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皮膚排出近6斤黑砂 福州老太9年怪病一夢消失

劉梅蓮和從她身上掉下來的砂子、痂皮等。(大紀元合成)

人氣: 310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2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報導)早在1983年,剛剛41歲的劉梅蓮患了一奇怪的病,「怕冷」。怕冷怕到不敢出門,大熱天也把全身上下裹得嚴嚴實實,連手指都不敢伸出來;甚至見到水、聽到風聲都怕,人冷得縮成一團。

這種怪病使她全身皮膚毛孔阻塞,不出汗,全身腫脹,肌肉僵硬,像植物人一樣,肢體不靈活,行動都困難,整個人腫胖、變型;脖子又腫又殭,呼吸都困難,上、下、左、右不能活動,眼睛腫得幾乎睜不開。她全身酸痛難忍,坐立不安;疾病的折磨使她感到生不如死……

劉梅蓮是一家輕工部門出納員,需要到處去收賬。這個怪病使她根本無法上班,只好住醫院。可是醫院又查不出病來,住院半年之後,無任何改善。那時,她四處尋醫問藥,福建省各大小醫院,能看的都看了,但病情依舊。

為了減輕痛苦,她買來生薑、桂皮熬水洗;用紅酒燙臉。頭冷得像冰凍一樣難受,只好把頭髮全部剃掉,長年累月頂著光頭,每天用藥水洗、中藥敷。幾年來用了五六百斤生薑洗澡,紅酒不知用了多少。

劉梅蓮也到處拜廟求神。福州市、福建省內大大小小的廟宇、道觀都去拜,可是無濟於事。

1個月掉落近6斤砂子、1斤多痂皮

1992年夏天的一個早晨,劉梅蓮從夢中醒來,夢中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在夢中,「天色灰濛濛的,我來到漲潮前的海邊散步。突然,腳下一滑,一隻腳深深陷進海邊的淤泥裡。糟糕!眼看潮水就要上漲。我趕緊把腳往出拔,拔呀,拔呀,怎麼用勁也拔不出來,就這麼成一個弓步姿勢殭直著…….」

「『快叫師父救你呀?』旁邊有人說。『師父,哪有師父呀?』我正納悶。『看,師父來了』又有人說。正說著,只見一位身材魁梧、身披黃袈裟的男子,從右側向我走來,從我右肩上方伸出一隻手,『我救你,我一定救你。』然後輕輕一拉,把我拉上岸邊。」

「『你是誰呀?』我問。『我是誰你還不知道呀?』然後這位師父轉身就走。我跟著這位師父,沿著碼頭的石梯,一級一級的向上走。經過一段平路,拐進一條巷子,巷子的盡頭是一間的房子。這位師父抬手一指,我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那裡坐著一尊巨大的佛像。」

「『你是佛?』我問。這位師父沒回答,又抬手一指,我順勢看過去:那是一棟高大的建築物,其中一層有很多間教室,裡面坐滿了各種年齡不等的人,有男的、女的、老人、小孩,他們每人手裡捧著一本書在讀……

「然後,我又看到,建築物的上方有一條黃色的梯子,很長很長,直通天頂……」

「『如果我的病好了,我一定來這裡找你。』我對這位師父說。」

「卡嚓」,像按照相機快門一樣,師父不見了。劉梅蓮嚇一跳,睜開眼一看,自己躺在床上,房間的一切依舊。……原來做了一場夢。

令她驚奇的是,這次醒來與以往特別不同:自從9年前患了一種怪病以來,每天早晨醒來都會出現幾陣「大冷」;而這次夢醒之後,劉梅蓮不僅覺得渾身暖洋洋,還感覺眉毛周圍、上方特別癢,像蚊子叮咬。她用手一摸,摸出一些像細砂一樣的東西,再摸,又有砂子,不停的摸,砂子不停的出。開始是米黃色,後來就是黑色的,又乾又硬,有的像鐵砂,有的像鋸末。有時連著出,像細帶子一樣,然後就散成砂子樣的。她把黑砂放到水裡,水就變成暗紅色。

