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透視】為什麼非抓江澤民不可

作者:宋征時

人氣 10238

【大紀元2016年02月02日訊】象棋(指中國象棋)最基本的一條弈棋規則是 :對弈雙方中,一方吃掉另一方的「將」(或「帥」)這枚棋子之後,方為最終拿下勝局。否則,即便把對方的「車」、「馬」、「炮」殺得丟盔棄甲,屢屢用「將軍」之招迫使對方的「將」東躲西藏,但未把「將」逼死、未使「將」就擒,終究不算贏棋。一旦對方有隙可乘,發起反擊,局勢還可能急轉直下,甚至勝敗易手。

政局如棋局,中國大陸當前政局何嘗不是如此。且看習近平陣營掀起的反腐風暴橫掃之處,所向披靡 :省、部級高官,軍隊、武警將領,國企、金融高管之中的「貪虎」們接連落馬 ;「打虎」之際「拍蠅」,風暴還刮向中、基層 ;無官不貪、作惡多端的江澤民派系大批人馬更是紛紛落網 ;形勢不可謂不好。但老江這個「老將」不拿下,就不可能最終贏得反腐這盤大棋,甚至都不能贏得「治標」性反腐這個「初級階段」的決定性勝利。

象棋為一種娛樂性博弈,源於軍事,出自謀略。從軍事謀略角度來看當今政局,習近平陣營只有拿下腐敗首惡江澤民,才算「治標」性反腐勝局在握。此謂之「擒賊先擒王」。「擒賊先擒王」本為一兵家秘訣,後經「詩聖」杜甫吟唱而變得家喻戶曉。打擊敵方的小分隊,往往先瞄準其指揮官。攻擊敵方的大部隊,往往首先對其指揮中心、通信中樞等實施「斬首行動」、「掏心戰術」。習近平以在中央軍委當秘書開始其官場生涯,對「斬首」類型的經典戰例應該不會不熟悉,尤其是中共軍隊取勝的戰例。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朝鮮戰場上,中共軍隊於1953年7月13日向位於北緯38度線(即「三八線」)附近金城地區的當面之敵韓國軍隊「首都師」下轄的「白虎團」發起正面攻擊時,派出一支偵察分隊潛蹤疾行、穿插敵後,奔襲「白虎團」團部。突襲戰術目標達成後,「白虎團」潰退,「首都師」亂陣,從而震撼了戰役全局。此戰一向為中共軍史所樂道,稱之為「奇襲白虎團」,並用各種文藝手段大加渲染 ;「文化大革命」中由江青授意改編成「樣板戲」後,還曾風靡一時。

如果說「奇襲白虎團」得之於戰前謀劃,那麼「胡家窩棚戰鬥」則得之於戰場上的偶然機遇。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中國國共內戰期間,共軍於1948年秋髮起遼沈戰役。戰役後期的10月25日,中共東北野戰軍某部3營與其他各部一起追擊國軍廖耀湘兵團,該營次日(26日)凌晨穿插至胡家窩棚這個村子時,無意中發現村內設有一敵方指揮中樞(但當時並不知此處正是廖兵團司令部),遂「先下手為強」,當即發起突襲,迅即打亂了廖兵團戰場部署。迫於戰局的迅速轉變,廖本人竟不得不用無線電明語呼叫,倉促指揮所屬各部行動。此戰規模、戰果、對戰役全局的震撼性均明顯大於上一戰例,但歷來沒有「奇襲白虎團」渲染得那麼神乎。

再看看中共軍隊「斬首」失利的戰例。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中共的社會主義小兄弟越南翻臉,於是「老大哥」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在中越邊境地區發起「對越自衛反擊戰」,以「教訓」對方。整個戰役過程中,中共軍隊發起過至少幾十次穿插奔襲越軍的師、團級指揮部及雷達站等重要目標的「斬首」行動,但卻很少有「斬獲首級」的勝績。長達一千公里左右的戰線上,當然也有極少數戰鬥打得利落的,但全線整體上打得「亂成一鍋粥」、「煮成夾生飯」,成了得不償失的消耗戰。其中穿插失利、「斬首」未捷應當是重要原因之一。

