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劍:軍車撞癟「和諧」牆

九天劍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10月06日訊】編者按:和平時期,倫敦、巴黎、紐約、東京這些國際都市裡,長年累月見不到一輛軍車。也不知道中國是不是天天在打仗,滿街竄的軍車多如旱天的蝗蟲……

中國大陸這塊地方,是外國人民最鬧不明白的一塊地方。

就拿軍車來說吧。只要有軍隊,當然就會有軍車。你看好萊塢戰爭大片,軍車威猛如變形金剛,勢不可擋,可那是戰爭。中國奇就奇在六十年沒發生戰爭,可城市街道上軍車卻多如蝗蟲,頂著螫人眼的紅藍燈、警笛威兒威兒叫得鬧心,個個猛如坦克,頭回見到的還以為第三次世界大戰打起來了,知情的都明白屁事沒有。

軍爺們的完美表現

倫敦、巴黎、紐約、東京這些國際都市裡,長年累月見不到一輛軍車,哪天冒出一部拉著警笛駛過的軍車,開車的百姓都會像聽到口令似的滑到路邊讓行,不約而同的行注目禮,心想「怎麼,有情況?」因為這事太罕見。

中國就不同了,軍車多到沒人尊重,就像當官的新泡了五奶六奶沒人尊重一樣,北京是個代表。不信您在環路上瞅瞅:你叫你的,我走我的,沒人給軍車讓路,甚至故意不讓。私下問過軍界的朋友,一臉壞笑答:「沒正事,橫唄」。話說回來,即便真有事,我讓得過來嗎?都讓,我就別走了。不誇張的說,軍車就像早年冬儲大白菜似的,論堆兒搓,北京街上跑的幾百萬輛車,每十輛車裡就能抓出一兩輛軍牌車,跳蚤多了,老百姓也疲了,懶得捏它。這就形成越不讓它,叫喚的越歡,叫喚的越歡,越沒人讓的怪圈,這幫傢伙也樂得把緊急停車道變成軍車專用道。黨佔山為王,黨衛軍占道為王,匹配。這讓我想起「狼來了」的故事,哪一天帝國主義敵對勢力真打進來,黨軍準得毀在平時的軍車作秀上。

再說了,上下班時間,車密得跟多米諾骨牌似的,老實排著都像蝸牛列隊遊行,你拉警笛有用嗎?上班族本來就心急火燎的,再加上這些蝗蟲級的軍車搗亂,不欠罵嗎!再說了,軍隊不在山裡練兵,常年泡在城裡有這個必要嗎?你又不是宮裡的太監。

有一次我堵在航天橋上,親眼見我前面一敞篷吉普上下來一胳膊上刺青的哥們兒,一臉怒氣走到我後邊「北K」字頭響著警笛的軍車前,指著車裡的小兵大吼:「你丫叫喪哪!把你丫這玩意兒閉了,再叫小心老子把你丫扔橋下去!」車上小兵癟了癟嘴,一看那哥們兒胳膊根兒太壯,滋扭(北京當代方言:不服的意思)可能會下場很慘,不情願地關了警報器。老哥一邊走回車上,一邊罵:這幫兵痞子真欠揍,差點把老子心臟病叫犯了!

想想那小兄弟昨天在村外刨土坷垃時挺樸實,今天進城穿上這身綠皮,馬上了得!哪位首長再看走了眼,分配小兄弟學開小車,霍~,這不旱地拔蔥嘛!那個虛榮啊,這回可騎到大城市人民頭上了哈!

當然這只是說的軍車心態,大兵們的表現就更優秀了。網上有一篇〈我為軍車違章鳴不平〉的文章是這樣「誇」他們的:

鳴不平一,軍人多來自廣袤的農村。那裡輟學比例居高不下,要求農村孩子具有城市孩子一樣的素質是不現實的。城市孩子從小就接受交通安全教育,知道「過馬路,左右看,要走人行橫道線」。開車的戰士,對交通安全的理解還不是十分透徹,素質的提高是需要時間的,他當兵就短短的兩年,還不能完全適應城市生活,所以屢屢違章不算過分。

鳴不平二,軍隊的小汽車,都是不同級別首長的坐車,非要和普通百姓一樣在路上堵著,是對國家安全的褻瀆。雖然是和平年代,國防異常穩固,但敵對勢力仍蠢蠢欲動,這就要求我們不太先進的軍隊指揮系統,須通過軍車違章來提高傳遞資訊的速度,難道大家忘了「理解萬歲」嗎?

