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法華人遊行組織者:華社影響力大增

法國9.4華人反暴力大遊行成功的背後

人氣 125

【大紀元2016年09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妮法國採訪報導)「華人是不習慣遊行的,這次大遊行可是個大轉折!」9月4日,巴黎多達5萬華人參與、由64個華人協會聯合組織的「大家要安全」大遊行令人印象深刻。「華人需要更好地向法國社會開放。」雅集社協會主席Tamara Lui女士事後向本報說。

回顧遊行的當天,大家可能還記得一群群站在卡車上,用麥克風吶喊要安全口號的華裔年輕人,既激昂,又很得體,成功地向法國社會展現了華人社區尊紀守法的風貌,受到法國各界十分正面的評價。那麼,華裔們是怎麼做到的呢?

本報採訪了此次遊行的兩位組織者:法國中國青年協會(Association des jeunes Chinois de France)主席王瑞和塞納-馬恩省Mitry-Mory市議員林春來,瞭解到組織工作背後的故事。

組織得當 華裔齊心合力

眾所周知,華裔社區舉行遊行示威的次數屈指可數。這次因為張朝林遭劫失去生命,社區安全威脅變得更嚴峻,迫使華裔不得不發聲,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連續舉行了三次遊行。最後一次的規模和影響力最大。

王瑞和林春來這兩位年輕的組織者一致認為,9月4日大遊行的成功,體現了年輕一代參與組織工作的優勢。

「此次遊行,年輕一代和父輩之間做到了很好的配合,這一點很重要。特別是法國華僑華人協會主席池萬升先生在這次活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非常合理地協調好參與者和各個協會間的工作。」王瑞說。

法國華僑華人協會主席池萬升先生。(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法國華僑華人協會主席池萬升先生。(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組織一個有5萬人參加的大遊行,其工作量巨大。林春來說:「我們按主題分不同團隊,進行具體分工,每個團隊有10至50個成員,專門負責一項工作。比如:媒體公關團隊、與政要聯繫的團隊、與協會協調的團隊、準備口號標語的團隊、印製遊行襯衫的團隊和負責物流的團隊(準備卡車、音響設備)等等。」

據王瑞透露,每個團隊均指派一位主管,如物流主管、財務主管、維安主管等。

在籌備遊行期間,不同的團隊不時開會商討事宜。「我們大多是通過微信互相溝通商量的。」林春來說。

在遊戲的當天,有100多人是事先組織好,專門喊口號的。另外,遊行維安工作做得相當成功,300多位維安志願者統一服裝,工作認真嚴肅,成功地維持了當天的秩序。

圖為華人協會組織300名志願者,統一服裝,維持9月4日大遊行的秩序。(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圖為華人協會組織300名志願者,統一服裝,維持9月4日大遊行的秩序。(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據林春來透露,9.4華人大遊行的主要領導者還包括Tamara Lui,Olivier WANG,Sacha Lin和Jacques Hua。

「華人社區的能見度提高了」

9.4大遊行為一個華裔社區帶來超乎預料的結果,無論法國媒體還是法國民眾,或在網絡社交媒體等,都給予了很正面的反饋。

林春來說:「組織這次華人遊行所付出的努力和經驗,將有助於提高華裔在法國社會的能見度,也讓華人的協會看到建立一個更好的結構十分重要。」

通過此次遊行,法國政府包括總理瓦爾斯、大巴黎地區主席Valérie Pécresse等,都對華人社區問題有了「重點」的意識,內政部長在會見張朝林家屬時曾承諾了增置監控攝像頭。

林春來還說「這也是讓法國政府在對待華人社區問題時,像對待所有的法國公民一樣,視所有的華人為法國公民,不帶有任何區分。」

遊行拉近了協會間的距離

據林春來透露,籌備大遊行期間也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如遊行備用品(小旗子等)不按時到貨;承包印製遊行襯衫商家沒貨了,其他商家互相照應,解決了1萬件襯衫的按時印製。

