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湘子十二度韓愈(1)韓家求子

作者:杜若
font print 人氣: 22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話說凌霄寶殿前有一個左捲簾大將沖和子,因在蟠桃會上和雲陽子醉奪蟠桃,失手打碎了硫璃玉盞,衝犯元始天尊聖駕,玉帝大怒,把沖和子、雲陽子二人貶到人間。其中,沖和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縣韓家,即韓愈;雲陽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縣林家,即林圭。而時正值大唐年間。

韓太公育有兩子,長子名韓會,娶妻鄭氏;幼子即韓愈,娶妻竇氏。兄弟二人手足情深,兄友弟恭,夫和婦順。只一樣,兄弟二人卻都沒有子嗣,因此韓會終日憂悶。

韓愈勸慰他:「哥哥不必憂慮,我們韓家九代積德向善,上天定會賜下一個好兒來。哥哥這般憂慮也是枉然,不如每日焚香禮拜,祝禱天地、列祖列宗,必會有報而應。」韓會當下就依弟弟之言,每天和妻子鄭氏,焚香禮拜,虔誠祈禱。

永平州一帶的城隍、土地諸神就把韓家的祝禱,一一上奏玉帝。玉帝覽閱奏章後,就把金書玉誥、道法神術付與鍾離權、呂洞賓二仙,命他們到下界,度化有德之人;如果修行機緣未到,就讓此人托生於韓家,以便日後再去度他。鍾、呂二仙領了敕旨,就到紅塵走了一遭。

清代王仲謙〈仙真童子冊‧八仙︰呂洞賓、漢鍾離〉 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

二仙在湘江岸邊看到一只白鶴和一只香獐正在隨心遊戲,各顯神通。忽然一陣清風吹過,影住了白鶴香獐的白氣。白鶴見狀,知道有上神路過,於是跪下懇祈二仙道:「盛世難逢,人身難得。希望仙人能賜一粒金丹,好脫去羽毛,轉世為人。」而香獐貪戀湘水山嵐,口出狂言侮辱神祇,被呂洞賓貶到江潭深處,永不許出頭。直待鶴兒成就正果,再來度他。鶴兒吃了鍾師的金丹,就化作一個青衣童子,跟著兩位仙師前往永平州昌黎縣,托生去做韓會之子。

韓會之妻鄭氏夜夢太陽東出,寶鏡高懸,一只仙鶴口銜一顆仙桃,飛翔下來,直接墮在她的懷裡。旁邊閃出一個青衣道人,肩上負著一把寶劍,自稱是「兩口先生」,奉玉帝敕旨,送這仙鶴仙桃做她的兒子。

鄭氏從夢中驚醒,叫起韓會與他說起此夢。巧到韓會也同做此夢。夫妻二人感念天神囑託,連忙起身,梳洗端正,燃起寶炬,點起名香,朝天恭恭敬敬地禮拜。韓愈聽說此事,也非常高興,張口就吟出一首詩:「積善人家慶有餘,禍因惡積豈為虛。韓門九代陰功茂,天賜嬰兒到草廬。」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捻指間,鄭氏誕下一子,百眷諸親都來作賀。只是,這嬰兒從降生到滿月,日夜只是啼哭,都不能住聲。相書上說:「小兒夜啼,沒爺沒妻」。夫妻二人想幸得天地庇佑,才為韓家延得血脈,沒想到嬰兒只是日夜啼哭,怕是難以養大成人,不免心中一陣苦楚。

韓會夫妻正在愁眉不展之時,忽然聽到街上有人拍著漁鼓,唱著道歌:「鶴童覺悟,師來看顧。去年送你到昌黎,今日又離丹府。你莫要啼哭,你莫要啼突,聽咱吩咐,如今安否?暫時拘束,日後升騰紫霄,名鐫洞府。」

