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夢」探秘:在同一個清晰的夢裡相遇

人們不僅自述他們夢中的環境和情形一模一樣,也稱在夢中彼此交流。(Shutterstock)

  人氣: 30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Tara MacIsaac報導,張小清編譯)「你和友人發現你們剛做了相同的,這似乎不可思議。」美國心靈學家詹姆斯‧多納霍(James Donahoe)教授1975年在《心靈雜誌》(Psychic Magazine)發表的專文中寫道,「但我自己對共同夢境的研究表明,這類事件的存在可能比人們意識到的更普遍。」

雙胞胎做同樣的

twins-shutterstock-110767730-WEBONLY
雙胞胎似乎特別容易「撞夢」。(shutterstock)

雙胞胎似乎特別容易「撞夢」。 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神經內科副教授帕特里克‧麥克納馬拉(Patrick McNamara)博士著有關於夢的許多書籍和文章。他在博文中評論了雙胞胎夢境重合的案例。他援引了蘇珊‧科爾(Susan Kohl)有關雙胞胎的書中的如下兩例。

1.「我們正穿過原始森林。巨大的翼龍把瑞克和我抓了起來,我們大叫起來。我可以看到瑞克被翼龍含在口中。」其中一人這樣回溯。他將這個夢告訴了雙胞胎兄弟。「之後我隔著早餐桌看了看瑞克,他臉色蒼白。數天前他也做過同樣的夢。」

2.「這個特別的晚上,我倒在姐姐的床上睡著了,薩拉(我的雙胞胎姊妹)在樓下我媽媽的床上睡著了。當我姐姐嘉莉回到家,我醒過來,發現她站在我面前笑。她告訴我,我在做夢,但我其實是在半夢半醒之間。我正瘋狂地尋找我要的『論文』。當我和她一起笑起來時,我仍在想找到這些論文很重要。當媽媽當天晚上把薩拉叫醒時,她也在做完全一樣的夢——找論文。」

麥克納馬拉評論道:「這類夢境在雙胞胎中並不罕見。你問任何一對雙胞胎,他們往往會告訴你類似的奇事。」

他表示自己不知道有任何相關的研究,也很驚訝這一課題沒有引起更大的研究興趣,特別是一些講述這樣經歷的雙胞胎住地相隔甚遠,不可能在做夢前有類似的日常經驗。

友人夢中相會

在匹茲堡大學,上統計課的學生被要求舉出他們生活中最大的巧合。一名學生講了這樣一個夢:「幾個月前我與一個朋友碰巧做了同樣的夢。一天早上,我做了個怪夢後醒過來,當我告訴她這件事,她說她做了一個幾乎完全一樣的夢。在我的夢裡,我進入了一個黑暗的房間,打開唯一的一盞燈,看見我的朋友坐在椅子上看著我。而在我朋友的夢裡,她正坐在一個黑暗房間的椅子上,看見我走進房間,打開了燈。我朋友和我幾乎做了一樣的夢,只是個人視角不同。這是我經歷過的最奇怪的巧合。」

Reddit 用戶 Akeleie 也講述了他和同學做過的同一個情節簡單的夢:「上大學時,我曾夢見我站在家宅裡望著樹林,我的同學站在樹林裡看著我。第二天,他向我走過來,告訴我他做的夢。他夢見他站在一片樹林裡看著一座房子,看到我從窗戶處回頭看。」

他接著寫道:「他告訴我他的夢之前,我沒和任何人講我的夢。我一點沒覺得這個夢有甚麼特別,直到我意識到我們倆做了一樣的夢。」

群組夢境

1980年代美國曾有一個叫「洞見項目」( The Lucidity Project)的小組做過「群組夢境」的實驗。小組成員說,他們在夢中能夠實現一定的溝通。其中一名成員琳達‧馬加隆(Linda Magallón)在一篇題為「共同的清醒夢境」(Mutual Lucid Dreaming)中舉了一些例子。

例如,一天晚上她夢中見到了小組成員埃里克‧斯奈德(Eric Snyder),但夢裡他看上去很像她兄弟肯(Ken)。當她過去和他說話時,他喃喃自語說他叫杰里米‧泰勒(Jeremy Taylor)。

收集了小組其他成員當晚的夢境後,她看到了斯奈德的自述。後者說,那天晚上他在夢裡和馬加隆及另外兩名成員有互動。馬加隆與這兩個成員儘管認識但不熟,兩人的名字分別是肯‧凱爾澤(Ken Kelzer)和杰里米‧泰勒。

夢是我們能學習的原型語言嗎?

