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賽萌:從「方大國打人」窺探中國政府的執政危機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9月03日訊】「表哥楊達才的事還沒有消停,表嫂也呼之欲出啦!表嫂,系廣州市越秀區委常委、宣傳部長陳曉丹,她戴的一塊表據說是卡地亞坦克系列金錶,價格3萬元人民幣,也有網友說是10萬元以上,請手表達人鑑定。」

這是一條被瘋狂轉發的熱門微博,許多網友通宵達旦地在網絡上搜尋一切有關廣州越秀區宣傳部長陳曉丹的信息,並希望從中找到些許蛛絲馬跡。年輕有為的陳部長緣何會遭到網友們如此熱烈的關注呢?這還得從陳的同事方大國說起。

方大國,1971年1月生,安徽桐城人,漢族,現任中共廣州越秀區委常委,區人民武裝部政委,上校軍銜。8月29日,方大國攜妻乘坐從合肥飛往廣州的南航CZ3874航班,旅途中與空姐發生矛盾,動手毆打空姐,致空姐手部淤青,脖子、身上有多處撓痕,衣服也被撕裂。不僅如此,飛機在廣州落地後,方大國還威脅空乘人員,稱認識南航領導。

此事在網絡曝光後,迅速引起網民的熱議和憤慨,大家紛紛指責身為軍人和區領導的方大國對手無寸鐵的空姐下狠手,呼籲有關部門跟進,要嚴懲涉事者。面對洶湧的民意,廣州越秀區宣傳部在第一時間發佈了事件調查報告,稱由於登機較晚,因行李放置與空姐發生衝突,方大國家屬與空姐發生拉扯,但方大國並未毆打空姐。報告還稱,事情發生後,方大國及其家屬主動向對方表示了歉意,目前雙方已達成和解。

把毆打說成拉扯,置現場照片和證人證詞於不顧,越秀區宣傳部的這種避重就輕的做法顯然不能讓網友滿意,其對廣東媒體在此事報導上的嚴格限制更是激怒了更多的網友。而據網上傳言,此事背後的軍師和滅火隊長正是越秀區宣傳部長陳曉丹,所以才會有文章開頭的那一個熱門微博。

就事實而論,方大國毆打空乘人員是一件非常簡單的治安事件,對於此類事件的處理,在《刑法》《民用航空法》和《解放軍軍紀條令》中都有明文規定。然而,涉事的方大國不但至今未被被移送公安機關接受調查,反而是「道歉了事」,並稱「雙方已達成和解」。

諷刺的是,就在方大國打人的前兩天,在從柬埔寨飛往廣州的航班上,一名朱姓乘客因為對乘務員不滿,辱罵乘務員,並動手打了乘務員任某一耳光,結果被白雲機場公安局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三條的規定對朱某處以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同樣是乘客與乘務人員發生矛盾,並有肢體衝突,但身為區常委的方大國和平頭百姓朱某所受到的待遇就是不一樣。

就目前事件推進的現狀來看,對於「方大國打人」事件,整個官僚系統仍會一如既往地敵視輿論,並企圖通過各種手段不遺餘力地擺平此事。其中的原因在於,上校軍銜的方大國作為中共廣州越秀區委常委、武裝部政委,在整個龐大的官僚系統中或許不值一提,只是一個小嘍囉角色,但面對民眾海嘯般的質疑和憤怒,整個官僚集團都感同身受,做賊心虛的他們每一個人都覺得憤怒民眾的下一個矛頭很可能將就指向自己。所以,對於民眾的質疑,他們無一例外地都會團結一心、一致對外,故而才會有越秀區宣傳部那份速度罕見的調查報告。

對於此事,知名作家十年砍柴在微博上的一番話道出了問題的精髓所在——「這個政權強大到出不得一點紕漏。一個已歸入地方團練的上校,酒後飛機上耍橫,打了空姐,當然是醜聞。醜聞哪個國家都有,克林頓和實習生還有一腿。但這個政權所有利益階層榮辱一體,風雨同舟,一個小管湧可能會導致決堤。於是處處可見獅子搏兔、牛刀殺雞式的維穩。」

相比民選政府,通過暴力手段取得統治權的北京政府,由於權力來源缺乏程序正義,所以中國大陸執政黨在政權合法性上有著天然的危機感,尤其是伴隨著互聯網大潮的全球化時代的到來,道義上的壓力讓這個全球最大的執政黨對於自己的統治地位所遭受的挑戰有著一種難以揮去的焦慮感。

正是因為這種揮著不去的統治危機的焦慮情緒,導致執政者不斷主觀臆斷地製造假想敵,動輒對不同意見以「敵對勢力」斥之。這種製造假想敵的行為到頭來只能加劇整個社會的矛盾,並強化執政者的統治危機,由此產生了一個惡性循環,直到有一天整個社會都無力再承擔這個惡性循環的結果。