「鶴兒寧耐,暫居天外。感嘆循環暑往寒來,捻指間,光陰二載。想韓門小兒,想韓門小兒,非常氣概,端的是棟樑之才。你本是大羅天上客,因為思凡降下凡間。」

嬰兒一聽到漁鼓聲響,就立刻停止了啼哭;漁鼓聲一停,就馬上又號啕起來。鶴兒雖小,但那歌聲令他惕然警醒。

韓會見小兒聽了漁鼓,就停止了啼哭,於是就請敲漁鼓的道人進來。道人自稱是「兩口先生」,鄭氏一聽,就輕輕對韓會說:「夢中的青衣道人就自稱『兩口先生』,如今這位師父也說是『兩口先生』,莫非就是夢中的神仙?」韓會就請道人為小兒起個名字。道人說道:「我一路從湘江走來,見那煙水滔滔、東流西轉,萬年不絕最是長久。如今就為令郎取名『韓湘』,小名叫『湘子』,願他無災無難,易養易長。」

清代王仲謙〈仙真童子冊‧八仙︰韓湘子〉 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

道人說完,把袍袖一展,化作一道金光遁身而去,只留下一個漁鼓,直直地矗在地上。韓會夫婦、家僕誰也拔不起來,漁鼓就跟長了根一樣。他們就叫來韓愈一看究竟。韓愈聽說此事,走到鼓前,輕輕一扯,就把漁鼓拿了起來。只是地面上留下三個瑩然如玉一般的大字「純陽子」。韓愈說:「這是呂洞賓的名號,向來神仙下世,不顯真身,難怪哥嫂肉眼不識。」

說來也怪,自從韓湘見了道人後,哭啼便止住了,但是終日癡呆懵懂,泥塑木雕的一般,不哭不鬧不吵不笑。家人餵他他就吃,不餵他也不討吃的。長到三歲還不會說話,因此家人都叫他「小啞官」。韓會夫婦見狀,也無可奈何。@#

(未完待續)

——典出明代《韓昌黎全傳》

責任編輯:李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萬古神傳修仙道,九度文公古今曉。 隔代同室道不同,人道神道相距遙。 為救文公出仕途,韓湘九度方入道。 可見世人度之艱,湘子慈悲真不少。
  • 琴訴似暱語 韻載兒女噓 恩怨人間事 情深相沫濡 弦越生軒昂 戎邊將卒車 清商囀陰陽 騰挪變化予
  • 臘月梅樁忍寒冬 辭歲猶近草木春 繞庭飛花屋簷白 板橋誰留踏雪痕
  • 為國除弊朝進柬, 夕貶潮陽路八千。 自古伴君如伴虎, 忠臣良將下場慘。
  • 草木知春不久歸, 百般紅紫鬥芳菲。 楊花榆莢無才思, 惟解漫天作雪飛。
  • 與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 韓愈因為諫阻唐憲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韓愈貶去潮州(廣東)當刺史,限日動身。潮州當時開化較晚,距離京城又遙遠,一路都是窮山惡水。韓愈倉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卻遇到一場大雪,凜冽寒風之中,大雪積累了數尺深,連馬兒都無法前行了,前後看不見道路;韓愈困在荒野中,又飢又冷,不禁絕望:「難道我今日要死在此處。」就在進退兩難之際,忽見遠處有人冒著嚴寒掃雪而來,韓愈又驚又喜,一看竟然是韓湘子。
  • 明朝崇道之風盛行,有不少人立志修行,修得了高深境界,卻隱於世間或山林。也有人濫竽充數,學到一點方術皮毛,即阿諛權貴,以換取榮華。對這些道門敗類,大道真人張三丰也會出手「棒喝」示警。
  • 朱元璋洪武五年(1372年),中書右丞王溥奉命到建昌督工取材一事。到了蛇舌岩,眾人看見岩石上有個穿著黃色衣服的人在那裡唱歌,歌詞曰:「龍蟠虎踞勢岧堯(嶢),赤帝重興勝六朝。八百年終王氣復,重華從此繼唐堯。」歌聲猶如洪鐘,黃衣人唱完就消失了蹤影。王溥派人向朱元璋奏報這條消息。但天子認為這事涉及妖妄,不可採信。這件事,官方記錄上就只有這麼一段短短的描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