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  相关话题:天地清明引芳月大婚北平王爷 约 34 条记录
  • 飞刀门、飞剑门、寒刀门小部分人在寒锋所施保护丝网下,幸免遇难。大部分人却遭受毒雾荼毒,丧命殒身,其中又以寒刀门最重。众人在纱网中唏嘘,便...
  • “晴紫燕竟然是绵雨飞针的徒弟,必定知道有关绵雨山庄一夜遭戮的因由。”郑笑笑为洗脱自身嫌疑,遂悄悄离开人群,跟将上去。
  • 藏锋山上人头攒动,各方暗器好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啦。”达糊游摆起赌局兴高采烈,吆喝不止。
  • 郭络罗府邸。今日清早,迎来一顶华盖软轿,宫女手持花篮,宛若仙童,侍卫开道,所过之处,满地香花,芬芳盈殿。
  • 孙严芳与严佳人分手后,便来到王宫殿外静候,晌午日头正盛,孙严芳不敢怠慢,在大日头下伫立,不多时便汗如雨下,如此坚持了一个时辰。
  • 阴暗地室,终日不见阳光,恶臭扑鼻,哀吟不绝于耳。高义薄望着墙上透光的小缝,心中五味杂陈:本以为来到京城,便是片更加广阔的天空。奈何,自己...
  • 望月皎皎,浅星摇摇,书声朗朗,抱怀入梦……梦之幻,思亲遥遥,北平王爷王妃笑语盈盈,张开怀抱:“吾儿归来。”
  • 话说这个无极村,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往来客商皆不愿留宿此地。但领头人知道,这地方虽穷,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若是进城,只怕太过招摇...
  • 苏童、如冰丢了钱,正急得团团转。苏童战战兢兢道:“如冰,要不趁夫人没回来,咱们快、快逃吧!”听她这话,如冰心头一惊,想来她二人被买来时...
  • 严承义翻查过后,已是一片狼藉。老板娘倒是老练的很,安排小厮整理,不一会儿,又是一派歌舞升平。小厮将砸烂的桌椅拿出去丢,看见门口石狮子旁边...
  • 笑笑、玉林入座,邵中衣道:“两位远道而来,本来应招呼两位多住些时日,但郑三堂主身负杀害飞刀门副门主的嫌疑。本门又与飞刀门不睦,日前引来飞...
  • 铎克齐下轿,孙严芳欲打门,便见大门一开,郭络罗神色慌张,奔将出来,见到铎克齐,便道:“老夫正要派人通知你,王上震怒,速速进宫!”
  • 京城外城的一个小巷子里,住着一户姓管的人家,只有母子二人,母亲年逾七十,儿子却只有二十岁,是为老来得子,得以送终。
  • 高义薄翻找一通,毫无结果,累得往箱子上一坐,叹了口气。高夫人见状,忙替他舒怀,道:“遇上什么要紧事情了?”高义薄道:“夫人还记得,昭鹤亭...
  • 高义薄离开赵府,胸中激荡不已。心想自己种种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原想来到京城投奔故交鹤亭,当夜却被带至刑部,是为官之本,还是为一己之...
  • “哎呦,高公子,你又来了,哎呦……”小厮被徐老虎的打手一脚踢翻。
  • 这一群人,在山间转了几个弯,便看到一座石堡耸立山间,门庭森严。
  • 落雁阁,人头攒动,异常热闹。今夜,是新近花魁登台的日子,惹得满城公子官绅,为之侧目。
  • 玉林坐起身来,只觉口渴难当,意欲起身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竟被五花大绑,丢在一个老木桩旁边。心下又惊又怒。回想昨日,自己被永延哈尔奇几个人...
  • 忽闻殿外武将喝道:“放下兵器,擅闯者死!”铎克齐闻之色变。一阵兵刃交杂声后,静寂无声。正当众人心绪稍安,忽闻:“以为躲到这里,就能安然无...
  • “禀严大人,未找到与禁曲有关之物。”一个兵士道。刑部侍郎严承义眯起双眼,环视四周,目光落在匾额上,怒手一挥,两个兵卒立刻上前摘匾。情急之...
  • 纳兰饮尽壶中酒,对月当空,睡意临身。脑海中浮现出两个熟稔面孔,鬓发斑白,慈爱温暖,忽的心乱如麻,惊悸坐起,已日上三竿。身子陡转,轻若飞燕...
  • 昭雪一个人在林中闲逛,不知不觉却迷了路,眼见前面有人踩踏痕迹,便走上前去,只见满地玉雪红花,娇艳夺目,不知谁如此狠心摘下揉碎,又感佩红梅...
  • 昭雪感自伤怀,独自在河畔站了许久,归去时分已日影西斜。细长的身影一路向北,往城里走去。待到得家中,天黑如墨。鹤亭书院门前黑漆漆一片,对面...
  • 昭雪停下脚步,春晖暖阳,京杭河畔,绿草如茵,垂柳吐芽,淡淡鹅黄。树下,一纤弱女子,身披棕色斗篷,一手持画,一手持银,伫立河畔,远望遥追...
  • 昭雪如行尸般荡出客栈,全不见匆匆迎来的高义薄,更不闻他口中只字片语。只把一双失神的眼眸,空望着前方,落魄地走着。高义薄见状,不敢硬碰,拦...
  • 僵持了一夜,昭雪心头重压,忧思郁结,七情乱碰,心烦若麻,好不容易安静了,便觉得头重脚轻,昏昏沉沉,只想一睡不醒
  • 昭雪从小读得孔孟之书、圣贤之道。深知王命如天、王法勿逆的道理;且于这曲子她也不甚了解,惊吓之间,也不知父亲这做法是对是错了。父亲自小便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