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篡改历史
中共夺取政权,一靠枪杆子杀人,二靠笔杆子骗人。被共产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理论洗脑后的一批中共体制内的文人,在他们被中共欺骗后,成了替中共在更大范围骗人的...
人物原型名叫姜吉成,中共党员。受当地共产党组织委派,在观上冯家村任驻村干部。期间,勾引冯德英的大姐冯德清(娟子),当时因他俩乱搞,姜吉成的熟人就出来撮合,后两人成婚。姜吉成因此抛弃几岁的幼子和尚有身孕的妻子。
在北岛等主编的《暴风雨的记忆: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这样一件事:一次高一学生去北京远郊区的桃山进行劳动锻炼,并接受政治教育。据说这个地方是抗战期间的“拉锯地带”。在开所谓的“忆苦会”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被请来给学生们做报告。谁料到,这位没文化的老太太讲到痛心处,竟然将八路军和日伪军统统都骂了。台上台下的听众顿时全都懵了。
《苦菜花》书中写的王官庄,那是三个邻近的自然村,即王家庵、观上冯家、庄子夼的合称,其实就是故事与人物的发源地——观上冯家村。苦菜至今仍是村民爱吃的时令野菜。
1912年,冯鉴之出生在观上冯家村一个富裕的农家,他排行老二,哥哥名叫冯唯一(字名),也就是《苦菜花》里描写的王唯一的原型。
文革带给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只有巨大的灾难,它的破坏性和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然而至今,中共当局仍避谈文革,让中国的年轻一代根本不了解这个时代发生了怎样的惨剧
《苦菜花》1958年初版以来,火了半个多世纪,先后搬上银屏、荧屏、戏剧和话剧舞台,影响至少三代人。冯德英因《苦菜花》而扬名,获得各种头衔和奖励一大堆,甚至成为不少人的偶像。《苦菜花》塑造的人物:母亲、娟子、姜永泉,王唯一、王柬芝……经过冯德英的倾情渲染,成为人们心目中或爱或恨的典型。尤其是电影《苦菜花》,更是家喻户晓,现如今被奉为“红色经典”。
武训遭挫骨扬灰,但前几年中共又假惺惺地修复武训祠等,这不过像杀人犯伪装现场以示清白一样,中共用其来掩盖其邪恶本质。
大陆教科书说“蒋介石令反动军队用机枪扫射手无寸铁的工人群众”完全是违背历史真相的谎言。
中共党史称,“一二九”运动是中共领导下的一次大规模的学生爱国运动。问题是:此前从未喊过抗日,此后也甚少与日军作战的中共挑起学生的爱国热情,真的是为了反抗日本帝国主义吗?
100年前的11月7日,也就是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悍然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当时的俄国合法政府,夺取了政权。自那以后,苏共便将这一天定为“十月革命”纪念日。
中国古代社会奴隶占人口的比例很少,达不到“大部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者是奴隶”这一特征。所以说,中国古代有奴隶,但没有奴隶社会。
其实,中共建党日期就是谎言。
2008年8月,魏巍离世,死前仍抱定“马列主义”不放。而魏巍在中共党内的两次遭遇,即文革时因“有资本主义思想”被批,2000年后又因坚持“左”的思想被软禁,无疑是对中共莫大的讽刺。
这样一位刚正不阿、清正廉洁、断案如神、被老百姓爱戴的清官包拯,在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共手中,被如此糟蹋,丝毫不令人奇怪。但令中共没想到的是,包青天的形象虽然被抹黑,但在民间的口碑却依然没有改变,这让遍地贪官的中共着实尴尬。
精通韬略、忠心为国的韩信就这样被中共歪曲,令人气愤,而其后果就是不少中国人相信了中共的谎言,对韩信等这样光耀历史的人物产生了怀疑,甚至是负面看法,而不是为其骄傲。中共通过一步步抹黑优秀历史人物,达到了最终的洗脑目地。
2010年,大陆上映了一部叫《大秦帝国》的电视剧,在剧中,曾在秦国推行变法的商鞅被塑造成一个因主持改革而使帝国日益强大的英雄,一个主张以法治国的先驱,一个最终以身殉国的伟人。他的酷刑只因乱世之中,惟有重典;他的愚民政策,只为强秦政策得以实施;甚至最后,编剧为了成就商鞅的完美形象,罔顾历史,选择了让他与恋人双双饮毒酒自尽,而非逃亡后被车裂的悲惨下场。而且,电视...
