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碗警察端來的麵 她精神失常七年多

中共滅絕人性的藥物摧殘(5)精神失常

人氣 4944

【大紀元2018年10月31日訊】重慶79歲的退休教師、法輪功學員鄭開源被綁架到五尊洗腦班後,被獄警在肝臟和脾臟部位各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致使他全身肌肉萎縮並伴隨劇痛,出現精神錯亂、晝夜難眠等痛苦症狀。

在此之前,老人曾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他修煉法輪功的妻子被「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組織)人員下毒、打毒針致瘋,在痛苦中含冤離世。

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強迫其「轉化」(放棄修煉),中共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對修煉者大量使用藥物,逼迫他們「轉化」,將他們迫害致殘、致瘋、致植物人乃至致死。

1999年7月中共和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毀滅性的迫害,據迫害初期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令他們轉化的目的。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慘烈程度及其嚴重後果。

此篇將揭示中共用藥物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瘋的罪惡。

接上文:在看守所被輸不明藥液 她的右腿潰爛脫落

吃碗警察端來的麵 她精神失常

趙冰(明慧網)

2009417日早晨5點多鐘,開來幾輛警車,二十幾個警察把趙冰家團團圍住,砸門、撬鎖。

 6點鐘,三個警察闖進屋把趙冰的母親魏秀英按住,銬上手銬,用抹布堵上她的嘴。又有三個警察闖進正在熟睡中的20歲的趙冰的房間,把她從被窩裡拽出來,褲頭、背心被拽掉,在萬分驚恐中她被銬上手銬押走。她的父親、大姐趙虹也被押上警車。

趙冰一家人被劫持到凌海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被隔離非法審訊。

審訊到半夜時,警察強行給趙冰一家人每人一碗麵條。她媽媽吃到三分之一時發覺麵條有味,就沒吃了。她的父親和姐姐沒吃,她因一整天沒吃東西早就餓了,將一碗麵條全部吃光。

回家後,趙冰精神恍惚,時而理智不清,不長時間後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胡言亂語、大喊大叫,把自己關在屋裡不與任何人接觸。她曾半夜從三樓跳下去,失蹤了一天一宿。

20099月,趙冰的母親被非法判刑7年, 於2014414日保外就醫回家後,把女兒從屋裡弄出來。但趙冰整天在廁所裡坐著,胡言亂語,常常打罵父母。

20146月,父母把趙冰帶到錦州市康寧精神病院檢查,她被定為二級殘疾。

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痛苦中離世

鄭開源的妻子曾憲會。(明慧網)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鄭開源夫妻遭受「610」不停的騷擾。

「610」人員曾恐嚇他妻子曾憲會:「如果發現你再煉法輪功,就要給你灌大糞,弄去坐牢,死了還要將人砍成坨坨,扔進糞坑……」

中共人員還給曾憲會吃一種麻醉中樞神經的藥物,給她打不明藥針。不久後,曾憲會就被折磨得徹底精神失常了。她常害怕被抓、被整,經常問:「警察又在開會抓法輪功了?」於是她就到處躲,一會兒躲在犄角旮旯 ,一會兒躲在衛生間裡,一會兒又躲在別人家裡……

2013年10月7日,曾憲會突然暈倒,被送到醫院搶救。當地「610」依然繼續迫害她,直接參與了醫院對她的「治療」。護士尹某在她的尾椎骨處打了一針,使曾憲會的病情加重,醫院通知家屬將病人接回家。

曾憲會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被打過針的尾椎骨處爛了很大一個洞,骨頭露了出來,最後她在痛苦中離世。

在2016年至2017年間,鄭開源被兩次綁架。第一次被非法關押時,五個人將年邁的他死死地壓住,以檢查身體為名,強制給他抽血、強行打針,並在其肝臟和脾臟部位各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

第二次被綁架後,國保副主任問他的糖尿病是否好了,可他從來沒有患過此病。他們在他吃的飯裡下了毒藥。

79歲的退休教師鄭開源。(明慧網)

鄭開源目前人形枯瘦,小便失禁,說話聲音微弱,走路跌撞,需要人攙扶。

最後一支毒針打完後他徹底瘋了

隋景江(明慧網)

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隋景江於2001年「五一」前後,被強行送入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集訓,隨後又被送進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遭受非法勞教迫害。

有一天,支隊長郝威說隋景江血壓高並要給他打針,隋景江說:「我身體沒有異常感覺,我不打針。你給我打的是啥藥啊?咋沒藥名呢?」獄醫狠狠地說:「你管啥藥呢?打壞了我負責!」

結果這一針打下去後,隋景江四肢發紫、不聽使喚,近似癱瘓,那種痛苦的滋味無以言表。

第二天,副支隊長來了,不由分說又給他打了第二針、第三針。他的身體更加糟糕,長林子勞教所不敢再留他,把他提前放回家。

2006年8月8日,阿城區的國保大隊、「610」、公安局等幾個部門聯手行惡,三十多警察包圍了隋景江的家,把他再次綁架到哈市長林子勞教所。

隋景江又被打了一支毒針。這一針打下去後,他徹底瘋了,大冬天穿著單衣服在外邊跑,於2009年11月26日離世。

隋景江被迫害離世。(明慧網)

