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善心改變北京小警察

人氣 1

【大紀元2012年12月04日訊】從我記事起,就喜歡神話故事,對《西遊記》更是百看不厭,每次聽到孫悟空一喊「師父,師父」我就莫名其妙的淚流滿面。結婚成家,丈夫很善良,對雙方家庭我們都是奉獻型的,不論吃多大的虧,吃多少次虧也要強為,但心裏極為不平衡,心裏總在想,他們都不是我心目中的父母,我的心總是懸著、浮著。一九九七年十月,我有幸見到了《轉法輪》,急忙中翻開書,一眼就看到了師父,頓時心裏一震,再看《轉法輪》時,我更清楚的確定,這就是我要找的,這就是我多年中苦等的。從此心裏被一種正的、善的力量充實著,精力充沛,覺的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一、善心改變北京小警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江澤民一夥迫害法輪功,當時我想:這麼好的功法,這麼正的師父,無私的教人做好人,誰也不應該干涉呀?一定是中央決定政策的上層領導還不了解法輪功吧,我就去了北京上訪,結果,信訪不但不接待還抓人,並且當作壞人來迫害。我還要去北京上訪說實話,家人怕我這寧折不彎的性格再去北京會被整死,把錢都鎖起來了,一次只給十元買菜用。我就騎自行車去北京,結果又被非法勞教迫害,從此見了警車就害怕,見了穿警服的就憎恨,充滿了怨恨。

可是師父不讓我們怨恨世人,我知道了他們也是被中共謊言矇蔽了,忘記了善惡必報的天理,或者為了眼前的利益出賣了良心,想到這兒我決定把怨恨心扭轉過來。就這樣,我帶著這樣一顆善良的心,不記恨任何人,又去了北京。下了火車,還是有稀稀落落的小雨星,在汽車上我想:「快到天安門了,可別下雨了,如果把橫幅淋濕了可不行。」下了汽車,雨真的不下了,看天空漸漸見晴,剎那間,烏雲散了,白雲出來了,一塊兒一塊兒的藍天露出來了,我好高興。

我已經想好了去天安門城樓打橫幅,喚醒不了解法輪功的人。不由得我向天安門城樓望去,有一輪被雲遮擋住小半邊的太陽,光芒四射,我想應該來個豔陽天。瞬間城樓上空,一個大大的圓圓的金太陽,照遍了整個廣場。我到了天安門城樓最中間位置,行人多,警察也多,便衣也多,城樓欄杆外圍還有許多人站崗。我想:「讓警察離開多好。」七八個警察真的走開了,我把早已準備好的「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的橫幅高高舉起,舉了很長很長時間,好像沒人注意我一樣,後來被人發現,我就開始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法!還我師父清白!」

我被綁架到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一個老警察善意的和我說了一會兒話,說一會兒放了我。馬上來了一個十七、八歲的黃臉小伙子,邊問話邊舉起凳子朝我頭上砸下來,我一手便抓住凳子,並給他講真相,眼看他手軟了,放下了凳子,忽然院裏有人喊:「下雨了,剛才還晴天怎麼又下這麼大的雨。」小伙子又舉起凳子朝我腦袋砸過來,我告訴他:「你沒聽見外邊喊甚麼呢,蒼天有眼,蒼天有淚,我來北京就是為了說一句,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法,我們師父是受冤枉的,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有甚麼錯?你這樣做對你不好。」我不氣也不急,我心想我不怕你砸,每次挨打挨踢根本不疼,戴手銬、背銬、吊銬、腳鐐子,我都沒怕過。反而他氣的不行,不服氣的喊:「我不信甚麼天,甚麼淚,我就砸你、我就打你、怎麼著……誰敢管我。」剎那間,白天象黑天一樣,身邊的窗戶外邊大閃電,大霹雷,像要進屋一樣。我又說:「你看善惡有報,老天急了,這明明是在警告你,給你機會,知道你心裏也不願意這樣做,只是工作讓你這樣,你怎麼不想想,穿警服的有幾個人幹這個的,如果你非要打好人,說不定雷就真的進屋了。」

在漆黑的屋裏,時而透過閃電的光,看到小伙子惡狠狠的樣子。瞬間雷聲更大了更近了,像是要張口說話似的,我說:你還年輕,別說甚麼都不信。我耐心給他講從坐火車到打橫幅過程中的事兒,他害怕了,也聽進去了,低著頭說:「對你們這樣的,真沒辦法,坐這吧。」這時窗外又有人喊:「唉,雨停了,快下班了不下了,真好。」我又說:小伙子,你知道為甚麼不下雨了,不打雷了嗎?因為老天看你的心變了,也想對好人好。這時外面又有人喊:「唉,今天怎麼了,一會兒下雨,一會兒打雷,唉!天又晴了。」隨著喊聲,一道道的金光,從窗外射進屋裏來了。

最後,我告訴小伙子,蒼天最公平,從古至今善惡終有報,只是或遲或早,傷天害理的做多了,自身遭惡報還不算,還會波及家長兒女,老人都講:「祖上積德,後代幸福;祖上作惡,兒孫扛債,」最後他們說,現在讓你走,你還得住旅館,讓當地駐京辦接走了我。

二、明白真相的家人受益

我走進了大法修煉,無比幸運,無比幸福,就想讓所有好心人都來學大法。我先從家人親朋好友做起,首先講自己身體和心理受益和個人經歷的神奇事。

婆婆家大哥、三弟、四弟都很願意聽,給他們天安門自焚真相光盤,他們都說:「一看就是假的。」都作了「三退」,我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一次三弟肚子疼的要命,醫院診斷腸梗阻,必需手術,否則生命有危險,三弟怕開刀,又怕死,這時他想起來了:二嫂子說過,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我現在念叨管用嗎?立即肚子不疼了,醫生再檢查不用手術了,病好了。三弟激動不已,大聲向醫生說,「你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我是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才好的。我平時可沒念叨過,剛念叨就管用,我給李大師磕頭了……。

三弟住的八人病房其他七人都做了手術,花了幾萬元不說,受了罪,還拖托累了家人,三弟都親眼目睹。從此三弟逢人就講他這事兒,也不怕甚麼,經常大聲說:「誰敢管我,這是真的,誰要讓我不做手術病也能好,我就上大馬路上喊他好。」

前幾天五弟做心臟搭橋手術,手術前醫院把家人都叫去簽字,並說他本身不利條件太多,得過腦血栓,還有嚴重糖尿病,心梗又是大血管,做好充份的思想準備。結果一切順利,在特護病房,別人都多時昏迷或無意識,不敢吃喝,他卻一會兒就要大吃大喝,旁人指著他說,他做手術了嗎?現在早開車滿城市跑了。

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數不勝數。真心希望所有的善良世人,別再相信中共那個「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歪理邪說了,別再讓它迷惑了,趕快找回迷失的純真!

(責任編輯 : 林淑芬)

相關新聞
河北絕症女親歷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跡
一名台灣警察修煉法輪功的故事
【歷史回顧】羊城晚報:老少皆煉法輪功
【許茹】:從歷史上迫害正信的下場看中共的結局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關慧貞:港人需救援 促加國急庇護
【直播】白宮簡報會:疫情致死率大大降低
【重播】川普舉行「執法受益者」圓桌會議
【新聞看點】洪水滔天習發聲 中共報復惹川普怒?
【拍案驚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陸囤糧能吃嗎
【紀元播報】蓬佩奧:病毒大流行讓全球看清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