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对比 专家分析大陆疫情

人气 61
标签:


十三亿人口的中国,感染甲流死亡的只有四百人?!这个夸张的数据,不仅显示中共隐瞒死亡疫情的诡计,更突显中国卫生监测系统异常薄弱。透过专家抽丝剥茧的分析,大陆疫情的实况逐渐被勾画出来。

今人们最关心的是到底中共隐瞒了多少死亡疫情。由于大陆将疫情资料当成“国家机密”,外界只能根据一些失真的数据来推测猜想,但也有专家能利用其专业知识,从各种潜在数据的蛛丝马迹中,找到探寻真相的钥匙。由于美国疫情数据较为完整透明、具有权威性,我们不妨利用中美疫情对比,来勾画大陆疫情的总体轮廓。

美估算死亡人数是更准确的纪录法

十二月十日美国政府卫生官员宣布,根据全国的统计资料估算,从四月至十一月中旬,美国民众因感染甲流死亡人数已达一万名,约六分之一(五千万人,约15%的总人口)民众已被H1N1病毒感染。然而当时美国流感监测系统统计显示,截至十一月二十八日,美国一共有四万零三百九十九人因流感住院,一千九百二十九人因流感死亡。很多人都不理解美国政府公布的这一万死亡人数从何而来。

美国国立卫生院(NIH)的病毒学专家胡宗义博士在接受《新纪元》采访时介绍说,目前医院公布的数据是经过复杂的实验室检验确诊的病例,都比实际情况低。由于种种实际原因,不可能每个被感染的患者都有机会得到确诊。比如人得病了,他不一定去医院,而是在家休息,或自己服药。即使到医院看病的,也有没做甲流检查的,现有的快速诊断检测准确率不高,样本采集及处理过程中出现问题等,这些都会导致实际病人数高于医院检测到的数据。

因此,最后估算数据要考虑所有的这些因素对统计数据加以校对,以尽量反映实际真正的疫情爆发与流行情况。于是美国联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对美国甲流流行病特点做了统计学研究,得到以下估算模式:

确诊人数×79=实际感染人数(即每个H1N1确诊病例代表有七十九人被感染);住院人数×2.7=实际甲流住院人数;死亡人数/住院人数=甲流死亡率(目前美国是6%),所以估算实际甲流死亡人数=住院人数×2.7×6%;目前所公布美国死亡一万人就是从这一公式计算得到的。

公开才不会引起民众恐慌

几十年来,美国卫生部门利用流感监控系统,常年监视着流感的五大类指标,其中包括流感病毒类别比例调查、流感样就诊比率调查、普通死亡率调查、流感住院率调查和各州流感分布和等级调查。这五大指标的数据分别来源于不同的独立单位,用以交叉验证以确保其准确性。

对于疫情公告,奥巴马十月二十四日宣布进入“全国紧急状态”,这是自一九七六年美国国会授权总统有此权利,第一次因公共卫生危机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美国强大的科技实力、高效透明的政策,加上“先治病、后收钱”等医疗保障制度,都增强了民众对流感的认识及防治机制。目前人们普通认为:公开疫情才是给老百姓最大的定心丸。



十月二十三日,洛杉矶Encino社区第一家公共H1N1流感疫苗卫生所医护人员正在为民众接种疫苗。(Getty Images)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陆对疫情的统计混乱及隐瞒。十二月十一日中共卫生部宣称,全国流感病例中甲流病例已达91%。这等于变相承认了中共隐瞒甲流初期时的关键时刻,听任病毒肆意传播,直到甲流病毒占流感病例的91%了,才宣布大陆全面爆发了甲流疫情。

大陆统计缺乏科技常识

在美国一家生物公司从事甲流疫苗研究的李博士(James
Lee)对《新纪元》表示,这次甲流病毒传播的速度史无前例,传遍全球只用了六周,过去一种流感病毒需要六个月时间。目前中国官方报告十一万人感染甲流,四百多人死亡(截至十二月十六日),“这个数据绝对是不真实的。”假如真的只有十一万人感染,这在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人们不会有任何感觉的,根本觉察不到,官方也不会称其为流行病。事实上现在大陆医院甲流患者人满为患,人心惶惶。

