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我所看到的草原沙化(下)

人氣 7
標籤: ,

【大紀元2月19日訊】現在沙化的進度非常快,快得簡直不可想像、無法預測。有一家磚房才蓋了七年,沙子已經上到了房頂,屋子已經被沙子埋掉了……

內蒙古草原還有許許多多地下資源,比如煤炭、銅、鐵、鉛等各種礦物。中共掌握政權後對內蒙古的地下資源不斷地探索。我在那個村子的時候,就來過很多地質隊,這個山那個山的到處鑽孔。

如果什麼也沒發現還挺好,一旦發現有什麼東西,那就壞了。首先要試挖,試挖的時候挖的洞都是很深的,有的像井一樣往下挖十幾米深,有的像隧道一樣橫著挖幾十米深。試挖之後發現沒有必要繼續挖了,那個坑就那麼放著。現在內蒙古草原上,這種山洞很多。要是發現有什麼東西,那就更糟了,整個山甚至很大一片草原就會受到永久性的毀滅。霍林河煤礦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那個毀壞的程度相當嚴重,在Google Earth上都能看的出來,挖的像蜂窩一樣。


內蒙的煤礦。(Getty Images)

找到礦了之後,那裡要住進礦工,運輸礦物還得鋪設鐵路。為了運輸霍林河煤礦的煤炭,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從通遼開始修了一條鐵路,那個鐵路正好通過我們村子。修鐵路不僅是鐵路本身占很多面積,為了填埋那些低凹的地方,周圍很大一片土地都得挖開。有的地方挖的很深,從地下出水,都成了小泡子了。我們村子旁邊就有這樣的泡子,剛形成的時候,夏天孩子們在那裡洗澡、釣魚,後來人們往那裡丟棄死狗、死豬什麼的,那裡就變成臭水池子了。

修鐵路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傷害動物,牛、羊這些動物一拐一瘸的很多,甚至有不少被撞死壓死的。有一次火車在一個叫新艾裡的村子壓死了一條驢,整個村民拿著鐵鍬鐮刀截住了火車,最後警察來把領頭的抓走了。當時,這種事情在草原上經常發生。

牧民失去草地 得到炸藥

當然,直接受害最大的還是礦區附近的牧民了。據說,他們不僅失去了草地,連地下資源也被搶空了,現在每天都有上千車皮的煤炭從霍林河煤礦運出去,運到通遼後用於火力發電。而那些電跟霍林河煤礦周圍那些失去草原和地下資源的牧民沒有任何關係,他們得不到絲毫的利益。

地質隊對草原的破壞還有另一個貢獻,他們給草原人民帶去了一個「文明禮物」──炸藥。搞試挖或開礦的時候,需要用炸藥。這些炸藥流入農民手裡後,拿它來炸河裡的魚。據我父親說,一九五零年代他們剛進入內蒙古的時候,霍林河裡有很多魚,那些魚都非常大,魚在水裡玩耍的時候,到河邊來喝水的馬群都會嚇跑。一九七零年代上旬的時候,我在河裡也釣過二斤重的鯰魚,可是,開始用那個炸藥之後,河裡的魚很快的就沒有了。

河裡的魚也是一群一群的生活,到了秋天河裡的魚就準備過冬,它們就成群成群的聚集在相對水深的地方。說是深,最深也都不會超過三米,一般都是兩米多深。到秋天的時候因為降雨量少,河水就變得清澈,水量也少,站在河岸就可以能看到河底。那些人就找個魚多的地方,給導火線點上火後把炸彈扔到水裡,一炸那一群魚就幾乎死光,連魚苗都不剩。炸彈炸開後,他們就在下游水淺的地方撈一些漂下來的魚。其實,漂下來的只是一小部分,而且都是小的,大的都不漂下來,都在原地的水底下。那時我們經常跟著那些人,等他們走了之後我們再下去撈,有的時候能撈出二、三十斤魚。

沙化快速 七年前蓋的磚房已掩埋

以上這些都是在二、三十年前我親自看到的,那麼,現在的情況又是如何呢?今年春天,在日本NHK電視台播放了中國黃砂問題節目,是北海道酪農大學的星野教授和NHK合作拍攝的。星野教授用衛星探測器在上空拍照,NHK電視台到內蒙古庫倫旗的現場去地面拍攝。衛星拍到的照片是草原呈馬賽克狀,地面人看到的是草原被個人承包後用鐵絲網隔開保護。沒保護起來的地方因為過度放牧已經變成了沙漠,用鐵絲網保護起來的地方因為長滿草而變成了荒地。如前所說,草原上的任何生物都不能孤立存在,必須跟其他生態保持平衡才能健康地存在下去。那些變成荒地的草地,因為失去了草原的功能,也已經開始逐漸沙化。

現在沙化的進度非常快,快得簡直不可想像、無法預測。有一家磚房才蓋了七年,沙子已經上到了房頂,屋子已經被沙子埋掉了。星野教授說:「沒有一個傻瓜明知道七年後被沙子埋掉還在那裡蓋房子的,這個沙漠化的速度有多快吧,七年後變成什麼樣都預測不了。」

這種行為對草原的破壞,我們這樣的外行人是很難知道的,可是祖祖輩輩居住在草原上的蒙古人是很清楚的,所以他們一直反對開發那個地方。中國在七十年代末開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後,開始全面向西部進軍,美其名曰說是開發西部。一九八一年末蒙古族學生上街遊行抗議開發內蒙,當時中共給他們扣的帽子是他們要搞內蒙獨立,就把學生給鎮壓下去了。現在快三十年過去了,誰對誰錯已經有答案了,可是失去的東西永遠回不來了。

