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篡改历史
“一二·九”运动对中共的历史作用是重大的。它挑起了民众对国民政府的不满,并成为西安军事叛变的间接推手;它使得无数年轻人被利用,并相信了中共的谎言,从而走上了信仰...
随着苏东共产国家的垮台,共产党国家的“作秀公审”更多地存在于中共治下的中国。近年来很多对落马官员的公开审判不少都是作秀,其所披露的罪行也都是中共当局事先斟酌好的。其目的除了警告官员外,也是意在收买人心。只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这其中的猫腻后,中共的欺骗伎俩所起的作用也越来越弱。无疑,“作秀公审”也将随着中共走入历史的垃圾堆。
“每次唱歌,都像是以神迹的方式做这件事!”第三次参加新唐人声乐大赛的汪孝玲,在回顾她的艺术生涯时感恩地说。
收听“敌台”,不管是什么人,都传递了对现实、对官方宣传的不信任。而“敌台”的存在,让很多中国人在黑暗的岁月中,找到了真相,并因此而学会独立思考,走向觉醒,亦如今天很多被欺骗的中国人通过“翻墙”寻找到真相后一般,选择了抛弃中共。
中共红色歌剧《洪湖赤卫队》计划于11月4日和7-8日分别在澳洲的悉尼和墨尔本两座城市上演,这也是中共继2017年在墨尔本上演红色歌剧《红色娘子军》后又一次企图向澳洲渗透其意识形态。 这部歌颂中共屠杀历史的剧目,受到当地民众的抵制。而旅居澳洲多年的历史学者、原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从还原历史真相的角度,揭示了中共当年在洪湖地区血腥屠杀的真实原貌,揭露中...
刘文彩,上世纪60—70年代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地主刘文彩,整整两代中国人脑海中邪恶凶残的形象; 恶霸地主刘文彩,一个被强大国家机器和无数文学家艺术家打造的地主阶级总代表;
1949年后,大陆国人被关“铁屋”,帷幕森森,只能听到中共的单声道喇叭,不了解许多二十世纪重要史实。如抗战时期中共的“游而不击”与毛泽东再三的“感谢皇军”,对他们可能还有新闻性(说不定还有爆炸性)。因为,毛共一直宣传八路军、新四军是抗战主力,承担侵华日军最大压力,蒋介石一直躲在峨嵋山上,抗战胜利后“下山摘桃”…… 拙文简述史证,详附出处。 游而不击 ...
9月9日,在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忌日这天,人们发现,在正式出版的中国八年级历史教科书下册里,这个曾给中国人民带来灾难的前独裁者的“错误”竟然被抹掉了。学者担忧,大陆人恐因失去真相变“脑残”。
至于郭钦光,也在这段胡闹的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但却因为生命的戛然而止,成为了一个被利用的角色。是悲剧还是闹剧?
网上披露,当年有63名中共女战俘选择去了台湾,并受到了宋美龄夫人的亲自接见。宋美龄对她们说:你们基本都是农家女儿,要乘年轻抓紧上学,学些知识和本领。后来,这些女战俘大多学习护理和剪裁,在台湾嫁人,过得都不错。
为了中共而死的李大钊大概没想到的是,自己身后和家人会遭到中共如此对待。不过,其误人子弟、推动共产邪灵在中国大地的蔓延,罪业显然不小。自己横死和后人遭难焉知不是咎由自取?
历史的发展也证明,“五四运动”是中国噩梦的开始。如今还在纪念“五四”并将其作为生日的北大,自由精神全无就是铁证。
我们发现,判断一个国家及政府是否自信的标准根本就不是什么龙芯、凤芯,而只是这个国家的新闻自由度而已。敢于放开言论、让老百姓批评,才能真正显出大国的自信与风范。
在这个目标下,毛力赞美国民主,现在“邪恶的美帝”当时曾是中共的救世主,令人啼笑皆非。
这个十分邪恶又很迷惑人的切·格瓦拉,死后被包装吹捧得神乎其神。多年以来,始终有人打格瓦拉的招牌旗号在借尸还魂,令格瓦拉背后的共产邪灵阴魂不散,不断蚕食世界。
“照你们说来,文化大革命十年来,亿万人民群众参加的这场运动中,所有揭发出来的走资派和叛徒、特务以及一切牛鬼蛇神等等,统统都是假的,统统都是冤案、假案、错案,都是我江某人策划的,这可能吗?这岂不把你们的能力和才华都抹杀了吗?我江某人真要有这么大的本事,我怎么会坐到这个被告席上来呢?”
