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评论
9月28日星期一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发言,这也是他此次访美的最后一天。法轮功之友当日在纽约时报以整版广告形式刊登“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以下是全文翻译。
(大纪元记者李德馨综合报导)星期三(7月1日)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简称中共人大)以154人支持,无人反对,1人缺席,通过了一个包罗万象的新国安法,引发国际媒体热议。
近日,美国记者、作家Michael Schuman先生在《金融时报》上撰文表示,中共在出现合法性危机之际,试图用儒家理念中的皇权制度来维护其政党的合法性,但是却陷入了一个左右为难的困境,因为该政党并没有进行实质性的制度改革,而仅仅是希望通过重新引用儒家的思想来达到其统治目的。
(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孟加拉海关官员3月6日证实,朝鲜一名外交官试图挟带价值约140万美元的黄金入境该国,遭孟加拉海关查获。根据保护外交官员的《维也纳公约》,孟加拉将这名朝鲜外交官暂时释放,但已向他展开刑事调查。
英国《卫报》发文表示,普京的批评者都以死亡告终,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鲍里斯.涅姆佐夫是最新一起神秘枪杀案的对象。同以往一样,克里姆林宫开始给出各种说词搅混水,在谋杀案发生的七十二小时内,普京称这一“谋杀”是“挑衅”,他的意思是,无论是谁谋杀了涅姆佐夫,都是为了抹黑国家。既然国家是主要受害者,国家就不可能对谋杀承担责任。
最近一些未经核实的消息透露中共计划在海南岛建立海军第四舰队,目的是向印度洋投射海上军事力量。但是据美国《国防新闻》周刊近日就此议题采访有关专家认为中共建立第四舰队是不太可能的事。
自从2013年1月北京空气污染爆表高于500微克/立方米之后,空污问题一直困扰著北京当局。上周,阴霾再度爆表,PM2.5读数达到550微克/立方米,比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25微克/立方米限值高出20余倍。中国人要求Apec蓝的呼声愈来愈多。
大连这个隧道项目的确有些夸张,深深地钻进亚洲活跃地震带里,耗资360亿美元,建成后,将是世界上最长的海底隧道,为中国北部两个港口城市提供铁路连接。
(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逼爆遮打道”,这句话一定要用粤语发声才能找到感觉。香港和北京之间的摩擦不只在于香港的自治和政治自由,还有香港的语言。
福布斯日前发表评论说,中国有句古话“唇亡齿寒”。如果将大陆和香港比作唇齿,他们的关系只能承受有限的压力,压力过大两者都将受到影响。目前在香港发生的抗议活动就在测试这个压力极限,它对中港两方政治和经济风险都很高。
香港示威者要求在自己的城市通过自由选举,没有要求在全中国。不过中共对沟通并不感兴趣。中共从来没有学过让步,因为害怕失去权力。
勇敢的香港学生正在争取民主,并希望任何人不会受伤。但是对中共,危机重重。
美国著名政论杂志《国家评论》的资深编辑诺丁格尔(Jay Nordlinger) 说,“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本书让你夜不成寐,《屠杀》就是其中之一”,“十年前,美国智库研究员葛特曼写了一本书《失去新中国──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对美国企业界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龌龊关系加以披露。美国商人迁就中共,对其迫害无辜装作是睁眼瞎,有时甚至还暗助迫害:例如思科等科技公司...
华顿商学院格兰特(AdamGrant)教授近期在《赫芬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探讨企业家流芳后世的文章,他开头引述《纽约客》畅销作家葛拉威尔(Malcolm Gladwell)不久前的大胆预言:“今后五十年,苹果公司还会存续,微软则将消失,但比尔•盖茨将流芳后世,而乔布斯将被人们遗忘。”
前耶鲁大学教授德雷西维茨(William Deresiewicz)最近在《新共和国》(The New Republic)杂志上撰文,批判美国以常青藤盟校(Ivy League)为代表的菁英学府已丧失了培养学生思考的能力,只是把他们加工成机械般死板、只知追求成功和领导力的机器。
《华盛顿邮报》近日社论称,过去几周香港的自治运动受人瞩目,如果中共统治当局够老练上道的话,他们一定会好好抓住这个机会。然而,他们的举措似乎反而再次伤害了自己。
先前美国司法部指控五名中共解放军军官窃取商业机密的声明,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广泛赞同,也曝光了中共间谍针对美国政府及美国公司下手的大量问题。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教师(Johns Hopkins University’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艾略特•科恩(Eliot A. Cohen)撰文...