在美国一个非官方甲流统计网站上(http://www.flucount.org),中国甲流死亡率0.33/百万,全球排名约一百二十名,而美国约16/百万,排名第六,同样人群的香港为6.42/百万,排名三十二。李博士表示,大陆平均医疗条件和卫生水平远远低于美国和香港,怎么可能大陆死亡率低得这么离谱呢?让专业人士来看,这只能说明中国的卫生监测系统非常薄弱,病例统计都搞不准确,如何防治?他还质疑,近来官方报告的数字猛增,似乎是给国内外人士看的,只希望大家相信,如果再压着不报,又要成“国际笑话”了。

美国计算流感死亡率是按照“超量死亡率”这个国际通用概念,跟中国的统计方式大不相同。流感病毒往往会严重影响原本患有其它疾病的患者的健康,这些慢性病患者如果不遇上流感流行,本来可能继续生活许多年,但遇上流感,其中相当一部分人都可能患上流感并死亡。对于他们的直接死因,医生可能仍报告为心血管病、高血压等,但死亡的根本诱因应定为流感。

这样在每周/每月/每年的死亡人数统计曲线上,如果突然出现一个明显增高的死亡高峰,而且在时间上与流感流行相吻合(可合理推延一至二周),则通过与历年相应资料的比较,超出正常死亡人数的“超量死亡”都可认为是流感所致。

目前美国每年三点六万人死于流感,而中国只把没有基础病变的人突然死于流感的才算成流感死亡人数,所以中国卫生部公告的二零零七年中国流感死亡人数为两人,二零零八年为三人,直到今年十一月六日,中共才在国际压力下改变统计方法。如今流感在中国还只是被列入丙级传染病,此类病的发病数字和死亡病例都无需报告。北京协和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黄建始认为,“中国对于生命统计落后美国起码要五十年。”

专家:两千八百万患者需服达菲

对于目前大陆甲流死亡四百多人的官方数据,很多大陆专家也同样持怀疑态度。中国工程院专家坚持认为,高峰时大陆将有一点三亿至二点六亿人感染,占总人口的10~20%;其中八百万到一千七百万名患者需要住院治疗。假如按照美国的估算方式,取八百万和一千七百万住院病人的中值一千三百万,则1,300万×2.7×6%=210万,那疫情高峰时估计大陆将有两百一十万人死亡。

卫生部甲流临床专家组副组长席修明呼吁说:“各省要按照人口总数2%的比例,尽快申请从中央储备中调拨‘达菲’”。2%的人口这意味着全国可能有两千八百万重症感染者,服用一般药物都无效,只有依靠甲流特效药达菲才能缓解病情。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警告。在这两千八百万的重症患者中,哪怕按美国住院患者6%的死亡率,全国也有一百六十八万人死亡。

官方将死亡数据隐瞒二十多倍

至于目前大陆甲流疫情现状,特别是真实死亡人数,有官员称之为“绝密”,大医院的医生、甚至疾病防治中心的普通人都无法知道实情。但从一些官方措施中人们也能感受到形势的严峻。

十二月初,沈阳市政府要求每家三级以上综合医院至少腾出五十张病床用来收治甲流重症病患,山东甚至将征用宾馆和学校作为集中收治甲流病人的场所,北京各医院的发热门诊早就七天二十四小时轮流转,目前还将增设一批收治甲流重症病人的医院。

关于大陆甲流死亡人数,我们有几种推测方式:假如美国的疫情跟大陆类似:三亿人口的美国甲流死亡了一万人,那十三亿人口的中国已被甲流夺走四点三三万人的性命。或我们利用香港的数据来类推大陆情况。截至十二月十日,七百万人口的香港死亡四十三例,则十三亿人口的大陆就已死亡七千九百八十六人,无论是四万多还是近八千,这些都绝非目前官方公布的三百二十六人,显然,官方至少隐瞒了二十四倍多的死亡人数。