中央文革小组为了炮制包括吕正操、万毅、张学思在内的“‘东北帮’叛党投敌反革命集团”案,将国民党将领杜聿明、郑洞国、侯镜如、赵君迈抓来,横加毒打,逼迫他们承认“策反”过吕正操。显然,赵君迈投共后,所遭的罪并不少。
2005年,署名“爬山”的网友,在大陆凯迪论坛上发文:《我所知道的中的王柬之》,引发网友跟帖热评。
中共夺取政权,一靠枪杆子杀人,二靠笔杆子骗人。被共产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理论洗脑后的一批中共体制内的文人,在他们被中共欺骗后,成了替中共在更大范围骗人的人。早在中共延安时期开始,先后创作了多部为中共美化执政合法性、掩盖罪恶历史、煽动民众仇恨的文艺作品,这样的作品在上世纪50、60年代进入高潮。举世闻名的“四大恶霸地主”——刘文彩、周扒皮、南霸天、黄世...
人物原型名叫姜吉成,中共党员。受当地共产党组织委派,在观上冯家村任驻村干部。期间,勾引冯德英的大姐冯德清(娟子),当时因他俩乱搞,姜吉成的熟人就出来撮合,后两人成婚。姜吉成因此抛弃几岁的幼子和尚有身孕的妻子。
在北岛等主编的《暴风雨的记忆: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这样一件事:一次高一学生去北京远郊区的桃山进行劳动锻炼,并接受政治教育。据说这个地方是抗战期间的“拉锯地带”。在开所谓的“忆苦会”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被请来给学生们做报告。谁料到,这位没文化的老太太讲到痛心处,竟然将八路军和日伪军统统都骂了。台上台下的听众顿时全都懵了。
《苦菜花》书中写的王官庄,那是三个邻近的自然村,即王家庵、观上冯家、庄子夼的合称,其实就是故事与人物的发源地——观上冯家村。苦菜至今仍是村民爱吃的时令野菜。
1912年,冯鉴之出生在观上冯家村一个富裕的农家,他排行老二,哥哥名叫冯唯一(字名),也就是《苦菜花》里描写的王唯一的原型。
文革带给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只有巨大的灾难,它的破坏性和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然而至今,中共当局仍避谈文革,让中国的年轻一代根本不了解这个时代发生了怎样的惨剧
《苦菜花》1958年初版以来,火了半个多世纪,先后搬上银屏、荧屏、戏剧和话剧舞台,影响至少三代人。冯德英因《苦菜花》而扬名,获得各种头衔和奖励一大堆,甚至成为不少人的偶像。《苦菜花》塑造的人物:母亲、娟子、姜永泉,王唯一、王柬芝……经过冯德英的倾情渲染,成为人们心目中或爱或恨的典型。尤其是电影《苦菜花》,更是家喻户晓,现如今被奉为“红色经典”。
武训遭挫骨扬灰,但前几年中共又假惺惺地修复武训祠等,这不过像杀人犯伪装现场以示清白一样,中共用其来掩盖其邪恶本质。
大陆教科书说“蒋介石令反动军队用机枪扫射手无寸铁的工人群众”完全是违背历史真相的谎言。
中共党史称,“一二九”运动是中共领导下的一次大规模的学生爱国运动。问题是:此前从未喊过抗日,此后也甚少与日军作战的中共挑起学生的爱国热情,真的是为了反抗日本帝国主义吗?
100年前的11月7日,也就是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悍然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当时的俄国合法政府,夺取了政权。自那以后,苏共便将这一天定为“十月革命”纪念日。
中国古代社会奴隶占人口的比例很少,达不到“大部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者是奴隶”这一特征。所以说,中国古代有奴隶,但没有奴隶社会。
共有约 13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