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對比 專家分析大陸疫情

人氣 61
標籤:


十三億人口的中國,感染甲流死亡的只有四百人?!這個誇張的數據,不僅顯示中共隱瞞死亡疫情的詭計,更突顯中國衛生監測系統異常薄弱。透過專家抽絲剝繭的分析,大陸疫情的實況逐漸被勾畫出來。

今人們最關心的是到底中共隱瞞了多少死亡疫情。由於大陸將疫情資料當成「國家機密」,外界只能根據一些失真的數據來推測猜想,但也有專家能利用其專業知識,從各種潛在數據的蛛絲馬跡中,找到探尋真相的鑰匙。由於美國疫情數據較為完整透明、具有權威性,我們不妨利用中美疫情對比,來勾畫大陸疫情的總體輪廓。

美估算死亡人數是更準確的紀錄法

十二月十日美國政府衛生官員宣布,根據全國的統計資料估算,從四月至十一月中旬,美國民眾因感染甲流死亡人數已達一萬名,約六分之一(五千萬人,約15%的總人口)民眾已被H1N1病毒感染。然而當時美國流感監測系統統計顯示,截至十一月二十八日,美國一共有四萬零三百九十九人因流感住院,一千九百二十九人因流感死亡。很多人都不理解美國政府公布的這一萬死亡人數從何而來。

美國國立衛生院(NIH)的病毒學專家胡宗義博士在接受《新紀元》採訪時介紹說,目前醫院公布的數據是經過複雜的實驗室檢驗確診的病例,都比實際情況低。由於種種實際原因,不可能每個被感染的患者都有機會得到確診。比如人得病了,他不一定去醫院,而是在家休息,或自己服藥。即使到醫院看病的,也有沒做甲流檢查的,現有的快速診斷檢測準確率不高,樣本採集及處理過程中出現問題等,這些都會導致實際病人數高於醫院檢測到的數據。

因此,最後估算數據要考慮所有的這些因素對統計數據加以校對,以盡量反映實際真正的疫情爆發與流行情況。於是美國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對美國甲流流行病特點做了統計學研究,得到以下估算模式:

確診人數×79=實際感染人數(即每個H1N1確診病例代表有七十九人被感染);住院人數×2.7=實際甲流住院人數;死亡人數/住院人數=甲流死亡率(目前美國是6%),所以估算實際甲流死亡人數=住院人數×2.7×6%;目前所公布美國死亡一萬人就是從這一公式計算得到的。

公開才不會引起民眾恐慌

幾十年來,美國衛生部門利用流感監控系統,常年監視著流感的五大類指標,其中包括流感病毒類別比例調查、流感樣就診比率調查、普通死亡率調查、流感住院率調查和各州流感分布和等級調查。這五大指標的數據分別來源於不同的獨立單位,用以交叉驗證以確保其準確性。

對於疫情公告,奧巴馬十月二十四日宣布進入「全國緊急狀態」,這是自一九七六年美國國會授權總統有此權利,第一次因公共衛生危機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美國強大的科技實力、高效透明的政策,加上「先治病、後收錢」等醫療保障制度,都增強了民眾對流感的認識及防治機制。目前人們普通認為:公開疫情才是給老百姓最大的定心丸。



十月二十三日,洛杉磯Encino社區第一家公共H1N1流感疫苗衛生所醫護人員正在為民眾接種疫苗。(Getty Images)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大陸對疫情的統計混亂及隱瞞。十二月十一日中共衛生部宣稱,全國流感病例中甲流病例已達91%。這等於變相承認了中共隱瞞甲流初期時的關鍵時刻,聽任病毒肆意傳播,直到甲流病毒占流感病例的91%了,才宣布大陸全面爆發了甲流疫情。

大陸統計缺乏科技常識

在美國一家生物公司從事甲流疫苗研究的李博士(James
Lee)對《新紀元》表示,這次甲流病毒傳播的速度史無前例,傳遍全球只用了六周,過去一種流感病毒需要六個月時間。目前中國官方報告十一萬人感染甲流,四百多人死亡(截至十二月十六日),「這個數據絕對是不真實的。」假如真的只有十一萬人感染,這在十三億人口的大國,人們不會有任何感覺的,根本覺察不到,官方也不會稱其為流行病。事實上現在大陸醫院甲流患者人滿為患,人心惶惶。

