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制止網絡攻擊 讓中共付出代價或可奏效

【大紀元2013年06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蘇臻編譯報導)前不久,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美國加州舉行非正式峰會,兩人就兩國在氣候變化和朝鮮核武可能的進一步合作,進行了交流。然而,針對近年來,美國私人企業和政府部門多次遭受來自中國的網絡攻擊,習近平沒有做出任何承諾。

《華爾街日報》報導,美方官員表示,習近平甚至不認為北京應負起這個責任,他還堅稱,中國是網絡間諜活動的主要受害者。對此,奧巴馬在簡短的公開講話中回應說,「即使我們和一些國家進行談判,制定了共同規則」,美國仍將需要更好的網絡防禦。

文章稱,中共當局甚至不認為有規則需要遵循。鑒於中共是世界上網絡戰的主要推動者和受益者,美方的策略似乎是想要求中共簽署全球網絡武器管制協議。不過,紙上協議很少起到實效,除非中共本身也遭受網絡攻擊,並付出慘痛的代價。

1991年,北京當局眼看美軍推翻薩達姆政權,由於擔心自己也可能被美國推翻,中共領導層決定研究美國的「網絡中心戰」,模仿其中一部分,並且不規則性的攻擊它。當時,中共曾試圖入侵美國網絡,竊取美方機密,並找出可能的漏洞。

20年後,中共已成為一個軍事強國,它不僅欺侮威嚇鄰國,還不斷擴大海軍、反衛星導彈,尤其它還具有破壞美國軍事系統和電網的能力,令美國擔心不已。由於信息網絡已成為軍隊的神經中樞,網絡戰造成的損失不亞於核戰爭--它可能使整個國家處於癱瘓狀態,北京當局不可能僅因為美方的要求,就放棄網絡攻擊。

中共也從網絡間諜活動得到經濟利益。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基思•亞歷山大﹝Keith Alexander﹞指出,中國人多年來進行商業機密盜竊,已造成史上最大的財富轉移。為了維持經濟快速增長,中共需要國內企業尚未開發的技術,這意味著掠奪外國知識產權。

2011年離職的白宮中國政策顧問貝德﹝Jeffrey Bader﹞曾向《紐約時報》表示,網絡武器管制理念是一個「雙邊的、無破壞的承諾」。但是,如何讓這樣的承諾付諸執行呢?單從技術層面來看,網絡破壞行為似乎僅僅是間諜活動,其實不然。網絡安全公司Mandiant首席安全官貝里契(Richard Bejtlich)指出:「在網絡空間,具有盜竊能力,就等於具有了摧毀能力。」

有些人認為,網絡規範將有其價值,即使中共一開始忽略它們,也終會屈服於外交孤立和聲譽受損的制裁。但別忘了,中共可以不要面子,道德上的恥辱並沒有讓中共領導人停止支持像朝鮮金正恩之流的全球惡棍。

三年前,美國和其他14個國家要求聯合國開始起草網絡規範,不過,這個過程進展甚微。2011年9月,中國和俄羅斯外交官提交了一份聯合國決議草案,內容為遏制「煽動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或破壞其他國家的政治、經濟、社會穩定、精神和文化環境的任何信息。」這是壓制言論自由的獨裁者的語言,而不是制止針對西方的網絡攻擊。

雖然奧巴馬在與習近平會晤時,將網絡攻擊列為最重要的議題之一,但是,中共領導層將漠視這個問題,除非他們認識到,他們的盜竊也會讓他們本身付出代價。美國需要更好的網絡防禦,無論是私人或公共的,但它也需要一個更好的攻擊。

文章主張,這可能意味著,要針對受益於網絡盜竊的中國公司和個人,以及參與其中的軍事官員們,實施制裁。不過,這些手段可能都無法奏效,除非中共開始意識到,他們自己的軍事和企業資產也容易遭到網絡攻擊。網絡武器管制無法制止來自中國的網絡盜竊,而反網絡戰的恐懼或許可以達到這個目的。

(責任編輯:張東光)

相關新聞
美國防部:網絡攻擊構成戰爭行為 可軍事反擊
傳中共網軍「定向阻擋」致網絡不暢
網絡戰爭悄悄開打 隱患威脅僅次核武
2013年網絡戰爭將加劇 專家:可能出現傷亡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李子柒失蹤 恆大危機撼動華爾街
【傑森視角】中共出資救恆大?從恆大看懂中國
【拍案驚奇】周薄反習勢力大?黨媒提林彪集團
【時事縱橫】拜習同場不會面 大陸開發商齊躺平
【新聞看點】江西驚現「復陽」恆大帶地產股重挫
【遠見快評】宛如諜戰 美英澳三國聯盟推手曝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