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迫害的「諾獎」作家巴斯特納克 3

作者:蔡丹冶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巴斯特納克「見證」些甚麼?寫下些甚麼呢?

首先,他認為馬列主義和「無產階級革命」,是人類歷史上和俄羅斯本身最嚴重的錯誤和罪行。他藉著他筆下的日瓦哥醫生之口說:「我不知道有甚麼思想比馬克思主義更武斷、更脫離事實。」

他說:「十月革命以來,人們所瞭解的促進社會進步的觀念,並不能使我信服。沒有任何實際的改善,只是談談就已經弄得血流成渠了。我不相信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改造生活」?說這話的人根本就不懂得生活是甚麼。他們把生命看成一塊原料,需要他們來加工精製。可是生命決不是原料,它有自我綿延的原則;它經常地對它自己加以延長、重造、改變、轉化;它決不是我們對它使用任何理論所能限定的。」

他說:「在『共產革命』中,生活彷彿中斷了。個人的一切都不復存在。世界上除了屠殺、死亡,甚麼活動都停頓了。」

巴斯特納克對於狂妄無知而又以「救世主」自居的共產黨徒,曾有最恰當描繪與評價。他說:「這些革命者除了摧毀和搗亂之外,甚麼都不行,因為這些人並沒有真正才幹,他們是低能的。」而「這些作威作福的革命分子之所以可怕,並不因為他們為所欲為,無惡不作,而是因為他們好像失去了控制的機器一樣,橫衝直撞。」

但是,巴氏對於被迫害的俄國人民,卻充滿著悲天憫人的關懷與愛心。他深刻地意識到:共產黨的統治,是對每個人的人性的虐殺;是使每個人精神分裂的根源。他正確地寫出了「社會主義制度」下俄國人民的慘狀和知識份子的痛苦。他說:「這是一種典型的時代病。我想它的根源是精神性的。我們絕大多數人民都過著一種有系統的雙重生活。如果你天天如此,經常發著違心之論,匐伏在你所厭惡的東西之前,慶祝一些只能給自己帶來災難的事情,你的健康一定要受影響。一個人的靈魂不斷受到侵犯,而要他不受損害,那是不可能的。」

很明顯:巴斯特納克的思想,不是來源於馬克思——列寧主義,而是與托爾斯泰同出一源,濫觴於基督教思想。因此,他的世界觀和人生觀,就和辯證法唯物論者絕對不能相容。而他對我們今日所處的時代和人生的解悟,亦就和陷於物質狂熱的共產主義者完全不同。一九五八年冬,他在答覆斯德哥爾摩大學尼爾森教授訪問時的談話中說:「人們對於人生觀正走向一個新的態度。在這個世界戰爭的新時代,在這個原子時代,人類本身的價值觀念已經改變了。我們已經明白我們只是存在事物中的過客。我們必須在我們之間尋求安全。這就是說:我們必須拋開十九世紀的唯物觀念。這乃是精神世界和我們內心生活與宗教信仰的再覺悟——所謂宗教,並不指它僅是一種重要的感覺。」

這就是巴斯特納克憑他詩人的智慧、良知和氣質,深入他的祖國的「黑暗時代」親身感受所作的見證和有力的控訴,以及他對這一代人類的精神生活的明確指引。

共產黨是最不喜歡說真話亦最怕聽真話的。當巴斯特納克被瑞典皇家學院宣佈為一九五八年度諾貝爾文學獎金得獎人時,赫魯雪夫眼見巴氏的代表作《日瓦哥醫生》行將風靡全球,而蘇俄四十年來的暴虐罪行亦將因而暴露於全人類之前;馬列主義思想,即將遭受一次嚴重的打擊。因而,他迫不及待的給巴氏羅織了許多莫須有的罪名,誣衊巴氏「在精神上早已是叛國分子」,「現在又朝祖國臉上吐糞」等等。並且指使御用的蘇俄「作家協會」開除巴氏會籍。但是,「曾經滄海難為水」。七十年來,帝俄、蘇俄的兇神惡煞,巴氏全都見過,共產黨所慣用的籠絡、收買、利用;或者是打擊、清算、鬥爭的卑污手段和毒辣政策,他久經體驗,知之深矣。過去,他對史達林所加於他的迫害尚且置之不顧,又何況赫魯雪夫,以至在他生命行程中的最後兩年,成為反共的「罪犯」,但這對巴氏而言,已不是新鮮的事了。所以他泰然而無所畏懼。因為他始終堅信:「既使是未被武裝的真理,亦具有不可抗拒的力量;」「善良的精神,戰勝邪惡醜行的日子將會到來。」憑此信念,他堅強地「生活到生命的盡頭」。

