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船人慘溺死 惟獨他倖免

作者:宋寶藍

弓手此前不貪橫財,歸還金釵,避免雪香投河自盡的善行,在關鍵時刻,也使自己避免了一樁悲劇。圖為日本水島爾保布《長生橋之圖》局部,長岡市立中央圖書館蔵。(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030
【字號】    
   標籤: tags: , ,

南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年),樂平(今江西景德鎮下級縣市)東關街有一戶張姓民家,男主張五郎曾幫助一個親戚借貸,交付他一隻金釵,但是過期都沒有返還。於是張生自己出錢去贖。因為帶的錢不夠,他就回家,叫婢女雪香帶著錢去取。

雪香取到金釵後,半路上廁所,擔心金釵會掉在地上,於是插在牆壁間,但是起身後就忘了。雪香走了一百多步,才猛然想起金釵還插在牆壁間,於是趕緊轉身去取。

雪香往回走的路上,碰到一個弓兵,問他是否看見金釵,對方說:「沒有看見。」雪香哭著說:「我家女主人性格急躁,又很嚴厲。主人如果知道我把金釵弄丟了,一定會說我和他人有姦情,把釵子給了別人,說不定還會把我往死裡打呢。與其被打死,不如我先去死吧。」說著,就往河邊走去。

中國古代的金釵。(Hawyih/Wikimedia Commons

弓手看見了,害怕她投河自盡,急忙大呼:「我拿了金釵了,本來很高興,以為發橫財了。如果讓你因此受死,我也於心不忍。」於是弓手就把金釵還給了她。

雪香回到家後,對主人張生說起這件事。張生對妻子說:「雪香已經服事我們三十年了,沒有犯下絲毫的罪過。如果因此自盡,可真是冤枉啊。不如給她找個人家,做一樁好事吧。」妻子也贊同。張生夫婦將金釵送給雪香,把她嫁出去了。

雪香一直感念弓手的恩德,遺憾當時走得匆忙,沒有問他的姓名,只是稍微記得他的樣貌。

四年以後,雪香到溪邊打水,看到渡船載滿了客人,發現其中一人和弓手很像,於是上前詢問,果然是他。雪香熱情地請弓手到家裡做客。

弓手以送文書為由,表示不方便下船,因為遲了一站,就會晚了五里路。雪香竭力誠懇地請他,弓手才答應。弓手隨雪香回到家,雪香告訴他的丈夫,弓手是他的救命恩人。

弓手和雪香夫婦一起喝茶,忽然從外面傳來一陣喧鬧聲。他們出門一看,原來客船行到河心,河水暴漲,沖翻了客船。由於水流太急,眾人站在岸上沒有辦法施救。一船客人共三十六人,全都溺死,惟獨弓手躲過一劫。

一盞茶的功夫,就發生了翻船這樣的災難。弓手不貪橫財,歸還金釵,避免雪香投河自盡的善行,在關鍵時刻,也使自己避免了一樁悲劇。@*#

日本水島爾保布《長生橋之圖》,長岡市立中央圖書館蔵。(公有領域)

據《夷堅志補》卷第三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代發生在青州的北海縣(今山東濰坊市)別燼泊畔的奇事。畔邊草棚裡住著一捕魚人張魚舟,有天夜裡一隻老虎進了草棚,後來這隻老虎天天給章魚舟送禮來……縣官查案發現了老虎報恩……。
  • 西漢時,邛都縣(四川省西昌縣東南)老太婆和龍王兒子的一番奇妙的相遇……一生樂施好善的窮老太婆,對世人慈悲,就是見到小貓小狗,甚至爬蟲之類的動物受了傷,她都給它們上藥包紮、餵養它們。龍王的兒子聽到了想要親自驗證一番。……西漢時,邛都縣(四川省西昌縣東南)老太婆和龍王兒子的一番奇妙的相遇……一生樂施好善的窮老太婆,對世人慈悲,就是見到小貓小狗,甚至爬蟲之類的動物受了傷,她都給它們上藥包紮、餵養它們。龍王的兒子聽到了想要親自驗證一番。……
  • 在清朝也有一個「周處」,二者所在時間前後相差1,700多年,情節大同小異,都是先為惡,再從善,成為浪子回頭的典範。
  • 南宋高宗建炎年間,葉少蘊榮任尚書左丞。宋高宗紹興十六年,已經七十歲的少蘊向朝廷上奏章,懇請告老還鄉。他從觀文殿學士到崇慶軍節度使,退休兩年後去世,一生的運數竟然都如同黃山人所說。
  • 宋時,德州有位富翁。他聽說五台山有尊肉身菩薩,特意千里迢迢地前去朝拜。豈料,因其侮謾神佛,留下了慘痛的教訓。
  • 韓翁出身貧寒,面對生活的苦樂他都不放在心上,一心向善。一次收留了饑寒交迫露宿在街外的商行夥計,因此走上經商路。後來韓翁買下一幢老宅院,無意間發現宅院梅樹下有四大缸的黃金白銀。韓家成為巨富後,韓翁更加勤謹得周濟鄉民。韓家世代因重德行善的緣故,福報幾代都享有不盡。
  • 圖為元 陸仲淵繪《地獄十王之.五七閻羅大王圖》。(公有領域)
    不僅陽間人會犯錯,其實,地獄使者偶爾也會出現「工作失誤」,致使一些人有了奇特的經歷。
  • 崖山一戰,南宋滅亡。為國殉職的武將,過了三百多年,剛烈的英靈又來到了世上。不同的二世風貌,延續著前世的步履……
  • 他是一個殘疾的乞丐,行動又不方便。儘管如此,他還收養著一群乞丐,照顧他們,儼然像是丐幫幫主。有一年除夕夜他照常行乞,偶然中救下了三個人。夜裡,一個奇異的夢,在他身上展現了神跡……
  • 明朝大臣奉命出使,夢到一群小孩在唱歌,他記下的歌詞,正好巧對夷王之下聯;一首唐詩超前入夢,他認為夢境是不足為信的。直到多年以後,他遊覽一座古寺,方嘆夢境真實不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