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江澤民》(134)

中共江澤民帶給人類文明最大的危機

人氣 60

【大紀元2014年02月21日訊】《真實的江澤民》第十三章 人類的貪婪——文明的淪陷

能夠對人類歷經五千年、通過不斷戰勝野蠻而建立的文明造成威脅的,已經不再是文明的宿敵——野蠻。今日能毀滅文明人類的,只能是通過文明人類自身道德的喪失而造成的自毀。——題記

第一節文明最大的危機源自人類自身的貪慾

美國第十六任總統林肯在他28歲時的一場演講中指出,能夠威脅美國的,絕不是外部的力量,即全世界的軍隊與財富,都不可能攻佔美國;他說:

「那麼到了甚麼關頭我們會看到危險在逼近?要我回答,如果危險到來的話,那隻能產生在我們之間。它不會來自國外。如果毀滅是我們的命運,只有我們自己才會是這種命運的肇事者和終結者。作為一個自由人組成的民族,我們要麼與世長存,要麼自我毀滅。」

同樣的道理,能夠對人類歷經五千年、通過不斷的戰勝野蠻而建立的文明造成威脅的,已經不再是文明的宿敵–野蠻。今日能毀滅文明人類的,只能是通過文明人類自身的缺陷而造成的自毀。

自由價值徹底戰勝共產主義時,似乎沒有甚麼可阻擋人類進入文明的新階段

人類的文明至今已經走過了五千年的歷史。至少從「軸心時代」起,世界不同地區的人已經懂得用道德的方式來對待他們面對的問題,已經建立起了一些超越地區文明的共通的價值,諸如燒殺搶掠、坑矇拐騙是不道德的這樣的基本價值。幾千年來人類正是通過抵抗、抵制、唾棄、遠離燒殺搶掠、巧取豪奪等等野蠻而不道德的獲取方式而發展、學習文明的概念及其內涵。

其中根植於古希臘城邦民主文化的西方文明,在近代文藝復興以後逐漸確立了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併發展出現代的民主制度來保障人們屬於文明的權利。即使這樣,人類對於利益的慾望還是如此之大而難以放棄野蠻的掠取方式,以至於同樣認同自由人權理念的西方社會還要經過數百年的殺伐和兩次世界大戰之後才學會瞭如何以文明的方式共處,世界範圍內終於出現了「民主國家之間不容易發生戰爭」這樣的文明的認識和人類和平的希望,出現了代表這種希望的西方自由世界。

之後又經過了近半個世紀的冷戰,西方自由世界才徹底戰勝了野蠻而不道德的共產主義陣營,人類終於可以實踐以文明的方式生產、而不是以野蠻的方式掠取的理想。確實,當自由、人權、自由經濟的價值系統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徹底戰勝共產主義之時,似乎已經沒有甚麼可以阻擋人類進入一個文明的新階段。

人類從未見過的「慷慨的野蠻」的出現

數千年來人類對野蠻的抵抗、抵制與唾棄,畢竟主要是出於對被奴役、掠奪的不堪和不甘,而不是出於對野蠻掠奪背後真正原因—貪婪—的自覺揚棄。因而,當共產陣營中殘餘的中共以一種人類從未見過的「慷慨的野蠻」出現時,人類竟然不知如何應對這種慷慨的誘惑。

全世界都知道中共的野蠻,可是,從江澤民當政起,中共的野蠻不再像希特勒、斯大林式的野蠻用武力去對外部世界造成威脅;中共的野蠻僅僅是對中國境內的。中共不但不對外威脅,反而很慷慨,願意將它治下奴役掠奪的利益拿出一部份來與世界分享,唯一的條件也並不苛刻,只要不對中共在它境內的燒殺搶掠、巧取豪奪置喙就行。垂手可得的利益分紅是如此的巨大,而他人(中國人)的受苦是如此的遙遠,其間的選擇簡單而看似無害,以至於自由世界的政府竟然沒有一個能抵擋得住江氏中共的誘惑。

