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向原爆罹難者獻花 美總統演說未致歉

奧巴馬:追求無核武世界

奧巴馬向原爆罹難者紀念碑獻花後,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握手。遠處是廣島在原爆中少數存留的建築之一圓頂屋。(Getty Images)

人氣: 1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6年05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薛飛、徐若水綜合報導)自從美國1945年在廣島投下原子彈以來,之後的71年中沒有任何一個美國總統在任內踏足那個飽受創傷的城市。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的到訪不但開創先河,也在美、日、韓、中等國引發關注。他在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向原子彈爆炸罹難者獻花並發表感言,表示不忘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所有罹難者,並誓言追求無核武世界。

奧巴馬與79歲的原爆幸存者森重昭相擁。(AFP/Getty Images)
奧巴馬與79歲的原爆幸存者森重昭相擁。(AFP/Getty Images)

奧巴馬5月27日成為首位訪問廣島的在任美國總統。這次歷史性訪問旨在再次提升因美、俄對立及朝鮮開發核武而陷入停滯的核裁軍氛圍。奧巴馬在附近陸戰隊基地發表談話後,先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陪同下參觀原爆資料館,隨後走向和平紀念公園中央的原爆慰靈碑,從高中生手中接過並敬獻花圈,並閉目默哀約5秒鐘。

在與安倍相繼發表感言後,奧巴馬還與原爆受害者團體協議會代表委員坪井直等倖存者交談。之後他走向公園北方,遠望原爆圓頂屋,由安倍和日本外務大臣岸田文雄進行解說。奧巴馬在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共停留約56分鐘後離開。

廣島原爆前後對照圖:

廣島原爆之前
廣島原爆之前
廣島原爆之後
廣島原爆之後

反思科技與人性

奧巴馬在約17分鐘的感言中表示,71年前的那個早上是晴天,但「死亡從天降下,世界為之改變……1945年8月6日的痛苦不會消失」。想到十幾萬人受到原子彈轟炸罹難的悲慘場面,「強迫自己感受當時對眼前景象不明所以的兒童內心恐懼,聆聽沉寂的呼喊」,他承諾永遠不會忘記二戰中所有罹難者。他稱戰爭以殘酷的方式結束,人們應記取教訓,也看到希望。美、日不僅成為盟國,還孕育友情。

奧巴馬表示,那枚原子彈「展現出人類擁有自我摧毀的手段……我們因何來到廣島?為了深思不太久的過去所釋放出的恐怖力量,也是為了哀悼死者……這些死者的靈魂告訴我們,我們應該省視自己的內心,思考我們是誰……科技進步若無相當的人性建構進步,可能會使我們注定毀滅──促成原子裂解的科學革命,也需要有道德的革命配合」。

奧巴馬還稱「我們都負有直面歷史的責任」,強調不能忘卻美國在人類歷史上首次使用核武的記憶,認為擁核國家「必需擁有追求實現無核武世界的勇氣」。安倍則表示,美國總統接觸核爆受害真相,「這給全世界的人們帶來巨大希望」。

是非功過各表述

奧巴馬並未向原爆死難者致歉,也未涉及使用原子彈的是非功過。其中一個原因是考慮到美國國內輿論。一種觀點認為,投下原子彈旨在迫使日本儘快投降,如果投入常規部隊參戰,人員損失將遠超過原子彈空襲造成的傷亡;另一種觀點則認為,完全沒必要動用核武,因為日本當時已處於投降的邊緣;還有說法認為,美軍使用原子彈是為了向前蘇聯顯示軍力。

美國是迄今世界上唯一在戰爭中動用過核武的國家,在廣島投下原子彈3天後,又在長崎投下第2顆原子彈。兩座城市幾乎瞬間被夷為平地,總計約20萬人喪生。日本6天後宣布無條件投降,標誌二戰的結束。戰後美日雖建立強大的同盟關係,但因事件敏感性,自杜魯門以來的11任美國總統都避免在任內訪問廣島,因為沒人希望美國選民把此行視為一種道歉。

奧巴馬的廣島之行能實現,與他推動全球無核武理念有重要關係,這也是他2009年贏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主要原因。美國之音引述位於東京的美中日比較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楊中美認為,訪問廣島體現奧巴馬希望在任期即將結束之際,能在推動無核武世界方面有所建樹。

中國批評 韓國回避

對於美國總統奧巴馬首訪廣島,日本鄰國大多感到不快,認為這是對安倍行動的認可。安倍正努力消除日本對軍國主義時代的內疚感,朝他構想的「正常國家」邁進,在全球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日本國會去年通過有爭議的新安保法,允許日本行使部分集體自衛權。中國批評奧巴馬此行讓日本有機會把自己重塑成二戰受害者而非侵略者。

當年原爆的死難者中,估計有4~7萬名韓國人。作為美國的盟友,韓國總統朴槿惠沒有發表針對奧巴馬訪問廣島的正式聲明,而是提前於5月25日出訪非洲。但代表原爆韓國受害者的團體在首爾示威,表示韓國人在原爆中所受到的痛苦一直被忽略。

