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也:「前腐後繼」的貪官是制度的受益者?

人氣 22
標籤: , ,

【大紀元2015年04月14日訊】

導語:止不住的前腐後繼

昆明書記高勁松昨日落馬。至此,不到一年時間,昆明三任市委書記仇和、張田欣、高勁松均落馬。有媒體盤點至少四地市委書記連續被查,其實又何止於地市委書記的「前腐後繼」。比如解放軍總後勤部三任副部長先後被查、太原市前後三任公安局長先後落馬、河南省交通廳長上演13年裡四任廳長先落馬。反腐就像割韭菜,割了一茬又冒出一茬,如此腐敗,簡直已到破產式腐敗。

與此同時,也有媒體又盤點大老虎受審照大比拚,劉鐵男消瘦、季建業頹廢……他們出庭時的形象,與其證件照上的形象相比,如同被「卸妝」,真是落水的鳳凰不如雞,一個個被挖祖墳、扒褲底地示眾。可以這麼說,貪官們根本不是制度的終級受益者,也是受害者。

面對崩塌式腐敗,如果一味地查而不改變,不去反思,那麼就不會有真正的進步!

一、不怪的連腐怪圈

有官媒特意做了篇《如何才能跳出「前腐後繼」的怪圈》的專題報導,以昆明三任書記來說事,而對貪官像秋後的兔子滿地裡亂跑,給主政官員三種「警示」:一是要警告他們,千萬別有僥倖心,腐敗沒有「安全區」,伸手只能被抓。二是要求他們自律,身處關鍵崗位,必須時刻自律;三是要求他們別迷信圈子,「朋友圈會變成腐敗圈」。

這些都是皮相之談,說白了就是瞎扯蛋。以目前官場的現狀而言,「前腐後繼」根本不是什麼怪圈,已經成為中國官場的普通現象。貪腐成為官員的為官之道,只要他們上了道就下不來,紛紛奔著貪腐而去,貪污也好,通姦也好,逃亡國外也好,被抓也好,官場就是如此,試問哪個官員不在這條道上跑得正歡?至於這三條所謂的「警示」,更是站不足腳,不妨由筆者一一作解:

其一,警告。警告主政官員「你千萬不要有僥倖心,腐敗是沒有「安全區」的,伸手必捉」,這有用嗎?你再是苦口婆心也無濟於事,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之下,只會拋之腦後。天下熙熙皆為名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每個人走上了仕途,就難逃「陞官發財」的名利誘惑。試想明朝草根皇帝朱元璋肅貪,那種警告才叫血腥呢,沒貪多少就剝皮揎草論處,立於衙門門口或者當地土地廟的門口,用以警告繼任官員,切勿貪贓枉法。但是照樣有人冒著誅連九族的風險也有不惜以身試法。人性是貪婪的,從來都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警告顯然是蒼白無力的。

其二,自律。自律就更加嚴重不靠譜了:有人呈上美女投懷送抱,一個兩個,他可能不敢沾腥,三個四個,還決定做柳下惠,十個八個,總有王八看綠豆對上眼的,即使心裡拒絕,褲襠已讓他變成惠下柳(會下流);同樣道理,有人捧上錢款來主動賄賂,一萬二萬,他可能看不上眼,十萬八萬,他盤算一下覺得犯不上,百萬千萬就心裡拒絕,可是手已經止不住地伸了出去。自律從來就沒有靠譜過,中國講了幾千年的仁義道德,克己復禮,但稱得上聖人的也就二個半,如果靠自律能成聖人,那才是活見鬼,一定是「始於作偽,終於無恥」的,最終個個變成吃特供,用特權。

其三,圈子。要他們別迷信圈子,因為「朋友圈會變成腐敗圈」,這壓根就是偽命題,因為朋友圈無關腐敗。人以類聚,物以群分,人人都有朋友圈,只不過官員的朋友圈可能高大上些罷了,但脫不開陞官和發財兩個主題。有些人做了官,就與民眾絕緣了,越來越沒有人情味,不再到群眾中去,也不想聽群眾的意見,因為對他來說,群眾算什麼屁?能給我陞官晉爵嗎?不能!能給我發財致富嗎?也不能!相反,他們覺得:這幫群眾都是牢騷鬼,總有提不完的反對意見,能指望他們給自己陞官?這幫群眾都是討債鬼,總有還不清的民生欠賬,還指望通過他們撈個啥?所幸的是,官員的前途呢,掌握到黨組織——直接地說,就捏在上級領導手中;更幸運的是,官員的錢途呢,可以通過權力讓自己的親信或馬仔去兌現。規則決定圈子,討前途就得有所依附,所以衝進上級領導圈子裡去,謀錢途就得靠權錢交易,所以被請親信馬仔圈子裡去。你說,他們別迷信政商圈子,那就是見鬼了,無異於要絕他們的官路和財道。

因此,靠這三條警示來要求官員抗腐、拒腐,那簡直是圖樣圖森破了,開了國際大玩笑。

二、難逃的雙重陷阱

古語云,「前車之覆,後車之鑑」,這句千古箴言,而今在中國官場卻有失效之虞。近年來頻仍曝光的腐敗事件已經讓我們看到前車的無鑑,一些地方和部門更是出現「前腐後繼」的「壯烈」場面。究其原因是什麼?

