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共和黨本少數 移民議題添分歧

人氣 122

【大紀元2016年12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純之編譯報導)新任總統通常都會提升所在黨的地位。但是在加州,情況可能有些不同。在這裡,川普(特朗普)的得票只有對手的一半(1936年來的最糟糕成績),加州的共和黨選民占比只有26%,還在日漸萎縮。那麼,要如何逆轉這種劣勢?加州共和黨內部卻存在巨大的分歧。

許多人主張,必須在無證移民和社會議題等方面立場有所軟化,以吸引拉丁裔、亞裔和年輕選民。而另一些傳統共和黨人則反擊說,川普在全國勝選則證明了強勢立場的勝利。

據《橙縣紀事報》報導,州大洛杉磯分校Pat Brown公共事物學院執行董事索尼伸(Raphael Sonenshein)說,從邏輯上說,走現在的路不能贏得選舉,但要是走不同的路,政黨內部爭議很大。

立法院黨員不很想遣返移民

加州立法院12月5日新會期開議第一天,共和黨的困境更顯突出。當72名民主黨參、眾議員投票通過決議,批評當選總統川普對移民議題的各種計畫時,竟然有兩名共和黨議員也投了贊成票、有19名共和黨議員棄權;只有17名共和黨議員支持川普的主張,反對該決議案。

投棄權票的越裔共和黨州參議員阮珍妮(Janet Nguyen)說,決議案中提到很多移民的貢獻。「我就來自移民家庭,我的家庭就是依靠福利,我做著最低工資的工作,並不是每個依靠福利的人都會濫用這個系統。」

儘管她反對民主黨的對抗態度,但她支持該決議案的多個方面。她說,共和黨人應當關注所有加州人的基本立場。「我們需要討論健保和教育問題,繼續談就業和經濟發展等議題。」

阮珍妮是前縣政委員、市議會議員,她是共和黨人在加州成功的範例。2014年,儘管她所在選區民主黨選民多於共和黨人,拉丁裔選民多於越裔,但她輕鬆擊敗了前拉丁裔民主黨眾議員Jose Solorio,成功勝選。

阮珍妮支持提出辦法,讓大部分非法移民家庭能追求合法地位。

也有強烈要求遣返移民的黨員

但是,紅地(Redlands)共和黨員貝里(John Berry)則持相反意見。身為「茶黨愛國者」(Tea Party Patriots)組織的加州協調人,他支持遣返無證移民

他說,共和黨人在移民和社會議題上應當採取強硬的立場。現在,很多共和黨人跟他一樣,都對加州共和黨感到很失望,因為它什麼也不代表。

他說,關鍵是非法移民議題。他認為這個議題會吸引拉丁裔和亞裔選民。「一旦他們在這裡扎了根,他們就會覺得無證移民在傷害這個國家,拉低工資等等。」

他說,川普在這些族裔的得票情況就比羅姆尼在4年前要好。據「全美選舉池」(National Election Pool)調查,有29%的拉丁裔選民和亞裔選民投票給川普。而羅姆尼四年前只得到了21%的拉丁裔選票和18%的亞裔選票。

不過,其他人則質疑「全美選舉池」的結果。索尼伸認為「拉丁裔抉擇」(Latino Decisions)的雙語民調比較可靠,而其結果為,全美只有18%的拉丁裔選民支持川普。

加州黨主席:從基層選舉做起

加州共和黨主席布魯特(Jim Brulte)強烈感到,需要和人口日漸增多的拉丁裔(占全州達到投票年齡公民的28%)以及亞裔(11%)加強溝通。他給出了未來10年加州達到投票年齡的人口格局圖:拉丁裔將占到52%,亞裔占到11%。而現在只有16%的拉丁裔和23%的亞裔登記為共和黨人。

他在華盛頓國家新聞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的活動中說:「我們不是在一夜之間陷入麻煩的,這花了30年時間。我們也不會一夜之間就擺脫麻煩。」

