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病情惡化恐致死 黃琦斥中共法西斯迫害

人氣: 367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導)「六四天網」創始人黃琦被羈押近二年,近日高血壓病情惡化。警方一再隱瞞病情,黃琦怒斥中共法西斯迫害。人權律師呼籲,關注黃琦和中共製造的人權災難。

黃琦的代理律師劉正清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10月23日下午,他到綿陽市看守所會見黃琦,黃琦主要是說了自己的身體情況。

劉正清律師的會見筆錄顯示,黃琦在談到近況時說,他的血壓值高壓在210以上,低壓在120以上。看守所「故意作弊」,不讓他看到測量值,警方和醫生還數十次拒絕黃琦使用電動測量儀的要求,而手動測量儀是醫生報出來的數字。

10月19日上午9時許,黃琦用同監室病人的電子測血壓儀測血壓,結果是高壓221mmHg,低壓131mmHg。到10點多,醫生孫莉為他手動測量血壓,結果為145/91mmHg。僅相隔1小時,高壓數值相差70mmHg以上,低壓數值也相差30mmHg以上。有多人在場可證明此事。

10月21日下午,黃琦使用電子測量儀測量血壓,測量左手的結果為:217/135mmHg,測量右手的結果為:213/147mmHg。

22日和23日上午,一大隊副大隊長趙德雙帶醫生手動查血壓時,黃琦當眾指責他們作弊,搞法西斯迫害,「我這樣血壓值,很有可能猝死,或中風昏迷」。

 

據黃琦介紹,去年6月28日,趙德雙從一大隊各監室抽調了十多個在押人員,組建成01室,用於專門關押黃琦。趙稱黃琦「頑固不化」,「盡一切辦法把黃琦煮趴。」

黃琦表示,8月中旬,看守所組織會診後,在看守所的醫院騰出一個房間,準備讓其單獨入院,卻被辦案警方以「不講政治」為由予以否決。警方不給他看8月份抽血檢查的結果,看守所的醫生王大成告訴他檢查結果都在綿陽市公安局局長手裡。

黃琦最後說,「我的病情惡化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法西斯迫害的結果,告訴大家黃琦會抗爭到底!請未來的朋友追究中國(共)法西斯的罪行。」

律師:荒唐的「絕密文件」

因通過1999年創辦的「六四天網」不斷為弱勢群體發聲,黃琦多次遭受中共的迫害,多次被判刑。2016年11月28日,黃琦被從家中帶走,後被以所謂的「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批捕,被關押至今。近期,他又被追加「泄露國家祕密」的罪名。

黃琦的代理律師李靜林向大紀元記者介紹黃琦案時表示,黃琦案的焦點是仙遊區政法委的一個文件——《關於陳天茂信訪訴求的辦理情況及相關問題的報告》,黃琦因在「六四天網」上公布了該報告,就被扣上所謂的「泄露國家機密」罪。黃琦又把這個文件發給了自由亞洲,又被扣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的罪名。

李靜林律師表示,陳天茂看到的報告,不具備絕密文件形式上的條件,沒有任何單位和個人標明它是個絕密文件。這個文件是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給他看的。

据介紹,在官方追加和變更起訴決定書中寫着:經鑑定,仙遊區政法委的報告是國家機密文件。李靜林表示,他問過法院的辦案人員,什麼時候鑑定的這是祕密文件?他說是9月份。

李靜林認為,陳天茂看到那個文件的時間是2016年的4月份,2016年9月份才鑑定這是屬於國家絕密,從4月份到9月份,相隔5個月,當局要求黃琦知道這是國家祕密有點過分,不可思議。

李靜林表示,因為陳天茂在合同制警察期間出了交通事故,他認為從勞動關係上來講不應該開除他,到期不該解聘他,應該給他補償。政府部門認為陳天茂的要求不合理,就成了「國家機密」了,當然一般人不好理解。

他表示,最不好理解的是,你在做鑑定之前,人家接觸到了這個東西,他應該接觸的就不是國家機密,他泄露的也不是國家機密。「在法律上來講,就是黃琦有沒有泄露過國家祕密的主觀故意?有沒有為境外提供國家祕密的犯罪故意?」

中共監獄製造人權災難

人權律師謝益燕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黃琦這種身體狀態,如果出現致傷致死致殘的後果,按照中國現行的刑法來講,涉及到四種罪名,一是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二是過失致人死亡;三是虐待被監管人員罪;四是玩忽職守罪。

他表示,在中共獄所裡,因為權力沒有制約,不透明,醫療機構也沒有獨立性,完全都是以監管為本位的,非常容易導致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發生,甚至反人類罪的發生。這個違法犯罪的成本是非常低的。防止這種侵害後果發生的成本是很高的。

「它(監獄)可以有各種辦法,讓長時間累積起來的(迫害)造成高血壓、造成心臟或者器官功能的喪失。它知道你可能有某種疾病,而不給你治療,甚至還要促成這種發病,或者導致你的身體、健康、生命受到傷害的後果」。謝益燕說,「包括黃琦,包括很多的良心犯、政治犯,法輪功,大量的這些無辜的公民,很容易被造成這種人權的災難、慘劇。」

謝益燕表示,黃琦把這個情況披露出來,實際上是一種很絕望的最後的一個申告,向社會各界,包括向國際上的一個申告,希望國際社會能夠給予充分的關注。#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8-10-25 9: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