精神病學家蒙塔古‧烏爾曼(Montague Ullman)和約恩‧托拉斯(Jon Tolaas)在其論文《特異功能溝通與夢》(Extrasensory Communication and Dreams)中提出,夢中心靈感應的理念可追溯到古希臘先哲德謨克利特(公元前460—前370)。

他們解釋說,許多文化中早就有這樣的理念,即人們在夢裡有心靈感應的能力。他們還指出,心理學家弗洛伊德「提出心靈感應可能是一種原型語言,即語言之前的語言」。「所謂原始人可能保留了一些這種古老的溝通手段。」

史蒂芬‧拉伯格(Stephen LaBerge)博士在其1990年由美國心理協會發表的論文中也提出類似的想法。拉伯格研究所謂「清醒夢境」(lucid dreaming),即做夢者意識到自己是在做夢,甚至能夠控制他們的夢。

他寫道:「我們可以拿『清醒夢境』與另一種認知技能——語言做比較。所有正常的成人都會說話,至少懂一種語言。但如果沒人教,有多少人能掌握語言呢?不幸的是,在我們的文化中,除了少數例外,沒人教我們做夢(的技能)。」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當走進博物館,我們都會沉浸在藝術創造深不可測的美感中;夢境也是相彷,常常讓人離開熟悉的現實地帶,而獲得意外的幻象體驗。
  • 在信仰題材之外,藝術家們也常藉夢境來表現寓言與神話,或進行自由敘事,特別是浪漫派藝術家,他們在捕捉無形的夢時,常常青睞噩夢題材……無論表現形式如何,這些藝術作品往往像夢本身一樣打動和啟發觀眾。
  • 美國女子拉克的職業是環境律師,她還是該領域的權威專家。她有一種奇特的超能力,能夠憑藉直覺找到丟失的物品,並將它們歸還原主,她還能夠在夢中尋找失蹤者的蹤跡。
  • 命運天定嗎?奇夢揭曉進士榜頻頻傳神奇!唐朝天祐年間進士楊玄同夢見了有龍飛到天上,龍有六隻腳。等到放榜,果然中了第六名進士。由此而知,命運是有定數的。凡禮部貢院放榜,都用淡墨書寫。意思是,凡中第的人,都是陰間注定的。用淡墨來寫,類似鬼神的筆跡,稱為鬼書。有已經中第的人說:誰若能考中,一定會預先有奇異的夢。
  • 有人可以看到從夢中看到他人的想法甚至能夠預測未來。
  • 一名澳大利亞女子和女兒一起在沙灘上拾貝殼時,意外發現了一組神秘的巨大腳印。專家認爲,這些腳印是1億多年前恐龍腳印的化石。
  • 我現年65歲。距北京北新橋的鎖龍井300米左右,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即老北京東城區的交道口大頭條胡同33號。
  • 印第安人的捕夢網。(公有領域)
    美國律師葛瑞絲·拉克(Grace Lark,化名)是環境刑法領域的權威專家,而她也有一種怪異的能力,能憑直覺找到丟失的物品,將其物歸原主;還能在夢裡追尋到失蹤的人,曾因一個夢救下10條人命。
  • 圖右:俄羅斯畫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圖左:士兵剪影。(Defence Images/Flickr,Shutterstock/大紀元合成)
    美國印第安大兵帕拉丁在二次大戰中因一個天大的巧合倖存了下來,而最神祕難解的還是,已故俄羅斯畫家康定斯基(1866—1944)的靈魂或許進入了他的身體,並待在那裡。
  • 大西洋的百慕大三角洲,以不斷發生船隻飛機離奇失蹤的神祕事件聞名於世,您知道嗎?在中國江西省,也有個被列為「中國十大旅遊禁區」的「百慕大」──老爺廟水域。僅從1960年代初到1980年代末的近30年間,就有200多艘船隻沉沒、1600多人失蹤,成功生還卻被嚇瘋的不下30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