在中共這種集權體制下,政事如軍事,官場如戰場。置身其中的習近平也非常清楚這一點,他將己方陣營與江派勢力之間的鬥爭看作「兩軍對壘」,曾經承認整個鬥爭形勢「呈膠著狀態」,甚至表示過他自己都面臨「個人生死」問題。吉林省白山市黨媒《長白山日報》在2014年8月4日對此作過專題報導。

要打破這種戰略上長期對峙的「夾生飯」態勢,習近平似應儘快下決心,「擒賊先擒王」,用「斬首行動」、「掏心戰術」立即抓捕江澤民,全線震懾血債幫 ;不要打那種得不償失、曠日持久的消耗戰,不能讓對方伺機反撲,更不能讓對方「先下手為強」,對自己實施「斬首」、「掏心」。

也許習近平在力尋萬全之策、靜待最佳時機。然而《孫子兵法》雲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政治形勢也如同軍事態勢,流變無定勢,「時機」(或「戰機」)本身變動不已,且每次臨「機」之際,又何以知其是否為「最佳」?

何況「每逢佳機倍事傾」,內政外交皆如此 :習近平訪問印度之際,蘭州軍區有部隊邊境滋事 ;昂山素姬到訪北京前夕,果敢地區烽煙頻起 ;習近平訪問美國出行之前,江派以軍中黑客先期攻擊白宮、五角大樓 ;中美關係略有好轉,劉雲山便把朝鮮「牡丹峰」劇團請來攪局,破壞中美關係……北京「二會」帷幕未啟,江派就在昆明火車站「先聲剁人」;反腐形勢略顯順利,上海金融股市就「跌跌不休」,國民經濟頓生亂局 ;北戴河剛處理了周本順,天津濱海新區立刻炸得你「真不順」;香港「雨傘運動」時,張德江、梁振英等還一度設下圈套,誘使習近平誤判事件、下令開槍,企圖使之不得不與江派同流合污、「與君同罪」……

江派使用的主要戰術之一是「製造亂局,以亂制敵 ;越亂越好,亂中取勝」。習近平、李克強等忙於應付,四處救火,十個指頭按十個螞蚱,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也難以等到最佳時機。兵貴速,不貴久 ;久則亂,速則斷。當斷不斷,反受其亂。該是習近平斷然出招、「斬首」制亂的時刻了!

習近平反腐,先是得罪了政法委系統高官和某些地方諸侯,軍隊改革又得罪了大批將校,急於求成的「拍蠅」還大面積得罪了中、下層官員,面對江派蓄謀製造的金融危機,又不得不打擊、得罪一批金融、國企高管(其中包括若干「紅二代」)……這正是「慶親王」曾慶紅的詭詐之處 :用各種事端、挑釁、亂局誘使或迫使對方忍無可忍而大力實施「零容忍、無死角、全覆蓋」高壓反腐政策,讓習近平、王岐山等把人得罪殆盡、處於腹背受敵之勢,江派屆時再轉守為攻、反敗為勝。須知「腹背受敵」乃兵家之大忌,德國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先後戰敗,軍事戰略上的原因當首推(東、西)兩線作戰所致。習近平已經在上述多線作戰,多方制肘,再行開闢新戰場恐怕會自取敗局,只有儘快抓捕「腐敗總教練」江澤民,才是制勝之道、全勝之道。在現有條件與當前形勢下一味追求「全面依法治國」,勢必得罪黨內多批人馬,造成樹敵過多、積重難返的局面。其實等到江澤民落網後再從容不迫地「全面依法」行事,亦未見得為時欠晚。某香港媒體在2014年4月披露,有中共官員問王歧山,是否有可能對主動自首的腐敗官員酌情寬赦?王歧山回答「還不到時候」。為何「還不到時候」?顯然是某些條件尚不具備,而其中最重要的條件之一就是首先要抓捕江澤民。