鳴不平三,指責軍車亂響警報,我認為是不負責任的。大家想想,我國的軍費非常少,省吃儉用購買警燈警報器,你不讓用,這不是浪費資源嗎,要知道,這種電子設備經常不用會老化失靈,成千上萬的設備失靈,誰敢承擔責任?


長安街上逆向行駛的軍車。(阿波羅新聞網)


更精采的還有他的五大創意:

第一,開闢軍車專用道,徹底解決軍車在馬路上同普通群眾混在一起、行駛不暢的問題。嚴禁社會車輛在早六點至後半夜兩點之間走軍車道,違者處五百元罰款。有社會車輛心存僥倖,晚九點後誤入軍車道影響出來吃宵夜、去洗腳的軍車,視情節吊銷駕駛證。

第二,在郊區徵地建專用場所,有警燈警報器的軍車必須定期來此地訓練亮警燈、鳴警報。場地建設必須標準化:每個車位正前方豎一面鏡子,讓司機凝視自己車頂的爆閃;圍牆必須強化回音效果,讓司機聆聽警報器的緊密節奏,每次訓練務必超過四小時,讓士兵充分找到自己傲視群雄的感覺。

第三,建議商業部門調整規劃,將名店、特色店開到軍營門口,解決軍官長途奔襲吃飯、放鬆的問題,緩解城市交通的壓力,為城市軍隊的雞地屁做出貢獻。

第四,地方有關部門應詳細記錄違章軍車,並通報軍隊,違章最多的人肯定是執行緊急公務最多的人,不能讓這種先進典型被埋沒,一定要根據違章紀錄公開表彰。

第五,加強學習,提高素質。一定要讓戰士退伍之前明白:雖然你穿上了軍裝,但你依然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你也是一個鼻子兩個眼,開車違章除了素質低下,目無群眾,給部隊帶來不良影響以外不能說明任何問題,在群眾眼裡,抗洪救災時你是英雄,在路上違章你就是個傻逼。

通篇都挺好,但我不贊同他最後一句對軍車突然不敬的粗魯態度。

趨同效應:好兵變痞的過程

我還想補充一點,有的小兵或牌子、級別不夠牛的軍車,本來挺老實,一看同類都奮勇違章,而且沒有後果,立馬無師自通。前幾年我見過一輛甲N牌子的軍車,從雙清路他們軍營出來挺規矩,紅燈停、綠燈行,上了五環也沒發瘋,跟在我車後循規蹈矩。到北上八達嶺高速進口了,塞車了,那夥計還跟著。我在副座上,我哥們兒看看後視鏡,笑笑說:一看就是個生瓜蛋子(即不成熟的意思)。我說,是不是旁邊有當官的呀?哥們兒說沒有。正聊著,貼路肩連續蹭過去倆軍車,這小子動心了,在第八輛白牌車溜過去之後,他終於失去了定力,扭搭扭搭掰出來,跟在第九輛同類後邊走了。

所以我們廣大社會司機達成了一致看法:不違章不是好軍車,哪天哪輛軍車不違章,一準兒是兵哥的腦袋被門夾了。換句話說,軍車就是違章,違章就是軍車,同義語詞典裡應該收進新詞條「軍車=違章」。

如果讓我形容被百姓深惡痛絕的軍車,那就像城市道路上的路障,或者乾脆就是醫學上的不治之症——牛皮癬。

我曾經和朋友說,誰能把軍隊和軍車從城市趕出去,一定會高票當選新國家主席和百姓汽車俱樂部主席。因為不這樣,就不能練出打勝仗的兵,也不能還給人民安寧。不過前提是,這位主席是人民的票箱子里長出來的,不是黨的槍管子裡蹦出來的。只可惜,這事幾十年來一直被冰凍在中國人民的夢裡。◇

本文轉自第192期【新紀元週刊】
http://mag.epochtimes.com/b5/194/8546.htm

相關新聞
中國「和諧社會」的末世亂象(3)
重慶饅頭店起名「鬧饑荒」被和諧
【熱點互動】中國「和諧社會」的移民潮
姜維平:塔上的「和諧社會」還能支撐多久?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菅義偉記者會:應對中共挑戰
【新聞大家談】拜登大動作習不安?港9人獲刑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未解之謎】三星堆文明究竟源自哪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