在接下來的近一個月時間裡不斷地重複出現。眉毛上方出完,再到臉頰、嘴唇、鼻子、下巴、脖子、耳朵、前身、後背、腿部……全身從頭到腳,就這樣一陣一陣的出。掉砂的地方,皮膚結出褐色、白色、魚鱗樣的痂,然後脫落下來。

自從皮膚排出砂子之後,繃緊的肌肉馬上鬆弛了,毛孔通透了,能出汗了,腫也消下去,身體越來越舒服……

从劉梅蓮身體掉落的砂子和痂皮近6斤;掉落的魚鱗皮似的痂也有1斤多。(劉梅蓮提供)
从劉梅蓮身體掉落的砂子和痂皮近6斤;掉落的魚鱗皮似的痂也有1斤多。(劉梅蓮提供)

劉梅蓮把掉落的砂子收集起來,掉落的痂皮也收集起來,一公斤裝的罐子幾乎滿滿三罐,近6斤;掉落的魚鱗皮似的痂也有1斤多。她把掉下的砂子拿給那些給她看病的醫生看,都覺得不可思議。

尋找夢中師父

福州市臨海,當地人祖祖輩輩靠海為生,歷來有信佛、道、神的習俗。即使在那極力宣揚無神論的年代,政府不准燒香、拜佛,但劉梅蓮家還是偷偷買香,在家裡拜佛。她的母親在68歲時進廟修行。她常去看望母親。那時,她心裡早已埋下要修佛的心願,希望退休後去皈依佛門。

自從做了那場夢,皮膚排出那麼多砂子,劉梅蓮從那個奇怪的病魔中解脫出來。她相信這一切都是夢中的那位師父救了她。於是她決定一定要找到那位師父。可是去哪裡找呢?

她就一間一間寺廟去找,一尊一尊佛像去辨認。尋啊尋,找啊找,她找遍福州市內大大小小的廟宇,又到外地去找,一找就是幾年。

1995年,劉梅蓮的大兒子從加拿大來信,告訴她去找「法輪大法」。90年代初,她的大兒子楊衛華從無錫輕工大學碩士畢業以後,赴多倫多大學攻讀碩士、博士學位。兒子的來信讓她感到高興,可還是不知道去哪裡找。

1998年,遠在加拿大的楊衛華聯絡福州市的法輪功學員,給他母親劉梅蓮帶書。他們約好在福建省政府旁的郵電局門口見面,對方手拿著《轉法輪》作為標誌。

劉梅蓮來到相約地點,她看到相距一米多遠的地方有人拿著一本書,那本書看起來一閃一閃還閃著金光。她很驚奇,趕緊過去把書接過來,翻開一看:裡面的照片和夢中的那位師父一模一樣!

劉梅蓮當場喜極而泣,把書緊緊抱在懷裡,淚水不斷的湧出。「這就是我找的那位師父。」這一天是1998年7月9日,是劉梅蓮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日子。

體驗佛法修煉的快樂

劉梅蓮在多倫多煉功。(劉梅蓮提供)
劉梅蓮在多倫多煉功。(劉梅蓮提供)

劉梅蓮家住在福建省政府附近。當時,省政府內有三位官員是法輪功學員,政府大院內就設有一個煉功點。大門設有保安,平時一般人進不去。因為這三個官員的關係,所以省政府附近的100多位法輪功學員可以到這個煉功點煉功。

每天早晨4點半,劉梅蓮準時趕到煉功點,和大家一起煉功。煉完功就在大門口和大家一起學法,然後再回家。那時,她的身體已完全恢復健康,身子輕飄飄的,她體驗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開心和幸福。

劉梅蓮說:「我在修煉過程中,聽到和看到師父的講法錄音、錄影,和在夢中見到的形象、聽到的聲音一模一樣。真是像師父講的:『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 』(《洪吟》第53頁,一)。」

噩夢降臨

1999年7月20日,中共政府開始打壓法輪功。當時,福州市有很多人煉法輪功。全市原本有四個煉功點:東、西、南、北各一個,全部被取消。

隨著時間的推移,迫害逐步升級。劉梅蓮所在的省政府煉功點在東邊,煉功點取消以後,在省政府的門口搭起一個大舞臺,這個舞臺不是用來跳舞的,而是讓那些被抓來的法輪功學員上臺表態,逼著他們說,放棄修煉法輪功。

