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
2019年最後一個月,人類歷史可能會記上這樣一筆:讓中共苟延走過2019進入2020,是中國人和全人類的奇恥大辱;一個重塑歷史的美國英雄蒙受不白之冤,則是美國人...
當今世界從政界到知識界、商界、業界,人們普遍認為,美國和中共的對峙,近年來已全面展開、迅速升級,可稱之為一場新的冷戰了。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研究員認為,第二次冷戰在未來歷史學家的眼裡,會是從2019年開始的。在筆者看來,新冷戰最明確的信號,應該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在倫敦的峰會,其首次點名指出中共的威脅。北約成...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國際關係和中國歷史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林蔚博士(Arthur Waldron)披露,一名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高層幕僚透露,中共內部已經清楚的知道:「我們已經走投無路。」這是英文《大紀元》記者楊傑凱(Jan Jekielek)在「美國思想領袖」節目的專訪中,林蔚給出的訊息,他認為中共非常清楚自身已死到臨頭。
美中貿易談判走到今天,幾乎成了一根「雞肋」和一項「面子工程」。雞肋的典故,讀過《三國演義》的人應該都很熟悉,曹操和劉備在漢中相持不下,曹軍糧草將盡,又無法取勝,心裡煩惱的時候,士兵問晚間口令,曹操看著晚餐殘餘中的雞骨頭隨口說:雞肋!口令傳到謀士楊修那裡時,他分析說,「雞肋雞肋,食之無肉,棄之有味」,丞相肯定退兵。曹操最後真的退兵了,只是可惜了主簿楊修。
美中第一階段的協議看來不出意料的陷入僵局,路透社引述接近白宮人士的話透露,備受關注的「第一階段」協議可能會拖到明年才能簽訂。也就是說,中共在付出了產業鏈轉移、外資撤出、失業劇增、加上一年半來向美國付出了額外的上百億美元的關稅之後,多少達到了他們的一部分目的;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但至少延續了十幾個月的命。貿易協議談判陷入僵局,主要因為卡在哪兒呢?美國是否有可...
美中貿易戰打了快兩年,人人都成了貿易專家,人們對順差、逆差、匯率、關稅、外匯儲備、經常項目、資本項目都耳熟能詳。對貿易戰的最後結果,明白的人慢慢明白了。不明白的,可能有一部分在裝睡,人們都知道,你是叫不醒裝睡的人的;除非他自己覺得沒意思,或不需要繼續裝睡了,才會假意的揉揉睡眼,爬起身來。但也有一些人,可能真的睡不醒,或醒著糊塗,他們總是在曲解美國的用意,搞不...
中共近來突然推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國家級研發計畫,搞數字貨幣。其真正目的,可能不像坊間說的那麼簡單:只是中共腦子一熱、刺激經濟的下策。區塊鏈最重要的應用,在於加密貨幣,中共如果搞加密貨幣,會有什麼考量?是希望滅掉美元霸權?中共覆亡在即,區塊鏈會是中共的珍珠港和滑鐵盧嗎?無論如何,區塊鏈的背後,至少有中共在金融上的四個圖謀。
今年十月底,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華府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舉辦的首屆馬勒克公共服務領袖講座上,發表了被期待已久的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這是彭斯去年十月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嚴厲抨擊中共後,再一次針對中共發表措辭強烈的演說。彭斯的兩次演講,一次在哈德遜,一次在威爾遜,不是偶然的,而是別...
香港連儂牆一出現,在海外自由社會的人看來,就是港人維護個人權利的智慧,是一種沒辦法的辦法,是一種弱者的呼聲,是一種值得珍惜、憐惜,和尊重的自由言論。人們把它作為一種平和的、市民間的竊竊私語、小聲對話,和不願打擾別人、靜靜的、禮貌的對白。研究歷史和社會的人,把它作為一種珍貴史料,蒐集研究,作為歷史的記載。連儂牆從香港延伸到海外,是世界人民對港人的認可和支持,是...
