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赛萌:从“方大国打人”窥探中国政府的执政危机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9月03日讯】“表哥杨达才的事还没有消停,表嫂也呼之欲出啦!表嫂,系广州市越秀区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晓丹,她戴的一块表据说是卡地亚坦克系列金表,价格3万元人民币,也有网友说是10万元以上,请手表达人鉴定。”

这是一条被疯狂转发的热门微博,许多网友通宵达旦地在网络上搜寻一切有关广州越秀区宣传部长陈晓丹的信息,并希望从中找到些许蛛丝马迹。年轻有为的陈部长缘何会遭到网友们如此热烈的关注呢?这还得从陈的同事方大国说起。

方大国,1971年1月生,安徽桐城人,汉族,现任中共广州越秀区委常委,区人民武装部政委,上校军衔。8月29日,方大国携妻乘坐从合肥飞往广州的南航CZ3874航班,旅途中与空姐发生矛盾,动手殴打空姐,致空姐手部淤青,脖子、身上有多处挠痕,衣服也被撕裂。不仅如此,飞机在广州落地后,方大国还威胁空乘人员,称认识南航领导。

此事在网络曝光后,迅速引起网民的热议和愤慨,大家纷纷指责身为军人和区领导的方大国对手无寸铁的空姐下狠手,呼吁有关部门跟进,要严惩涉事者。面对汹涌的民意,广州越秀区宣传部在第一时间发布了事件调查报告,称由于登机较晚,因行李放置与空姐发生冲突,方大国家属与空姐发生拉扯,但方大国并未殴打空姐。报告还称,事情发生后,方大国及其家属主动向对方表示了歉意,目前双方已达成和解。

把殴打说成拉扯,置现场照片和证人证词于不顾,越秀区宣传部的这种避重就轻的做法显然不能让网友满意,其对广东媒体在此事报导上的严格限制更是激怒了更多的网友。而据网上传言,此事背后的军师和灭火队长正是越秀区宣传部长陈晓丹,所以才会有文章开头的那一个热门微博。

就事实而论,方大国殴打空乘人员是一件非常简单的治安事件,对于此类事件的处理,在《刑法》《民用航空法》和《解放军军纪条令》中都有明文规定。然而,涉事的方大国不但至今未被被移送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反而是“道歉了事”,并称“双方已达成和解”。

讽刺的是,就在方大国打人的前两天,在从柬埔寨飞往广州的航班上,一名朱姓乘客因为对乘务员不满,辱骂乘务员,并动手打了乘务员任某一耳光,结果被白云机场公安局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对朱某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同样是乘客与乘务人员发生矛盾,并有肢体冲突,但身为区常委的方大国和平头百姓朱某所受到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就目前事件推进的现状来看,对于“方大国打人”事件,整个官僚系统仍会一如既往地敌视舆论,并企图通过各种手段不遗余力地摆平此事。其中的原因在于,上校军衔的方大国作为中共广州越秀区委常委、武装部政委,在整个庞大的官僚系统中或许不值一提,只是一个小喽啰角色,但面对民众海啸般的质疑和愤怒,整个官僚集团都感同身受,做贼心虚的他们每一个人都觉得愤怒民众的下一个矛头很可能将就指向自己。所以,对于民众的质疑,他们无一例外地都会团结一心、一致对外,故而才会有越秀区宣传部那份速度罕见的调查报告。

对于此事,知名作家十年砍柴在微博上的一番话道出了问题的精髓所在——“这个政权强大到出不得一点纰漏。一个已归入地方团练的上校,酒后飞机上耍横,打了空姐,当然是丑闻。丑闻哪个国家都有,克林顿和实习生还有一腿。但这个政权所有利益阶层荣辱一体,风雨同舟,一个小管涌可能会导致决堤。于是处处可见狮子搏兔、牛刀杀鸡式的维稳。”

相比民选政府,通过暴力手段取得统治权的北京政府,由于权力来源缺乏程序正义,所以中国大陆执政党在政权合法性上有着天然的危机感,尤其是伴随着互联网大潮的全球化时代的到来,道义上的压力让这个全球最大的执政党对于自己的统治地位所遭受的挑战有着一种难以挥去的焦虑感。

正是因为这种挥着不去的统治危机的焦虑情绪,导致执政者不断主观臆断地制造假想敌,动辄对不同意见以“敌对势力”斥之。这种制造假想敌的行为到头来只能加剧整个社会的矛盾,并强化执政者的统治危机,由此产生了一个恶性循环,直到有一天整个社会都无力再承担这个恶性循环的结果。

