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親歷抗日及國共戰爭者徐枕揭中共邪惡本質

人氣: 40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7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臺北報導)在對日抗戰勝利70週年紀念之際,曾參與過對日抗戰及國共戰爭諸多戰役的國軍退役上校徐枕出版新書。一生戎馬經歷極富傳奇色彩的他,曾著有《抗戰史話》、《阿毛從軍記》等書,揭露中共「假抗日」竊取勝利果實,助世人瞭解歷史史實。

國軍對日艱苦八年抗戰

1922年出生的浙江鎮海人徐枕,早在小學四年級作文題目「我最悲痛的事」中,就寫出心聲是日本強占東北,立志要去光復臺灣,收回東北。1943年徐枕從黃埔軍校畢業,分配第一軍七十八師二三三團服役,曾參加豫西靈室及西峽口等諸多戰役,與暴日周旋。他表示,「那時跟日本人進行接戰,打的時候我們傷亡很大。」

日本人曾說中日戰爭時,日本人不怕死,但中國人卻連死是什麼都不知道,徐枕回憶國軍對付日本的戰車,確實在這樣的作戰精神下,「日本戰車來,我們子彈打過去像雨一樣的沒有用,只有人把手榴彈綁在身上躺在地上,讓戰車碾過去爆炸,用身體來抵抗。」

1947年8月7日,蔣公飛臨延安巡視,親往指示剿共軍事。照片為8月8日蔣公與國軍將領胡宗南、盛文、董釗、劉戡等在延安中共盤踞之窯洞前合影。(中正紀念堂)。(鍾元翻攝/大紀元)
1947年8月7日,蔣公飛臨延安巡視,親往指示剿共軍事。照片為8月8日蔣公與國軍將領胡宗南、盛文、董釗、劉戡等在延安中共盤踞之窯洞前合影。(中正紀念堂)。(鍾元翻攝/大紀元)

共產黨包藏禍心奪取政權

共產黨自1935年經國民政府五次圍剿後,困踞陝北。徐枕表示,1937年1月時,蘇聯第三國際派主席畢特洛斯偕陳紹禹飛抵延安,帶有密令,成為共產黨策略運用的方針,也是在抗戰發生後,共產黨對國民政府低姿態的根本原因,表面上高喊抗日,內部則大行其叛國陰謀。

徐枕表示,當國軍正策劃著第六次剿共時,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接著1937年7月7日蘆溝橋事變爆發後,使共產黨有起死回生之機。他提到,8月12日共產黨內部頒發了「關於抗戰中地方工作原則」:

一、利用一切舊政權的武裝形式為民團、保安隊、壯丁隊、義勇軍等,實行組織民眾,武裝民眾,並取得其中的指導地位。

二、共產黨員以積極抗日分子之面目,參加政府與軍隊,並取得其中的領導地位。三、共產黨員在任何時候,任何場所,都不能放棄與各黨各派的鬥爭。四、用一切方法爭取黨的公開或半公開,但同時應該鞏固和擴大黨的秘密組織。

他表示,1937年9月20日共產黨遵照共產國際指示,發表共赴國難宣言,但共產黨以欺騙人民起家,這種宣言都明知其實是冠冕堂皇美麗的謊言,但人們都存在一種寧信其真不信其假的心理,寄以厚望。共產黨置抗日神聖使命於不顧,其執行手段,假藉服從三民主義、抗日、民主、進步、團結、國共合作、革命、反內戰、反對分裂、統一戰線等等口號以為宣傳,製造謠言,眩惑人心。

曾參與過對日抗戰及國共戰爭諸多戰役的國軍退役上校徐枕,一生戎馬經歷極富傳奇色彩,他曾著有《抗戰史話》、《阿毛從軍記》等書.(希望之聲)
曾參與過對日抗戰及國共戰爭諸多戰役的國軍退役上校徐枕,一生戎馬經歷極富傳奇色彩,他曾著有《抗戰史話》、《阿毛從軍記》等書.(希望之聲)

「以各個擊破的方式」,他表示,共產黨迫害國民政府威信,暗襲國軍,併滅地方遊擊隊,摧毀地方政府,減弱國軍戰力。自秘密變為公開後,其宣傳活動大肆擴展,如新華日報、群眾雜誌、解放週刊,以及生活書店的出版物,風行各地,社會上一般文藝作家,為其吸引利用,極力宣揚共產主義的毒素。