日本:不責怪也不憎恨

日本人心理矛盾,原爆幸存者的感受尤其複雜。廣島的官方立場是:「錯誤」因「整個人類的本性」而犯下,不僅是美國。原爆慰靈碑的碑文寫道:「請安息吧,讓戰爭的錯誤不再重演。」有評論稱,美國一旦道歉,日本也不得不為二戰中的侵略道歉,而這並非日本政府所樂見。

大多數親歷原爆的人也未要求道歉。日本共同社進行的調查中,78.3%不認為美國有必要道歉,只有15.7%持相反意見。91歲的原爆幸存者坪井直在與奧巴馬握手交談時說:「我們不責怪也不憎恨美國。」

曾祖父、祖父和外祖父都因與輻射有關的疾病離世的落合洋司也說:「尖酸的怨言有什麼意義?反覆要求道歉又能得到什麼?」他希望焦點應放在未來。原子彈氫彈受 害者聯合會秘書長田中暉躬則稱,奧巴馬應明確原爆「不人道,違反國際法」,但認為要求道歉的呼聲不應成為消除核武的障礙。

奧巴馬廣島行討論經過:

2008年11月:奧巴馬首次當選總統後,政權移交小組正式討論訪問廣島計畫。

2009年11月:奧巴馬首次訪日時說:「若未來能實現對廣島、長崎的訪問,將是非常光榮的事。」

2009~2012年:由於遭遇經濟及政治難題,訪問廣島計畫因可能引發政治風險被束之高閣。

2014年7月:奧巴馬第3次訪日結束3個月後,訪問原爆地計畫再度被提上討論桌。

2016年2月: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本.羅茲透露,總統可能藉G7峰會之機訪問廣島。

美國對廣島關係演變史:

1945年8月:美軍在廣島投下人類歷史上首次在戰爭中使用的原子彈。

1984年5月:美國卸任總統吉米.卡特參觀廣島和平紀念公園。

2008年9月: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參觀廣島和平紀念公園。

2010年8月:美國駐日大使約翰.魯斯在廣島參加原爆紀念活動。

2014年8月:美國駐日大使卡羅琳.肯尼迪參加廣島原爆紀念活動。

2016年4月: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在廣島參加原爆紀念儀式。

2016年5月:巴拉克.奧巴馬成為首位到訪廣島的在任美國總統。

奧巴馬廣島行幕後推手:

美國駐日大使卡羅琳.肯尼迪:美國第35任總統約翰.肯尼迪的長女,2013年就任後相繼前往長崎和廣島出席紀念儀式。

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今年4月前往廣島參加紀念儀式,當時是二戰以來到訪廣島的美國政府最高級別官員。

美國國務院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丹尼爾·拉塞爾:有豐富駐日經驗,精通日文,還有一位日裔太太,曾表示「戰爭必須是最後的選擇」。

美國國安會亞太事務主任丹尼爾·康達:精通中文和日文,也娶了一位日裔太太,稱奧巴馬此行發出普世訊息,即美日基於共同價值觀成為最親密盟友。

部分國家對原爆的教育:

美國人:在我唸書時,書中只是簡單提到我們投了2顆原子彈,使戰爭結束。

日本人:廣島的學校教授有關原子彈的專門課程,講述美國做出決策的過程。學生還學習城市的重建過程。

澳大利亞人:我主要通過日語課堂學到這段歷史,你可以想像事件的敘述偏向日本人的傷亡。

巴西人:我記得這段世界史很悲傷和有爭議性,老師盡力向我們展示原爆的後果和威力。

加拿大人:我們被教育第2顆原子彈根本沒必要投,老師試圖以美國轟炸長崎來醜化美國。

法國人:我們基本上把原爆視為二戰中殘酷災難的一部分,通過科技進步製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德國人:在學校,多數講述戰爭的歷史都是關於德國的暴行,其它的根本沒講或講得很簡單。

伊朗人:我們是這麼教的:美國投下第1顆原子彈,日本投降了;美國再投第2顆,看日本是不是真投降。

意大利人:我們學習的內容是:美國人堅信投放原子彈是結束戰爭的唯一手段。

韓國人:這段歷史分兩部分:一是為結束日本侵略,有道義上的考慮,但大部分是利用科技發展來拯救美國人的生命;其次,美國向世界表明他們有這項技術,也願意使用它。

墨西哥人:書中強調投原子彈多麼不必要,以及這是二戰災難之一。

南非人:我們閱讀許多材料,然後進行為期一星期的討論。

瑞典人:關於原子彈部分是這樣說的:日本偷襲珍珠港,所以美國投兩顆原子彈結束戰鬥。

瑞士人:我們被教育原子彈是冷戰的開始,而不是結束二戰。

英國人:我是一名教師,喜歡就這一話題讓學生辯論,讓他們自己判斷。◇

責任編輯:朱涵儒

評論
2016-05-28 12: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