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偽造礦難騙賠償 為何在大陸頻頻發生

人氣 2766

【大紀元2016年06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山西呂梁正安煤礦發生「礦難」,「艾某千」在井下作業中「死」於頂板坍塌,為了逃避安監部門的追究,礦主拿出八十多萬準備私了。但是死者並非艾某千,而是被「礦難」的受害人,電影《盲井》中的情節再次在中國大陸上演,而涉案者有74人中之多。為何偽造礦難殺人案屢屢出現,而且規模越來越大?是什麼讓這些人魔變?

2003年播出的電影《盲井》,講述的是在私礦打工的2個農民一心想「發財致富」,將打工無門的外地農民認作親人帶到井下工作,再在下井時製造「安全事故」將「親人」合謀殺死,再找礦主和「遇難」礦工家屬用錢解決事端。

現實版的《盲井》中,這些偽造礦難騙賠的人被稱作「殺豬匠」。他們分工明確:有的尋找受害人,有的聯繫作案礦井,有的井口望風,有的動手殺人,有的則冒充被害人家屬談判索賠。

在這起「礦難」中,艾某千負責為死者提供身份證。他與「母親」羅某蘭一起分得11萬餘元。在「死」了不止一次後,他露餡兒了。

2014年底,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拉特中旗的大安鑫鐵礦發生礦難,一礦工死亡。登記的信息為雲南昭通人「艾某千」。隨後警方意外發現,死者「艾某千」竟然在兩千多公里外的雲南有住宿、乘車記錄。

警方懷疑這可能是一起偽造礦難騙取賠償的故意殺人、詐騙案,隨著4名嫌疑人被抓,扯出了34人,然又帶出74人。一張「盲井式犯罪」的大網逐漸浮出水面。

這74人最大的已年過花甲,最小的26歲。他們於2010年至2014年間,在山西、陝西、內蒙古等六省區殺害17人,並偽造礦難,以騙取賠償款。他們當中50多人是雲南昭通石笋村的村民,交叉組成幾個犯罪團伙,他們大多是親戚、族人,其中楊家六人,陶家兄弟三人,艾姓一族更是多達十多人。

財新網報導稱,這74人並不是犯罪嫌疑人最終名單,這個數字還可能增加。

「盲井」式犯罪屢屢發生

石笋村惡名昭著的「盲井村」,其犯罪源頭從何而來?有人說「殺豬匠」生意是從四川省涼山州雷波縣那邊傳來的,廟壩鎮盛產煤,一些四川雷波縣來的礦工把「殺豬匠」生意帶來廟壩煤礦。據媒體公開報道,雷波縣確實一度流行圈養智障、流浪漢,伺機製造礦難,詐騙巨額賠償金。

媒體曝光大陸多個省出現假造礦難,殺人,騙取賠償金案:

2007年10月,趙良夥同龍超兵,岳進平等,將陝西籍工人董發全殺死在河北省邢台市的李家莊煤礦,後騙取賠款。

2008年3月,6名四川籍礦工合夥在礦井內殺害弱智老鄉騙取賠償金。

2008年9月,雲南省富源縣某詐騙團伙偽造礦難故意殺害智障人,冒充死者家屬勒索煤礦80萬元。

2009年4月,承德農民殺死智障親戚偽造礦難騙取賠償。

2010年至2013年,寧夏石嘴山市10人偽造礦難,先後在寧夏石嘴山市,山西省平遙縣、交城縣,陝西省白水縣、橫山縣等多地煤礦作案6起,殺害5人,騙款200萬。

2011年7月,該煤礦發生一起「礦難」,死者家屬索賠38萬元,後經鹽津警方查實,這是一起蓄意製造的礦難,6名四川涼山籍礦工參與作案。

2012年11月,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拜城縣,發生了一起「盲井」案。被告人趙某洪和同鄉蘭某金等9人誘騙一乞丐冒名去煤礦幹活,然後在井下將其殺死偽造礦難騙取賠償金68萬元,遇害者身份至今無人知曉。

2014年8月,21名來自四川、雲南等地的務工人員,在河北邯鄲西部礦山組成一個團伙,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殺害4人,詐錢180萬元。

現實版的《盲井》為何一再重演?

