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馮唐批評及漢文帝改錯的故事

辛棄名

人氣 507

北宋大詩人蘇東坡,四十歲時貶官出京,任密州知州,但他時刻不忘國家安危,希望報國出力。西元1075年,北方遼國脅迫北宋割讓大片邊地;西北西夏也時常犯邊。蘇軾渴望有馮唐這樣的人,識才舉薦,使自己能從新得到朝廷重用,效力疆場。他寫了一首《江城子》的詞,紀念一次打獵活動,題為《密州出獵》,發抒自己的報國感概。這是一首有名的述志詞,其中有「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的詞句。蘇軾自比漢代的雲中太守魏尚。筆者在這裡,就來講說馮唐批評漢文帝及漢文帝改錯赦魏尚的故事。根據《史記》記載:

馮唐是西漢文帝時人。馮唐祖上是戰國時的趙國人,漢初遷入關中安陵縣,在今陝西咸陽東北。馮唐任漢文帝的中郎署長。中郎是皇帝的警衛隊,署長是中郎裡的一個小長官。郎官在皇帝身邊,皇帝高興了就問長問短,郎官就有與皇帝說話的機會。

有一天,漢文帝車駕經過中郎署,出來一位老郎官接駕,這位老郎官就是馮唐。漢文帝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開明之君,舉賢良,就是由漢文帝開創的。舉賢良,就是由中央或地方高官,按朝廷要求的條件和名額,推舉敢講真話、實話的人,到朝廷評議政治,朝廷出題,賢良答卷,直言得失。這是一種選拔人才的制度,也是皇帝納諫的機會。馮唐是多年的老郎官,年事已高,還未得到升遷。漢文帝見馮唐年歲大,就尊稱他為「父老」,就是「老人家」的意思。文帝問:「老人家,你是什麼時候出來做郎官的?家在哪裡?」馮唐說:「臣家世居趙國代地,本朝時遷到安陵。」馮唐講說他的身世。漢文帝原來就是封為代王。代地在今山西東北部與河北西北部一帶,在漢時是邊地,與匈奴接攘。漢文帝得知馮唐祖籍是代地,就是同鄉!一下拉近了君臣關係,話也多了起來。

漢文帝感慨地說:「我在當代王時,我的尚食監高祛,多次談起秦末巨鹿之戰趙將李齊的非凡才幹,直到今天,我每端起飯碗,腦子裡就浮現出李齊驍勇善戰的身影,我的心就飛到了巨鹿城下。老人家可知道李齊的事嗎?」馮唐說:「臣當然知道。但李齊與戰國時趙將廉頗、李牧比起來,那就差得多了。」文帝說:「你怎麼知道的呢?」馮唐說:「臣祖父在李牧帳下,做百人之長,臣父親做過代國相,與李齊同僚,深知他們各自的為人。」文帝聽了很興奮,情不自禁地慨嘆起來,拍著大腿說:「我恨不能得到廉頗、李牧為將,若有此二人,還怕匈奴嗎?」

馮唐接著衝口而出,他說:「陛下,臣斗膽說一句,只怕有了廉頗、李牧,陛下也未必能用!」

文帝臉色一沉,怒氣沖沖,進入宮中,把馮唐晾在一邊。左右的人都受到驚嚇,大家埋怨馮唐說話沒分寸,又都替馮唐捏一把汗。過了好一陣,漢文帝消了氣,正式召見馮唐說話。文帝問馮唐:「你為何當眾給我難看,難道不能單獨對我講嗎?」馮唐陪罪說:「臣是一個大老粗,說話沒輕重,還望陛下寬恕。」

漢文帝不愧是一個開明之君。他原諒了馮唐的衝撞,感到馮唐話中有話,朝廷可能有什麼過失?所以他才召見馮唐,詢問為什麼有了廉頗、李牧不能用。馮唐一一道出了原委。

原來雲中太守魏尚,抵抗匈奴有功,只是在申報戰功時,差了六個首級,皇上就把魏尚抓起來,以虛報戰功的罪名,將他投入監獄。馮唐說:「臣認為陛下法太嚴,處事賞輕罰重,對良將不信任,因此才那樣說:陛下雖得廉頗、李牧也不會用,魏尚就是例子。」馮唐還滔滔不絕的講了一番君臣信任的用將之道。文帝見馮唐指出了他的過失,不但不生氣,而且非常高興,立即特委馮唐為欽差大臣,帶著皇帝的詔書,前往雲中,赦出魏尚,官復原職。

馮唐當時只是一個小郎官,但他有高度的愛國熱情,敢於向漢文帝進諫,漢文帝則虛心納諫,於是中國歷史上就留下了馮唐論將、文帝赦魏尚的故事。

魏尚復出後,匈奴再也不敢進犯漢朝雲中的邊境。(事據《史記‧張釋之馮唐列傳》)@*

責任編輯:梁馨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直接發力 江曾勢力遭重創
【秦鵬直播】房產泡沫要破 中共準備恆大倒閉?
【橫河觀點】兩岸CPTPP較勁 中共明擺著丟臉
【財商天下】中共申請CPTPP 澳洲來硬的
【新聞大家談】廖天琪:德大選後對華關係有變?
【重播】美日印澳首腦白宮會談 應對中共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