美中貿易戰第十三輪談判結束,歷經一天半時間,雙方就貿易紛爭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離開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大樓的時候,臉上沒有笑容,還差點踩空臺階,因為身後站著中方人員才沒有跌倒。隨後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接見劉鶴時表示,中美在知識產權、金融服務與農產品採購方面達成了「協議」。中方同意採購400到500億的農產品,雙方也就貨...
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Loren Friedman)是猶太裔的美國記者、民主黨人,三屆普利茲新聞獎獲得者,及《紐約時報》Op-Ed(時事評論)的專欄作家。他的專欄主要關切國際關係,以提倡以巴和平、阿拉伯世界現代化與全球化而受到矚目,並會談及這些議題背後潛藏的危機。他今年8月中在《紐約時報》發表了題為「特朗普和習近平算計的對與錯」的文章,卻有失偏頗...
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的傑出教授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博士今年7月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上,發表了題為〈特朗普的貿易戰為什麼會失敗〉的文章,未展示充足的證據和令人信服的論述。今年8月,克魯格曼又針對貿易戰發表了題為〈中國試圖教特朗普一點經濟學,但失敗了〉的文章,提出「中國教師爺論」,它也是雲山霧罩,令人啼笑皆非。
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的傑出教授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博士,自2000年以來一直是《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他因為在國際貿易和經濟地理方面的成就,獲得2008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在2019年7月《紐約時報》的專欄上,他發表了一篇題為〈特朗普的貿易戰為什麼會失敗〉的文章,卻並未展示充足的證據和令人信服的論述。
道家的創始人老子,曾手指浩浩蕩蕩的黃河對孔子說,為什麼不學水的大德?(《道德經第八章》)孔子問,水有何德呢?老子說:「上善若水」,並告訴孔子水有「九德」。從那以後,孔子每遇到大江大河,都會仔細觀賞,謂「水有九德,是故君子逢水必觀」。兩位聖賢可能沒想到,也許都想到了,二千五百年後,古老的智慧仍在指引人們生存和抗爭。
隨著美中貿易戰的升級,美國前駐華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上月底受訪時說,特朗普總統是在玩「等待的遊戲」(waiting game),正在掌握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時間。博卡斯實際上不是特朗普的粉絲,他是前民主黨總統奧巴馬時代的參議員和駐華大使,他一直對特朗普的貿易戰策略和對中共的強硬態度頗有微詞。但博卡斯不得不說,「特朗普在某程度上非常聰明,近乎卓越...
偉大的香港民眾的反送中運動,已持續兩個多月了,就在各界猜測中共會不會武力干預、會如何出手干預時,中共國務院高調宣布,要在緊鄰香港的深圳建設什麼「先行示範區」,擴大金融開放度,建立教育、醫療、科技的創新中心等等。顯然,中共一邊設法平息香港的反送中,一邊放出風聲,有意減低香港對中國大陸的重要性,甚至有意以深圳來「複製」香港、「取代」香港。
世界上大概沒什麼地方比北極更特殊了,從地圖上看,上北下南,北極在世界的最上方、最頂端。凜冽的寒風和冰冷的海水,人跡罕見絕無污染,可能是只有神仙、超人,或世外高人才會考慮、才能呆得住的地方。有趣的是,世界上許多國家都聲稱擁有北極,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但現有的國際法規定,北極不屬於任何國家,也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從地理或地質上證明,其國土的大陸架可以伸延到北極。
八月中旬,海外華人一家媒體約訪,問及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主辦的「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論壇的聚焦是「金融開放與金融科技」。主持人問到,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演講稱「美中貿易摩擦可能具有長期性」,問筆者對此如何看待,是否同意他們的看法。中共的金融專家們,看來嗅到了什麼東西,但他們會把真相告訴中國普通百姓嗎?很可能是不會的。
七月底中美第十二輪經貿高級別磋商在上海舉行。雙方代表團在西郊會議中心談判時,會場的背景,是元代詞人張養浩的〈雙調‧雁兒落帶過得勝令〉。估計美國團隊內缺乏深諳中國文化的角色,很可能把背景中的元代詞句當作了一般的裝飾,其實它是深具含意的,可惜美方官員們估計沒能真正理解,也沒能預先知道中方的用意。
七月底,在「美國之音」衛視做客主持人許波的「時事大家談」節目,與紐約市立學院經濟系教授周鉅原博士一起,探討美中貿易談判為什麼前景黯淡?美國總統特朗普會不會翻臉?
