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做同樣的夢 蘇東坡的輪迴故事

明如會

一千年以前,蘇東坡就在《前赤壁賦》中寫下了:「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 這樣千古不朽的名句。(圖:大紀元)

  人氣: 3356
【字號】    
   標籤: tags: , ,

您相信生命是輪迴的嗎?很多人或多或少能夠知道自己的前世,著名的美國流行歌后瑪丹娜在一次對記者發表談話時透露,第一次在北京參觀故宮時,瑪丹娜感覺自己對每一條偏僻小巷道都很熟悉,她斷言自己曾經是滿清末代皇帝傅儀的女婢。另一美國老牌影星「007」史恩康納萊不久前也表示,他前世曾是非洲土著民族一個尚武部落的醫生。

以上是當代外國名人的例子。在東方,轉世輪迴是很平常的觀念。「七世夫妻」就是中國民間耳熟能詳的轉世故事。在中國古代,轉世輪迴的史實記載也非常普遍,著名的文人蘇東坡就是其中一例。

蘇東坡:我本修行人 三世積精煉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現在很多人只知道他是北宋大文豪和書畫家,曾任翰林學士,官至禮部尚書,卻不知道他的前世是一修行僧人。其實,他自己多次在詩文中提到自己的前世,例如《南華寺》一詩中這樣說到:「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和張子野見寄三絕句•過舊遊》則說:「前生我已到杭州,到處長如到舊遊。」

元豐七年四月,蘇東坡在抵達筠州前,雲庵和尚夢到自己與蘇轍、聖壽寺的聰和尚一起出城迎接五戒和尚,醒來後感到很奇怪,於是將此夢告訴了蘇轍,蘇轍還沒開口,聰和尚來了,蘇轍對他說:「剛才同雲庵談夢,你來也想一起談夢嗎?」聰和尚說:「我昨天晚上夢見我們三人一起去迎接五戒和尚了。」蘇轍撫手大笑道:「世上果真有三人做同樣夢的事,真是奇怪啊!」

不久,蘇東坡的書信到了,說他現在已經到了奉新,很快就可以同大家見面。三人非常高興,一路小跑趕到城外二十里的建山寺等蘇東坡。蘇東坡到了後,大家對他談起了三人做相同夢的事,蘇東坡若有所思道:「我八、九歲時,也曾經夢到我的前世是位僧人,往來陝右之間。還有我的母親剛懷孕時,曾夢到一僧人來託宿,僧人風姿挺秀,一隻眼睛失明。」雲庵驚呼道:「五戒和尚就是陝右人,一隻眼睛失明,晚年時遊歷高安,在大愚過世。」大家一算此事過去五十年了,而蘇東坡現在正好四十九歲。從時間、地點和多人相似的夢來看,蘇東坡是五戒和尚轉世已經無異議了。

蘇東坡後來寫信給雲庵說:「五戒和尚不怕人笑話,厚著臉皮又出來了,真是可笑啊!但既然是佛法機緣,我就痛加磨礪,希望將來可以回到原來的地方,這就不勝榮幸了。」

蘇東坡總是喜歡穿僧衣,這可能這是前世因緣所致。宋哲宗曾經問內侍陳衍:「蘇東坡朝服下面穿的是什麼衣服?」陳衍說:「是僧衣。」哲宗笑之。

蘇東坡:前生我已到杭州 到處長如到舊遊

蘇東坡在杭州時,曾與朋友參寥一起到西湖邊上的壽星寺遊歷,蘇東坡環視後對參寥說:「我生平從沒有到這裏來過,但眼前所見好像都曾經親身經歷過這似的,從這裏到懺堂,應有九十二級階梯。」叫人數後,果真如他所說。蘇東坡對參寥說道:「我前世是山中的僧人,曾經就在這所寺院中。」此後,蘇東坡便經常到這所佛寺中盤桓小憩。

大約元祐初年,蘇東坡和另一大詩人,與其並稱「蘇黃」的黃庭堅一起去拜見一老者,老者一見面就說蘇東坡的前世是五戒和尚,而黃庭堅的前世是一女子。蘇東坡點頭不語,黃庭堅卻根本不相信,老者對他說:「你到涪陵時就會有人告訴你。」黃庭堅認為涪陵是被貶的官員才能去的地方,自己怎麼會去呢?後來他果然被貶到了涪陵,幾次夢見一女子託夢告訴他前世之事,方才不得不相信先前老者所說的話。