徐枕表示,第八路軍以參加抗戰為名,由陝西進入山西,對戰區長官的命令從不遵守,所經之地,金銀糧食全被搜刮一空,一年之內僅山西一省的劫掠,便在銀元一億元以上。強迫陝甘寧區農民普種鴉片,統收統銷,推銷毒品所得暴利及國民政府撥發的八路軍經費,悉數充作擴軍及宣傳之用。

1945年,日本要求維持天皇最高統治權的體制下,接受波茨坦宣言而投降,國軍歷經八年的苦難歲月,最後勝利終於到來,也讓徐枕完成了從軍的心願。當時蔣委員長透過中央廣播電台向全國廣播,聲調顫抖,抑不住內心的歡悅。這篇演說稿是他自己親手所擬,由於「不念舊惡」、「與人為善」,儒家仁義文化,後人稱之為「以德報怨」的宣言,也為爾後處理受降的基本信念。

蔣中正與毛澤東在重慶談判時的合影。(網路圖片)
蔣中正與毛澤東在重慶談判時的合影。(網路圖片)

共產黨蛇蠍本質

徐枕強調:「中共政權來自日本侵華戰爭,中共統治大陸,是人類最不幸的事。」大陸有政治宣傳,稱八年抗日戰爭為共軍所打,國民黨軍隊並未抗日,並云國民黨軍隊一部逃往重慶,一部由汪兆銘率領向日本投降,且將今日留在大陸將領所統率之部隊,謊稱皆受共產黨所指揮對日作戰。他憂心,「共產黨以政治宣傳捏造抗戰史實,大陸人被誤導對抗戰歷史的真實認知。」

徐枕表示:「共產黨以唯物主義為中心,不把人當人沒有人性,樣樣都要講我好,我怎麼樣,一切要欺騙,講過的話不算。」這與中國人民族性不一樣,我們講對別人要謙虛一點,講倫理道德、講菩薩報應。「中共不相信神,也不相信鬼,挑動人與人之間鬥爭,這是共產黨最基本的思想。」

他在《阿毛從軍記》中提到,共產黨使用的是蘇聯辭典字義,不是中華民族傳下來的文化,例如:國家是暴力使人民屈服的團體;人民是共產黨的簡稱,共產黨的決定叫做人民的決定;民主實際是由共產黨作主;自由是共產黨擁有絕對的權力不必顧慮法律;敵人是違反共產黨思想的人;鬥爭是殺死敵人的方法,它的宣傳口號具備十足的欺騙性。

《阿毛從軍記》中他寫到,國共抗戰時回家過新年,他對所有來訪的親戚故舊,聲嘶力竭舌枯唇爛的講,共產黨喪心病狂的殘暴手段,但引來的總是別人的反感,每次總是爭辯得面紅耳赤不歡而散,不了解共產黨的他們認為:「總是人嗎?怎麼能說他們沒有人性」。但等他們大徹大悟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太大。」

《九評共產黨》十周年紀念版 。(博大出版社提供)
《九評共產黨》十周年紀念版 。(博大出版社提供)
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給為禍世間一個多世紀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特別是中國共產黨蓋棺論定,《九評共產黨》發表至今已經10年,造成中國人的退黨大潮,目前已有超過2億零963萬人退出共產黨團隊組織。(大紀元圖庫)
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給為禍世間一個多世紀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特別是中國共產黨蓋棺論定,《九評共產黨》發表至今已經10年,造成中國人的退黨大潮,目前已有超過2億零963萬人退出共產黨團隊組織。(大紀元圖庫)

共產黨罪惡滔天

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給為禍世間一個多世紀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特別是中國共產黨蓋棺論定,《九評共產黨》發表至今已經10年,造成中國人的退黨大潮,目前已有超過2億零963萬人退出共產黨團隊組織。

徐枕曾閱讀過《九評共產黨》所有內容,他見證內容的真實性。他談到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中,大饑荒一節提到的人吃人事件。他說:「共產黨這東西你不是親身經過,你要靠自己講出來,講不出來的,從六四逃出來的人到美國都在寫東西,尤其是寫大饑荒時人吃人的事情,共產黨否認不了這些東西,這書他們都有送給我。」

