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紀法國壁毯鑑賞

文/蘭鴿
蘭鴿

十八世紀「新古典主義」興起後,法國的壁毯圖案題材由希臘眾神、宮廷生活增加了普通民眾生活的內容。(Juliet Zhu/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45
【字號】    
   標籤: tags:

康熙和路易十四時代,中國的刺繡品與染色等技術傳入法國,成為宮廷貴族時尚。 從蓋地博物館(Getty Museum)展出的系列法國壁毯,可以看到當年中華藝術文化,帶給法國藝術和工業的突飛猛進。

據資料介紹,路易十四時代貴族家中則陳設著典雅、精緻的中國刺繡床罩、帷幔、插屏、窗簾等。許多普通家庭主婦都繡製家居所需的枕袋、靠墊、檯布、墊布等。路易十四的公主也熱衷於飛針走線,路易十四有時還親自為公主挑選最美麗的刺繡圖案,可見其對刺繡的鍾愛。

中國刺繡帶動法國壁毯工藝

中國的金銀線刺繡和中國漆器上的金漆彩繪也對17、18世紀的法國繪畫、手工藝以及建築藝術、室內裝飾等產生了重大影響。

一幅注明是1660年出品的掛毯,繪製了年輕的路易十四騎著馬,率隨從從王宮出遊的一景。 有遠處的王宮、周圍的樹木、護城河與草坪、近處的宮廷欄桿與似錦繁花,景深的層次分明,線條的描繪細緻,尤其是路易十四所乘白馬的飛奔,和他本人意氣風發的神態都栩栩如生。在三百多年前,法國高超細緻的織毯工藝可見一斑。

路易十四時代,中國的刺繡品與染色、愅絲等技術也傳入法國,成為時尚。路易十四時代,宮廷服飾無論男女都普遍飾以刺繡、折襉、蝴蝶結等,連貴婦們的高跟鞋鞋面也是以中國絲綢、織錦為面料,飾以刺繡圖案。

貴族家中則陳設著典雅、精緻的中國刺繡床罩、帷幔、插屏、窗簾等。許多普通家庭主婦都繡製家居所需的枕袋、靠墊、檯布、墊布等。路易十四的公主也熱衷於飛針走線,路易十四有時還親自為公主挑選最美麗的刺繡圖案,可見其對刺繡的鍾愛。

一幅注明是1660年出品的掛毯,繪製了年輕的路易十四騎著馬,率隨從從王宮出遊的一景。 有遠處的王宮、周圍的樹木、護城河與草坪、近處的宮廷欄桿與似錦繁花,景深的層次分明,線條的描繪細緻,尤其是路易十四所乘白馬的飛奔,和他本人意氣風發的神態都栩栩如生。在三百多年前,法國高超細緻的織毯工藝可見一斑。

法國宮廷出品的掛毯。繪製了1660年,22歲的路易十四王騎馬率隨從,從王宮出遊的一景。路易十四意氣風發的神態被繪製得栩栩如生。(Juliet Zhu/大紀元)
法國宮廷出品的掛毯。繪製了1660年,22歲的路易十四王騎馬率隨從,從王宮出遊的一景。路易十四意氣風發的神態被繪製得栩栩如生。(Juliet Zhu/大紀元)

中國皇帝皇后的午餐

如同仿製瓷器一 樣,法國人在模仿中國紡織品的過程中創造出一種中西結合的風格。據蓋帝博物館經理崔成準(Austin Choi)娓娓道來,兩百年前,當Jehoua牧師回到法國後,法國藝術家和宮廷掛毯織錦藝術家們一同合作,憑Jehoua牧師記憶繪出的草圖和想像,繪製出了一組《中國的皇帝故事》系列的故事掛毯, 包含《皇上皇后的午餐》、《皇上皇后狩獵歸來》等。

但因東西文化和外貌形象不同,所繪出的形象妙趣橫生。在《皇上皇后的午餐》掛毯中,在中國皇帝的紅頂戴之下的高鼻大眼的順治帝十分英俊,手持大高腳杯的紅酒,與高鼻大眼的皇后互相禮讓敬餐。該系列掛毯體現出法國藝術家在想像中對中國皇室給予的尊敬和禮遇。

順治康熙大帝和法國國王路易十四,中法兩國開啓了友好交流的大門。當法國牧師從中國回到法國後,法國藝術家和宮廷壁毯藝術家們一同合作,憑牧師記憶繪出的草圖和想像,繪製出中國皇帝系列組圖。這是法國藝術家所想像的順治帝和皇後戶外午餐的情景。(Juliet Zhu/大紀元)
順治康熙大帝和法國國王路易十四,中法兩國開啓了友好交流的大門。當法國牧師從中國回到法國後,法國藝術家和宮廷壁毯藝術家們一同合作,憑牧師記憶繪出的草圖和想像,繪製出中國皇帝系列組圖。這是法國藝術家所想像的順治帝和皇後戶外午餐的情景。(Juliet Zhu/大紀元)