省政府內的三位法輪功學員2女1男,他們被逼著表態,否則就是開除工職。他們的丈夫、妻子也逼著要跟他們離婚……他們一次又一次上臺,還沒開口,就哭成一片。臺上的人在哭,臺下的法輪功學員也在哭……他們開不了口,他們不願放棄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一位輔導員去北京上訪,被抓回來活活打死。今天這個被抓捕,明天那個被關押,還有人失蹤,還有……劉梅蓮不斷的聽到壞消息。「這麼好的大法被打壓,尊敬的師父被污蔑。」劉梅蓮哭成個淚人。

堅持信仰遭迫害

劉梅蓮在多倫多唐人街講真相。(劉梅蓮提供)
劉梅蓮在多倫多唐人街講真相。(劉梅蓮提供)

2001年7月10日,劉梅蓮到北京上訪。近60歲的人了,從未去過北京,同來的2位同伴走散了。她不知道天安門在哪裡,東問西問,來到王府井。天色又晚了,她不敢去住旅店,害怕身份證被收走。幸遇一位好心保安,那一晚,她就在王府井的百貨大樓門口坐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好心的保安指點,她順利的來到天安門。那時很多人在那裡煉功,她在那裡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邊喊了去那邊,警察在忙著抓其他人,竟然顧不上她。劉梅蓮順利返回福州。

為了告訴人們大法的真相,回來後,劉梅蓮買信封裝資料,挨家挨戶去送。每次一提就是一百多封,福州市的大街小巷都讓她跑遍了。

2003年,劉梅蓮在分送真相材料過程中,遭人舉報,被公安抓到派出所。(劉梅蓮說,當地政府獎勵舉報人,每舉報一個法輪功學員,就可以獲得獎金6000元。)當時,她的包裡有100份資料。

劉梅蓮後來被送到羈留所24小時,之後又送到看守所關起來,每次提審傳單來源,她都不回答,只講法輪大法好。警察威脅她:「3份資料要判3年,一百份資料要判多少年?」,劉梅蓮回答:「隨你了!」

警察說:「要砍頭!」,劉梅蓮正義凜然的回答:「我謝謝你!自從走上法輪大法修煉之路,生死不怕,一切無顧慮了!」

警察又找來一屋子的人,看起來都是當官的頭頭,又問她傳單來源,劉梅蓮仍然不正面回答他們。最後,她遭秘密判兩年勞教,關押到福建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裡,劉梅蓮又跟裡面的警察講「大法神奇,大法度人」。或許是因為當地人有信神佛的習俗,那些警察大多數相信,他們要她把體內排出的沙子帶給他們看。劉梅蓮讓老伴把砂子帶來,那些警察互相傳閱,但不給其他人看。他們把沙子放入水裡,黑砂子融化成為血水,黃砂溶化後變成黃色的水。

在這個勞教所裡,有些警察對大法弟子表示同情,不願意迫害他們;而有些惡警就想把法輪功學員往死裡整。

一天,劉梅蓮因為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就被惡警罰站18個小時。18個小時站下來,她的腳腫了,雙腳、腰、腿疼得近乎殭直,走路都很困難。第二天值班的警察知道後,把她叫到辦公室,充滿同情的問候她。

出獄後,劉梅蓮受到嚴密的監視。那時,劉梅蓮的三個孩子都在加拿大留學。惡警威脅要把她在國外的三個孩子都抓回,關進牢裡,致使老倆口一直在驚恐中生活。

2005年5月,劉梅蓮的兒子就把她老倆口子接到加拿大。如今,已經74歲的劉梅蓮,在這個自由的國家,無憂無慮的生活。這個一輩子從未跟人紅過臉的善良老人,談起往事,淚水盈盈,對法輪功師父充滿無盡感恩。

2015年,中國大陸興起控告江澤民大潮,劉梅蓮於同年8月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要求對迫害元兇繩之以法,還人間正義。

劉梅蓮狀告江澤民。 (伊鈴/大紀元)
劉梅蓮狀告江澤民。 (伊鈴/大紀元)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