遭獄警打毒針、強暴致精神失常

賓縣松江鎮法輪功學員譚廣惠,2001年6月,在萬家勞教所被獄警強行打毒針,後被抬進男牢遭羞辱,被犯人強暴。譚廣慧身心受到巨大傷害,又被獄警關進萬家勞教所醫院每天打毒針,讓她失去知覺,後再遭警察強暴。

據曾和她一起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譚廣惠曾說:「不知道他們給我打了什麼藥,我眼睛看著男警察在強暴我,可我卻一點感覺都沒有。」

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有一次看到,譚廣惠被拖上床,緊接著進來五六個穿白大褂的人,給已經神志不清的譚廣惠打了針,還有人給她錄像,她被帶走了。

在巨大的精神打擊和藥物毒害下,譚廣慧精神失常了……

被迫害致瘋前後的譚廣慧。(明慧網)

馬三家勞教所一碗水使她瘋了

律桂琴於2010年12月1日被阜新市開發區公安分局沙海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送往馬三家勞教所迫害。

到了那裡,大隊長張君對她說「好好轉化」(放棄修煉),然後把她押到三樓。第二天,好幾個人圍著她,逼迫她「寫三書」(所謂放棄修煉的「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

她不配合,他們就叫她靠牆站,並惡狠狠地說:「給你幾天時間,不寫『三書』就送你到東港去(迫害法輪功學員更邪惡的地方),那裡什麼刑具都有。」

律桂琴被劫持到了東港,在一個陰森森的小屋裡,裡面有鐵椅子等各種刑具。她遭到酷刑折磨,仍不「轉化」。惡徒們一直給她吃藥,但她不吃不咽,一看沒達到目的,他們就在給她喝的水裡放了不明藥物。

有一天,一個負責「轉化」她的人給她端來一碗水,騙她喝下去。她喝完後吐了一夜口水,人不太清醒了。當天夜裡來了好幾個人,她在朦朧中聽到她們小聲嘀咕,意思是看她死沒死,推她一下一看沒死。

從那以後,她沒有了記憶。2011年3月17日,她已精神錯亂。

被迫害致瘋前後的律桂琴。(明慧網)

被灌不明藥物 精神失常、離世

項曉波(明慧網)

 項曉波,原佳木斯市製藥廠技術人員。因去朋友家串門,被非法勞教兩年。2012年10月,她被劫持到黑龍江省戒毒勞教所非法關押了九個多月。

期間,不知獄警給項曉波灌了什麼藥,她的牙齒變得呈紅黃色。她每天被打五六瓶針,獄警說打的是葡萄糖。她的手因打針而腫脹。

自打針以後,她時而自己對著牆說話,時而興奮起來亂跑,經常把頭碰得都是大包。

到後期,大約有一個月時間,她天天被打針,出現了較嚴重的間歇性精神恍惚狀態,尤其夜間經常控制不了自己大聲喊叫,幾乎是整夜不能睡覺。

保外就醫回家時的項曉波瘦骨嶙峋、目光呆滯。離世前的兩個月內她幾乎滴水未進,一直蜷縮在床上,直至2014年2月20日下午,在極度痛苦中含冤慘死,年僅55歲。

中共藥物迫害的手段

中共的藥物迫害極其殘忍,無論是79歲的老翁還是20歲的少女,只要他們信仰「真、善、忍」,毫無人性的中共人員就會對他們下毒,將他們迫害致瘋、致殘,拋進痛苦的深淵。

中共下毒手段多樣、陰毒,使用的藥物繁多,毒性大。

下毒方式:注射毒針,輸藥液,灌藥,逼迫服用藥丸、藥片,噴毒液,撒毒粉,放毒氣,飯裡伴藥,水中下毒,水果注毒,對某器官打毒針等。

除此之外,中共人員還謊稱法輪功學員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強行給他們打針、灌藥。

藥物繁多:用不同的藥,達到不同的目的,如施用「健忘藥」,讓人失去記憶;灌「廢功藥」,讓人四肢無力,精神失常;用「冬眠靈」,讓人像冬眠一樣睡覺;針對女性法輪功學員下「春藥」、「迷藥」,再對其使用性暴力。

藥物毒性大,包括海洛因、氯氮平、舒必利、丙戊酸鈉、沙丁丙醇、氟丁乙醇、氟沙丙醇、沙丁乙醇等。

遭中共下毒後,有的法輪功學員全身或局部癱瘓;有的雙目失明、兩耳失聰或者幻聽幻視;有的肌肉萎縮、器官腐爛、內臟衰竭;有的部分或全部喪失記憶,成為呆癡;有的胸腹腫大,全身浮腫;有的被迫害致殘致瘋;有的被迅速害死,有的被慢性藥物毒死⋯⋯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張甦在洗腦班裡被下不明藥物後,胃痛、膽痛、頭暈腦脹、心慌、呼吸困難。

警察江黎麗公開威脅他說:「共產黨弄死你就像弄死一隻螞蟻。明天把你拖出去槍斃就說你是自殺……或者弄到醫院割你幾個器官……再一燒,骨灰都不給你的家人,你又能怎樣?!」#

(待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章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大陸監獄良心犯食物遭下毒
遼寧警察修煉法輪功 慘遭監獄下毒迫害
【翻牆必看】中共惡鬥 分析:李克強處境堪憂
【更新中】港警從壹傳媒大樓搬走數十箱「證物」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一線採訪視頻版】黑格比襲溫州 頂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衛生部長訪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鳥策略
【薇羽看世間】背叛孫中山 宋慶齡的悲劇人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