就目前階段而言,因為最高統治者的合法性焦慮,導致其必須嚴重依賴整個官僚集團,而外在道義壓力更會讓整個官僚集團內部產生一種危機感,從而把整個官僚集團都綁在一起,客觀地庇護了整個官僚集團內部的非健康力量,這也就是方大國之流為何屢次都能安然無恙的根本原因。

換言之,由於在政權合法性上中國當前執政黨有著天然的劣勢,為了政權的穩定,中央政府必須竭盡全力地把一切有可能導致統治危機的事件消滅在萌芽狀態。這種穩定壓倒一切的執政思維使中央政府極易被地方政府綁架,從而淪為地方政府的保姆和消防員。對於地方政府的種種惡行,中央政府不但顯得無能為力,有時甚至不得不「助紂為虐」。對此,身為政府首腦的溫家寶總理在面對中外記者時曾承認「政令不出中南海」。

值得注意的是,經過三十多年,改革所釋放的正面影響早就所剩無幾,中國正進入一個社會矛盾爆發的高峰期,「穩定壓倒一切」的執政方針越來越難以為繼,因為地方官員的傲慢和愚蠢,頻頻引發的大規模群體性事件正愈演愈烈。有網友調侃道,烏坎是個村,織裡是個鎮,甚邡是個縣,啟東是個市……對於焦頭爛額的中央政府來說,這種按下葫蘆浮起瓢的無奈現狀正在逐步成為常態。

近年來,中國最高統治者的政權合法性焦慮在眾多全體性事件中愈發凸顯,在這些地方官的員醜聞和群體性事件當中,尤以山東臨沂地方政府對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的囚禁最具典型性。臨沂地方政府對於陳光誠的迫害由來已久,直至陳光誠出獄之後,地方政府仍然動用國家機器並僱傭無賴流氓對其進行囚禁和迫害。對於此事,網絡上數十萬計的網民公開對臨沂地方政府進行譴責,並呼籲中央政府給予關注,許多網友還親赴臨沂探望光誠,但屢屢受到臨沂警方的騷擾和驅趕,並遭受不名人士的打壓和恫嚇。

對於網絡上聲勢浩大的批評的譴責,臨沂地方政府依舊我行我素,一副我自歸然不動的嘴臉。而在此事上,中央政府的態度卻值得讓人玩味,中央政府對此事一直不聞不問,彷彿置身事外一般。在中央政府的默許下,臨沂地方政府讀到了「鼓勵」的信號,故而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地蔑視民意、變本加厲地迫害陳光誠。

按正常邏輯來看,中央政府在此事上的表現著實令人費解,其做法甚至堪稱愚蠢。臨沂地方政府對境內公民合法權益的肆意侵害,嚴重損害了執政黨的威信和形象。如果中央政府能認真對待此事,積極干預,並及時制止地方政府的惡行,這樣就不會有後續一系列的外交事件了。

更為重要的是,如果中央政府能如上述所為,那不但能對外樹立一個良好的政府形象,對內更可以整肅吏治,加強中央對地方的影響力。然而,精明的最高統治者並沒有按人們認為的正常邏輯來行事,而是一再讓人們的良好願望落空。

其實,中央政府對於臨沂地方政府的惡性之所以採取「冷處理」,很大程度上是有「難言之隱」。首先,臨沂地方政府之所以羅織罪名逮捕陳光誠,很大程度上是為了維穩,這符合胡溫政府的政治正確;其次,陳光誠事件已經高度國際化,如果中央政府再介入,很容易使問題的關注度更高,讓問題變得更加棘手;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在此事上,如果胡溫中央政府對臨沂地方政府「下狠手」,這會讓其他地方政府覺得中央領導人這是在過河拆橋、卸磨殺驢,會寒了眾多官員的心。從而讓整個官僚系統的官員們的離心傾向愈發嚴重,造成整個執政官僚集團的空殼化。這是中央政府無論如何不願見到的結果,所以,他們寧願被民眾唾棄,也不願被官僚集團拋棄。

基於上述幾個原因,在陳光誠事件上,中央政府必定不可能有所作為,也不敢有所作為。同理,對於這次「方大國打人」事件,無論是地方政府還是中央政府,都渴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會竭盡全力地擺平此事,除非到萬不得已,否則,中央政府不會貿然拋棄方大國,哪怕他僅僅只是如砍柴老師所說的「地方團練」。

——轉自作者博客

相關新聞
目擊者:中共破壞了哥本哈根協議
守住餐廳 月付5000聘釘子戶
中國政府網站信息公開不足
中國政府取消愛滋患者參加世博會禁令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最強防空導彈 在以色列空襲中沉默
【思想領袖】羅傑斯談黑暗政權及其幫凶
【拍案驚奇】拜登政策惹反彈 習近平軟硬兼施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