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军车撞瘪“和谐”墙

九天剑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10月06日讯】编者按:和平时期,伦敦、巴黎、纽约、东京这些国际都市里,长年累月见不到一辆军车。也不知道中国是不是天天在打仗,满街窜的军车多如旱天的蝗虫……

中国大陆这块地方,是外国人民最闹不明白的一块地方。

就拿军车来说吧。只要有军队,当然就会有军车。你看好莱坞战争大片,军车威猛如变形金刚,势不可挡,可那是战争。中国奇就奇在六十年没发生战争,可城市街道上军车却多如蝗虫,顶着螫人眼的红蓝灯、警笛威儿威儿叫得闹心,个个猛如坦克,头回见到的还以为第三次世界大战打起来了,知情的都明白屁事没有。

军爷们的完美表现

伦敦、巴黎、纽约、东京这些国际都市里,长年累月见不到一辆军车,哪天冒出一部拉着警笛驶过的军车,开车的百姓都会像听到口令似的滑到路边让行,不约而同的行注目礼,心想“怎么,有情况?”因为这事太罕见。

中国就不同了,军车多到没人尊重,就像当官的新泡了五奶六奶没人尊重一样,北京是个代表。不信您在环路上瞅瞅:你叫你的,我走我的,没人给军车让路,甚至故意不让。私下问过军界的朋友,一脸坏笑答:“没正事,横呗”。话说回来,即便真有事,我让得过来吗?都让,我就别走了。不夸张的说,军车就像早年冬储大白菜似的,论堆儿搓,北京街上跑的几百万辆车,每十辆车里就能抓出一两辆军牌车,跳蚤多了,老百姓也疲了,懒得捏它。这就形成越不让它,叫唤的越欢,叫唤的越欢,越没人让的怪圈,这帮家伙也乐得把紧急停车道变成军车专用道。党占山为王,党卫军占道为王,匹配。这让我想起“狼来了”的故事,哪一天帝国主义敌对势力真打进来,党军准得毁在平时的军车作秀上。

再说了,上下班时间,车密得跟多米诺骨牌似的,老实排着都像蜗牛列队游行,你拉警笛有用吗?上班族本来就心急火燎的,再加上这些蝗虫级的军车捣乱,不欠骂吗!再说了,军队不在山里练兵,常年泡在城里有这个必要吗?你又不是宫里的太监。

有一次我堵在航天桥上,亲眼见我前面一敞篷吉普上下来一胳膊上刺青的哥们儿,一脸怒气走到我后边“北K”字头响着警笛的军车前,指着车里的小兵大吼:“你丫叫丧哪!把你丫这玩意儿闭了,再叫小心老子把你丫扔桥下去!”车上小兵瘪了瘪嘴,一看那哥们儿胳膊根儿太壮,滋扭(北京当代方言:不服的意思)可能会下场很惨,不情愿地关了警报器。老哥一边走回车上,一边骂:这帮兵痞子真欠揍,差点把老子心脏病叫犯了!

想想那小兄弟昨天在村外刨土坷垃时挺朴实,今天进城穿上这身绿皮,马上了得!哪位首长再看走了眼,分配小兄弟学开小车,霍~,这不旱地拔葱嘛!那个虚荣啊,这回可骑到大城市人民头上了哈!

当然这只是说的军车心态,大兵们的表现就更优秀了。网上有一篇〈我为军车违章鸣不平〉的文章是这样“夸”他们的:

鸣不平一,军人多来自广袤的农村。那里辍学比例居高不下,要求农村孩子具有城市孩子一样的素质是不现实的。城市孩子从小就接受交通安全教育,知道“过马路,左右看,要走人行横道线”。开车的战士,对交通安全的理解还不是十分透彻,素质的提高是需要时间的,他当兵就短短的两年,还不能完全适应城市生活,所以屡屡违章不算过分。

鸣不平二,军队的小汽车,都是不同级别首长的坐车,非要和普通百姓一样在路上堵着,是对国家安全的亵渎。虽然是和平年代,国防异常稳固,但敌对势力仍蠢蠢欲动,这就要求我们不太先进的军队指挥系统,须通过军车违章来提高传递资讯的速度,难道大家忘了“理解万岁”吗?