日韓內蒙植樹 對沙化有害無益


日韓協助在內蒙植樹試圖減緩沙化速度,殊不知翻開土地只會加速沙化進程。(Getty Images)

現在,日本和韓國都有人研究解決中國沙漠化的問題,甚至有些人還到中國去植樹,想幫助中國治理沙漠。想法是很好的,可是行為卻不可取。這種做法不僅改變不了中國的沙漠,反而給中共打氣,中共會把這些人的所作所為當做對自己的支持,它會跟國民說:「你們看看,外國人都來幫助我們了,這是因為我國政府跟外國搞好關係的原因,你們得感謝政府。」

其實,外國人研究中國沙漠化問題的方向和採取的解決辦法都是錯誤的。為什麼這麼說呢?我舉一個例子,二零零三年我在日本參加過一次「日中韓青年環境研究會」,當時日本環境省的鈴木先生講中國治理黃砂的問題。他一邊用投影機放著照片(那些照片好像是從互聯網上下載的),一邊講解通過植樹造林治理沙漠的辦法,最後拿出來的照片都是綠葉茂盛的、半腰那麼高的矮樹。他的意思是採取這種方法可以治理沙漠,效果很好。

其實,那位先生根本不懂草原的事情,真實情況跟他講的不一樣。剛開始植樹之後,如果正趕上氣候好的年頭,可能會變成那個樣子。可是,那種好景不會長久,再過兩年就不是這樣了,那些樹都會枯乾的。因為在內蒙古連續兩三個月不下一場大雨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那些樹早晚都得旱死。即使不旱死,冬天下一場大雪的話,會被牛、羊、驢那些動物給吃掉的。那些動物很能吃的,特別是毛驢子,能把楊樹皮都啃下來的。

再說,如果植樹能夠解決草原沙化的問題,中國的黃砂問題根本就不會出現了,因為中國已經搞了三十多年的植樹,植樹累計面積都超過國土面積了,可是隨著植樹面積增加,沙漠化的速度就越快,沙漠面積也越來越大。為什麼呢?其實,生活在草原上的人們都知道,往沙漠裡種樹是白費勁的,那裡根本就不會長樹的。不但樹不長,反而加速了沙化的速度。因為沒有沙化的地方不用你去種樹,已經變成沙漠的地方你也不會去種樹,你種樹的地方肯定是即將要沙化還沒有完全沙化的那些半沙漠化地方。你要不去動它,它可能多保持兩年,你一去動它,就跟那個挖藥材的一樣了。樹沒長成,反而把地給翻開了。

根本問題在中共

以上我所講的東西幾乎都是我所親自經歷過的,有些事情看起來很小,甚至小到不值得一提。但是,正是因為事情看起來小而被忽視,才達到了今天無法挽回的結果。其實,很多問題當時就完全可以防止發生的。比如,耕地的問題,並不是內蒙古所有的地方都不能種地,有些甸子是可以種地的,那些地方的土質黏性很大,要利用好了不會變成沙漠的。政府要採取措施,防止開墾那些沙性很大的土地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政府採取了相反的措施:鼓勵農民到處去開荒。

農民燒柴的問題也是,當時搞集體生產的時候,秋天收割來的稻子都搬到村裡的打穀場。打場後的那些稻草場院裡有的是,堆成一個小山。那些東西一直堆到第二年的秋天,要秋收打場清掃場院的時候,那些東西都腐爛了。那些稻草要分給農民當燃料都是可以的。但是,當時沒有那樣做,因為那是集體財產。現在那裡也住著農民,他們就燒那些稻草,不也能生活嗎?

那些藥材也是,中國好像歷朝歷代都沒有出現過在全國範圍內大量收購藥材的事情。其實並不是所有的藥草都有同樣的藥效,根據藥草年齡的不同,藥效也不一樣。過去我認識一個民間的老中醫,他經常到山上親自挖藥材,他說從醫藥公司買來的藥效果不好。也許是吧,我們挖藥材的時候,不管大小見到就挖,而且有的藥材需要扒皮的,就泡在水裡之後,穿著靴子上去踩。這種做法可能會影響藥效。所以,國家大量收購藥材,不僅採不到需要的藥材,反而把整個藥材資源給浪費了。

野生動物也是,雖然國家有法律禁止,但是,那些打馬鹿的人中卻有警察。我有一些警察朋友,經常聽到他們上山打豹子的故事。所以,國家有法律有政策也沒有用,制定法律、執行法律、違反法律、監督執法的人都是那一夥人,都是中共的幹部。這才是根本的原因。◇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57期【生態環境】欄目 (2010/01/21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b5/159/7494.htm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國北方劇烈降溫 新疆低溫零下40℃
內蒙呼倫貝爾降至-47.5℃ 全國之最
暴雪嚴寒席捲北半球 冰封內蒙列車
中國氣溫跌至入冬最低  南方8省區拉警報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七一風聲鶴唳 中共發滅門威脅
【遠見快評】董經緯傳聞VS習宣誓 中紀委恐嚇
【新聞看點】炒顧順章叛黨 中共將對誰下手?
【秦鵬直播】美發警告 中共百億大外宣為何慘敗
【探索時分】暗劍無人機嚇壞美軍?吹15年無影
【重播】美副防長參加第六屆國防科技峰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