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
2019年最后一个月,人类历史可能会记上这样一笔:让中共苟延走过2019进入2020,是中国人和全人类的奇耻大辱;一个重塑历史的美国英雄蒙受不白之冤,则是美国人...
当今世界从政界到知识界、商界、业界,人们普遍认为,美国和中共的对峙,近年来已全面展开、迅速升级,可称之为一场新的冷战了。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研究员认为,第二次冷战在未来历史学家的眼里,会是从2019年开始的。在笔者看来,新冷战最明确的信号,应该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在伦敦的峰会,其首次点名指出中共的威胁。北约成...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国际关系和中国历史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林蔚博士(Arthur Waldron)披露,一名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高层幕僚透露,中共内部已经清楚的知道:“我们已经走投无路。”这是英文《大纪元》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在“美国思想领袖”节目的专访中,林蔚给出的讯息,他认为中共非常清楚自身已死到临头。
美中贸易谈判走到今天,几乎成了一根“鸡肋”和一项“面子工程”。鸡肋的典故,读过《三国演义》的人应该都很熟悉,曹操和刘备在汉中相持不下,曹军粮草将尽,又无法取胜,心里烦恼的时候,士兵问晚间口令,曹操看着晚餐残余中的鸡骨头随口说:鸡肋!口令传到谋士杨修那里时,他分析说,“鸡肋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丞相肯定退兵。曹操最后真的退兵了,只是可惜了主簿杨修。
美中第一阶段的协议看来不出意料的陷入僵局,路透社引述接近白宫人士的话透露,备受关注的“第一阶段”协议可能会拖到明年才能签订。也就是说,中共在付出了产业链转移、外资撤出、失业剧增、加上一年半来向美国付出了额外的上百亿美元的关税之后,多少达到了他们的一部分目的;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至少延续了十几个月的命。贸易协议谈判陷入僵局,主要因为卡在哪儿呢?美国是否有可...
美中贸易战打了快两年,人人都成了贸易专家,人们对顺差、逆差、汇率、关税、外汇储备、经常项目、资本项目都耳熟能详。对贸易战的最后结果,明白的人慢慢明白了。不明白的,可能有一部分在装睡,人们都知道,你是叫不醒装睡的人的;除非他自己觉得没意思,或不需要继续装睡了,才会假意的揉揉睡眼,爬起身来。但也有一些人,可能真的睡不醒,或醒着糊涂,他们总是在曲解美国的用意,搞不...
中共近来突然推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国家级研发计划,搞数字货币。其真正目的,可能不像坊间说的那么简单:只是中共脑子一热、刺激经济的下策。区块链最重要的应用,在于加密货币,中共如果搞加密货币,会有什么考量?是希望灭掉美元霸权?中共覆亡在即,区块链会是中共的珍珠港和滑铁卢吗?无论如何,区块链的背后,至少有中共在金融上的四个图谋。
今年十月底,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华府智库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举办的首届马勒克公共服务领袖讲座上,发表了被期待已久的第二次对华政策演讲。这是彭斯去年十月在华府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严厉抨击中共后,再一次针对中共发表措辞强烈的演说。彭斯的两次演讲,一次在哈德逊,一次在威尔逊,不是偶然的,而是别...
香港连侬墙一出现,在海外自由社会的人看来,就是港人维护个人权利的智慧,是一种没办法的办法,是一种弱者的呼声,是一种值得珍惜、怜惜,和尊重的自由言论。人们把它作为一种平和的、市民间的窃窃私语、小声对话,和不愿打扰别人、静静的、礼貌的对白。研究历史和社会的人,把它作为一种珍贵史料,搜集研究,作为历史的记载。连侬墙从香港延伸到海外,是世界人民对港人的认可和支持,是...
美中贸易战第十三轮谈判结束,历经一天半时间,双方就贸易纷争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离开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大楼的时候,脸上没有笑容,还差点踩空台阶,因为身后站着中方人员才没有跌倒。随后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见刘鹤时表示,中美在知识产权、金融服务与农产品采购方面达成了“协议”。中方同意采购400到500亿的农产品,双方也就货...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oren Friedman)是犹太裔的美国记者、民主党人,三届普利兹新闻奖获得者,及《纽约时报》Op-Ed(时事评论)的专栏作家。他的专栏主要关切国际关系,以提倡以巴和平、阿拉伯世界现代化与全球化而受到瞩目,并会谈及这些议题背后潜藏的危机。他今年8月中在《纽约时报》发表了题为“特朗普和习近平算计的对与错”的文章,却有失偏颇...
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博士今年7月在《纽约时报》的专栏上,发表了题为〈特朗普的贸易战为什么会失败〉的文章,未展示充足的证据和令人信服的论述。今年8月,克鲁格曼又针对贸易战发表了题为〈中国试图教特朗普一点经济学,但失败了〉的文章,提出“中国教师爷论”,它也是云山雾罩,令人啼笑皆非。
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博士,自2000年以来一直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他因为在国际贸易和经济地理方面的成就,获得200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在2019年7月《纽约时报》的专栏上,他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的贸易战为什么会失败〉的文章,却并未展示充足的证据和令人信服的论述。
道家的创始人老子,曾手指浩浩荡荡的黄河对孔子说,为什么不学水的大德?(《道德经第八章》)孔子问,水有何德呢?老子说:“上善若水”,并告诉孔子水有“九德”。从那以后,孔子每遇到大江大河,都会仔细观赏,谓“水有九德,是故君子逢水必观”。两位圣贤可能没想到,也许都想到了,二千五百年后,古老的智慧仍在指引人们生存和抗争。
随着美中贸易战的升级,美国前驻华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上月底受访时说,特朗普总统是在玩“等待的游戏”(waiting game),正在掌握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时间。博卡斯实际上不是特朗普的粉丝,他是前民主党总统奥巴马时代的参议员和驻华大使,他一直对特朗普的贸易战策略和对中共的强硬态度颇有微词。但博卡斯不得不说,“特朗普在某程度上非常聪明,近乎卓越...