中間一念失 受此百年譴

五戒和尚又是何人呢?據說他一目失明,還有一師兄叫明悟,五戒因為一念之差,同女子紅蓮有了苟且之事,犯了姦淫之戒,結果事情被已經有功能的明悟和尚看破,五戒羞愧難當,便坐化投胎去了。明悟已經預見五戒下一世可能謗佛謗僧,這樣可能就永無出頭之日了,於是他也趕緊坐化,緊追五戒投胎而去。到了這一世,五戒投胎成了蘇東坡,而明悟就是蘇東坡的好朋友佛印和尚。蘇東坡剛開始時真的不信佛法,醉心功名,但佛印一直不離不棄地追隨左右,苦心勸化點悟於他。自身的親身遭遇,加上佛印的不斷勸化點悟,蘇東坡終於醒悟,不但深信因果輪迴之說,而且崇信佛法,潛心修煉。

佛印禪師是和蘇東坡有一則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一天兩人相對坐禪。蘇東坡一時心血來潮,問佛印禪師:「你看我現在禪坐的姿勢像什麼?」佛印禪師說:「像一尊佛。」蘇東坡滿懷得意。佛印禪師反問蘇東坡:「那你看我的坐姿像什麼?」蘇東坡毫不考慮地回答:「你看起來像一堆牛糞!」佛印禪師微微一笑,雙手合十說:「阿彌陀佛!」蘇東坡回家後得意地向妹妹炫耀自己「技高一籌」。蘇小妹聽完原委,卻不以為然地說:「哥哥!你今天輸得最慘!因為佛印禪師心中全是佛,所以看任何眾生皆是佛,而你心中全盡是污穢不淨,把六根清淨的佛印禪師,竟然看成牛糞,這不是輸得很慘嗎?」蘇東坡這下才黯然自慚形穢。

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七月二十八日,蘇東坡去世時,他對守在床邊的三個兒子說:「我平生沒做什麼壞事,相信不會墜入地獄的,你們不要太傷心了。」又告誡人們神的世界是真實存在的,但遺憾自己已經回升無力了,他說道:「看來西方極樂世界是有的,但我現在已經用不上力了。」

--轉載自《看雜誌》5期 http://www.watchinese.com/看奇聞/2008/200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代大詩人黃庭堅,自號山谷。他出自蘇東坡門下,詩與東坡齊名,當時人稱他們為「蘇黃」。他是「江西詩派」的宗主,影響極大。而黃庭堅的詞,在歷代則褒貶不一,因人而異,看法落差很大。因為他留存到現在的近兩百首詞中,品類很雜,高下懸殊。黃山谷的詩書畫號稱「三絕」,他不只有文名,也非常的孝順,也因為這個原因,而遇到了一件影響他一生的大事。
  • 在表面分子的這個時空中,人主要是由的人的肉身和人的元神組成的,人的肉身看得見、摸得著,其當世的經歷就是他的生命歷史。而人的元神,人的肉眼是看不見的,人的手是摸不著的,但他才是能代表一個人生活意義的真正生命體。他生存的歷史源遠悠長。
  • 北宋大文學家和書畫家蘇軾,號東坡居士,是中國文學藝術史上罕見的全才,曾任翰林學士,官至禮部尚書。他寫的詞清新豪放,也因此成為豪放詞派的代表人物。他還擅長行書和楷書,用筆有天真爛漫之趣,與蔡襄、黃庭堅、米芾並稱為「宋四家」。此外,他擅長畫竹,作畫主張神似。
  • 本文談到歷朝、今日神奇的藏字石斷命預言…7月11日凌晨3點24分「天涯雜談」論壇上已經有個神帖預測重大交通(溫州動車)事故發生,歷史上有看似偶然絕非偶然的預言石:「石人一隻眼,挑動黃河天下反」和「始皇死而地分」,當代也有毛澤東的死亡掛麵和隕石定命…,今日更有「中國共產黨亡」的藏字石…
  • 文簡公王以銜,是乾隆六十年(1795年)狀元。他得狀元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 在稗官野史、民間傳奇中的龍行與龍事,玄妙之處,更是多采多姿,清朝梁章鉅的《浪跡叢談》裏,匯錄了這麼兩則有關「龍神」贈「雲」回報的記載…
  • 400多年前 《同安縣誌》,在明清兩代都有發現不明飛行物體的記載。
  • 有的修煉人根基好悟性高,艱苦修行,修出了宿命通的功能,這種能力更是超過了現代人類科學的極限,科學家無法洞悉,但卻是確實存在的。蔡確的遭遇就是一例。所以,人千萬不要被科學障礙了自己去瞭解宇宙真理的契機,錯過了自己生命久遠以來所等待的機緣。
  • 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行善積德,做惡造業,沒有不償還的;富貴在天:唐朝和尚宿命通看得見。
  • 一夜,有人掀簾進入牢房,解下背負的一個兜囊放置於地,再拜說:「公還認識某嗎?」圖詫異的說:「我死命回憶,然而怎麼也想不起來,忘啦。」答:「我是往昔那個曾向你借貸金子的人呢。」說完立即解開兜囊,取出二套衣裘。並以白金五百兩相贈,說:「我知道公如今遭逢困乏,姑且以此相助,同時酬謝公舊時對我的恩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