借鉴美国的计算方法:以北京官方数据为例。截至十一月二十九日,北京确诊病例九千两百零七例,其中住院治疗三千三百一十九人,死亡二十八人。那北京的估算死亡人数:3,319×2.7×6%=538人,这个数字是官方报的近二十倍。北京应是全国医疗条件最好的地方,其它地方漏报会更多。


十二月二日,北京地铁里带口罩的乘客。(AFP)

再以军队为例。据新唐人电视台记者十二月十一日采访报导,近期大陆各大军区总医院急诊科都人满为患,医生护士非常紧张、繁忙。广州军区总医院医生说,他们每天接受三、四十个重症病人。病患大多基层医院治不好的,病情严重的才送到总医院来。济南军区总医院则表示,他们每天最多新收治五十个到六十个重症患者,他们都有特殊的疫情处理,由专车送来就诊。成都军区总医院医生则说,“高度反应的全部都送到五四七医院去隔离,具体的他们那边没有反馈讯息给我们。”

中国现有七大军区一百万人,其中北京军区(人数四十万),沈阳军区三十五万,济南军区三十万,南京军区三十二万,广州军区二十一万,兰州军区二十八万,成都军区二十五万。如果广州军区每天有三十多重症病人住院,一个月三十天,这样依美国算法估计每月死亡人数:30×30×2.7×6%=145人,从九月至今三个月,四百三十七人死亡。由此我们可以大概推算出,中共军人可能至少有上千人死于甲流。

错过黄金治疗期 死亡率将剧增

目前人们最关心的是大陆甲流到底死了多少人,官方称只有四百多人死亡,毫无疑问这是被大大隐瞒了的虚假数据。有消息称,十二月初,辽宁省在处级以上干部会议上透露,该省有四百万流感患者,其中甲流患者占80%,死亡率1%,也就是说,仅辽宁一省的甲流死亡患者就达三四万,全国至少上百万了。

对此胡宗义博士分析说,由于很多数据被掩盖,目前很难具体分析大陆疫情死亡情况,但从大陆疫情防范措施的诸多漏洞上看,1%的感染死亡率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次新流感除了传染性极强外,其易感人群也跟过去不一样。以往流感死亡病例主要集中在六十五岁以上的老人,而这次主要是中青年,十八至六十四岁的患者占了75%以上,而且发病急、重症率高,治疗不及时很容易死亡,因为治疗流感是没有特效药的,只有相对有效的一些药物,能辅助阻止病毒的繁殖,关键还是看个体的免疫力强弱。用药越早越好,否则当病毒在人体内繁殖多了,就很难治疗了。

据《新纪元》调查,由于官方隐瞒疫情,很多民众都不知道得了“感冒”会死人,结果错失了最佳治疗时间,使很多原本能治疗好的人失去了生命。重症甲流患者的黄金治疗时间一般在四十八小时,最好是三十六小时内,之后药物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

由于个体间差异,有的人感染了甲流,过几天不吃药也能抵抗过来,但有的人就会出现严重的病变,甚至生命危险。一般甲流重症病人发病很急,从开始发烧到死亡,很多只有二至三天时间,特别是农村和城里看病难的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人就没了。目前在大陆治疗轻症甲流需要花费六百元人民币,重症则需要七八万人民币,而重庆一个重症病人花了十七万。由于担心医药费太贵,很多人对于类似“感冒”的甲流也采用拖的办法,不治疗,或吃点普通感冒药,结果延误的病情,即使去医院的,也有很多误诊情况,这就大大增加了大陆甲流的死亡率。

中共掩盖疫情,实质就是在变相杀人。胡博士最后指出,民众只有认识到重症甲流的危害性,及时治疗,才能有效减少死亡,彻底公布疫情,这是中国的当务之急,否则不但危害中国人,也危害全世界。◇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处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产?
【唐浩视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灭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新闻看点】习急武统 台军力增 美议员吁除鳄鱼
【横河观点】中共承认疫苗效差 美军蔑视辽宁号
【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起家至今走哪抢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