在美國一個非官方甲流統計網站上(http://www.flucount.org),中國甲流死亡率0.33/百萬,全球排名約一百二十名,而美國約16/百萬,排名第六,同樣人群的香港為6.42/百萬,排名三十二。李博士表示,大陸平均醫療條件和衛生水平遠遠低於美國和香港,怎麼可能大陸死亡率低得這麼離譜呢?讓專業人士來看,這只能說明中國的衛生監測系統非常薄弱,病例統計都搞不準確,如何防治?他還質疑,近來官方報告的數字猛增,似乎是給國內外人士看的,只希望大家相信,如果再壓著不報,又要成「國際笑話」了。

美國計算流感死亡率是按照「超量死亡率」這個國際通用概念,跟中國的統計方式大不相同。流感病毒往往會嚴重影響原本患有其它疾病的患者的健康,這些慢性病患者如果不遇上流感流行,本來可能繼續生活許多年,但遇上流感,其中相當一部分人都可能患上流感並死亡。對於他們的直接死因,醫生可能仍報告為心血管病、高血壓等,但死亡的根本誘因應定為流感。

這樣在每周/每月/每年的死亡人數統計曲線上,如果突然出現一個明顯增高的死亡高峰,而且在時間上與流感流行相吻合(可合理推延一至二周),則通過與歷年相應資料的比較,超出正常死亡人數的「超量死亡」都可認為是流感所致。

目前美國每年三點六萬人死於流感,而中國只把沒有基礎病變的人突然死於流感的才算成流感死亡人數,所以中國衛生部公告的二零零七年中國流感死亡人數為兩人,二零零八年為三人,直到今年十一月六日,中共才在國際壓力下改變統計方法。如今流感在中國還只是被列入丙級傳染病,此類病的發病數字和死亡病例都無需報告。北京協和公共衛生學院院長黃建始認為,「中國對於生命統計落後美國起碼要五十年。」

專家:兩千八百萬患者需服達菲

對於目前大陸甲流死亡四百多人的官方數據,很多大陸專家也同樣持懷疑態度。中國工程院專家堅持認為,高峰時大陸將有一點三億至二點六億人感染,占總人口的10~20%;其中八百萬到一千七百萬名患者需要住院治療。假如按照美國的估算方式,取八百萬和一千七百萬住院病人的中值一千三百萬,則1,300萬×2.7×6%=210萬,那疫情高峰時估計大陸將有兩百一十萬人死亡。

衛生部甲流臨床專家組副組長席修明呼籲說:「各省要按照人口總數2%的比例,盡快申請從中央儲備中調撥『達菲』」。2%的人口這意味著全國可能有兩千八百萬重症感染者,服用一般藥物都無效,只有依靠甲流特效藥達菲才能緩解病情。

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警告。在這兩千八百萬的重症患者中,哪怕按美國住院患者6%的死亡率,全國也有一百六十八萬人死亡。

官方將死亡數據隱瞞二十多倍

至於目前大陸甲流疫情現狀,特別是真實死亡人數,有官員稱之為「絕密」,大醫院的醫生、甚至疾病防治中心的普通人都無法知道實情。但從一些官方措施中人們也能感受到形勢的嚴峻。

十二月初,瀋陽市政府要求每家三級以上綜合醫院至少騰出五十張病床用來收治甲流重症病患,山東甚至將徵用賓館和學校作為集中收治甲流病人的場所,北京各醫院的發熱門診早就七天二十四小時輪流轉,目前還將增設一批收治甲流重症病人的醫院。

關於大陸甲流死亡人數,我們有幾種推測方式:假如美國的疫情跟大陸類似:三億人口的美國甲流死亡了一萬人,那十三億人口的中國已被甲流奪走四點三三萬人的性命。或我們利用香港的數據來類推大陸情況。截至十二月十日,七百萬人口的香港死亡四十三例,則十三億人口的大陸就已死亡七千九百八十六人,無論是四萬多還是近八千,這些都絕非目前官方公布的三百二十六人,顯然,官方至少隱瞞了二十四倍多的死亡人數。