就目前阶段而言,因为最高统治者的合法性焦虑,导致其必须严重依赖整个官僚集团,而外在道义压力更会让整个官僚集团内部产生一种危机感,从而把整个官僚集团都绑在一起,客观地庇护了整个官僚集团内部的非健康力量,这也就是方大国之流为何屡次都能安然无恙的根本原因。

换言之,由于在政权合法性上中国当前执政党有着天然的劣势,为了政权的稳定,中央政府必须竭尽全力地把一切有可能导致统治危机的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这种稳定压倒一切的执政思维使中央政府极易被地方政府绑架,从而沦为地方政府的保姆和消防员。对于地方政府的种种恶行,中央政府不但显得无能为力,有时甚至不得不“助纣为虐”。对此,身为政府首脑的温家宝总理在面对中外记者时曾承认“政令不出中南海”。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三十多年,改革所释放的正面影响早就所剩无几,中国正进入一个社会矛盾爆发的高峰期,“稳定压倒一切”的执政方针越来越难以为继,因为地方官员的傲慢和愚蠢,频频引发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正愈演愈烈。有网友调侃道,乌坎是个村,织里是个镇,甚邡是个县,启东是个市……对于焦头烂额的中央政府来说,这种按下葫芦浮起瓢的无奈现状正在逐步成为常态。

近年来,中国最高统治者的政权合法性焦虑在众多全体性事件中愈发凸显,在这些地方官的员丑闻和群体性事件当中,尤以山东临沂地方政府对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囚禁最具典型性。临沂地方政府对于陈光诚的迫害由来已久,直至陈光诚出狱之后,地方政府仍然动用国家机器并雇佣无赖流氓对其进行囚禁和迫害。对于此事,网络上数十万计的网民公开对临沂地方政府进行谴责,并呼吁中央政府给予关注,许多网友还亲赴临沂探望光诚,但屡屡受到临沂警方的骚扰和驱赶,并遭受不名人士的打压和恫吓。

对于网络上声势浩大的批评的谴责,临沂地方政府依旧我行我素,一副我自归然不动的嘴脸。而在此事上,中央政府的态度却值得让人玩味,中央政府对此事一直不闻不问,仿佛置身事外一般。在中央政府的默许下,临沂地方政府读到了“鼓励”的信号,故而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蔑视民意、变本加厉地迫害陈光诚。

按正常逻辑来看,中央政府在此事上的表现着实令人费解,其做法甚至堪称愚蠢。临沂地方政府对境内公民合法权益的肆意侵害,严重损害了执政党的威信和形象。如果中央政府能认真对待此事,积极干预,并及时制止地方政府的恶行,这样就不会有后续一系列的外交事件了。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中央政府能如上述所为,那不但能对外树立一个良好的政府形象,对内更可以整肃吏治,加强中央对地方的影响力。然而,精明的最高统治者并没有按人们认为的正常逻辑来行事,而是一再让人们的良好愿望落空。

其实,中央政府对于临沂地方政府的恶性之所以采取“冷处理”,很大程度上是有“难言之隐”。首先,临沂地方政府之所以罗织罪名逮捕陈光诚,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维稳,这符合胡温政府的政治正确;其次,陈光诚事件已经高度国际化,如果中央政府再介入,很容易使问题的关注度更高,让问题变得更加棘手;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在此事上,如果胡温中央政府对临沂地方政府“下狠手”,这会让其他地方政府觉得中央领导人这是在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会寒了众多官员的心。从而让整个官僚系统的官员们的离心倾向愈发严重,造成整个执政官僚集团的空壳化。这是中央政府无论如何不愿见到的结果,所以,他们宁愿被民众唾弃,也不愿被官僚集团抛弃。

基于上述几个原因,在陈光诚事件上,中央政府必定不可能有所作为,也不敢有所作为。同理,对于这次“方大国打人”事件,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渴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会竭尽全力地摆平此事,除非到万不得已,否则,中央政府不会贸然抛弃方大国,哪怕他仅仅只是如砍柴老师所说的“地方团练”。

——转自作者博客

相关新闻
目击者:中共破坏了哥本哈根协议
守住餐厅 月付5000聘钉子户
中国政府网站信息公开不足
中国政府取消爱滋患者参加世博会禁令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习攻台被泼冷水 SARS武器化被曝光
【新闻大家谈】中共火箭残骸揭密 谋霸败走?
【时事纵横】马云现身两鬓白 华春莹曝中共黑幕
【秦鹏直播】暗讽习?王兴遭约谈 股市暴跌千亿
【微视频】川普行政令奏效 陆3大电讯公司被摘牌
【远见快评】澳媒爆共军秘密 胡编狂言轰炸澳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