传统的看法认为未来的战争将涉及秘密的机器人兵团、无人攻击机的精准打击,甚至是发生太空大战。但是这些看法全都认为战争的本质未变,只是科技的精密度不同而已。再者,就算不同于孙子时代的兵法,这种看法仍很明确的知道谁是我们的敌人。
在1985~1990年担任《华盛顿邮报》驻北京站长、曾目睹1989年“六‧四”中共屠杀惨状的邵德廉(Dan Southerland)近日撰文称,天安门血腥镇压25年过后,中共当局似乎比以往更坚定于平息敢说出屠杀真相的批评声浪。今年,中共开始反击的时间提早,力度也比以往更强硬。
《华盛顿邮报》近期社论呼吁,美国司法部应该采取行动来反制中共针对美国的商业间谍大胆行径。中共以国家政策为由,透过电脑黑客窃取美国商业机密,已造成了史上最大量的智慧产权遭窃。司法部的起诉已警告中共:其行为是不可容忍的。这场商业机密战争会打很久,其模糊地带很多,不确定性也很高。
近十年来,中共大肆在非洲推动贸易机会,砸钱大兴土木,意图扩大其在非洲的影响力,非洲领袖起初多表欢迎,但现在许多后遗症陆续显现,他们不禁深思这样的交易对自己是否划算?
《华盛顿邮报》近日一篇评论文章称,被越南称为“东海”的南中国海,其海底蕴藏着非常丰富的石油,因此当北京决定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海域设置一个石油钻井平台时,越南人感到十分愤怒,爆发了日前越南的暴力抗议活动。
近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副主编艾萨克•菲舍(Isaac Stone Fish)撰文,认为通过和苏联共产党以及墨西哥革命制度党(PRI)对比,中共垮台只是迟早的事情。
1989年北京所发生的“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在人们心中记忆犹新,那些25年前眼见屠杀的人,乃至受难者的朋友与家属,至今的阴影仍萦绕不去,而对和平抗议群众下令喊杀的邓小平早已死去,但是今日中共政权内部知情与负责执行杀伐的人,仍然悬在心中。
香港的民主日渐受到中共威权统治者的挤压。这场战争不但关乎思想和权力,也关乎血肉和生命:二月份,《明报》前总编刘进图遇袭,几乎丧生。他认为袭击跟他的新闻报导有关。奥巴马否认全球存在意识形态的战争,但是事实上香港就处在这场战争的最前线。
普利策奖得主、美国保守派专栏作家克劳萨墨(Charles Krauthammer)日前在《华盛顿邮报》刊文,对美国总统奥巴马处理普亭入侵克里米亚的措置提出批评。
美国政论作家、《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乔治•威尔(George F. Will)近日撰文表示,在奥巴马目前不作为、欧洲大国如德国等消极观望的情况下,北约已经失去了威慑俄国并维护欧洲和平稳定的能力。
美国前国防部长盖茨(Robert M. Gates)近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好斗且自负的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长期以来深深怨恨西方赢了冷战,尤其责怪美国导致他所热爱的苏联解体,他志在复兴俄罗斯对全球影响力。盖茨呼吁西方领导人应对普京时,需要战略性思考、有魄力的领导以及坚定的决心,并有进行一场持久心理战的准备。
(大纪元记者海宁编译报导)《纽约时报》近期一篇评论文章称,5年以来,美国总统奥巴马小心翼翼的试图重新同世界上最难应付的国家接触。但在俄国即将吞并克里米亚并给整个乌克兰造成威胁、叙利亚暴力升级的时刻,奥巴马的策略受到空前的质疑和考验。
一位中共军事专家日前在一项研讨会上对中共在亚太地区增强的战力表达乐观的看法。他认为“你应该信任中共,十年之内
共有约 59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近一个月来,香港亲北京媒体《成报》发表系列评论痛批中共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以及香港特首梁振英等人,成为海内外舆论焦点。从在香港搅局至黑帮治理广东,再到辽宁人大坍塌,张德江一伙“乱港乱政”被大起底,背后黑手直指江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