借鑒美國的計算方法:以北京官方數據為例。截至十一月二十九日,北京確診病例九千兩百零七例,其中住院治療三千三百一十九人,死亡二十八人。那北京的估算死亡人數:3,319×2.7×6%=538人,這個數字是官方報的近二十倍。北京應是全國醫療條件最好的地方,其它地方漏報會更多。


十二月二日,北京地鐵裡帶口罩的乘客。(AFP)

再以軍隊為例。據新唐人電視台記者十二月十一日採訪報導,近期大陸各大軍區總醫院急診科都人滿為患,醫生護士非常緊張、繁忙。廣州軍區總醫院醫生說,他們每天接受三、四十個重症病人。病患大多基層醫院治不好的,病情嚴重的才送到總醫院來。濟南軍區總醫院則表示,他們每天最多新收治五十個到六十個重症患者,他們都有特殊的疫情處理,由專車送來就診。成都軍區總醫院醫生則說,「高度反應的全部都送到五四七醫院去隔離,具體的他們那邊沒有反饋訊息給我們。」

中國現有七大軍區一百萬人,其中北京軍區(人數四十萬),瀋陽軍區三十五萬,濟南軍區三十萬,南京軍區三十二萬,廣州軍區二十一萬,蘭州軍區二十八萬,成都軍區二十五萬。如果廣州軍區每天有三十多重症病人住院,一個月三十天,這樣依美國算法估計每月死亡人數:30×30×2.7×6%=145人,從九月至今三個月,四百三十七人死亡。由此我們可以大概推算出,中共軍人可能至少有上千人死於甲流。

錯過黃金治療期 死亡率將劇增

目前人們最關心的是大陸甲流到底死了多少人,官方稱只有四百多人死亡,毫無疑問這是被大大隱瞞了的虛假數據。有消息稱,十二月初,遼寧省在處級以上幹部會議上透露,該省有四百萬流感患者,其中甲流患者占80%,死亡率1%,也就是說,僅遼寧一省的甲流死亡患者就達三四萬,全國至少上百萬了。

對此胡宗義博士分析說,由於很多數據被掩蓋,目前很難具體分析大陸疫情死亡情況,但從大陸疫情防範措施的諸多漏洞上看,1%的感染死亡率也不是不可能的。這次新流感除了傳染性極強外,其易感人群也跟過去不一樣。以往流感死亡病例主要集中在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而這次主要是中青年,十八至六十四歲的患者占了75%以上,而且發病急、重症率高,治療不及時很容易死亡,因為治療流感是沒有特效藥的,只有相對有效的一些藥物,能輔助阻止病毒的繁殖,關鍵還是看個體的免疫力強弱。用藥越早越好,否則當病毒在人體內繁殖多了,就很難治療了。

據《新紀元》調查,由於官方隱瞞疫情,很多民眾都不知道得了「感冒」會死人,結果錯失了最佳治療時間,使很多原本能治療好的人失去了生命。重症甲流患者的黃金治療時間一般在四十八小時,最好是三十六小時內,之後藥物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

由於個體間差異,有的人感染了甲流,過幾天不吃藥也能抵抗過來,但有的人就會出現嚴重的病變,甚至生命危險。一般甲流重症病人發病很急,從開始發燒到死亡,很多只有二至三天時間,特別是農村和城裡看病難的人,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人就沒了。目前在大陸治療輕症甲流需要花費六百元人民幣,重症則需要七八萬人民幣,而重慶一個重症病人花了十七萬。由於擔心醫藥費太貴,很多人對於類似「感冒」的甲流也採用拖的辦法,不治療,或吃點普通感冒藥,結果延誤的病情,即使去醫院的,也有很多誤診情況,這就大大增加了大陸甲流的死亡率。

中共掩蓋疫情,實質就是在變相殺人。胡博士最後指出,民眾只有認識到重症甲流的危害性,及時治療,才能有效減少死亡,徹底公布疫情,這是中國的當務之急,否則不但危害中國人,也危害全世界。◇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北京五計襲美 中共家族決戰?
【秦鵬直播】拜登後院起火?開除福奇成熱詞
【時事縱橫】川普人氣超夯 臉書遭群攻認慫?
【解密時分】殉爆之王——蘇式坦克T-72
【財商天下】污染王變身環保王 中共奪氣候霸權
【珍言真語】湯偉雄:拒「安心出行」結束健身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