追求完美與永恆的價值

十八世紀「新古典主義」興起後,法國的壁毯圖案題材由希臘眾神、宮廷生活增加了普通民眾生活的內容。

十八世紀「新古典主義」興起後,法國的壁毯圖案題材由希臘眾神、宮廷生活增加了普通民眾生活的內容。(Juliet Zhu/大紀元)
十八世紀「新古典主義」興起後,法國的壁毯圖案題材由希臘眾神、宮廷生活增加了普通民眾生活的內容。(Juliet Zhu/大紀元)

「古典主義」(classic,classism)或「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指受古希臘、羅馬文學、美術、建築等藝術影響的思潮和美的風格,其特徵在追求完美與永恆的價值,強調理性、秩序、明晰,形式上偏好結構的單純、平衡與比例的整體和諧;精神上則崇尚尊嚴、高貴、平和等內斂性質。

「古典」含有傳統的、典範的意涵,通常是指來源於古代希臘、羅馬藝術美的價值或風格。十七世紀以後才運用在美術上,當時的學院普遍認為古代希臘羅馬的藝術已為未來立下典範,如文藝復興也是受到古藝術的啟發,才從中世紀的不成熟走向藝術的鼎盛。◇

(引用資料:蓋地博物館(Getty Museum)藝術館介紹材料;正見網:春華之《西方藝術史:理性、明晰的新古典主義》)

責任編輯:章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紀元記者陳文敏台灣苗栗報導)《康熙大帝與太陽王路易十四》歌劇,21日晚在苗栗巨蛋首場演出,京戲歌劇樂迷熱情觀賞,22、23日兩天再續演兩場;生動的歌劇融合巴洛克音樂與京劇、崑曲等中國傳統戲曲元素,重現17、18世紀間中西輝煌的歷史文明,也讓民眾感受兩大君主同台的魅力。
  • 據悉,好萊塢有童話色彩的奇幻動作巨製《路易十四與美人魚》片方已向中國女星范冰冰發出邀請函,力邀其出演美人魚,男主角則是大名鼎鼎的「007」皮爾斯•布魯斯南(Pierce Brendan Brosnan)。
  • 伴隨路易十四一生的最大藝術事業,則非凡爾賽宮莫屬。這座集結王權意識與當代的藝術精英共同打造的華麗花園宮殿,立即成為歐洲其它王室競相效仿的王宮範本。
  • 路易十四選擇太陽作為標誌。太陽神(就是阿波羅)為和平與藝術之神,它也是賦予萬物生命的天體,它升起又落下,它就是規則本身。同神一樣,戰爭英雄路易十四帶來了和平,他保護藝術,他是所有恩寵的賜予者。他通過兢兢業業的工作,遵從隨日昇日落的起床式和就寢式,強調了自己與神的這種深入骨髓的相似性。凡爾賽宮的裝飾在王室肖像和象徵物中到處都加入了神的標誌和象徵(桂冠、豎琴、三角架)。國王路易十四在凡爾賽宮的日子裡,他的起居可以說一切都圍繞著太陽的起落而定的。
  • (大紀元記者張妮澳洲悉尼編譯報導)由大名鼎鼎的好萊塢第5任007主角扮演者皮爾斯•布魯斯南(Pierce Brendan Brosnan)和中國演員范冰冰參演的奇幻巨作《路易十四與美人魚》(Moon & The Sun)明年年初將在墨爾本開始拍攝。
  • 1664年,路易十四命令園林設計師勒諾特重新設計杜樂麗花園的花壇,這次杜樂麗花園轉變成法國式花園。1667年,路易十四開放杜樂麗花園,這是杜樂麗花園首次對外開放,也是法國首座對外開放的皇室庭園。
  • 國波爾多附近的古城聖愛美隆(St Emilion),保留中世紀時期建築,狹窄的街道瀰漫特別的氛圍。幾世紀以來這裡是著名的酒鄉,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形容聖愛美隆產的酒是「眾神的瓊漿玉液」,現在旅行社安排的法國旅遊也常常把聖愛美隆排進行程。
  • 從太陽王路易十四至高無上的濃墨重彩,到「受愛戴者」路易十五的鮮艷與豐富,最後還有其繼任者路易十六年間的和風暖色……經耗資2600萬歐元、歷時九年有餘的封閉籌建,盧浮宮博物館為這三代法王時期的藝術品新開闢的裝飾藝術展廳,以不失嚴謹的法式館藏手法,呈現出一個異彩紛呈的天地,讓觀者重回法蘭西稱雄歐洲、法式藝術令世界神往的輝煌年代。
  • 洛杉磯蓋帝博物館 (The Getty Museum)展出康熙年間四十多件瓷器,還有七幅法國掛毯繪製「中國皇帝的故事」,真實記錄了路易十四與同時期的順治康熙期間的文化交流和中法友誼。
  • 在古典傢俱領域,法國是歐洲傢俱史上影響力最大的國家。而從17世紀中葉到18世紀的法式傢俱,在造型、技術、裝飾和材料上所具有的開創性和非凡技藝,更是現代都無法企及的高峰。在盧浮宮博物館為從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這三代法王時期新開闢的裝飾藝術展廳,豐富多彩、精緻典雅,風格各異的法式傢俱琳琅滿目,從17世紀中期的大櫥櫃到路易十五風格的曲線,再到18世紀末的直線條,每件陳列的傢俱都猶如藝術品一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