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國四千島 散落湄公河上的搖籃

張佳樺 撰文、攝影

人氣 26
標籤:

「四千島真的有四千個島嗎?」

這是每個人聽到這名字的第一個問題。四千島(Si Pan Don)意譯為 Four Thousand Islands,顧名思義就是很多島,可是為什麼不取三千或是百萬, 偏偏要四千呢? 雖然我收集了很多種版本答案, 可是在此我先不回答, 讓大家享受一下去問當地人蠢問題的樂趣吧!

這兩個孩子在水裡玩誰先搶到芒果的遊戲
這兩個孩子在水裡玩誰先搶到芒果的遊戲

還記得當我知道自己要到一個「小島」上時,滿腦子的畫面都是白沙、陽傘、椰子樹,可是很抱歉,寮國是內陸國,所以他們的島是「河島」而不是那種沙灘「海島」。

河島吔!很酷吧!不是河中小沙洲那種喔!是著著實實可以住上幾百人的那種島土,多麼特別。在寮國南部,湄公河在此緩慢了下來,而這「四千個島」,就擱淺在慵懶的河水上,彷彿隨著水流輕微地搖盪著,讓旅客不自覺地哼上幾首搖籃曲,懶洋洋地在小木屋前看著河水流動,而那時間停擺的時刻,就是在寮國旅遊最美好的一刻。

這裡的孩子不穿衣服跑來跑去是常事
這裡的孩子不穿衣服跑來跑去是常事

電力永遠可以帶來新世代,在寮國你更可以親眼看見電的改革威力。四千島和寮國其他村莊一樣,在三、五年前是沒有無限使用的電力。2008 年的東德島(Don Det),晚上只供應 3 個鐘頭的電力,其他時間大家就是順著太陽與河水生活;而今,雷鬼夜店任你通宵,餐廳網咖什麼都有,孩子們放學後圍聚在電視機前,從冰箱拿出來的可樂取代了路邊撿來的大椰子。

這些對他們來說也許是種文明的成長,對我來說卻有萬分不捨。因為寮國讓我最感動的,就是那一股亞洲的原鄉氛圍,有時讓我感覺好像是幾十年前的泰國,有時還讓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然而,就像其他國家一樣,文明與追求往往會犧牲掉這種樸實美。

跳草堆的孩子們要我也一起跳
跳草堆的孩子們要我也一起跳

不過,現在去四千島還能感受那股搖籃氣息,至少我在這裡的幾天,每天都還看得到孩子把乾草堆當軟墊在跳,或是動不動就跳到河裡玩耍比賽,再過三、五年,就不知道會變成怎麼樣了。

--轉載 華成圖書《跟著我「寮」落去 寮國玩全祕笈》@

相關新聞
王力宏寮國行紀念冊義賣 並捐300萬賑災
專賣寮國咖啡豆 盼海外行善
泰國遣返寮國苗族難民  聯合國難民署批違法
裘德洛與席安娜舉行寮國式婚禮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賓州案上訴最高法 林鮑聯手戰喬州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思想領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顛覆美國
【新聞看點】美戒嚴?司法部發聲 習危機感超強
【拍案驚奇】中共爆華爾街叛國 周庭生日遭判監
【遠見快評】左媒露陷 巴爾想說什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