因此,中国梦实现的真正前提是:将这个西来幽灵彻底赶出中国,将信奉其的怪胎中共彻底解体,不让其再为祸中华大地。如此,才是为国家计,为人民计。
对于出自苏联作家高尔基《海燕之歌》的这句诗,很多中国人都并不陌生,因为这是大陆中学必学的“红色课文”之一。这首散文诗表面上虽然在讴歌在海面上飞翔的海燕,不惧怕暴风雨的来临,实则在赞美俄国即将到来的“无产阶级革命”。其创作的自传体三部曲《童年》、《在人间》和《我的大学》也为不少中国人所熟悉。如果说,彼时的高尔基受到共产党的蛊惑而政治上稍显幼稚,尚可以理解外,那...
对于中国人而言,“封建势力”、“封建社会”、“封建迷信”、“封建思想”、“你这个人太封建”、 “1840年以后,封建的中国逐渐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等说辞早已渗透在日常生活中,在很多人眼中,“封建”就是封闭的,就是落后的,就是陈旧的,而且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但事实上,中国人又上了中共的当,因为正是中共,赋予了“封建”这样的含义,并通过教育、媒体等强...
从《铁道游击队》小说作者、电影演员和主题曲词作者的悲惨遭遇,国人可以再次感受到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黑白任由其根据政治的需要而确定。这些受中共蛊惑、为中共效力的作家、演员、词作者和他们的后人,是否明了中共才是他们悲剧的始作俑者呢?
川普在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讲,抨击了朝鲜,委内瑞拉等国家,直接挑明共产主义的邪恶,认为只会带来痛苦,灾难及失败
1958年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是全方位的,教育领域也受到了影响,出现了教育大跃进,当时被称为“教育革命”,而这场革命亦是随后爆发的文革教育革命的预演。大陆学者魏曼华撰写的《反思大跃进中的“教育革命”》对此有着较为深入的研究,本文亦参考了部分内容。
相反,他的心中或许是惴惴不安。因为散发着魔性的《钢铁》在其生前死后不仅毒害了众多苏联人,也毒害了众多中国人。如今,这样的“红色经典”在苏联解体后已被唾弃,知晓了真相的中国人难道不要将其抛弃吗?
1955年,黄梅戏电影《天仙配》在大陆上映,引起轰动。几年内,观看人数超过一亿四千多万人,创下当时戏曲片的上座纪录。影片中的满工对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主要演员也随之名扬全国甚至海外。然而,绝大多数观众并没有意识到,这部作品的内容与原有的传统剧目大相径庭。中共通过改编,偷梁换柱,将其变化为替中共宣传所谓的新婚姻法、宣扬反抗阶级压迫的“教材...
中共教育部今年春季开始,要求中小学教材由“8年抗战”,全面改成“14年抗战”,此举是将日本侵略东北6年也算上。九一八事变发生在1931年9月18日,日本占据东北,第二年成立满州国。中共史称蒋介石“不抗日”,把东北“拱手相让”日本。但张学良死前坦承蒋介石替自己背了几十年黑锅,并承认自己是共产党。
普列汉诺夫的遗嘱不仅仅昭告了苏联的终结,其实也在昭告著中共的终结,因为中共所为与苏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刘文彩的收租院和水牢越来越被曝光出来是共产党谎言的时候,今年六月份大陆网站突然出现一篇痛骂刘文彩、歌颂土改的文章。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向大纪元讲述了刘文彩的历史真相,并且深深后悔爷爷当年投奔共产党的行为。他称之为“引狼入室”和“自掘坟墓”。
可叹的是,被中共长期欺骗并被其戕害的郭兰英,不仅开办学校将自己的所学传授给年轻一代,而且在进入耄耋之年后,依旧继续演唱这些为中共涂脂抹粉的歌曲。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不是中共,又是谁呢?
而中共任意曲解篡改传统的神传文化,最常见也最能蒙蔽人的就是把经典加进无神论的含义,如老子说,天大地大道大王大,而中共则用铺天盖地的媒体机器和从小学到大学的灌输是:中共的恩情比天大。谁说毛不敢为天下先?其与中共离经叛道正是敢为天下先的最好注脚,中共背离天道所为已是人神共愤。这样背离天道,毁我中华正统文化,歪曲历史人物,残害百姓的中共,是到了被抛弃的时候了。
共有约 11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在民主党的反对下,美国国会参院未能在星期五(1月19日)晚间通过政府开支法案,联邦政府星期六凌晨“关门”,不过这次的关门可能会是短暂的,白宫官员预期短期的开支法案将能在周末达成,如果这样联邦政府下星期一将会正常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