉、定罪,现在他也祗有与中共邪教的命运绑在一起了。

不过最近司马南犬性发作、语无伦次,在他的一篇所谓反驳文章《美联社,我感谢你八辈祖宗! 》里,我们可以看见司马南气极败坏的失败心理,中共很快都要失败了,与它共同命运的司马南又怎不狗急跳墙呢?可笑的是司马南黔驴技穷,连狗急跳墙这几个动作也完成的幼稚,跳不出中共老朽昏悖的状态,拿出来反驳的观点与论据仍然是中共党八股,不但毫无说服力而且十分反动落后,更让人觉得中共“朝中无人”,除了帮中共出丑也实在看不出有其它的什么意义!?

司马南在《美联社,我感谢你八辈祖宗! 》先喊冤说:“美联社把他置于一个明显被动的靶心之上,其用意是不言而喻的——“中国的评论家”竟然反对保护人类,简直没有人性——批判一个人,把明显荒谬的观点强加到对方的身上,然后再义正词严加以驳斥”从而骂美联社“我感谢你八辈祖宗”,但此中“批判一个人,把明显荒谬的观点强加到对方的身上,然后再义正词严加以驳斥”其首作俑者,不是你司马南与中共吗?想当年你们批判法轮功不是正从此道吗?中共剥夺了法轮功一切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强把一切污蔑之词加诸法轮功身上再加以打击,而法轮功的一切自辩不也成了你司马南与中共之所谓的什么什么的罪吗?

司马南还重复说:“揭穿了若干打着特异功能旗号的骗子,其中就包括靠谎言起家,靠诈骗致富,靠卖国腾达,在美国“有关方面”安排下,享受“精神领袖”待遇,专事反华的骗子李某、张某”——此种中共滥调,先且不论其滑稽,此段中“老子”气概十足,把观点当证据。且先问司马南,你所谓的“卖国”,该怎么卖呢?是卖这个国家的领土吗?中共早在其儿童时代就已经做了,它先要武装保卫苏联并与日寇媾和,中共建制之后又将大量土地划与了朝鲜,江逆泽民又拿了多少土地去与俄国亲善?是卖这个国家的主权吗?但国家主权是中共的禁脔,有几百万的军队在控制呢,你说该怎么卖?此外之“在美国“有关方面”安排下,享受“精神领袖”待遇”,请问你司马南享受了中共什么待遇?笔者因信仰法轮功,工作被中共开除,妻子被中共送去劳教,几年之乱离中 连基本生存都不保,我们都是专业人士,你司马南又何德何能有五百万的豪宅,身着学术之华衮皇然在大学讲课呢?也不知道你到底能讲些什么?除了继续包装中共邪教的讲义骗那些无知的大学生之外。

“反华”是中共邪教的一项愚民宣传,司马南学术不及格,但迎合中共邪教权势,再打出这张老牌,也不看看所面对的对象——照司马南的意思,一切反对中共邪教的行为都是反华,这也是中共邪教对法轮功所攻讦的地方;那假设法轮功反华吧,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法轮功学员也有数十万众,怎没见他们反中华民国,在香港也有法轮功学员,怎没见他们反香港?难道中华民国与香港不是中国?可怜的是司马南供奉中共,自然也为中共邪教所摄伏,他要狗急跳墙也祗能按中共邪教的步法与腔调来表现,这本是一件自然的事情,但他非要装出一种独立于中共邪教的姿态,这就是司马南的滑稽之处了。

中共邪教现在大势已去人心离散,为了利益愿意当其走狗的,在中国人口庞大的人口基数下也算不少,司马南现在又穷又乏虽为中共邪教反法轮功的先锋,但黔驴技穷已不能有所作为,而且用心狼戾喜称自己为“司马氏”,难保没有异心想效三国司马氏有朝一日环加九锡夺中共之政,因此为中共邪教计建议中共邪教无妨另择走狗,以充实你们目前日渐衰弱的战力,反正他现在也没有什么用了,适足祗能帮中共邪教的倒忙而已,虽然他还能偶尔露出暴牙的那么尖叫几声。

急就于某网吧。(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13 4: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