賊王未擒、禍首未斬,手中縱有千策,亦難求得萬全。當年抓捕「四人幫」前的運籌之際,華國鋒、葉劍英等人對老百姓獲悉此舉後的反應並非心中有數,更未期望會得到人民群眾如此一邊倒的支持。但他們「機」不待其「最佳」,「策」不求其「萬全」,該出手時就斷然出手,一舉粉碎了「四人幫」。1976年10月6日當晚,耿飆奉華國鋒、葉劍英之命對電視台、電台實施突擊性軍管,直接參與了粉碎「四人幫」的歷史性行動。後來耿飆任中共中央軍委秘書長時,習近平曾為其秘書。人們似乎有理由據此推測 :習近平應當不會沒有考慮過抓捕江澤民的問題。

設想一下,如果華國鋒、葉劍英等人當時不毅然決然拿下「四人幫」,而是拖延到王洪文指揮的上海民兵發起武裝行動、迅速控制上海市內及周邊各戰略要點,並且駐滬三軍各部開始明裡暗裡予以支持 ;甚至等到與「四人幫」有瓜葛的第38軍第6裝甲師從北京郊外的南口駐地突然出動,直奔京城、開上長安街 ;張春橋、姚文元控制的中央級媒體同時開始播出「告全國人民書」之類的內容……那時再行抓捕,則為時晚矣!而且誰抓誰都難說了。

如果習近平陣營有人認為,江澤民都半軟禁了,有些媒體話鋒都直指江澤民了,習總這盤棋已經勝局在望了,那就太危險了!須知「軟禁」並非「拘禁」,「直指」並非「直取」,「在望」並非「在握」。江澤民曾有過「東山再起」之言,又有過策劃政治局「生活會」、圖謀廢黜習近平之舉,可見其尚有組織大規模政治反擊的潛在能量甚至現實當量。此外,還要提防另一種意外情況 :軍隊、武警或國家安全部門中有人密謀之後驟然集結、猝不及防地發起突擊,從軟禁處所搶出江澤民 ;後者藉此登高一呼,號召群「虎」蜂起政變,與習陣營形成對峙,甚至發動內戰。所以,只有在「虎群」中取得「虎王」首級,只有最後拿下「將」,習近平才能真正贏得反腐這盤棋的「治標」初局。

不取「將」則習近平陣營未脫危局,至少習近平這個「帥」會不時置身各類危境,此決非危言聳聽。如2015年9月3日北京閱兵,習近平乘坐的檢閱車在東長安街上各受閱方隊前行駛,當時街上就出現人為的小型騷亂,後被迅速制止。此或屬「聲東擊西」戰術,目標有可能是「聲恫擊習」:製造喧嘩、故作聲張,利用保衛人員唯恐出事而力求儘快制服肇事者的心理,儘量把鄰近肇事街段的保衛人員都引離原來佈署的最佳警戒位置(至少把他們的注意力引開)之際,狙擊手趁機下手。這種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雖然最終彈無猝發,習近平人車兩全(他所提到的自己「個人生死」問題幸好沒有出現不測後果),陪同、跟隨其後的閱兵總指揮宋普選將軍也安然無恙,閱兵總算圓滿結局,但有些跡象仍微顯蹊蹺。

如果不抓江,即使沒有暗殺,照樣國無寧日。2015年3月習近平訪問巴基斯坦之際,江澤民、曾慶紅就試圖用政治局「生活會」的方式來罷黜習近平。

2014年3月1日,駐遼寧蓋州的第39軍第115師下轄的兩個團八百多官兵嘩變。2015年12月4日,中新社新聞稿將「習近平致辭」誤作或故作「習近平辭職」。2012年8月、9月間席捲中國大陸幾十個城市的反日示威浪潮打出「薄熙來是人民的」之類標語及口號。還有2015年6月的上海金融股市崩盤、同年8月的天津大爆炸,等等。諸如此類的事如果集中發生在同一天(或接連的幾天內)的話,其後果可想而知。這種可能性雖說不大,但卻又很難完全排除。