巴斯特納克的一生,也許是不幸的,但卻是光榮的。他生前受盡了蘇俄共產黨的凌辱、迫害;他逝世,自由世界同聲悲悼,但蘇俄卻等到第三天才發佈他病逝的消息。

十分明顯,不論是史達林還是赫魯雪夫,或者勃列日涅夫,都是妄圖以冷淡來奚落他,或以篡改他的著作來削減他的深遠的影響。但是,這些愚昧的暴君們忘記了:當北極的風雪,仍然封凍西伯利亞的時候,地球上的其他地區,早已是春暖花開的季節了。因此,巴斯特納克,雖然在他的俄羅斯祖國,生前失去尊敬,死後沒有悼辭,但卻在全世界贏得了衷心的敬意。

作為一個詩人、作家,巴斯特納克的生命,較瑪雅可夫斯基和法捷耶夫也更加光輝,更具永恆意義。他的精神,永遠是一面飄揚在鐵幕心臟的反抗共產極權、反抗專制暴政的鮮明旗幟。

巴斯特納克雖死猶生,他將永遠活在人類的心中。(全文完)

--轉自《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這樣一則外國科學家的故事:一九五三年,阿爾弗雷茨參加全美國物理年會。午餐時,他旁邊的空位上坐了一個二十七歲的年輕博士後格拉塞。兩人很快交談起來。格拉塞說他受啤酒冒氣泡的啟發,產生了一個想法,可能用來建造探測基本粒子的裝置——氣泡室。一席話讓阿爾弗雷茨如獲至寶。回去後,他和助手立馬行動,進行試驗。經過幾年的艱苦奮戰,終於做出了液氫氣泡室,但跟格拉塞的原始設計相比,有很大變化:乙醚換成了液氫,體積也擴大了許多,其功能更不可相提並論。
  •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網》報導了法輪功學員、原黑龍江省雙城市第三中學語文老師康昌江給三中師生們的一封感人至深的信。信中稱,他經過十六年的法輪功修煉,對法輪功感性與理性都讓他堅修到底的!雖然被打掉十顆牙齒,被非法判刑十四年,但他並不後悔。「歷史上的修煉人為了修煉曾放棄榮華富貴,而且我只是蹲監坐獄,我有何悔呢?」
  • 1958年中共八大二次會議,毛澤東在會上說到「秦始皇是個厚今薄古的專家」,時林彪插了一句話「秦始皇焚書坑儒」,語音似有異議,不贊同。只見毛澤東立馬站了起來,當著數以千計的與會代表,發表了一番驚世駭俗的高論:
  • (德國之聲)越南一批著名知識份子發表網上呼籲書,挑戰共產黨,要求結束一黨制。許多黨內人士和前政府成員也在呼籲書上簽了字。簽名者之一、前司法部長阮庭祿(NguyenDinhLoc)週三(1月23日)表示,「越南正處在民主進程中,建立多黨制更好」。
  • 從延安時代開始到「文革」時期,毛澤東發動過一系列打擊知識份子的政治運動。究竟應當如何理解毛澤東對知識份子的真正看法以及毛時代的知識份子政策?本文通過份析毛澤東在他著名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原稿中的觀點以及中共歷史上各次打擊知識份子的政治運動,試圖說明毛澤東的知識份子政策的特點。 
  • (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三年來已有90多名藏人自焚。今年是藏人自焚人數最多的一年。僅從11月初到現在,就有25名藏人為抗議中國當局在西藏地區的統治而自焚。但在中國,藏人自焚不被理解,官方指責達賴喇嘛是幕後煽動者。
  • 諾貝爾獎評委:中國官員送字畫賄賂,欲獲推薦。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稱,他經常收到一些中國作家來信,請他推薦評選諾獎,「有位山東的文化幹部半年之前給我寄了很多畫、古書,還說他本人很闊,獎金我可以留下,名譽歸他,我都退回去了。後來發現,他開始給瑞典學院諾貝爾獎小組主席寫信了。」(10月22日《重慶商報》)
  • (大紀元記者文君綜合報導)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莫言獲得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在國內外引發爭議。海內外許多業內人士認為諾貝爾基金會不應該把此獎頒給一個為獨裁政治服務的人,作為「社會脊樑」的文人,莫言面對強權保持沉默,被網友不齒,稱之為,莫非諾委會深諳中國的黑色幽默,頒獎給一位「不說話」(莫言名字的含義)的作家,以此諷刺?
  • (大紀元記者林緣報導)歐洲退黨服務中心在各地設立的真相信息臺,吸引了海外華人瞭解真相,踴躍退黨。來自大陸的留學生、訪問學者、公務出差的白領等知識份子群體,他們不僅拍攝「法輪大法好」、「解體中共 停止迫害」、「中共不等於中國」等標語橫幅和有迫害圖片的展板,時常有人主動走到信息臺前,找義工攀談,講出自己的真實想法,道出自己的心結困惑。
  • (shown)「舊社會」的張伯駒是個鐵骨錚錚、視國寶勝於生命的愛國人士和才華橫溢、瀟灑自在的京城玩主。那麼,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新社會」,張伯駒又如何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