徐枕隨國軍來臺灣後,於1984年在香港與他哥哥見了面,他哥哥談到好幾次有機會逃離大陸,但擔心親老、妻弱、子幼,難以生存而留了下來,這個選擇使他歷經了鬥爭資本家被關進監獄、變私營為公營、思想改造、勞動改造、大躍進煉鋼、文化大革命、抄家的悲慘遭遇。

「共產黨把我哥哥總經理、董事長摔到地板上,要叫學徒不識字的去領總經理薪水」,徐枕說,到了最後資本家商人有錢的都死光、鬥爭光了,這一批人來領導這個社會,那這個社會怎麼不亂,當然窮了,最後是一清二白沒有飯吃,所以那時沒有狗,沒有貓,沒有牛通通都吃掉了。

他提到,共產黨有嚴密組織,其內部紀律是絕對服從,對自己同志的殘酷,超過了對敵人的處置,因此一進入其圈圈範圍之內,如同進入了魔域,很難有機會能夠反省脫離。在1947年蔣介石命令奪取延安時,他率先攻入延安追殺毛澤東,但至今徐枕仍然一直感慨未能活捉毛澤東,使共產黨持續禍害人類。

「事實上共產黨是完全聽命於蘇聯共產國際馬克斯主義思想下的一個支部。」徐枕強調,共產黨實施階級鬥爭、專制集權,使用空前殘酷的手段,與中國之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的固有道德,完全脫離了關連。他說,「共產黨思想是根據馬克斯來的,其哲學思想完成是一個恨」,共產黨人他絕不會相信別人,他們只相信自己。他慨嘆知識分子,不研究共產黨的本質,還替毛澤東舉旗吶喊,結果下場都很慘。

徐枕說,那批自稱為共產主義先鋒的知識分子:如老舍、田漢、吳晗等人都死得很慘,毛澤東奪取政權後說,革命時期必須利用知識分子搖旗吶喊,現在要長治久安,必需要殺死知識分子才能太平。知識分子都被罵成臭老九,是最低的下等人物,「那時候知識分子看不清楚,當年看清楚聰明的人,都跑到臺灣來了」。

2015年7月20日臺灣法輪功反迫害活動在總統府前凱道舉行,部分法輪功學員約5千人參加活動,其中3千人集體煉功,2千人則在熱鬧的臺北市區參加訴江大遊行。﹝王嘉益/大紀元﹞
2015年7月20日臺灣法輪功反迫害活動在總統府前凱道舉行,部分法輪功學員約5千人參加活動,其中3千人集體煉功,2千人則在熱鬧的臺北市區參加訴江大遊行。﹝王嘉益/大紀元﹞

共產黨打壓不了 法輪功只會在世界愈傳愈廣

對於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徐枕認為,法輪功是安定身心的好功法,在政治上不干涉,而且中共打壓不了法輪功的傳播,「法輪功只會在世界愈傳愈廣」。他說:「共產黨也有很多幹部參加法輪功的,這個實在是一個最好安定身心的功法」。他說,法輪功講神性,但中共害怕民心會變,民心一變得雪亮了的話,共產黨就不能存在,民心只能夠變得獸性,「共產黨是野獸一樣的」。

台灣部分法輪功學員2015年7月18日晚間在台北凱達格蘭大道,舉行燭光悼念會─悼念被中共迫 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唐賓/大紀元)
台灣部分法輪功學員2015年7月18日晚間在台北凱達格蘭大道,舉行燭光悼念會─悼念被中共迫 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唐賓/大紀元)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1999年發起對法輪功滅絕性的迫害,活摘器官、酷刑虐殺,傷亡人數達百萬。這場堪稱「21世紀規模最大的人權災難」,遭到國際上不斷譴責。臺灣民眾也大力聲援這場訴江大潮。短短半個月,全臺已有65,612名民眾聯署「舉報」江澤民罪行,人數不斷增加並將要寄往中國兩高(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揭露江澤民罪行,要求將江送上審判台。

7月18日晚間,臺灣部分法輪功學員約5千人,齊聚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舉辦記者會和燭光悼念會,呼籲臺灣民眾刑事舉報江澤民,將其繩之以法,立即結束中共長達16年之久的迫害。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