「其實參與的不僅是華僑,還有越南、柬埔寨等華裔,整個華裔社區都動員了起來,做到互相幫助,當遇到問題時,總會有其他人來幫忙,找到解決的辦法。林春來回憶說,「不同的協會間通過這次運動,互相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和溝通,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林春來表示,在未來的幾個星期內,相關的協會機構會繼續舉行會議,比如反歧視組織等,並商討選出對話者和法國政府方面進行合作。

組織人之一王瑞:巴黎是我家

法國中國青年協會主席王瑞。(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法國中國青年協會主席王瑞。(Comité Sécurité Pour Tous )

現年29歲的王瑞,在兩年半前,王瑞被選為法國中國青年協會(Association des jeunes Chinois de France)的主席,在籌備9月4日的大遊行中,他用了10多天的時間,帶領40多人的團隊為遊行做準備工作。

王瑞的父母來自溫州,家住巴黎美麗城,說一口地道的法語,同時,他也說一口流利的中文。王瑞說,除了有父母的影響外,他是靠看拼音和觀看中文電視節目學會了說中文。

「自小吸收法國的『維生素』長大,我想自己是個法國人,但因為我的膚色和外貌,我曾常常自問『我是誰』?」

為了解開內心深處的疑問,王瑞決定離開法國,去國外體驗一下生活。「我想在國外,以外國人的身份,看看我會怎麼適應。」

王瑞一度去過中國,他發現,他其實和那裏的中國人是有區別的。這個區別是甚麼呢?

王瑞舉例子說:「我們對事情的反應態度會不一樣。我們會看不一樣的電影,我吃奶酪,而中國人不吃奶酪,我們喝不一樣的葡萄酒,我雖然不愛喝酒,但法國的葡萄酒都嚐試過,我自小也是用筷子吃飯長大的。」

回法國後,王瑞找到了答案:「我是法國人,巴黎是我的家。」

王瑞曾拍過一部名叫《顏色的界線》記錄片(La Ligne de Couleur)。該片講述了法國移民對膚色歧視內心鬥爭,該片於2015年6月17日上映。

對法國華裔青年的未來怎麼看?

作為年輕一代,王瑞說:「要繼續努力的工作,要注意保持華人(在法國)的地位,要互尊互愛。」

王瑞覺得華人社區還有需要改善的地方,一方面是要更好保留「中國的傳統文化」,另一方面也要更好地「認識法國的文化」。此外,還需要認識現代全球化的進程,利用享有中、法文化背景的優勢,發展更多的多元化。

組織人之二林春來:我喜歡幫助別人

巴黎塞納-馬恩省Mitry-Mory市議員。(本人提供)
巴黎塞納-馬恩省Mitry-Mory市議員。(本人提供)

現年38歲林春來,是巴黎塞納-馬恩省Mitry-Mory市議員

參與9.4華人大遊行的協調工作,其中包括:1、與媒體聯繫,接受法國媒體的採訪;2、邀請法國政要參與遊行;3、負責協調工作。

為籌備遊行工作,每天只睡4個小時。對於遊行的成功,他說:「我感到很高興,很自豪。但重要的是,遊行過後,政府方面的承諾能得以實現。」

林春來自小在法國長大,父母是柬埔寨華裔,父親原籍朝州,母親原籍廣州,自上世紀70年代移民到法國。

「我向來對參政感興趣,喜歡幫助別人解決一些問題,履行公民參與的義務。」他說。

於是,在2012年,林春來在參加市議員競選中,獲得了多數票而當選。

他說:「我其實沒有太大的野心,在市裡當個議員,為當地居民付出一份力就足夠了,至於涉及的全國性政治領域,還不大感興趣。」
責任編輯:德龍

相關新聞
法國華人陳曦:遭中共迫害 我們家破人散
巴黎華人遭搶被打死 震驚華人社區
巴黎華人張朝林遇害 牽動同胞的心
治安差搶案頻傳 法國華人上街示威
最熱視頻
大疫下解救有道 歷史啟示帶您闖過中共肺炎
【珍言真語】梁錦祥:拜登醜聞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錯】一帶一路遭毛思想打擊
【大選觀察】拜登的燙手山芋:擴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讓美國再次偉大」
【直播】專訪《蠶食美國》製片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