筆者主為中國塌方式腐敗的根本原因,就是人性和制度使然。

我的觀點歷來就是:人是靠不住的,如果制度再靠不住的話,那麼會出現怎麼樣的結果?只能出現腐敗的山頭,或者腐敗的糞坑,出現腐敗窩案,出現前腐後繼的現象就不足為怪了。不妨聽我來分析一番:

第一是人性的原因。

人性都貪婪的,趨利避害是其本性,這是人性的陷阱,難免會「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結局,在「金錢至上」的國度裡,沒有傳統的「義利觀」,更沒有宗教的「敬畏精神」,人都異化為慾望的奴隸。誠如「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潤,它就保證被到處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所言,人們選擇從政,進行的就是一場人生投資,他們手中資本就是握有的權力,「千里做官只為財」和「人為不己天誅地滅」這是大實話,至於「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中去」就難脫釣名沽譽之嫌。我們千萬不要天真地認為:只要他們把拳頭舉過頭頂、宣過誓了,就真的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了,從此脫胎換骨,變成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人民公僕。

可以這麼說,我們的政府中的許多官員壓根就沒信仰的,如果非要說他們有的話,他們信仰根本不是主義,而是權力和金錢,入黨宣誓無非就是想借這一身份給自己「加持」,從而實現通往終極的信仰——權力和金錢的方便之門。

第二是制度的原因。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這是人類共識,筆者在想,執政黨也不至於還蒙在鼓裡,只是某些人不捨得放下這個絕對的權力,埋頭裝鴕鳥罷了。既然有著集權而不想放權的念頭,那麼制度就出現問題就再正常不過了:首先,制度是由人來制定的,而這些制定製度的人因為有私心,只會千方百計地想著加強自己的權力,儘量避免民眾來監督自己,最終掉入了「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的泥淖之中,徒徒地使這種制度成為腐敗的溫床;其二,制度是由人不執行的,而這些執行制度的人也因為私心,只會一門心思地想著凌駕於制度之上,通過各種手段來搞「特事特辦」,不想按規定來辦,最終再好的制度成只能成為廢紙。

制度設計有漏洞,制度執行又失位,在這種制度環境之下,就給腐敗分子鑽空子了,讓他們這些壞人活得如魚得水,形成一個小人得勢的社會大環境,正因為如此,腐敗分子脫穎而出,一旦想反腐就會呈現「塌方式腐敗」,因為制度本身就能夠製造「權力陷阱」:即腐敗分子提拔腐敗分子,腐敗分子來抓反腐工作,最終反腐工作就像一地雞毛,看看都凌亂,陷入了「反難、不反亦難」的兩難境地。

既然是制度原因,那麼靠割韭菜式反腐,即對付那些貪官,就顯得無濟於事了,也只能跌落於「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惡性循環之中,如昆明三任書記「三連腐」的事例早已不是孤例,已是比比皆是。

制度沒有把權力關進籠子,沒有跳進「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的權力陷阱,那麼一個地方,不管是省、市、縣還是鄉、村,一把手權力巨大,人、財、物都由其把控,加之人性本來就是貪婪的,根本沒有止境,陷入人性貪婪的陷阱,他近乎為所欲為,不到惡貫滿盈是不會善罷干休的。與其說這些崗位高危,毋寧說權力不受足夠監督,任何崗位都可能是「陷阱」。

三、沒有終極受益者

4月9日,陝西省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貴州省委原常委、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受賄、濫用職權案。廖少華出庭後,其容貌的改變讓不少人驚呼「這人還是廖少華嗎?!」有媒體盤點發現,「大老虎」落馬後,容貌變化不小的不止廖少華一人。「大老虎」出庭時的形象,與其證件照上的形象相比,如同被「卸妝」……

現行高度集權的政治體制禍國殃民,危害無以復加,但是,在這樣的制度之下,沒有終極受益者——包括這些貪官們。

人性是貪婪的,這是大前提,但貪婪並不可怕。不要以為貪官真的很壞——黨員也是人,貪官也是人,他們都有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是人都遵循「趨利避害」的原則,誰想撈錢把自己撈進監獄裡,落個身敗名裂的結局。

想想貪官也不容易,一開始大多數完全可能是理想主義者,還是懷揣著那麼一絲「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夢想,也是從一個基層幹部幹起,在官場像爬行動物一樣慢慢進化,最後進化到老虎,基本上畢其功於二三十年。再看看貪官受審的樣子,未落馬前何等春風得意,呼風喚雨;落馬之後,就是落水的鳳凰不如雞,又得何等的悽慘,雖然不至於受到極刑處死,但是無不是進行「挖祖墳式」的示眾。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雖然他們咎由自取受到了審判,但是讓他們變成人民罪人的制度,卻永遠處於缺席審判的狀態。其實,恰恰我們的制度已經讓不少官員不知不覺、身不由已滑入貪腐的深淵,畢竟官場是個大熔爐,一旦跑進了官場,誰都想著往權力的頂層奔去。

我們必須明白的是,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君子之國,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公僕。所謂的公僕,也只是由廣大納稅人在貢養著,是他們給公僕們支付了薪酬,向政府購買社會服務產品的。要管好這批人,與其勸他們不要辜負廣大民眾的重託,還不如要聽從僱主們——廣大民眾的心聲,他們的陞遷僱主們滿不滿意給出選票說了算。

因為人都是不可靠的,都想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利益算盤,所以要想這些官員變得相對可靠,方法也只有兩種,一種就是人防人,讓民眾參與到監督官員中來;另一種就是制度防人,把官員關進制度的籠子,讓他們規範用權。否則,永遠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反腐也只能永遠在路上了。

結語

是人都貪婪的,都想趨利避害,我們的制度到底是助長了官員的貪婪呢,還是遏制了官員的貪婪,這才是制度設計的關鍵。(原標題:「前腐後繼」為哪般?貪官並非制度的受益者!)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權力獨占的制度無法徹底清除貪官污吏?
柳玄:軍政權力二元化及其潛在危机
吳中英:論人大制度改革之二——人大權力論述
權力期權化 中國貪官腐敗新動向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