註:2019年7月20日,專家、學者聚集美國首都華盛頓,在馬州洛克維爾市蒙郡議會大廳召開「二十周年法輪功反迫害中國問題研討會」,從社會、歷史、法制、經濟、中美貿易等多層面進行分析。本文據筆者在論壇的演講整理而成。
中國北京的清華大學社會學系近日發布了一份報告,指中國各地陷入「越維穩(維護社會穩定)越不穩」的「怪圈」。報告建議中共官方轉變現有的維穩思路和模式,「維護憲法所賦予的公民合法權利」,並且中共需要認識到,「維權就是維穩,維權才能維穩」。
今年美國國慶這天(7月4日),百名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一些在野官員、學者、專家,聯名寫了封公開信,登在《華盛頓郵報》。信的題目是「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作者群認為,特朗普現在的對華政策,是「不符合」美國的利益的。
美國《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在美中貿易戰的進退得失問題上,誤導了美國民眾和世界輿論,令人非常遺憾。今年6月底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美中貿易戰暫時休兵,但美國老牌的主流媒體《華盛頓郵報》(華郵)卻罔顧現實的斷言中國是「贏家」,而華府的鷹派成為「輸家」。假以時日,類似華郵的「主流媒體」,由於偏袒的論點和誤導式的輿論傾向,失去它們「...
有個說法是,去一個國度一天,你可以寫一本書;去一個月,可寫一個章節;呆上一年,就只能寫一頁。就是說,了解的越多,可能發現內涵越豐富、水也越深,就不敢輕易下筆了。今年去荷蘭阿姆斯特丹,只呆了六個多小時,算半天吧,試著寫兩頁的觀感,姑且作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紀錄。
六月初去台灣的紡織工業研究所演講,他們對美中貿易戰的現狀和發展,及其對台灣的影響非常關注。研討會之前,跟研究所的幾位主管交談,他們很好奇,問美國會不會跳過5G直奔6G,我說你們也關注這事?他們說是啊,全世界都在關注!真有這個可能。今天的世界,黑天鵝、灰犀牛、白大象之類的事,越來越多了。
美中貿易戰打到今天,人們都在探索解套的方式,怎麼樣才能使世界上最大的發達國家和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握手言和、解開僵局;將貿易戰對兩國經濟的影響減到最小。答案自然是有的,也可以說是一個祕訣,但它又同時是一個最「公開」的「祕訣」;因為對世界上有的人來說,這是肯定會發生、也正在發生的事件,對其他人來說,這可能是咋看之下覺得不可思議、但細細的思想之後,也會恍然大悟...
美中貿易戰沒有達成協議,美國和中國的許多人們,也不以為意,甚至世界上的許許多多的人,都在盼望著中美談不成!海外華人媒體中不乏「喜大普奔,中國人民都盼中美談不成!」等的字樣。
美中貿易戰打到今天,仍然沒有達成協議,但人們同時發現,這個世界上的許許多多的人,其實都在盼望著中美談不成!海外華人媒體和自媒體的標題常常見到:「特朗普突加關稅,堅決教訓土共!」和「喜大普奔,中國人民都盼中美談不成!」等等的字樣。
美國提高對中國2000億商品的關稅至25%,隨後中共也宣布對600億的美國商品加稅,美中貿易戰至此進入新的階段。 特朗普宣布追加25%關稅後的最初幾天,中共媒體和論壇先是啞口無聲、一片靜默。然後,各種官方輿論和五毛言論陸續出臺。顯然,是中共統一了口徑,告訴了輿論戰部隊該怎樣宣傳。此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說中國有「三張王牌」可以「打贏」美國,包括禁止稀土出...
共有約 51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