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格查藍‧達斯的《做好人之難》(下)

人氣 154

【大紀元2016年05月03日訊】歐洲的難民事件,是個活生生的例子;顯示在我們的世界,做好人好事,並非容易之事。本來,歐洲人民具有很大的善心,德國等國接受了許多敘利亞難民,但難民中的一些人,在接納他們的國家卻幹出了很多壞事,導致德國和許多國家反對難民的抗議日漸高漲。本來出於人道主義實施救助的政府和人民,都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格查藍‧達斯(Gurcharan Das)的《做好人之難》(The Difficulty of Being Good),再次告訴我們今天的人類,是處在如何危險的境地。《摩訶婆羅多》(Mahabharata)的時代,是印度歷史上第四階段黑鐵時代的開始,這時的人們,失去了尊貴的價值觀,也喪失了道德、勇氣和公正的品德。

拉居(B. Ramalinga Raju)是印度著名的薩提亞(Satyam)軟件公司的創始人,早在2009年達斯就認識了他。達斯當時看著拉居的眼睛,覺得他是個誠實、能幹、有遠大志向的人。達斯在美國還遇到一個薩提亞公司的客戶,那位天真的美國女士說,薩提亞的軟件產品質量優異、可靠性強、公司的道德觀念好,所有的一切都非常優秀。說到拉居和薩提亞公司時,這位女士的眼睛裡甚至放射著光芒!

年輕的拉居其實什麼都有,他有那麼大的成就,財富、物質享受什麼都不缺,但他為什麼要欺騙、偷了薩提亞7136克羅利(Crore)的資金呢?克羅利是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和尼泊爾等國的人慣用的計數單位,一克羅利(Crore)就是一千萬。7136克羅利是713.6億印度盧比,大約相當於10億美元。他還讓投資人損失了2萬3000克羅利,也就是35億美元,並讓5萬人的工作沒有下落。

為什麼,這僅僅是貪婪嗎?達斯認為這不僅是貪婪,貪婪是一個過於簡單化的回答,其中必定有更深層的原因。達斯想著從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中尋找答案。因為《摩訶婆羅多》中充滿了對與錯、正與邪,以及成功和失敗的案例。

印度人的生活哲學中,人生應該分成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一個人的青春期,是當學生的時期和禁慾的時期;第二個階段,是世俗的階段,人應該生產、生育、工作、持家、享受世俗的快樂;第三個階段,人應該開始從世俗的追求中解脫出來;而在第四個階段,人應該放棄世俗,追求精神解脫,脫離人的束縛!

應該說,這樣的人生哲學雖然有許多進步的意義,但恐怕還不夠完備。因為從佛家看來,人都有主元神,而一個人的主元神的年齡,與這個人肉體的年齡還不總是一樣。如果說,人們一定要到老了、年紀大了才能追求精神的解脫、追求脫離世俗和人體的束縛,那未免太晚了一點,對青年人和中年人來說,未免有些不公。

在《摩訶婆羅多》中尋找智慧的和答案時,達斯注意到了宇宙的法理和天懲的力量。史詩中有這樣一個故事:兩兄弟因對王國的劃分感到不公,嫉妒的一方陰謀奪取另一方的土地。最後爭戰結束、對決之後,一方失去了所有的國土、財富、奴僕、甚至自己的王后。當居心叵測的勝利者企圖非禮、羞辱被俘虜的王后,準備當著所有貴族的面把她的衣服剝光時,驚人的一幕出現了!當王后身上的一件衣服剛剛被剝下,她身上立即出現了另一件衣服。再剝掉一件,又出現一件,每次都是如此。在場的皇室成員、王公貴族,無不感到震驚,他們在目睹世間一個活生生的奇蹟!最後,剝下來的衣服堆滿了半個大廳,王后依然身著衣物,挺立在那裡。居心不良的妒忌者,此刻筋疲力盡,也羞愧無比,只能停了下來,頹然坐下。

印度史詩中,宇宙的法理、正義的力量和天懲的規律(Cosmic justice),就是這樣展現的。實際上,通過對有限的、舊宇宙的法(Dharma)的認識,達斯認識到了舊宇宙生老病死的規律,意識到時間(或者死亡),總是決定人們命運的最後主宰。

《摩訶婆羅多》雖然是在講述勝利的故事,但在達斯看來卻是截然不同。達斯在他幾十年的生涯中,一直在尋找法,他在世界各地的大企業、大公司拚搏了三十年,一直做到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五十歲時,他厭倦了競爭和無休止的追求金錢,決定退休。人生的無用感,人對死亡的恐懼,人對時間流逝的懼怕,都把人帶到宗教和信仰中來。達斯從史詩中發現,只有「德(virtue)」,才是人生中最有價值的東西。他也從史詩裡人們對宇宙法則的追求中發現,人追求的終極法理,在他看來,就是「真(truth或satya)」、「善(compassion或 anrishamsya)」,及「非暴力(non-violence或ahimsa)」。他還真的發現了部分的宇宙真理!

這個觀察對許多國人、尤其是佛法中修煉的人來說,非常有趣。因為法輪大法修煉的真諦,亦即李洪志先生的巨著《轉法輪》中所闡述的宇宙最高特性,或佛法的根本,正是「真、善、忍」。其實,達斯從印度古老智慧中發掘的內涵,如果繼續深究,會發現「非暴力」的本質是什麼?怎樣才能真正做到「非暴力」?其實就是佛法中的「忍」。一個人或一個團體、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如果在「忍」上真正做到了,豈止是「非暴力」,連暴力的念頭、影子,都不會存在。

對《摩訶婆羅多》中的每一個章節,每一位英雄,每一場戰役,達斯都能夠把他們/它們和當今的世界,尤其是當今世界的魔難,有機的聯繫在一起。比如人們的妒忌心、社會的平等、善惡有報等等。達斯總結說,《摩訶婆羅多》所涵蓋的,是人不完美的人生,是為什麼有時候好人會做壞事,以及在當今世界上,做一個好人為什麼這麼難!

達斯認為,老天不會自動的給一個人德;而成為好人,則是微妙和要下功夫的事。許多人都回到了天堂,成了天上的神祇。古印度的國王最後發現,他們要尋找的「法」,最後藏在一個山洞裡。但他們尋找法的代價,是無窮盡的砍殺、流血、和爭戰。史詩的《林居篇》中,人們到森林中去尋找仙人,但最終卻死在森林中。所幸,今天宇宙真正的大法,已經呈現在世人面前了,就看我們能不能有幸得到他了。◇

本文轉自第477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479/16395.htm

相關新聞
看一天《轉法輪》解決了四十年的病痛!
俄羅斯人從《轉法輪》中獲得的人生真諦
香港眾志堅持和平非暴力
預言中的今天(21)神人預言《格庵遺錄》精要 破解修煉天機(上)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謝田:綑綁螞蟻金服 中共在港撈錢
【新聞第一現場】北京傳爆炸 火光沖天陸媒噤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