從歷史看,加州並非一直是民主黨占優勢。從1920年起,加州人13次投票給民主黨總統候選人,12次投給共和黨候選人。從1968年到1988年,加州每次都投票給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但是,從那時以後,情況就開始發生變化。每一位州民選官員,包括州長和聯邦參議員都是民主黨人,加州的聯邦眾議員也是民主黨人占多數(39-14)。今年選舉,民主黨又拿走加州參眾議會四個席位,導致在州立法院,民主黨占據了三分之二的優勢。

布魯特說,加州是民主黨的票倉,這種情況可能還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我感興趣的是,當經濟下滑,平衡財政的神話被打破時,加州人會將責任歸咎於誰?」

但他也不打算做壁上觀。他說:「我們的計畫是從頭做起。」

這意味著要從學區教委、市議會和縣政委員做起。在共和黨傳統占優勢的橙縣,雖然人口結構變化導致民主黨選民比共和黨多出4個百分點,但5個縣政委員都是共和黨人,大部分市議員也是共和黨人。

共和黨支持組織Grow Elect正在招募和支持拉丁裔候選人,該組織說,已經有兩名拉丁裔共和黨人進入了民主黨人占多數的聖安娜學區教委。5位聖地亞哥縣政委員也都是共和黨人,不過民主黨選民還是占多數。

共和黨如何才能勝選

共和黨人在地區層面能勝選,主要因為避開移民和社會議題,這是個教訓。

布魯特說,接下來的挑戰是找出基本選民和迅速增長的新選民所支持的議題有哪些。他特別指出,特許學校在低收入地區就是勝選議題,共和黨的增加就業提案也是。他說,發展組織的方法就是專注於那些能團結自己,分化對方的議題。

「如果我們能搞清答案,我們就能制定一個全美的路線圖,因為這個國家現在看上去也像加州一樣。」

不過,擁有戰略與實際扭轉劣勢是兩件不同的事。非法移民早已成了很多共和黨的中心議題,而且黨內兩個派系之間在這個問題上的矛盾也是很難調和的。

索尼伸說,出於種種內部原因,想在加州扭轉局面是相當難的。

除了移民問題,11月的大選中,加州選民還顯示出了許多其它信號,比如他們變得更左傾,通過了娛樂大麻合法化提案,增加了槍枝制控制和禁止塑料袋提案。

但是,加州共和黨人成功的例子也反覆出現。他們多數是像阮珍妮一樣的個人成功故事。他們超越了黨派觀點,深入社區,去了解代表社區的全景。聖地亞哥的議員Kevin Faulconer 和弗雷斯諾議員Ashley Swearengin都是在民主黨城市當選的共和黨市長。

索尼伸說,花這麼多時間討論黨要做什麼,然後有人出現了,帶著不同的觀點參選,然後就贏了。就像施瓦辛格和川普一樣。

在羅姆尼於2012年失敗之後,共和黨繪製了一張未來的路線圖,號召進行多項改革,包括吸引拉丁裔的移民改革,和吸引年輕選民的社會議題。

而川普則對這些建議置之不理,包括共和黨在自由貿易等方面的一些傳統立場等。他建立了自己的勝選準則。

索尼伸說,現在不是大家選出代表黨派方向的候選人,而是,候選人自己出現,自己代表自己。◇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加州關鍵初選在即 美兩黨三雄全力備戰
美非法移民遣返創10年新低 罪犯遣返減60%
民間報告:又有10萬非法移民獲准留美
川普發表移民政策講話之前將前往墨西哥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殲20數量之謎 竟然只有30餘架?
【十字路口】月球上有外星人?掀開明月千古謎
【秦鵬直播】習拜聯大首次過招 美兩手應對中共
【直播】拜登聯大首場演說:美中非新冷戰
【新聞看點】恆大危機有解?美打造「鐵盟」
【時事縱橫】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憶太子站驚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