如果抓了江,大局已定,那麼退一萬步來說,即使暗殺得逞,也不太容易造成全局性的震撼,一般只能起洩憤、報復等作用,負面的政治影響會小得多。

如果習近平真的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那就應速戰速決。政治棋局只有對抗賽、沒有表演賽,所以棋不在其大而棋路多變以供觀摩,而在其行而奪取勝局。「不抓江澤民,幹啥都不行」。不抓江澤民,軍隊改革中會沒有人給習近平故意添亂攪局嗎 ?不抓江澤民,李克強的上海自由貿易區能正常、有效、健全運行嗎 ?不抓江澤民,王歧山再施行反腐高壓也無濟於事。即便是一大群一大群地「圍殲」「貪虎集群」的輝煌戰果與震撼效應,也遠不如拿下一個江澤民。

如果暫且不考慮政治人物的歷史作用,也暫且不對他們作歷史評價,僅僅從技術處理層面分析比較一下此問題,或許也是有參考價值的。1976年4月,鄧小平被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定為「(1975年夏秋)右傾翻案風與(1976年4月)天安門反革命事件的總後台」而被打倒。同年9月毛去世、10月江青為首的「四人幫」被粉碎之後,儘管廣大老百姓和中共黨內中、高層大多數人都盼望鄧重新出來工作,鄧的黨籍也沒有被撤銷,鄧還是無法立即復出,關鍵是「中央有定論」。直至歷時近一年後的1977年7月,鄧才重返政壇。以鄧為代表的一大批被毛澤東在「文革」中打倒的老幹部平反覆出之後,劉少奇「叛徒、內奸、工賊」冤案並沒有隨之平反,而是一直拖到1980年才辦成。因為劉少奇一案不僅是政治局定的,而且是1969年中共「九大」全體會議通過的,加上劉已被「永遠開除出黨」,所以此案更難翻。江澤民罪惡纍纍、罪證昭昭,已查證的罪行便可判刑甚至判極刑。習近平、王岐山等似應考慮及早對江處之以黨紀、繩之以國法。有爭議的定罪內容、後續查證的罪行等都可以在此後另行開庭審理。以中共體制的運行機制,如果黨內有結論、司法有判決,江澤民就很難登高一呼,聚集人馬,迅速實施有組織、大規模的政治反擊或政變,而是必須經歷一個過程(如上述鄧小平、劉少奇的平反過程);而在這段時間內,習近平陣營則可得到足夠預警、得以充分準備,從而避免遭到兵變之類的突然襲擊。

江澤民結黨拉幫搞政變,營私舞弊搞腐敗,導致經濟畸形發展、社會道德不斷滑坡,對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也造成毀滅性破壞,甚至老百姓日常生活的最起碼條件也破壞殆盡(連「呼吸權」、「免於有毒食品權」等也無法保障)。江澤民僅1991年就出賣了中國上百萬平方公里領土及主權,1989年「六四」血腥鎮壓學生和北京市民,1999年以來殘酷迫害法輪功,更犯下了駭人聽聞、持續至今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不僅如此,以江澤民為首的犯罪集團「十八大以後還不收手」,頑固對抗習近平陣營,上文所列舉的內容已可見一斑。正因為如此,江本人實際上已經成為整個江派人馬心存僥倖的「翻盤」希望所在與「東山再起」的幻想所繫。

「伏虎群則先擒虎王」。不擒「虎王」,焉伏「虎群」?在中國政治這個大棋盤上,習近平陣營要徹底終結「兩軍對壘」的戰略僵持態勢、將反腐「打虎」的鬥爭大幅向前推進的話,抓捕江澤民就是非走不可的一步棋。#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擒賊先擒王之九:抓江開新局面 名垂青史
丁律開:習近平訪美後 當局造勢「倒江」?
「擒賊先擒王 抓捕江澤民」系列報導(完整版)
習訪美回國後 再發清算江的信號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第5起訴訟案:女兒染疫死
車評:完美的油電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