鸣不平三,指责军车乱响警报,我认为是不负责任的。大家想想,我国的军费非常少,省吃俭用购买警灯警报器,你不让用,这不是浪费资源吗,要知道,这种电子设备经常不用会老化失灵,成千上万的设备失灵,谁敢承担责任?


长安街上逆向行驶的军车。(阿波罗新闻网)


更精彩的还有他的五大创意:

第一,开辟军车专用道,彻底解决军车在马路上同普通群众混在一起、行驶不畅的问题。严禁社会车辆在早六点至后半夜两点之间走军车道,违者处五百元罚款。有社会车辆心存侥幸,晚九点后误入军车道影响出来吃宵夜、去洗脚的军车,视情节吊销驾驶证。

第二,在郊区征地建专用场所,有警灯警报器的军车必须定期来此地训练亮警灯、鸣警报。场地建设必须标准化:每个车位正前方竖一面镜子,让司机凝视自己车顶的爆闪;围墙必须强化回音效果,让司机聆听警报器的紧密节奏,每次训练务必超过四小时,让士兵充分找到自己傲视群雄的感觉。

第三,建议商业部门调整规划,将名店、特色店开到军营门口,解决军官长途奔袭吃饭、放松的问题,缓解城市交通的压力,为城市军队的鸡地屁做出贡献。

第四,地方有关部门应详细记录违章军车,并通报军队,违章最多的人肯定是执行紧急公务最多的人,不能让这种先进典型被埋没,一定要根据违章纪录公开表彰。

第五,加强学习,提高素质。一定要让战士退伍之前明白:虽然你穿上了军装,但你依然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你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开车违章除了素质低下,目无群众,给部队带来不良影响以外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在群众眼里,抗洪救灾时你是英雄,在路上违章你就是个傻逼。

通篇都挺好,但我不赞同他最后一句对军车突然不敬的粗鲁态度。

趋同效应:好兵变痞的过程

我还想补充一点,有的小兵或牌子、级别不够牛的军车,本来挺老实,一看同类都奋勇违章,而且没有后果,立马无师自通。前几年我见过一辆甲N牌子的军车,从双清路他们军营出来挺规矩,红灯停、绿灯行,上了五环也没发疯,跟在我车后循规蹈矩。到北上八达岭高速进口了,塞车了,那伙计还跟着。我在副座上,我哥们儿看看后视镜,笑笑说:一看就是个生瓜蛋子(即不成熟的意思)。我说,是不是旁边有当官的呀?哥们儿说没有。正聊着,贴路肩连续蹭过去俩军车,这小子动心了,在第八辆白牌车溜过去之后,他终于失去了定力,扭搭扭搭掰出来,跟在第九辆同类后边走了。

所以我们广大社会司机达成了一致看法:不违章不是好军车,哪天哪辆军车不违章,一准儿是兵哥的脑袋被门夹了。换句话说,军车就是违章,违章就是军车,同义语词典里应该收进新词条“军车=违章”。

如果让我形容被百姓深恶痛绝的军车,那就像城市道路上的路障,或者干脆就是医学上的不治之症——牛皮癣。

我曾经和朋友说,谁能把军队和军车从城市赶出去,一定会高票当选新国家主席和百姓汽车俱乐部主席。因为不这样,就不能练出打胜仗的兵,也不能还给人民安宁。不过前提是,这位主席是人民的票箱子里长出来的,不是党的枪管子里蹦出来的。只可惜,这事几十年来一直被冰冻在中国人民的梦里。◇

本文转自第192期【新纪元周刊】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4/8546.htm

相关新闻
中国“和谐社会”的末世乱象(3)
重庆馒头店起名“闹饥荒”被和谐
【热点互动】中国“和谐社会”的移民潮
姜维平: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学生坠楼扯出案外案 中共统台5部曲
【探索时分】辽宁号出海 海军副参谋长出事
【拍案惊奇】中共欲房产税试点 共军练抢滩登陆
【预告】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珍言真语】袁弓夷:袭梁珍应是中共610指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