伟大的香港民众的反送中运动,已持续两个多月了,就在各界猜测中共会不会武力干预、会如何出手干预时,中共国务院高调宣布,要在紧邻香港的深圳建设什么“先行示范区”,扩大金融开放度,建立教育、医疗、科技的创新中心等等。显然,中共一边设法平息香港的反送中,一边放出风声,有意减低香港对中国大陆的重要性,甚至有意以深圳来“复制”香港、“取代”香港。
世界上大概没什么地方比北极更特殊了,从地图上看,上北下南,北极在世界的最上方、最顶端。凛冽的寒风和冰冷的海水,人迹罕见绝无污染,可能是只有神仙、超人,或世外高人才会考虑、才能呆得住的地方。有趣的是,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声称拥有北极,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但现有的国际法规定,北极不属于任何国家,也没有任何国家可以从地理或地质上证明,其国土的大陆架可以伸延到北极。
八月中旬,海外华人一家媒体约访,问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论坛的聚焦是“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主持人问到,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演讲称“美中贸易摩擦可能具有长期性”,问笔者对此如何看待,是否同意他们的看法。中共的金融专家们,看来嗅到了什么东西,但他们会把真相告诉中国普通百姓吗?很可能是不会的。
七月底中美第十二轮经贸高级别磋商在上海举行。双方代表团在西郊会议中心谈判时,会场的背景,是元代词人张养浩的〈双调‧雁儿落带过得胜令〉。估计美国团队内缺乏深谙中国文化的角色,很可能把背景中的元代词句当作了一般的装饰,其实它是深具含意的,可惜美方官员们估计没能真正理解,也没能预先知道中方的用意。
七月底,在“美国之音”卫视做客主持人许波的“时事大家谈”节目,与纽约市立学院经济系教授周钜原博士一起,探讨美中贸易谈判为什么前景黯淡?美国总统特朗普会不会翻脸?
注:2019年7月20日,专家、学者聚集美国首都华盛顿,在马州洛克维尔市蒙郡议会大厅召开“二十周年法轮功反迫害中国问题研讨会”,从社会、历史、法制、经济、中美贸易等多层面进行分析。本文据笔者在论坛的演讲整理而成。
中国北京的清华大学社会学系近日发布了一份报告,指中国各地陷入“越维稳(维护社会稳定)越不稳”的“怪圈”。报告建议中共官方转变现有的维稳思路和模式,“维护宪法所赋予的公民合法权利”,并且中共需要认识到,“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今年美国国庆这天(7月4日),百名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一些在野官员、学者、专家,联名写了封公开信,登在《华盛顿邮报》。信的题目是“中国不是敌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作者群认为,特朗普现在的对华政策,是“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的。
美国《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在美中贸易战的进退得失问题上,误导了美国民众和世界舆论,令人非常遗憾。今年6月底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上,美中贸易战暂时休兵,但美国老牌的主流媒体《华盛顿邮报》(华邮)却罔顾现实的断言中国是“赢家”,而华府的鹰派成为“输家”。假以时日,类似华邮的“主流媒体”,由于偏袒的论点和误导式的舆论倾向,失去它们“...
有个说法是,去一个国度一天,你可以写一本书;去一个月,可写一个章节;呆上一年,就只能写一页。就是说,了解的越多,可能发现内涵越丰富、水也越深,就不敢轻易下笔了。今年去荷兰阿姆斯特丹,只呆了六个多小时,算半天吧,试着写两页的观感,姑且作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纪录。
六月初去台湾的纺织工业研究所演讲,他们对美中贸易战的现状和发展,及其对台湾的影响非常关注。研讨会之前,跟研究所的几位主管交谈,他们很好奇,问美国会不会跳过5G直奔6G,我说你们也关注这事?他们说是啊,全世界都在关注!真有这个可能。今天的世界,黑天鹅、灰犀牛、白大象之类的事,越来越多了。
美中贸易战打到今天,人们都在探索解套的方式,怎么样才能使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和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握手言和、解开僵局;将贸易战对两国经济的影响减到最小。答案自然是有的,也可以说是一个秘诀,但它又同时是一个最“公开”的“秘诀”;因为对世界上有的人来说,这是肯定会发生、也正在发生的事件,对其他人来说,这可能是咋看之下觉得不可思议、但细细的思想之后,也会恍然大悟...
美中贸易战没有达成协议,美国和中国的许多人们,也不以为意,甚至世界上的许许多多的人,都在盼望着中美谈不成!海外华人媒体中不乏“喜大普奔,中国人民都盼中美谈不成!”等的字样。
美中贸易战打到今天,仍然没有达成协议,但人们同时发现,这个世界上的许许多多的人,其实都在盼望着中美谈不成!海外华人媒体和自媒体的标题常常见到:“特朗普突加关税,坚决教训土共!”和“喜大普奔,中国人民都盼中美谈不成!”等等的字样。
美国提高对中国2000亿商品的关税至25%,随后中共也宣布对600亿的美国商品加税,美中贸易战至此进入新的阶段。 特朗普宣布追加25%关税后的最初几天,中共媒体和论坛先是哑口无声、一片静默。然后,各种官方舆论和五毛言论陆续出台。显然,是中共统一了口径,告诉了舆论战部队该怎样宣传。此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说中国有“三张王牌”可以“打赢”美国,包括禁止稀土出...
共有约 51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