幾乎每一起現實版《盲井》之後,人們都會認定這樣的慘劇不可能再發生。但是,內蒙古的這次宣判表明,直到2015年,《盲井》式的殺戮仍然在繼續。

據財新網報導,嫌疑人一般會挑選偏遠、管理不規範的小礦,其中不乏違法開採、生產的黑礦。

根據規定,礦難死亡賠償金一個人在100萬左右。如果礦難事故上報給安監局,煤監局,很可能要面臨最高500萬元的罰款,並進行安全整改。礦主為了逃避可能的處罰,出了事故一般選擇私了,賠錢息事寧人。

知名評論人風青楊在其博文《現實版的「盲井」到底有多可怕?》中表示,長期以來,在一些小煤礦,礦難一旦發生,礦主甚至是相關部門負責人首先想到的,不是用正常的法律渠道去解決,而是瞞報事故,以「私了」的方式用錢擺平。同時,對死者家屬來說,走法律途徑過於漫長,成本過高,很多人也選擇拿錢了事,並不深究。這種心理為「殺人偽造礦難騙賠」製造了存在的空間。

而更讓人心寒的是,被害的打工者不但貧窮,而且大多孤立無援,甚至是死去也沒有人會來尋找。弱勢者向更加弱勢的人舉起屠刀,儘管沒有人告知他們什麼是「叢林法則」,他們卻主動地實踐了這一切。人性中善良的東西,被追逐利益的火焰焚燒為灰燼。

網路作家李妍在2010年曾撰文《殺智障者偽造礦難是淪陷的人性盲井》稱,在中國大陸與「礦」字相綁的人性罪惡已經太多。

在礦藏暴利帶來的資本野蠻生長方式里,私人礦主為了攫取更大的利益,往往視礦產安全如無物。無數礦工靠著原始的肩抬背扛,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直到有一天,一坯礦難的黃土將他們徹底埋葬。

當領著微薄薪水的礦工已不能滿足資本擴張的血盆大口,那些不具備辨識能力、成本幾乎為零的智障人士,又被拐騙至黑磚窯,如奴隸般做著最底層的勞工。

李妍在文章中寫道,當這些奴工被同是底層淪落者的礦工們發現後,他們的生命便成為賺錢的工具,然後以被殺偽造礦難的慘烈方式,實現著生命的最後價值。當暴利資本引誘著底層人,以相互殺戮的方式來獲取錢財時,這又是怎樣一種人性沉淪的悲涼。

而在屢發的礦難背後,一具具從礦難現場抬出的屍體,只是礦主要掩蓋真相的「花費」,是當政者不可言說的政績污點,甚至可能是權錢媾和的最佳證人。於是,無數這樣的礦難死亡事件被輕易地掩蓋,殺害智障者偽造礦難敲詐賠償金的下作招數,就自然在這樣的土壤里潛滋暗長。

為錢殺人害命 中共讓普通人變成了惡魔

網民「別了還來」撰文《誰在推波助瀾地使普通人變成惡魔?》中表示,《盲井》電影裡只是兩三個人作惡,但這起案件中的「殺豬匠」不但人多,而且拉上家人一起變成惡魔,甚至成為當地的「產業」。

「我們沒有聽說父母、妻兒都去做土匪、黑社會的。電影裡演的壞人都想瞞著家人。這群人沒有黑社會的味道,只是簡簡單單地在一起,大部分人起初的目的就是賺錢蓋房,他們卻為這樣的目的做出如此駭人聽聞的事,在他們的眼中人命豬狗不如。」

從前有「窮山惡水出刁民」之說,但沒有惡魔。如今,這些「殺豬匠」為了達到徹底毀容的效果,還抱起石頭多砸幾次,讓別人無法辨別死者。這樣冷酷、殘忍,簡直就是變態的殺人狂。

發財的慾望哪個時代、哪個國家都有。這樣滅絕人性的事情為什麼屢屢發生在今天的中國?是什麼讓弱者向更弱者舉起了屠刀?

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社會不公平越來越多,農民們起早貪黑,辛苦一輩子都蓋不起新房;農民工比城裡人更勤勞,但還是一貧如洗;留守兒童、留守老人弱勢群體出現;病了沒錢看醫生,老了沒錢養老。而中共權貴們有特供,住豪宅,開跑車,看病不要錢,養老政府報銷,就連農民申請的低保都要強占。

更為重要的是,由於中共建政後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徹底摧毀,對生命的漠視,導致大陸當前社會道德空前淪喪,「一切向錢看」已經成為很多人的人生信條。在這種思想操縱下的人,實際上已經沒有了做人的基本準則,完全成了只顧自己私利的「野獸」。

「殺豬匠」的黑色產業鏈,以殺人賺錢,不過是當今社會道德敗壞釀成的一個典型惡果。可以想像,如果任由這種趨勢下去,大陸民眾將不可避免地陷入人人為敵,自相殘殺的可怕深淵。分析認為,拋棄中共,重建中華民族傳統道德,是大陸民眾獲得新生的唯一出路。#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何清漣:我們需要一雙沒有死亡的眼睛
《盲井》現實版:礦工毒殺工友騙賠償
大陸頻發故意殺人偽造礦難敲詐案
結構性殺人 中國礦場「意外死亡」頻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