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官員頻頻自殺能否倒逼改革?

人氣 530

【大紀元2016年03月26日訊】深圳原市委常委、副巿長陳應春突然墜樓身亡,給頻頻自殺的官員名單又增加了一位。

今年59歲的陳應春曾擔任深圳市副市長長達12年,先後陪伴黃麗滿、李鴻忠、劉玉浦、王榮、馬興瑞五位市委書記,去年馬興瑞在深圳走馬上任,陳應春卸任市委常委、副市長職務,時年58歲的陳應春並未到退休年齡,屬於提前退休,至於什麼原因?深圳官方並未宣佈。

祖籍海南的陳應春1982年畢業於中山大學經濟系,隨後進入廣東省政府財貿辦公室任職,數月後調職深圳市辦公廳財貿處,此後30餘年一直在深圳任職,見證了深圳改革開放以來的飛速發展。坊間有一說法,陳應春後期與己經被查的原廣東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朱明國來往甚密,畢竟在廣東,出身於海南的官員並不多,當然,這樣的傳聞是真是假沒法佐證,但有一點可以猜想,如果朱明國依然在位,陳應春不至於被提前逼退。

十八大以來,所謂的打虎運動轟轟烈烈,官場己是人人自危,除了當權派,誰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被打掉,圍觀者早已沒有了起初的興奮,因為反腐真要繼續打下去,官場就得推倒重來,反腐力度再大風暴再猛,也不過只是冰山一角。

在老虎被打圍觀者愈加麻木的同時,官員頻頻自殺倒成為某種花邊新聞。據南方週末記者不完全統計:2013年8月至2014年4月初,被官方認定自殺的112名官員中,無法明確具體自殺原因的達63%。其中省部級官員有8人,廳級官員22人,處級官員30人,處級以下官員52人。2014年至今,又有數不清的官員自殺

官員頻頻自殺,說明官場生態正在惡化,無論是官員還是平民,自殺的主要原因無外乎被逼迫走途無路或絕望,所謂的抑鬱之說不過是一種托詞。比如不了了之的原柳州市委副書記、市長肖文蓀與秘書孫德強在江邊散步時溺亡之說就很離奇,有目擊稱其秘書拉都拉不住跳江的市長。還有一個吉林省蛟河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郝壯,大冬天據說是站在公安局六樓辦公室外擦玻璃從窗臺不幸墜亡,也是秘書沒有拉住。

誰會相信這些拙劣的說法呢?老百姓不會相信,官員也不會相信!官員頻頻自殺,也意味著長期以來形成的官員選拔機制出了問題,能否倒逼官員深刻反思進而倒逼改革?治標不治本的打虎運動能否徹底肅清腐敗分子?現在看來並不樂觀。

官員頻頻自殺抑或說老虎蒼蛇一抓一大把,只能說明官場的腐敗已經遍地開花滲透到每一個角落,腐敗分子數量之多斂財之多己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像!官僚制度缺失造成的腐敗是整體性的全域性的,腐敗分子不是極少數,也不是打一批老虎死一批官員政壇就變得清廉無比了!

毫無疑問,只要制度存在漏洞,只要制度形同虛設,只要制度失去監督,任何人都可能蛻變成新的腐敗分子,任何人只要擁有不受監督不受制約的權力,都會抑制不住瘋狂斂財的衝動!也就是說,官員頻頻自殺並不能讓官員警醒,打多少老虎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打掉繁衍老虎的制度,如果不從制度上來改革,打掉一批舊老虎,又會衍生一批新老虎,趕走一個孫悟空,還會來一群猴!

美國作家梅斯奎塔對腐敗體制有過精闢的論斷:當一個體制是圍繞腐敗而建立的,任何重要人物無論是領導人還是支持者,都被腐敗污染。他們如果從不曾把手伸進錢箱,就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提高法律懲處力度無非是使領導人又多了一項懲戒他人的工具,對付腐敗的最佳方式就是改變深層誘因。如何改變?才是當今政壇必須面對的挑戰,當務之急是抓緊制度性建設,尤其是民主與法制建設,緊緊依靠人民監督、輿論監督、制度監督,才能正本清源,解決體制弊端。

現行的體制中,連黨員也沒有機會和權利來監督官員制約腐敗,更甭提每一個普通公民了!要遏制當今官場的腐敗,唯一的辦法是還權於民,讓公民或執政黨通過公開選舉來推選官員監督官員約束官員甚至罷免官員,全社會包括政黨和官員都必須自覺接受法律約束和輿論監督。這既是對官員的一種保護,也是保證社會公正官場清廉自律的最好出路。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喻培耘:官員自殺動因的時代和國別分析
當局對深圳動手 王榮舊部被「大換血」
2015年非正常死亡的中共官員的人群特點
新年2中共官員墜樓 「自殺潮」原因眾說紛紜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十字路口】中共急尋20萬屍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驚奇】疫情中心或回東亞?紅二代談倒習
【直播回放】4.3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10萬
【現場視頻】武漢死者家屬建群 警察上門騷擾
【紀元播報】蓬佩奧:需抗擊中共疫情假消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