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战狼外交官为何屡屡出丑?

人气 5479

【大纪元2021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霆综合报导)美国资深政治记者彼得·马丁(Peter Martin)周日(6月20日)在《连线中国》(The Wire China)杂志发表《中国的狼群》(China’s Wolfpack)一文(连结),分析了为何本应最重视国家声誉的中共外交官,却屡屡以破坏国家声誉的方式行事。

该文也阐述了彼得·马丁2021年新书《中国的文装军队:中国寻求全球力量的内幕》(China’s Civilian Army : The Inside Story of China’s Quest for Global Power)之中的核心观点。

马丁在文中,以2018年的一起著名国际事件为引子。当时,四名中共外交官硬闯巴布亚新几内亚外长巴托(Rimbink Pato)办公室,试图在最后一刻修改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公报中的措辞。最终,保安人员不得不将中共官员驱离,并派驻警力于门外警戒。

马丁指出,召开该峰会时,中共已长期渗透巴布亚新几内亚,对该国进行了大量投资,并掌握了巴国四分之一的外债,当地媒体也对两国关系“快速增长”进行了造势报导。

然而,由于中共外交官的出格行径,一场本可“轻松获胜”外交行动,却演变成“灾难性的结局”,巴国官员私下认为中方的谈判过程是“霸凌”。最终,该年APEC峰会也首度没有发表公报即收场。

马丁指出,这次失败只是中共那几个月中,所遭遇的一系列外交挫败之一。两个月前,中共特使退出了在瑙鲁(Nauru)举办的太平洋岛屿论坛,原因仅是东道主拒绝让他在另一个国家的总理之前发言。

“瑙鲁总统将这位中国外交官描述为‘非常无礼’,和一个‘恶霸’。”马丁写道。

类似的事件屡见不鲜,文中又以中共驻瑞典大使桂从友为例。

他写道:“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桂从友被瑞典外交部传唤了四十多次,该国的三个政党要求将他驱逐出境。他毫不掩饰地告诉瑞典公共广播电台:‘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为何中共外交官一再损害国家形象?

马丁说,虽然这些咄咄逼人的表现在中国国内赢得了赞誉,但损害了中国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和平大国的努力,外国媒体开始将其称为“战狼外交”。他指出,在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中共外交官又变得更加好斗,对“中国应该为病毒传播负责的说法,进行了严厉的反击”。

他写道:“(中共)外交官非但没有赢得朋友,反而成为中国崛起带来威胁的象征。为什么那些最应该关心自己国家声誉的人,总是以明显破坏它的方式行事?”

马丁认为,中共外交官在外界看来“咄咄逼人,甚至是怪诞”的行为,在中国国内看来却完全是合理的。要了解其中的缘由,必须了解中国建立之初,中共政治制度如何影响外交官的行为。

他指出,中共外交的基础是由周恩来所建立,其典范即是“人民解放军”。

彼得·马丁表示,周恩来奉命建立中共外交使团时,屏弃了留在大陆、经验较丰富的前国民党外交官员,以“刚毕业的学生、退伍军人和农民革命者”重新组成新外交使团。其中,“许多人不会说外语,有些人甚至从来没有见过外国人”。

他指出,当时在中国公众的眼中,“外交往往与软弱和向外国势力屈服联系在一起”,因此中共“绝不允许自己的外交官示弱”。

周恩来以所谓的人民解放军,作为外交官员的典范,要求他们像“穿着平民服装的人民解放军”那样思考和行动。

“在需要时,他们会很好斗,而且纪律严明。他们会本能地遵守等级制度,向上级报告他们所做的一切。必要时,他们会互相告发。”彼得·马丁写道。

“最重要的是,像一支‘文装军队’那样工作的想法强调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中国外交官的第一忠诚,始终是针对共产党的。”

文中引述了前中共外交部翻译官高志凯的说法。

“他们对外交部采用了与军队相同的纪律”,高志凯称,“压力是巨大的,每个人都在监视其他人。”

彼得·马丁指出,七十多年来,这些做法仍在实施。经历了革命、饥荒、资本主义改革,到今天试图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周恩来设定的做法仍持续发展。

一位不具名的中共外交官向作者透露:“我们与其它部门非常不同。”

“我们的不寻常之处在于,我们有一种自1949年以来一直持续的强大文化。”

马丁指出,中共外交官“害怕在党的领导人和中国公众面前显得软弱”,这使得他们过度关注小的战术胜利,而忽略了大局,也使他们单调地重复官方谈话要点,却无法即兴发挥,针对不同受众调整谈话的方法。

中共体制终将限制国家发展

中共外交官在国际社会上的异常,恰恰反映了中共专制政体的缺陷。

“中国的政治制度,对其外交官的表现设置了严格的限制。归根结底,这个制度更善于压制批评者,而非说服他人。”彼得·马丁写道。

“在北京政治局势紧张时,这个系统的表现尤其糟糕,此时中国外交官更关心确保自己不被指控不忠,而非提高他们国家的声誉。”

结果,中共大使们采取了更加​傲慢、甚至好战的语气,来证明他们对党领导人的忠诚。

“这就是为何阻碍国家发展的,最终将是中国的制度。”彼得·马丁写道,“傲慢但脆弱,有权力但缺乏安全感,中国外交预示着,中国将成为什么样的国家。”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疫情8.5】关闭逾一年 百老汇戏剧重新上演
组图:欧洲遭热浪侵袭 希腊土耳其野火频发
【探索时分】中共为何惧怕“萨德”系统?
热浪袭地中海 地表温度再度飙破50℃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党媒一文打掉四千亿 缘何自残?
【时事纵横】中共关国门惹议 北京卫戍区换高层
【新闻大家谈】英政府:超级变种病毒或出现
【秦鹏直播】中共停发护照 原因涉国家机密?
【拍案惊奇】疫情蔓延 中共喊不惜代价保北京
【思想领袖】武汉病毒所黑幕为何成禁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