江氏中共的誘惑不是甚麼高明的治國或外交方略。恰恰相反,它是江澤民面對中共在中國國內與國際上失去執政合法性、他本人亦毫無治國能力與威信這種雙重的內外交困的情況下出於個人私慾,在國內以放手腐敗來建立個人權力基礎,在國際上以出賣中國國家利益換取國際默認與綏靖的產物。這與《聖經啟示錄》中的大淫婦以不道德而最低劣的方式誘惑「神的子民」在本質上並無二致。當然,其之所以得以售其奸卻也因為與之行淫者肉慾的驅使與道德的虧欠。

人類文明最可悲的一幕:文明對野蠻的膜拜

那麼,這條件並不苛刻、看似無害的利益分紅真的就無害嗎?

當自由世界接受野蠻中共的利益分紅時,他們如何面對他們自身對野蠻的抵抗、抵制與唾棄的歷史?當西方自由世界為了利益而不得不對中共踐踏人權的野蠻行為緘默頷首之時,他們對代表西方自由世界理念的核心價值如何自圓其說?於是,人類文明出現了最不可思議又最可悲的一幕:文明對野蠻的禮讚。在過去十餘年間,西方自由世界對於中共種種「進步」的褒揚層出不窮,甚至將之總結為「中國模式」加以吹捧而對之艷羨。並以「中國模式」為根據對西方價值系統進行批判,甚至於認為「中國模式」將「統治世界」(Rule the world)。

隨著薄熙來的倒台與「重慶模式」的幻滅,「中國模式」已經不再有甚麼市場,這本身已經充分說明「中國模式」只是一時的炒作,其論點甚至連短時間的考驗都經不起。而從披露出來的有關內幕看,所謂的「中國模式」炒作的原因之一,是中共收買西方商人、媒體對其「政績證明執政合法性」強盜邏輯進行的出口轉內銷方式的欺騙宣傳。但是,可忽略的是,對「中國模式」的吹捧對於自由世界接受野蠻中共的利益分紅起到了遮羞的效用。此一現象,也許短暫,也許只是部份人所為,也許有種種複雜的原因,卻冷酷的說明一件事實:為了看似無害的利益,文明人類可以討好野蠻,可以對野蠻禮讚,可以否定文明人類自身的文明價值,而這一切源自於人類自身的貪慾。

這不是文明最大的危機嗎?

江氏當政推行的腐敗性體制和對法輪功的鎮壓,其「政績」毀五千年中國古老文明於一旦,使中國社會道德崩潰到了連表面文明、表面道德都無所顧忌的程度,其惡果有目共睹,其現狀令人觸目驚心。此等野蠻對文明的摧毀以暴力為基礎,直接而赤裸,西方自由世界很多民眾對於中國社會道德崩潰到如此程度,既感震驚,又感不解:難道中國人就沒有任何顧忌了嗎?可是,江氏中共在國際上勾引人的貪慾在全球範圍所引起的道德下滑,所造成的對根本價值的侵蝕,卻仍然被人的貪慾所障目,甚至被表面的顧忌所掩飾。如果人們能穿過表面的顧忌來看看西方自由世界的道德狀況,看看仍然被很多中國人認為是中國社會未來希望所在的西方民主社會的價值體系,江氏中共的勾引與人類的貪慾所造成的方方面面的深層破壞可能會更令人觸目驚心。

(節選自《真實的江澤民》第十三章;作者:《真實的江澤民》聯合寫作組)

(責任編輯:肖笙)

相關新聞
江澤民曾定調中美關係「以兩手對兩手」
中共與美國真實關係大揭秘
揭秘: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美國因素」
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2005年秘密講話曝光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加賽德:中共最懼怕中國人民
【新聞大家談】姚誠:賣命偷機密 遭卸磨殺驢
【未解之謎】捕捉靈魂的攝影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